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簪间花》主角刁民白皙精彩试读全文试读

《簪间花》主角刁民白皙精彩试读全文试读

时间:2019-08-08 03:20:35编辑:少年心 作者:谷佑灵惜 人气:

火爆新书《簪间花》是谷佑灵惜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刁民白皙,书中主要讲述了:“公子可是看上那位姑娘了?”北冥子墨没有回答,只是暗自勾唇一笑。“今日好生热闹。”北冥子墨一路走来,见街道的人越来越多,忍不住好奇

簪间花

推荐指数:10分

《簪间花》 第2章 公子这女子好生眼熟 免费试读

“公子可是看上那位姑娘了?”

北冥子墨没有回答,只是暗自勾唇一笑。

“今日好生热闹。”北冥子墨一路走来,见街道的人越来越多,忍不住好奇,询问一下路人。

“你还不知道?”那人打量了一下眼前人,“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外地人,今日是玄悦楼花魁第一次接客,也不知道谁会有那个荣幸,我不和你说了。”

锣鼓声越来越大,男子伸长了头瞧了瞧,急忙的挤进人群中。

“这个看上去倒是很有趣。”北冥子墨修长的手指摸了摸下巴,“走,去楼上看。”

转身仰头指着眼前的酒楼,兴致极高。

“是,公子。”

红色玫瑰花瓣如雨一般,从天上缓缓落下,银色马车在玫瑰花瓣下慢慢的前行,马车前前后后都有年轻貌美的侍女提着花篮洒花,整辆马车都被花瓣包裹着,车身是由红色轻纱包裹着,风掠起红纱,里面的女子一身白衣,颜色恰好与轻纱的颜色相呼应,简单的用一只玉钗挽起万千青丝,脸上带着白色的面纱,冰冷如霜的坐着,好似世外仙人,不沾世俗的俗气。

行人看着已经是眼冒金花,恨不得马上将她拥入怀中,狠狠的疼爱一番。

“公子,这女子好生眼熟。”韩轩猜疑的问道。

北冥子墨冷着脸看着马车上的女子,冷冷的说道:“我碰过的女人,谁也不能碰。”

虽然只看到她的半边脸,但很确定这个女人,便是昨日被她亲过的女子。

皓轩听着有几分打颤,看来这次公子是认真的了。

北冥子墨看着马车越来越远,甩袖离去。

玄悦楼。

女子被扶下马车,听着身后的躁动,不禁厌恶的皱下眉头,步子迈大了些,走上楼,羽裳站在楼梯上看着马车离开后,一群人如疯了一般拥入玄悦楼。

“卿尘,看到了吗?”女子拉住她的手,笑容甜的如吃了蜜糖一般,纤细的手臂指着低下的人,有一种让他们都踩在脚底下的感觉真是舒服。

舞随卿尘侧着身体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说,收回手,走进房间。

“作,今晚还不是要服侍人,装的在清高到头来还不是妓女。”羽裳瞟了一眼,讽刺的说道,扭着腰肢扶着楼梯慢步走下去。

“各位,稍安勿躁,想让花魁陪各位很简单,哪位可以把她抱起来亲一下,谁就能有这个荣幸了。”羽裳笑着说道,得意的挑了挑眉头。

“今晚我定要抱得美人归,你们谁都别想和我抢。”

“就你这样,哈哈,咱们还是看谁的本领强吧!”

“各位别吵,时间还早,还是多多保留体力留给晚上。”看着这些人猴急的样,一个个都是达官显贵的人家,还不是任我们耍,鄙视的眼光扫视这一切,手示意了一下,才慢慢走上楼。

歌舞响起,所有人都坐下来,但,躁动依旧不减。

“嘭嘭!”玄悦楼的大门猛的被关上,声音大的有些惊人,歌舞声骤停,大部分的人都被这声音给吓到,才安静的坐下。

“公子。”皓轩警惕的环视四周,拿佩剑的手已经准备随时作战。

“嗖!”一道白纱从楼上直通而下,银铃的声音很小很清脆,紧张的气氛才有所缓和,紧接着女子一袭白衣,脸上遮着面纱,赤着脚从那道白纱上滑下来。

侧着身子,眼睛随意扫视了一番,琴声响起,女子素手一挥,轻薄的面纱缓缓落下,好似一瓣花瓣落下,让人更清楚的看见美丽。平眉,漆黑的双眸冰冷如霜,将所有人都拒之与外,皮肤白如雪,一张饱满的红唇,引诱人犯罪。

琴声响起,女子翩翩起舞,白纱轻扬,银铃的身音伴随着琴声。

所有人已经全然忘记了刚才的害怕,一群色狼已然是按耐不住了,恨不得立刻马上将着绝色美人拥入怀中好好的疼爱,疼爱。

“公子。”

皓轩看着他的神态,明白此刻的公子极为可怕,又不敢去阻止,只是轻唤了一声。

随着脚步慢慢的逼近那女子,一道黑影闪过,“啊……”发出如杀猪般的惨叫声,琴声依旧,女子丝毫没有半点害怕,安静的站在旁边。

北冥子墨冷眼看着他们,剑身被染红,鲜血顺着剑身划落到地上,“滚。”

“你给我等着,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丢下一句狠话,转身连滚带爬的离开。

“这个男的倒生的俊俏。”站在楼梯上的羽裳坏坏的笑着,小声的说道,心里慢慢的打起主意来。

“再看,是都想不要手了吗?”冷冽的大声说道,声音冷的让人毛骨悚然,抬起手臂用带血的剑指着前方,侧着身体,斜视着,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不得让人敬畏三分。

一群王公贵族虽有不甘心,却不得不留着性命,纷纷离开。

“公子把人都赶走了,让我们如何做生意啊?”羽裳扭着腰肢,满面笑容的走过去,很随和的将手放在他的肩上。

“哐当。”剑落在地上,翻转将她揽入怀中,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细细的看着,“公子人家会害羞的。”羽裳两手缠在他的脖子上,羞答答的说道。

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受我的诱惑!

“站住!”一声冰冷的命令,心头上的怒火还未消散。

怀里的羽裳一脸懵逼的看着他,想侧头去看看,却被他的手给抑制住不敢乱动,只能听着。

“我想公子搞搞清楚,这里是玄悦楼。”女子头也不回运用轻工飞上楼,明确的告诉他现在他呆的位置。

北冥子墨温怒的追上去,可恶,就不能乖点吗?

“公子。”皓轩也追了上去。

“啊!”羽裳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声,自己慢慢的站起来,看着到手的肥肉就这样不受她的诱惑离开了,不不可能。

“卿尘呢?”一个不阴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