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华夏骄子精彩阅读精彩章节 常伟明哈雷彗星全文阅读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华夏骄子精彩阅读精彩章节 常伟明哈雷彗星全文阅读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20-08-01 23:17:48编辑:甄平 作者:鲟鱼 人气:

鲟鱼新书《华夏骄子》由鲟鱼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常伟明哈雷彗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七月傍晚的赵家村,人们在潮湿闷热的空气中吃着晚饭,庄稼人都晓得,这样的天气,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下一场透雨。赵大几口把稀饭喝掉,说道

华夏骄子

推荐指数:10分

《华夏骄子》在线阅读

《华夏骄子》 第2章 【疯了】 免费试读

七月傍晚的赵家村,人们在潮湿闷热的空气中吃着晚饭,庄稼人都晓得,这样的天气,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下一场透雨。

赵大几口把稀饭喝掉,说道:“三丫,快些吃,一会跟我出去看看田埂有没有漏的地方。”

三丫是赵大的三闺女,十五六岁年纪,听到父亲如此说,也是飞快的喝光稀饭,道:“爹,要不要拿两件蓑衣,看这闷热劲一会儿肯定要下雨呢!”

“你先准备着,我去找些家什。”赵大说着,在屋外找出两把铁锹,扛在肩上等着三丫。

父女二人很快出了村口,三丫突然被草丛里发出的声响吓了一跳,等她看清楚了是什么,轻声问道:“爹,是那个疯子吗?该死的家伙,吓死我了。”

赵大狠狠瞪了三丫一眼,道:“瞎说什么,不要命了吗?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

三丫委屈的瘪瘪嘴,道:“爹……不就是一个疯子嘛!难道我连一个疯子都不能说了吗!”

赵大挥手打了三丫一巴掌,骂道:“你个赔钱货,你知道什么,我听你二姐夫说了,那个疯子来头大的吓死人,前村的刘二思就因为那个疯子被砍了脑袋,你乱嚼舌根没准就把咱们一家子害死,你知道吗?”

三丫捂着火辣辣的脸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还没等她说些什么,只听远处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分外刺耳,让人的心跳也跟着急促起来。

赵大借着微弱的光线看着由远及近的二十几匹马,心脏不由自主的一紧,他知道那是战马,战马和老百姓家中的牲口一眼就能看出区别来,而且马上坐着的二十几个人,其中半数身穿铁甲,更是坐实了赵大的猜测。

赵大此刻顾不得田埂可能会被雨水冲毁了,拉起三丫就往家里跑,他可是见识过蒙古兵大爷的厉害,万一惹的兵大爷不高兴,闺女被祸害,自己被杀死,那是板上钉钉的事。

两条腿累死也跑不过四条腿,几个呼吸过后,二十几匹战马把赵氏父女团团围住,父女二人在包围中瑟瑟发抖,赵大更是吓的尿了裤子。

一名身穿铁甲的士兵用战刀勾起了三丫的下巴,猛地打了一个呼哨,道:“没想到啊!这里还有如此水嫩的女人,看着脸蛋,水灵的一掐都能冒出水来,大爷的心痒的都受不了啦!”

随着士兵调戏的话语,旁人纷纷大笑,那个拿刀勾住三丫下巴的士兵翻身下马,一脸淫笑的朝三丫走去。

“大爷,几位大爷……”赵大手脚哆嗦成一团,但也不忍看到闺女被糟蹋,壮着胆子挡在了三丫身前。

士兵伸手就把赵大推倒在地,骂骂咧咧道:“大爷我找个乐子,别惹我不高兴,脑袋不想留着吃饭了?”

“刺啦。”

士兵推倒赵大后,再一探手就把三丫的衣裳撕下来一条,此举更是令旁观的士兵们嬉笑起来。

就在三丫面色如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匹马飞驰而至,马上坐着的人一抖缰绳,战马嘶鸣一声停靠在原地,显示出了马上之人高超的骑术。

“住手。”

“是三宝奴大人……”

士兵们看清了来的人是谁后,再也顾不得调戏三丫,纷纷下马来到三宝奴面前见礼。

三宝奴狠狠的瞪了那名调戏三丫的士兵,说道:“我之前是怎么交代的?当时耳朵都聋了吗?如果因此找不到我弟弟,你们都要给他陪葬。”

