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枝上柳眠》主角苏柳眠柳眠最新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

《枝上柳眠》主角苏柳眠柳眠最新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22 06:21:57编辑:马卓 作者:周小慢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周小慢原创的武侠小说《枝上柳眠》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苏柳眠柳眠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 雷家人来时气势汹汹,走时也干脆利落。所有人都没有放在心上,却不知一场交易已经暗暗酝酿。翌日,苏锦荣带着苏家一众人来访孟家,孟家一

枝上柳眠

推荐指数:10分

《枝上柳眠》 第三十九章 苏家来人 免费试读

雷家人来时气势汹汹,走时也干脆利落。所有人都没有放在心上,却不知一场交易已经暗暗酝酿。

翌日,苏锦荣带着苏家一众人来访孟家,孟家一如往常,十分重视,自然,他们对苏柳眠的态度也是大大转变。青衣随柳眠从西院出来,简直被孟家仆人这灿烂的笑容晃瞎了眼睛,不过这种情况也是见怪不怪。

对于孟家人的刻意谄媚,柳眠视若无睹,她直接来到前院拜见苏爷爷,并没有理孟家这一茬儿。

孟子云亲自接待了苏锦荣,当他看到苏锦荣身后那个名唤苏鸿的少年时,脸都绿了……这是苏家哪门子的继承人?

本来孟子云计较的很好,苏锦荣如今年岁已大,撑不过八九年,等苏锦荣这台柱子倒了,苏家偌大的产业他也能分一杯羹,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竟然出现了一个苏鸿!

……

苏柳眠来了也只是给长辈行了个礼,对于苏鸿的存在好似毫不在意。大夫人深知其中厉害,有意引导,“柳眠,你看这位苏鸿兄弟……莫不是你的弟弟?”大夫人这是说,苏鸿身份不明,你就看着他继承苏家产业?这之中也有责备苏锦荣的意思。

对此,柳眠只是垂眸一笑,她宁愿苏家落到苏鸿手里,也不愿孟家在这之中再得到任何好处。

“大夫人玩笑了,我苏家一家老小含冤而死,哪里来的弟弟?”柳眠的目光带着上位者的审视,落在大夫人身上,叫大夫人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苏锦荣坦言,时隔多年,苏家决心卷土重来,重新到皇城发展。

一石激起千层浪,二夫人第一个不淡定的扣紧了座椅的扶手,苏家要真是到了皇城来……那她岂不是永远不能找苏柳眠算账?

大夫人与大老爷对视了一眼,都觉察出了不对,苏家人莫不是知道什么?他们总觉得这次苏锦荣来这一次态度大变,而且明显提防着孟家……莫不是苏柳眠背地里说了什么?

大夫人若有所思的看向苏柳眠,正对上后者玩味的目光,心头大惊,这一切难道都是苏柳眠安排的?不可能……

“苏爷爷远道而来,不如在皇城客居几日,到皇城发展此事干系颇大,可从长计议。”柳眠甜甜一笑,说的随意。简单的一言两语中,有什么局势已经敲定。

孟家靠着苏家的钱活着,在苏家人面前本就低了半头,平日全靠拿苏柳眠这个孤女撒撒气,如今苏家人一来,只能畏手畏脚,好不窝囊。

柳眠知道,孟家不是向她苏柳眠低头,也不是向她苏家低头,而是向金钱低头。

自柳眠外祖父孟政西倒台后,孟政东这安阳伯府也岌岌可危,一个早已没落的伯府如何处理贵族圈子里日以斗金的应酬?还不是靠着苏家的钱?

柳眠要断了孟家的财路简直轻而易举,只不过这样就不能看到孟家人苦苦挣扎的乐趣了。

柳眠垂眸一笑,掩饰住眸子里不小心流露出来的恶毒。她的后招会一个一个压倒孟家,慢刀片肉才叫疼痛。

回去的路上,青衣深深舒了口气,“姑娘,今日真叫痛快,您看看大房二房那个样儿,哼!”

“这就满足了?好戏还在后面呢。”柳眠反问一声,邪魅一笑。

可怜就可怜孟家惹到的是苏柳眠,是第三世的苏柳眠。

苏柳眠是一个没有心的疯婆子,她是从上一世后宫里那些无形的厮杀中活过来的女人,连皇帝萧染都承认她确实蛇蝎,重活这一世,她又有什么怕的?

……

孟府最近还真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先是雷家找事,如今苏家也出了变故,大夫人与大老爷不得不商量了下对策,改变对付苏柳眠的方式。

曾经他们并没有把一个孤女放在心上,却想不到,他们眼里的小小棋子有一天竟然会反噬……大夫人甚至觉得她们不能在明面上如何,只能背地里使些手段了。

恰恰在这个时候,康宁侯府的媒人又上了门,大老爷与大夫人合计了一下,决心一定要把苏柳眠这个心头大患嫁出去,而这个眼前的康宁侯就是不二人选。

孟家点头同意,这可高兴坏了媒人,要知道,康宁侯可是这皇城出了名的恶霸,难缠的紧,这事她若是办不利索,以后都没法混了,幸好幸好,孟家收取了信物。

媒婆前脚刚走,后脚柳眠就得到了消息,看来孟家人依旧不知悔改,还妄想着对她指手画脚……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不过,柳眠对康宁侯这个人没太大的印象,貌似这人就是个受祖荫庇护,混吃等死的小人物。

柳眠唤青衣出去找苏鸿,叫苏爷爷给她查一查康宁侯这个人,她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还是知彼知己一些比较稳当。

支走了青衣,柳眠又回眸看了眼茶衣,淡淡一笑,“时候不早了,茶衣,你去厨房取饭吧。”

茶衣也被柳眠支开,柳眠这才慢慢站起了身,走到了窗边,那架势是要关窗,在柳眠靠近的一瞬间,一道黑影闪入,顺带捂住了柳眠的嘴,将她推回到屋室之中。

柳眠微微眯起眸子,望着面前这个熟悉的面罩男,抬手费力的将他推了开来,却并没有大喊大叫。

“彭公子何时也学会这番梁上君子的做派?看来身上的伤已经大好了。”毫无疑问,柳眠面前的这个面罩男就是彭震谦本谦了。

彭震谦慢慢取下面罩,露出略显苍白的面容,整个人身上的那股霍然正气不变,“多有打扰,冒犯了。”

彭震谦身上的伤自然并没有痊愈,只是他的组织里能人怪医不少,以至于如今他已然能够四处走动。

其实并不奇怪,柳眠知道萧染手下这支王牌刺客保密工作一流,能人怪士不少,哪怕彭震谦昨日受伤颇重,今日依旧能站在柳眠面前,虽说面色难看了些。

柳眠知道,彭震谦刚能四处行走就来寻她,肯定不是为了什么好事而来,自从她与青衣在小路上会话时,她就注意到彭震谦了。

彭震谦的目光有些复杂,落在苏柳眠身上,良好的教养叫他首先谢恩道,“多谢苏姑娘当日搭救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