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次女在线试读完整版 刘柱陈氏完结版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次女在线试读完整版 刘柱陈氏完结版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时间:2018-12-07 19:44:51编辑:q仔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沉默的美伢的原创小说《次女》,主角刘柱陈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张氏早上吃过早饭,给儿子喂过奶就又眯起眼来,想起小箱子里的银子,张氏心里就有了盼头。点了点儿子的小脸,心想还好有了你,你爹才知道为

次女

推荐指数:10分

《次女》 正文卷 第十章 陈氏撒泼 免费试读

张氏早上吃过早饭,给儿子喂过奶就又眯起眼来,想起小箱子里的银子,张氏心里就有了盼头。点了点儿子的小脸,心想还好有了你,你爹才知道为咱们家着想,娘可得好好感谢你呀!

刘芳等来二狗他们,就一起去后山拾柴了,现在还没下雪必需加紧的多拾些柴回来才是。

刘月就一直围着墙挖蚯蚓,看着边上吃的香甜的小鸡们,刘月就觉得很满足。等到开春了就得多买些小鸡回来,多养些鸡就能多下些蛋,家里也能多些进项。

刘月现在满脑子就是白花花的银子,想到昨天晚上爹带回来的一两银子,刘月就觉得有了希望了。

见时侯差不多了,太阳也慢慢露头了,刘月忙开始把昨天洗的尿布拿出来晒好。刚费力的忙活完,就听到外面的叫骂声了。刘月一听就知是自家奶,这么粗这么大的声音,估计除了陈氏绝无她人了。

心里一动想必是陈氏为昨天的事来寻事吧!以陈氏刻薄小气的性格,突然之间少了一笔进项,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的。不能正面寻自家爹的麻烦,所以今天才来找娘的麻烦吧!

可是娘还在坐月子,虽说身子已经好多了,可是这坐月子里是不能见风,不能生气的,不然容易坐下病根。而且娘的奶本就不多,真要是气伤了身子,弟弟又得没奶吃,这不是同并世一样了吗?

刘月摆摆头,不行坚决不能让陈氏得成,自己一定要护住娘才是。陈氏扯着嗓子就冲了进来,见院子里只有刘月一人,破口大声道:“月丫头,你娘呢?快让你娘出来,我倒要看看你娘这样不孝公婆的媳妇,有啥脸面见人?真是家门不幸呀!”说完陈氏就要往里冲了。

刘月前世见惯了婆媳吵架的戏码了,心里一动,直接跑上前扯着陈氏的裤腿放声大哭:“奶,月儿求求您,不要再欺负娘了,娘刚生完小弟弟,身子正虚着呢!您就要打要骂冲月儿来,不要拿娘出气呀!月儿不成没有娘呀!”

陈氏听着边上刘月的鬼叫,以前倒没见这丫头这么会说,现在却能说会道了,看样子肯定是张氏教的,果然张氏早就没安好心,现在生了个儿子,就以为自己腰杆硬了,都敢让闺女来搅事了。

看来今天定要给张氏些教训,不然以后张氏还拿自己当回事吗?刘柱昨天来不肯交月银,还不就是张氏唆使的,不然刘柱敢同老爷子叫板吗?

老爷子也像邪门似的,居然敢不顾自己点不点头,就同意让刘柱不交出月银。自从这张氏生下儿子,这家里就没人听自己的。事事都不顺,眼巴巴的刘柱的月银全交到张氏手里了,定要让张氏那贱人吐出来才行。

外面早就围了不少的乡亲了,只是大伙不好上来劝,陈氏出了名的泼辣,真要劝的让陈氏记恨上,以后陈氏必会报复的。

以前张氏和陈氏吵架时,李大娘家帮着劝过,结果李大娘家的鸡没过几天就死光了。村里人心里都知道是陈氏所为,可是没凭没据的也只能干骂几声。可是好好的鸡就这么没了,多心痛呀!

庄户人家可就指着养鸡换点零花钱,给家里小孩子扯几身衣裳,给家里买点盐呀什么的,这鸡一死,一年都得紧巴巴的了。

所以往后张氏跟陈氏吵架,再也没多少人上前劝了,只是旁观居多,不过村长看不过眼,也会说上两句。此时陈氏才会收手,不然就会闹个没完没了。

听到院里刘月的哭求声,村民多少心里有些不忍,刘奶奶就是其中最先站出来的,然后李大婶陈大娘就都跟着跑进来了。

陈氏一见这些都是与自己不对付的,板着脸骂道:“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就这么想帮着张氏吗?张氏看样子也给了不少好处你们吧!不过今天这事谁来也管不了,张氏不敬公婆这是事实,青天大老爷来了,我也是有理的。

我老婆子含辛茹苦的把刘月他娘拉扯长大,现在他本势了,娶了张氏这个黑心的媳妇,就不管再管我们两老的死活了。连一口饭钱也不愿意给,试问这七里八乡的,有样的儿媳妇吗?”