那名士兵被三宝奴一瞪,脸上顿时出来一片冷汗,狡辩道:“大人,我只是想要问问路……”

“掌嘴二十。”三宝奴不待士兵说完,一脚把士兵踹出老远,那名士兵不敢再说什么,接着便听见啪啪的耳光声音,在这夜里很是诡异。

三宝奴转身来到赵大身前,把赵大搀扶起来,问道:“老丈没有受伤吧?我御下不严,让老丈受惊了。”

赵大这辈子也没有见过如此谦和有礼的兵大爷,吓的嘴巴哆嗦着,想说一些求饶的话语都说不出来。

三宝奴看到旁边的三丫衣衫不整,胸前露出了大片的春光,眉头一皱,吩咐士兵拿来一块毛毯,示意赵大给送过去。

赵大真的懵了,心说难道世道变了?这个兵大爷怎么如此好心啊?此时的赵大,惊魂甫定,也看出眼下没有了性命之忧,将毛毯围在三丫胸前后,父女二人跪在了三宝奴面前,这可是规矩,一旦不遵守,被杀死了也没处伸冤去。

三宝奴执意让赵大父女起来,又拿过一块毯子让父女二人跟他一块坐下,见二人坐下了,三宝奴满脸堆笑道:“老丈,我跟你打听个事情,一年前有一个罪人流徙至此,大概十四五岁,高高大大的,汉话说的非常好,不知道老丈见过这个人没有?”

赵大听了这话,心里一翻个,他知道这个人是谁,赵家村的村民也都见过,刘二思的脑袋就是因为这个人丢的,但他犹豫了,不晓得该不该说。

三宝奴一看赵大的脸色就知道怎么回事,倒不是三宝奴会什么读心术,而是这一个月来他没少吃苦头,由于老百姓恨蒙古人恨的要死,虽然不敢违抗,但是顺嘴胡说谁也管不着,为此三宝奴转悠了一个多月,弟弟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老丈,那个人是我一奶同胞的弟弟,我一定要找到他,只要你听说过这个人,我一定重重有赏。”三宝奴说完,从怀中掏出了几块银子,塞到了赵大手里,这一招金钱诱惑,三宝奴早就试过,但是老百姓谁也不相信会拿到这些银子,兵大爷说话那是没个准儿的,但今晚,三宝奴的直觉告诉他,可能会有些收获。

赵大下意识的紧紧握着手中的银子,喉咙先是隆隆响了一阵,才说道:“大爷……是有这么一个人……就在前面不远处的草堆里……但是……他好像疯了……”

三宝奴听了这话,心下狂喜,马上叫人去找,随即想起赵大的后半句话,一怔问道:“你说什么?疯了?”

赵大这会说话利索了一点,点头道:“就在两个多月前,我们都在田里干活,他走在路边,一道白光从天而降砸在了他身上,从那之后就疯了……”

赵大见三宝奴脸色越来越阴沉,目光犀利,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低。

三宝奴皱眉道:“是被雷劈到了吗?”

赵大赶紧摇头道:“不是,那天晴朗的很,一块云彩都没有,白光过后他也没有受伤,只是整个人看起来呆呆的,一直站在那里,第二天我去田里干活,看见他还站着呢!之后便有些疯癫了。”

三宝奴眼眶含泪,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赵大口中的疯子,那不就是自己要找的弟弟吗!

“周彬……”三宝奴健步如飞来到周彬近前,打量着将近两年没有见面的亲弟弟,周彬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脸上有淡淡的污垢,但还能看出英俊的面貌,只是目光有些呆滞,嘴里还嘀咕着三宝奴听不懂的话。

三宝奴摇晃着周彬的肩膀,大声说道:“周彬,周彬,你看看我是谁?我是你二哥啊!我是三宝奴……”

任凭三宝奴如何叫喊,周彬毫无反应,三宝奴气的打了周彬两巴掌,结果仍无济于事,三宝奴推开周彬,蹲在地上哭泣起来。

“周彬,你知道吗?父亲死了,我们的父亲死啦!脱脱死啦!”三宝奴想到死去的父亲,看着呆傻的弟弟,不由得嚎啕大哭。

“你说什么……父亲死了……是啊!确实是死了才对……”

三宝奴听到这话,猛地抬头看着弟弟周彬,确定了是周彬在说话,他一把抓住了周彬的胸襟,大声道:“铁木尔家族是高贵的血脉,你不许发疯,父亲是死了,但我们三兄弟还在,皇上已经给父亲平反昭雪,还下旨召我们三兄弟回京,铁木尔家族还会东山再起,父亲的在天之灵会保佑我们的……”

周彬看了看情绪激动的三宝奴,诡异的噗嗤一笑,道:“没有用的,不管怎么样都没有用,死吧!都死吧!”

