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枝上柳眠小说全文试读 苏柳眠柳眠精彩试读完结版精彩阅读

枝上柳眠小说全文试读 苏柳眠柳眠精彩试读完结版精彩阅读

时间:2020-01-22 06:21:54编辑:李放 作者:周小慢 人气:

《枝上柳眠》是周小慢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枝上柳眠》精彩章节节选: 关键时候,青衣很是机灵,她没有找小僧弥要止血药物,而是跑去最近的药馆买来。一个来回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柳眠脑子里走马观花般的过了许

枝上柳眠

推荐指数:10分

《枝上柳眠》 第三十六章 别怕 免费试读

关键时候,青衣很是机灵,她没有找小僧弥要止血药物,而是跑去最近的药馆买来。

一个来回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柳眠脑子里走马观花般的过了许多讯息,她仿佛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柳眠亲自给彭震谦包扎止血,但是她知道,这只是一时之际,还是要带彭震谦去看大夫救治,且事不宜迟。

根据这血污的面罩,柳眠基本可以推测彭震谦的身份,上一世她只听说过皇帝手下有一支规模很小的刺客群体,这些刺客蛰伏在朝野之中,没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但她没曾想过彭震谦会是这之中的一员。

也难怪还未入仕的彭震谦会一眼认出千醴,那日千醴并未着官服,柳眠见彭震谦一口叫出千醴厂公大人,心下还奇怪,彭震谦怎么会认得一个内廷官吏,如今倒是说的通了。

千醴终究还是觉察到了贾鸿的存在,今日该是派隐卫再访灵云寺,不料与彭震谦起了争斗……若是柳眠没有估计错,千醴的隐卫还没有走远。

“青衣,你去说……叫车夫从后门进来这里,就说是我崴到脚动弹不得。”柳眠左思右想,还是没能想到如何安全的把贾鸿与彭震谦两个大男人带走还不惊扰隐卫,只能出此下策。

一切还算顺利,贾鸿与柳眠二人趁着青衣支走车夫,架着昏迷不醒的彭震谦上了马车,本来并不狭小的马车显得十分拥挤。

等车夫回来,青衣又去禅房搀着柳眠上了马车,四人挤在拥挤的车厢里,凉凉的凛风吹起了车窗帘。

“姑娘,我们直接去彭家吗?”青衣总觉得今日的事情十分蹊跷,叫她喘喘不安。

柳眠知道此时应该迂回一些,但是……救人要紧,彭震谦命在旦夕,也容不得她多做打算,只愿她们幸运一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贾鸿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卑微的跪在角落里弱弱的问道,“苏姑娘,我呢?”

柳眠眉头微蹙,彭震谦沉重的身体倒过来压住了她的肩膀,她怕彭震谦伤口裂开,半抱着稳住了他的身子,一双眸子如寒水般清冽,淡淡看了眼贾鸿,“你不要再回灵云寺了,那里不安全。乖乖在马车里待着,青衣陪着你,一会儿……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车厢内氛围凝重,一时间谁也不敢多语。

快到彭家时,柳眠怀里的彭震谦突然动了一下,敏觉的睁开了眸子,一手死死扣上了苏柳眠的脖颈。

“!”变故发生的太快,青衣还来不及高呼一声,苏柳眠已经被锁住了咽喉。

柳眠眉头一皱,凉凉的目光与彭震谦交汇,艰难却淡定的只说了四个字,“别怕,是我。”

彭震谦的目光与柳眠交汇的瞬间,他缷去了手上的力道,安心的昏迷在柳眠的怀中。

“……”

到了彭家,门房通传苏姑娘来访,柳眠直接命车夫驾车进了彭家的宅子。

彭茜晚一听苏柳眠来了,忙不迭的跑了出来,站在马车外也不进来,紧张兮兮的焦虑,“眠眠,你怎么明目张胆的来了?咱不是说好私下见面吗?我哥不让我和你玩儿,他要是知道了……”

“……”柳眠想说,你哥现在就在我怀里。

“茜晚,你扶我一下。”柳眠半掀开帘子探头看了彭茜晚一眼,从彭茜晚的角度正好能看到柳眠怀里的彭震谦。

彭茜晚吓了一跳,紧忙支开了所有人,登上马车,“我的天啊,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解释了,赶快传大夫给他救治,或许还有活路。”苏柳眠快速的说道,与彭茜晚一起将彭震谦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彭夫人闻讯赶来,忍着眼泪等在房间外,等着彭震谦苏醒。

茜晚与柳眠只能在一旁安慰。柳眠简单交代了一下她发现彭震谦的过程,自然,她略去了贾鸿的部分。

彭震谦现在基本上算是脱离了危险,柳眠镇定下来才想到,上一世彭震谦也活了下来,或许是有旁人相助,总之算是有惊无险……这一世,也该平安。

柳眠没在彭家待多久便匆匆离去,有太多事还等着她料理。

……

青衣与贾鸿等在马车里,见苏柳眠回来了,这颗心算是着了地。青衣叫回了被请去喝茶的车夫,三人一路向南,直奔杜家酒楼。

柳眠带着青衣与贾鸿辗转,贾鸿偷偷先进入了酒楼之中,青衣这才给车夫付了银两,带着柳眠进去。

柳眠与苏家老管家苏锦荣约定在此会面。

柳眠推开房间的门,吱呀一声,窗边站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闻声回眸,那清明的眸子已经染上了混沌,此刻擎满了泪水,“小小姐……”

故人重逢叫柳眠放下了心里的戒备,在苏锦荣面前,她也只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小姐……

柳眠疾走几步给苏锦荣行了一礼,一切的情感都化在了这一声“苏爷爷”中。

苏锦荣赶紧扶起了苏柳眠,“小小姐快起来,老朽当不起啊……”

苏锦荣是苏家的老管家,十分踏实能干,苏家倒了之后全靠他一手支撑起了苏家的产业。

苏锦荣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他被柳眠的爷爷所救,就一直忠心耿耿任劳任怨的为苏家卖命,他看着苏万里长大,又看着苏柳眠长大,一愰,这么多年竟然匆匆如流水,转瞬即逝。

“小小姐在孟家待的可好?可有受了欺负?”每年苏锦荣来都要过问一番,柳眠知道这个老人是她在这世上仅剩不多的亲人。

以前柳眠怕苏锦荣担心,都会说一切过的安好,可是如今……柳眠沉默着慢慢站起了身,“苏爷爷,柳眠在孟家过的不好。”她说了实话。

苏家的产业不小,苏锦荣名义上只是苏家的老管家,并不能有那个能力扶养苏柳眠,况且他年岁已大,平日呕心沥血,已然十分操劳。

柳眠寄居在孟家从不曾给苏锦荣添过任何麻烦,她以为不打扰就是对苏爷爷最大的回报……经历了上一世,柳眠才知道,苏爷爷是真心希望苏柳眠过的安好,她活的顺风顺水,才是苏爷爷想要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