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簪间花》主角刁民白皙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簪间花》主角刁民白皙免费试读在线阅读

时间:2019-08-08 03:20:55编辑:拳击袋鼠 作者:谷佑灵惜 人气:

谷佑灵惜新书《簪间花》由谷佑灵惜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刁民白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拿起手上的白玉笛,笛身通透,整个笛子看上去多了几分灵气,慵懒的靠在树上,长长的叹一口气,将玉笛放在嘴边。北冥子墨一身怨气,站在玄悦

簪间花

推荐指数:10分

《簪间花》 第9章 故人相逢 免费试读

拿起手上的白玉笛,笛身通透,整个笛子看上去多了几分灵气,慵懒的靠在树上,长长的叹一口气,将玉笛放在嘴边。

北冥子墨一身怨气,站在玄悦楼上看着整个繁华的都城,百姓安居乐业,事实呢,危机都藏在暗处,蠢蠢欲动,本王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该怎么保护你们。据眼线来报,如今北冥无心多年聚集的势力慢慢增大,没有确实的军权,就要培养自己的势力,自己的军队。

曾经的北冥子墨从未想过要着片江山,他,嫌麻烦,要自由,要可以逍遥自在,连这么简单的要求,都没有办法拥有,多年来一直隐忍着,每次的刺杀,都无所谓,因为他是一个人,没有所牵挂的人,可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有一个人要他去保护,哪怕自己会受伤,也无所谓,可若是有人伤了自己在乎的人,这个伤,他,北冥子墨一定会讨回来的。

“这片江山我要了。”冷冷的一句话,确实那样的坚定。一阵风吹走了手中的白纱,埋伏在四周的杀手看着白纱飘扬在风中,悄悄的行动起来,风里的味道变的有些浑浊,血腥味越来越重。

有时候眼睛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的,正如此时此刻的都城一样,在慢慢的一点点的发生着变化…………

五年后!

一个女子穿着很朴素的白衣,头上简单的带着一支玉钗,脸上蒙着一白色的面纱,赤着脚游走在大街上,瞧这不远的小摊子上摆着一支簪子甚是喜欢,匆匆的走过去,怕慢了被别人拿走了,走刚准备去拿,一只手比她要快一步,拿起簪子仔细的看着。

女子瞟了一眼来人,垂眸,整个开始警惕起来了,赶紧收回手,转身准备离开。

“姑娘慢着。”他看着簪子喊到,止住了她的脚步。“簪子喜欢就拿去吧。”

“公子客气了,何不买给心爱之人?”女子转轴转身,柔声细语的说道。

“她?”北冥子墨看着眼前的女子,神情微微一愣,她的一举一动像极舞随卿尘,单手摸着胸口的银铃,胸口隐隐作痛。

卿尘是你吗?

“。”女子不语,只是很有礼貌的微微的俯身,转身不在停留的离开。

原本平静的心,此刻却已乱了,不知道为何,可还是有些不舍。

北冥子墨…………

他尖锐的眼睛看着她赤脚行走,眉头一皱,心里却有些惊喜,一样的白衣,一样带着面纱和赤脚,这是巧合吗?

“看见他了?”萧离然站在桥上,看着她走过来,淡淡的问了一句。

“谁?”舞随卿尘走过去,抬头愣了一下问道?

“北冥子墨。”

“是的”她并没有否认,也大胆的承认了。

“还在意他吗?”萧离然看着桥下的流水,从那么远的地方来,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再如何努力怕也无法动摇他的位置吧!

“在……!”她吞了吞口水,撇过头不在回答他的问题。虽然时间过了那么久,可有些事情还是忘记不了!

她的确现在放不下他。

“离然?”北冥子墨看着一旁的女子,又看到她身旁的人,轻声唤了一句。

北冥子墨还是没有抑制住心中的疑惑,悄悄的跟了上来。

“皇上。”萧离然斜视过去,立刻走过去,恭敬的弯腰行礼道,他怎么会跟上了,莫不是?

“你身后的女子是?”目光又放到那女子身上,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臣的未婚妻。”说道,转头喊了一声“尘儿见到皇上还不行礼。”

“是!”

舞随卿尘压抑着心中的害怕,迈着莲步走过去,水眸看了一眼变垂下行礼说道:“皇上吉祥。”

语毕,嘴角轻抿有些说不出来的苦涩,她认识他是还是王爷,相隔几年已经是皇上了,真是物事人非了。

“未婚妻?”简单的三个字,听起来格外的刺耳,心口疼如刀割。

过了五年了,这五年里他多次派人寻找下落,却一直没有消息,可能你真的不在了,又或许你是恨朕当初太残忍吗?卿尘五年了,你在哪里?

“难怪你不再去烟柳之地,原来是藏了娇妻。”

“皇上说笑了。”

“簪子只对女人有用。”北冥子墨不语,手中的簪子放在她手上,转身离去。

舞随卿尘慢慢的握紧手,起身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一阵风吹来,吹掉了脸上的面纱,脸上大半边纹上了海棠花,显得有些妖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