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综武侠]故国神游精彩试读小说 苏夜夏侯无弹窗全文试读

[综武侠]故国神游精彩试读小说 苏夜夏侯无弹窗全文试读

时间:2018-12-07 19:44:43编辑:风云客 人气:

火爆新书《[综武侠]故国神游》是城里老鼠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苏夜夏侯,书中主要讲述了:李守真臂上中针处,皮肤呈现冻伤之状,乃是被“雪洞冰蚕针”刺入的迹象。此针细如牛毛,约常人虎口长短,淬有冰蚕涎液,见血封喉。中针后,

[综武侠]故国神游

推荐指数:10分

《[综武侠]故国神游》 正文 第十一章 免费试读



李守真臂上中针处,皮肤呈现冻伤之状,乃是被“雪洞冰蚕针”刺入的迹象。此针细如牛毛,约常人虎口长短,淬有冰蚕涎液,见血封喉。中针后,要么立刻用内力裹住毒液,将它慢慢从伤口中排出,要么直接倒地等死。李守真既然做不到前者,就只有一条死路可走。

这一针无声无息,迅捷至极,又看准了敌人破绽,当真避无可避。谢逊见对手面现古怪神色,出招也慢了下来,不由一愣,手中屠龙刀却收不回来,一刀嵌入李守真腰腹,顿时血染道袍。

苏夜丹田中,内息化为先天八卦形状,大部分非常模糊,几乎不能成形。但只这一瞬间,先天功已从震卦转为巽卦,运功轻灵巧妙,顿时脚下生风。她几乎足不沾地,掠到谢逊身畔,伸手托住他的腰,笑道:“走吧!”

所谓静若处子,动若脱兔,世上却没一只兔子能有这样的速度。巽卦一出,苏夜速度又增三分,在常人眼里,只剩一团模糊的影子,绝不逊于练了葵花宝典的东方不败。她手上带着谢逊,谢逊还拿着屠龙刀,却像空身疾奔。

众人眼前一花,耳边听到数声惨叫。苏夜撞进人群,将五六名府中卫士撞飞出去,眨眼间已经去的远了。

先天功对内力要求极高,不同卦象转换之时,可耗尽寻常高手所有内力,更不用提维持卦象成形的功力。苏夜手握先天功典籍,无时无刻不在细心斟酌,至此仍未摸到乾卦、坤卦两个最重要的卦象,更别提以八卦推演六十四卦,进行对天地万物的模拟了。

还好先天功一经练成,直接进入先天境界,能将天地灵气化为自身内力,总算没出现跑到一半内力全无,坐等敌人宰割的窘况。

但她手上终究多了近三百斤重量,速度不减,不代表能够永无休止地奔跑下去。

两人一路奔出皇城,直奔大都城门而去。这时城门早已关闭,城门处、城墙上都有兵士巡逻。谢逊自忖轻功有限,难以跃上这高大坚实的城墙,可刚到城墙之下,苏夜托着他的手上,再度传来一股浩然巨力。

他只觉身轻如燕,身体竟不像是自己的,腾云驾雾般向上升去。成昆并不擅长轻功,教出的徒儿自然也是如此,远远比不上武当派的梯云纵,更比不上青翼蝠王的神乎其技。谢逊若自行攀登城墙,只提气跃上一两丈,就得借助工具之力。但苏夜轻轻一托他,两人便并肩飘上了城头。

城头守军还在发愣,不知自己看到了两个人影,还是眼花了,竟没有人做出任何反应。他们伸手揉眼,认为自己深夜守城,困的眼花缭乱,才会觉得有人跳上城墙。就这一忽儿的时间,苏夜早已一跃而下,奔向大都郊外的茫茫山野。

两人晃入离大都最近的密林时,她的内力终于难以为继,必须停下歇息。她只好停了下来,松开抓着谢逊的手,笑道:“如何?”

若只比武功,谢逊还觉得有胜过她的一天。然而,方才苏夜风驰电掣般地奔行,此时骤然停步,仍然气息绵长,呼吸均匀,毫无疲累的表现。他再也无话可说,拱手道:“佩服。”

他拱手之时,手中仍然拿着屠龙刀,只听苏夜一声轻笑,右手已轻搭在屠龙刀上。这柄刀本来就沉重异常,也就比谢逊本人轻些,被她一搭,竟足有千斤之重。谢逊猝不及防,刀柄脱手滑出,已被苏夜顺势取在手中。

倘若旁人这么做,谢逊必定心生恚怒。但他很清楚,自己前往燕帖木尔的宅院,就算能够成功接触到这把宝刀,也绝对带不走它,反而要遇上两个罕见的强敌,未必能成功脱身。如此一想,他顿时气平,淡淡道:“谢逊说了佩服,这把刀自然是姑娘的了。”

苏夜用刀,又数十年如一日,辛苦磨练刀法,自然对宝刀有着超越常人的兴趣。但她并非真正贪图宝刀,只是想拿来把玩一番而已,又不愿见宝刀落入朝廷权臣之手,这才抽空走了一趟。

此时,她轻轻握着屠龙刀,毫不费力地挥舞几下,只觉它沉重锋利,刀刃看似发钝,实则寒气逼人,威势还要胜过倚天剑,果然是把绝世神兵。

可惜神兵再多也是无用,她一人只能用一把刀。她有了相伴多年的夜刀,以及红袖神尼赠给她的“青罗刀”,足够平常使用。屠龙刀落在她手上,根本无法大展神威,只好待在洞天福地里,等她为它找一个合适的主人。