怒极,气极,悲极的三宝奴狠狠的打了周彬一记耳光,双眼好像喷火一样说道:“你这个懦夫,不配是铁木尔家族的子孙,不配是脱脱的儿子。”

周彬哈哈笑道:“什么配不配的,我们都是死人,都会死的,大哥被砍头,你被腰斩,我呢?我是怎么死的?我想不起来了,我是怎么死的?”

周彬神情扭曲,十分痛苦的抓着披散的头发,像是疯了一样问三宝奴自己是怎么死的,见三宝奴不回答,又去问别人。

三宝奴见周彬越走越远,马上喊道:“抓住他,不要让他跑丢了。”转回身看了看赵大,怒道:“你们都该死,为什么不照顾好我的弟弟,为什么让他发疯,我要杀了你们。”

目的已经达到的三宝奴这时露出了他狰狞的一面,抽出腰刀想要把赵大父女斩杀当场。

赵大傻傻的看着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兵大爷,欲哭无泪,世道还没有变,是啊!他是鬼迷心窍了,世道怎么可能会变呢!

三宝奴的刀没有落下去,因为有人抓住了三宝奴的手,三宝奴回头一看,却是被抓了回来的弟弟周彬。

“死的人够多了,二哥,我们走吧,我想去祭奠父亲,我想他。”周彬哭了,这个时候的他好像不疯了。

三宝奴被时疯时不疯的周彬弄的无所适从,看着迈步离去的周彬,他看了赵大父女一眼,哼了一声,腰刀归鞘。

在鬼门关兜了一圈的赵大看着这伙人越走越远,直到看不见影子了,才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地上的毯子,看着手中的银子,他愣了好久,使劲掐了自己一下,疼痛才使他知道这不是一场噩梦。

三宝奴等人走出不到十里,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三宝奴瞧见远处有破败的庙宇,下令前去避雨,二十几个人马鞭飞扬,进了破庙后,几名士兵出去抱了堆半干的柴禾,不一会,破庙里燃起了篝火。

篝火响起噼啪的燃烧声,淡淡的青烟飘荡着,青烟中,周彬年轻英俊的脸膛时隐时现。

三宝奴看着盯住篝火不说话的周彬,他万万没有想到,弟弟找到了,却变成了如今这副样子,记得父亲活着的时候对弟弟最疼爱,如果父亲知道弟弟疯了,一定会痛惜的不得了吧!

周彬先是盯着篝火,一刻钟后,他发疯一样找来士兵携带的水壶,在破庙外面的水沟里装满水,然后架在了火堆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雨水沸腾后,发出了轻微的咻咻声,周彬脸上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喃喃道:“是这样吗?蒸汽,原来是这样啊!”

三宝奴紧张的看着周彬,他生怕周彬再疯起来,让他意外的是,周彬没有疯癫,而是用树枝在地上画着谁也看不懂的图画和线条,在三宝奴看来,乱糟糟的,跟大仙儿的鬼画符差不多。

当周彬把图画和线条都画完了,突然哭泣起来,嚷嚷道:“是真的,它真的可以动,自己可以动,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梦,这是梦吗?”

周彬转头问三宝奴,“我是在做梦吗?你告诉我,我是不是在做梦?你们是不是都活在我的梦境中,这是我梦里的空间吗?空间?我怎么会知道什么是空间,啊!谁能把我叫醒……”

看着又疯癫起来的周彬,三宝奴唉声叹气,见周彬又有跑入雨中的先兆,猛地一拳打在了周彬的脖颈上,周彬应声昏倒。

昏迷中的周彬仍然在低语着,“我是在做梦吗?为什么会有如此奇怪的梦境,我还是我吗?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华夏骄子

华夏骄子

作者:鲟鱼 类型:历史 状态:已完结

《华夏骄子》文笔十分清晰优秀,人物刻画很好,非常到位。风妞的书必会大卖,绝对的经典历史小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