刘月见陈氏说出这些不要脸的话来,也懒得再管什么脸面了,使力的捏了自己大腿一把,眼泪立马就出来了。跑到刘奶奶跟前张着泪眼:“刘奶奶,月儿奶奶就是想要爹的月银,可是咱们家添了弟弟,要吃要喝的。娘坐月子连只鸡也没吃,连口热水也没得喝,连个照应的人也没有。

爷也同意爹不用交出全部的月银,交两成就好,可是奶就是不答应,奶不敢同爷吵,就只能来拿娘出气了。

娘何时不敬公婆了,奶和爷这些年吃的用的可都是爹给的银子,二叔和三叔可没见给你银子,就算给您也不要。就只敢欺负月儿爹老实,月儿亲奶要是活着,肯定不会不管月儿和娘的。”

月儿说出亲奶时,陈氏的脸就红了,这话刘柱和张氏都不敢说,偏刘月说了出来,可是这月儿才多大,说出来的才是实话。再想想这些年刘柱一家确实困难,刘柱好不容易盼来儿子,可张氏坐月子连个照看的人也没。

这陈氏吃穿在村也可不比人差,早就听说刘柱做活的钱,全记陈氏拿了,没想到是真的。这陈氏做后娘也太狠了些,现在人家三个娃,总不能不养吧!

就说这陈氏肯定没半点好心,张氏本就是老实的性子,如何敢欺负陈氏呢?陈氏倒好贼喊捉贼,也不害臊。这刘柱一家真可怜,遇上陈氏这样黑心眼的婆婆,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这刘老爹也太偏心了,不管刘柱一家死活,只管陈氏生下的孩子。

刘奶奶一把搂过刘月,拿帕子给刘月擦了眼泪,安慰道:“月儿不哭,等会刘奶奶给你娘做吃的。你亲奶走的早,大伙自然知道你们一家可怜,可是有些人偏睁着眼说瞎话,也不怕晚上做恶梦,还真是脸皮厚呢?”

村里人也开始小声的说着陈氏的不是,陈氏见众人都不向着自个,心里更加恼火了。上前冲着刘月就一巴掌,刘月心里暗笑就是等着你这一巴掌。

陈氏打完就指着刘月骂:“叫你个贱丫头乱说,张氏果真会教闺女,个个教的都不是好东西,也不怕坏了咱们老刘家的名声。连长辈都不敬,还敢说奶的坏话,定是你娘教的吧!”

村里人本来还觉得刘月说陈氏确实不妥当,这晚辈确实不能说长辈的不是,更不能同长辈争吵。可是陈氏使哪么大的力打这三四岁的娃,也太狠心的吧!再见刘月肿得老高的脸,这心里更加心疼了,也更看不起陈氏了。

陈氏再待再骂,张氏就扶着门出来了,只见张氏脸色虽不差,可这身板却一点也不像生产过的,太瘦了些,明眼的老太太们就知道这是月子没补好,也难怪这家里刘柱要做活,就丢下两上女娃,能做出什么吃的来呢?而且就算两个娃会做,也要家里有吃的吧!估计也就只能吃鸡蛋了。

李大婶见张氏出来了,忙上小心的扶住张氏,张氏感激的看了李大婶一眼。然后冷冷的看着陈氏道:“婆婆可以骂儿媳妇,可是不要骂儿媳的闺女们。

儿媳妇如何教月儿也要月儿信呀!如果婆婆没做过的事,儿媳说再多月儿一个三四岁的娃会信吗?”众人听完立马都笑了出来,

陈氏瞪着眼对张氏道:“张氏,我不同你废话,你不敬公婆是事实,所以刘柱必定要休掉你才行,不然就不是我刘姓子孙了。”陈氏这话就说的太狠了,还让刘柱休妻,这平常老百姓家哪里有休妻的事,大家平平常常的过日子,可没婆婆会无聊的让儿子休掉媳妇。

村长见形势不对,正要上前说话,刘老爹却一把冲进来,直接打了陈氏一个耳光:“叫你在这里丢人现眼,你最好死了这门心思,你看看你成了什么样子,连这么小的孙女都打,儿媳做月子你不管不说,还要来闹事。你这样的婆婆就是有理了吗?以后刘柱家的事不用你再管了,要管就管你两个儿子家的事吧!”

说完也不再管陈氏直接就走出了院子,有些想看陈氏出丑的人,这次可算是心里痛快了,没想到刘老爹居然敢动手,一直以来刘老爹可对陈氏言听计从,怎么今天倒会为刘柱家说话呢?

而陈氏被打这一巴掌之后,总算是回过神来了,想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刘老爹敢甩自己脸面,心里的火就上来了。

也顾不得脸面不脸面了,急急的跑出院子去追刘老爹了。嘴里还骂着:“你这个杀千刀的,你敢打老娘,看老娘不跟你拼命,老娘真是倒了血霉了,嫁给你这个穷光蛋,没过过半天好日子还敢打老娘。。。。”

陈氏的叫骂声不管多远都听的到,而院里的村民们都被陈氏的话逗笑了,一个老太婆这把年纪还说这样的话,还真是没脸没皮,不过这次刘老爹估计有得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