她轻叹一声,将屠龙刀递向谢逊,淡然道:“谢狮王,我也已经说过了。既然请你和我一起去,就不怕你夺刀。我已经有了趁手兵器,不愿再换。此刀虽然好,我却用不上。你拿去吧,我见过的人里,的确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它。”

其实,谢逊至今不知这就是屠龙刀,有着“屠龙宝刀,号令天下”的传说。但就算知道,以他的傲性,也不愿随随便便接受陌生人的馈赠。他心底大为可惜,却坚持道:“我不要。今夜若你不在,我一个人绝对无法拿到此刀。除非有朝一日,我的武功胜过了你,才会光明正大地取刀。”

苏夜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对他的评价又高了一层。谢逊年纪还轻,武功未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但同为明教年轻一代高手,他的气度比杨逍恢弘的多,眼光似乎也更开阔。难怪阳顶天传了杨逍乾坤大挪移,却在遗嘱中指定谢逊暂摄教主之位。

她本想劝他几句,转念一想,又觉得屠龙刀每每引起血雨腥风,随便就断送十几条人命。它价值再高,也只会给拥有者带来灾难。更讽刺的是,真需要它的人往往实力不足,刚得宝刀,便丢性命。

她犹豫一下,便将刀收回,摇头道:“你不要,那就算了。今晚杀了一个妖僧,一个妖道士,就算刀未到手,也算赚回了本钱。”

谢逊哈哈一笑,说道:“不错。既然如此,我与姑娘就此告别,希望日后还有相见之期。”

他们公开现身,杀死深受皇帝信任的两位“神仙高人”,必然成为通缉重犯。也许大都城中,已经处处戒严,挨家搜索。谁知苏夜武功超凡脱俗,竟已带着谢逊逃出城外,任城中天翻地覆,也和他们没有关系。

苏夜回头遥望一眼大都,亦笑道:“我正要西去光明顶,此去路途遥远,又人生地不熟。谢狮王若不弃,我们同行如何?”

谢逊正在心中暗自掂量,猜测她和阳顶天谁的武功更高,听她这么说,愣了一愣,皱眉道:“我才辞别教中兄弟,下山来看我妻子,待教主大寿方回,怎能与你同行?也许三个月后,我和姑娘还能在光明顶上再见。”

苏夜估算时间,心想果然如此,便说:“那时我多半已经离开了,且看缘分吧。你师父是否名叫成昆,绰号混元霹雳手?”

谢逊奇道:“正是家师。怎么,姑娘竟能认出本门武功?”

直到此时,苏夜仍未把蒙面黑布解下来,所以谢逊见不到她的容貌,也见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月光下,她明眸一弯,似乎正在微笑。他又一愣,却听苏夜淡然道:“我久仰令师大名,听说他的武功也极为高强,不知可否有幸识荆?”

谢逊听她夸赞师父,固然喜悦,但喜悦之情一闪而逝,无奈道:“家师云游四海,居无定所,我也好几年没见过他老人家了。不过他若知道姑娘想与他结识,必然十分高兴。”

苏夜又轻笑一声,道:“言重了。也许成昆前辈和我八字不合,见了我就讨厌也未可知。这样看来,贵教胡青牛先生的行踪,狮王也不太清楚?”

胡青牛和成昆一样,有出门乱跑的毛病,从来不会长期住在同个地方。谢逊对师父都不甚了解,更不会特意留心胡青牛。他坦言不知,苏夜也不意外,直接出言告辞。

两人在大都城中萍水相逢,又在大都城外分手。谢逊南下回家,苏夜却往西行,踏上前往昆仑山的旅途。她对中原地理十分熟悉,知道去昆仑山怎么走,外加她轻功高妙,精力远胜常人,行一日的路程,比得上普通人连行三五天,想必不需太长时间,便能抵达昆仑山。

途中,她再度握住玉佩,将屠龙刀放入洞天福地。事实上,她并不需要每次亲自拿着东西,只需要一手握玉佩,一手按在要放进去的物品上,将内力贯通流转,便可将物品放置进去。但她正想看看完成度的情况,便手持屠龙刀,亲身进入那个奇妙的空间。

青铜门上,完成度果然已有了变化。喇嘛和道士一死,竟瞬间多了十点,变成百分之六十,可见他们地位何等重要。若他们不死,江湖势力可能会大受打击。

苏夜看到这个变化时,喜悦之余,又想:“不知杀了成昆,比这两人又会如何?”

她对成昆下落并无绝对把握,正如对胡青牛那样。然而,她将到西面玉门关时,在一座小镇里歇息,却见街上有座药堂人头攒动,围的水泄不通,好像大降价的超市。她好奇心起,走到人群之外,扯住一个中年女子,问道:“大姐,这里的药物莫非不要钱?”

那女子正往里面挤,被她扯住,顿时没好气地说:“你定然是从外地来的,否则怎会不知,这里来了一位胡神医,手到病除不说,还除了药钱之外,不另收诊费。他三天后就走,若不趁机让他瞧上一瞧,又要到哪里去找这等神医?”

话音方落,苏夜二话不说,当先挤进了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