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枝上柳眠》主角苏柳眠柳眠章节目录无弹窗精彩章节

《枝上柳眠》主角苏柳眠柳眠章节目录无弹窗精彩章节

时间:2020-01-22 06:21:27编辑:大漠荒颜 作者:周小慢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枝上柳眠》是周小慢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柳眠柳眠,书中主要讲述了: 明月楼小院儿里停了一辆不起眼的乌木马车,几位姑娘慢悠悠的下来,从侧门上了二楼。远远看去,一抹海棠色尤为夺目。彭茜晚今日花了大价钱

枝上柳眠

推荐指数:10分

《枝上柳眠》 第十二章 施恩 免费试读

明月楼小院儿里停了一辆不起眼的乌木马车,几位姑娘慢悠悠的下来,从侧门上了二楼。

远远看去,一抹海棠色尤为夺目。

彭茜晚今日花了大价钱请苏柳眠品尝这皇城第一酒楼的招牌菜。

二楼的窗开着,微风徐徐,风景独好。柳眠已经许久许久不曾见了。

彭茜晚见柳眠看着窗外,表情如痴如醉,故意装作小气兮兮的调侃道,“眠眠,我花了这么大价钱给你定了个单间儿,敢情叫你欣赏风景来了。”

“?”柳眠回眸一笑,“这不还要大吃一顿?”

彭茜晚瘪嘴,“下次你请客……不能比这儿差。”

青衣听了,默默翻了个白眼儿,这彭家姑娘还真是敢说,我们家姑娘哪里这么财大气粗?

“好啊,”柳眠的笑容在阳光下那般真诚而美好,看的人心情也跟着明媚起来。

“这么一说,我倒是想吃栗子了……青衣,你去咱们来的那条街买一些来。”说着,柳眠还把自己的荷包解下来塞给了青衣,青衣愣了两秒,仔细回忆着……刚刚来的时候好像没看到卖栗子的吧?

“我说,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我请你吃好的,你偏要吃栗子。”彭茜晚不乐意了,故意撅起了嘴,那架势明显是要柳眠说些好听的来哄。

柳眠推了推青衣,示意她快去,反而冲着彭茜晚说道,“我知道一会儿你大哥来接你,这钱也该是你大哥出。”

彭茜晚这是借她大哥的钱会友。

“???”彭茜晚心想,柳眠这是在哄她?

……

青衣走了一会儿,明月楼的小二也给上了菜。面对满桌珍馐,彭茜晚却没有动筷子。

“怎么?你也等着吃栗子了?”柳眠见她不动,打趣的说道。

彭茜晚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才举起筷子,“是啊,没救那个盲女,我也有点儿过意不去。”彭茜晚知道柳眠是叫青衣去救那个盲女去了……买个栗子而已,何必解荷包呢?

柳眠垂眸一笑,“我见她与我有缘。”上一世她不是也被人剜去了双眸,在黑暗里度过余生,不也被张家人迫害。

彭茜晚又是叹息一声,不知是叹息柳眠同情心泛滥,还是叹息自己无能为力。

此事揭过,二人愉快的聚餐后,彭茜晚的大哥果然来寻彭茜晚,顺便付了账。

彭茜晚的大哥彭震谦长得冷冷的,高大魁梧的身材显得他更加威严,柳眠以前一直很怕他。

也加上彭震谦看不上柳眠与自己的妹妹来往,竟是拉着彭茜晚就走了,好在他还知道招呼一声,没叫柳眠太过于尴尬。

柳眠在窗前又看了一会儿川流不息的街道,这才离开。

……

青衣已经离开了许久没有回来,她明白了柳眠的意思。

柳眠坐上马车,没有马上回府,绕了一个圈,停在了一处不起眼的民宿前。

推门进去,只有三间不算破败的屋舍。

“姑娘?”青衣听到了动静便从屋子里出来,表情甚是凝重。

柳眠点了点头,问起,“她还好吗?”柳眠终究是叫青衣救下了那个盲女。

青衣咬着下唇,苍白着脸色摇了摇头,“她流了好多血,我拿姑娘的荷包花钱找人抬她的时候……险些以为她死了。”

青衣打开柳眠的荷包,便会意了柳眠的心意。拿着钱请了人抬走那血泊中的盲女,找最近的屋舍租下一天,还请了大夫。可看样子,情况并不乐观。

柳眠跟着青衣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炕上瘦弱单薄的女人。她的伤口经过了处理,青衣又给她擦洗了一番,如今看着只是虚弱,已经不那么触目惊心。

“大夫说她受的伤极重……”青衣知道这盲女有多么的凄惨,心下不忍,“姑娘……我们带她回府吗?”

青衣只是这么问一句,她知道其实根本没可能救这个女子回孟家。

柳眠抚了抚这女子凌乱的长发,表情晦暗,一双眸子幽深。

“你哭了,”柳眠突然说了这么一句,吓了青衣一跳,柳眠还在继续说着,“疼吗?哭出来吧。”

上一秒还宛如死尸一般的女子突然有了动静,眨动着浓密的睫毛,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止也止不住。

青衣慌了两秒,脸上大写着不知所措。

柳眠温柔的为这女子理着长发,沉默无言。

这女子慢慢睁开了一双眼眸,那毫无色泽的眼瞳转了转,泪水却更加汹涌。

“这位姑娘……谢谢您……”

柳眠知道,这样一双美丽的眸子却不能看到光明。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轻轻握住了女子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

“贾错。”

错?看来是错了。

柳眠苦笑一下,静静看着这个女子。她瘦弱枯败,到了凋零的年纪,她双目无神,失去了四季的色彩。她与自己那么像,又那么不同。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希望,希望就像是一小撮火苗,总能叫人坚强的活下去。”

哪怕世道待柳眠不公,她依旧苟延残喘……她挂念着她的两个孩子,她努力的活在黑暗里,期待着黎明来临……也死在了黑夜里。

所以柳眠想要知道,是什么在支持着眼前这个女子,“你为什么要冲出去呢?”她本可以免过这场无妄之灾。

说起这个,贾错的泪水又汹涌着涌了上来。她痛哭了很久,久到柳眠以为她哭晕了过去。

心里有多少委屈无处宣述,贾错没想到有一日一个救了她的少女会这么心平气和的聆听着,仿佛感同身受。

“我……我听到了我丈夫的声音……他说过会来寻找我……我等着他,”贾错的情绪很不稳定,喘息着坚持说道,“所有人都劝我,说他早忘记了我……我不信……我来找他,我上京来找他……三年了,今日终于叫我寻到了他……我终于寻到他了……呜呜呜。”

柳眠为她顺了顺气,拿手帕为她擦着擦不干的泪水,心里五味杂陈……又是一个被儿女情长牵绊一世的女子。

“你有认识的人在这里?”柳眠不可能带她回孟府,也不能看她病死而坐视不理。

“我的儿……我的儿在今明武馆……”

青衣一愣,这女子年纪轻轻儿子都那么大了……

“青衣,你去找找她的儿子,”柳眠叹息一声,“这屋子先租下来,你在这里养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