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若凝眸精彩试读全文阅读 皇太后林又峰大结局精彩章节

若凝眸精彩试读全文阅读 皇太后林又峰大结局精彩章节

时间:2020-01-20 07:04:19编辑:淡漠 作者:耳心亚 人气:

主角叫皇太后林又峰的小说是《若凝眸》,它的作者是耳心亚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懿祥宫·泰福殿晚膳后,帝后二人一同陪着皇太后说话解闷儿。太后看着下首坐着的儿子与媳妇,眼中的笑意格外和熙。皇帝含笑看着母亲说道:

若凝眸

推荐指数:10分

《若凝眸》 【流言初现】第026章 将计就计帝王谋(二) 免费试读

懿祥宫·泰福殿

晚膳后,帝后二人一同陪着皇太后说话解闷儿。太后看着下首坐着的儿子与媳妇,眼中的笑意格外和熙。

皇帝含笑看着母亲说道:“母后看起来今日不错,可是进了不少,带着儿子都多添了一碗饭呢!”

皇太后:“还不是娴儿亲手整治的小菜对了我的胃口,不知不觉就进了不少。”说着拍拍皇后的手:“真是劳累你了!”

皇后含笑回道:“母后您进的香就是媳妇的孝心到了,哪里会有辛苦一说?母后若是想吃,媳妇往后日日亲自下厨,做些小菜伺候母后用膳可好?”

太后宠溺地看着皇后说道:“这可如何使得?你是皇后,后宫里头多少事儿等着你过问,如何能天天泡在膳房,为我这老婆子做饭!”说着若有似无地瞟了身旁的皇帝一眼,目光中带着揶揄。

皇帝却是无所觉,有些幽怨的瞪了皇后一眼,赶忙堆起笑意对着母亲说道:“母后说的是!皇后是一国之母,偶尔为之还算是一段佳话,若是日日来做厨娘可不是要让番邦蛮子笑话了去!”

皇太后将帝后二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宠溺地看了皇帝一眼说道:“瞧瞧,你心疼媳妇就直说,何苦绕这么个大弯子?还扯出什么番邦蛮子的!娴儿是你媳妇,可也是我的亲侄女,难道我舍得她天天受这膳房烟火气,就不心疼?”

皇帝自是知道太后是在打趣他与皇后,不过是哄着老太后开心罢了,他极为配合地讨好一笑道:“母后您看的通透,只是何苦说出来,看让皇后笑话朕。”说着还有些不好意思,掩饰般地端起茶碗假意喝茶。

皇后有些坐不住了,起身走到太后身后,纤纤玉手搭在她的肩上,为老人家捏着肩膀说道:“母后快别这么说,媳妇都要无地自容了,母后您饶了媳妇吧!我给您按按肩,让您松乏松乏。”

太后笑着拍拍皇后的手,挑眉看了儿子一眼,便闭起了眼睛,微微靠在椅子享受着儿媳妇的服侍。

皇后手上的力道拿捏的正好,将太后服侍的极为舒服,她时不时地与皇帝和太后说几句话,一时间殿内气氛和谐又温馨。

皇宫里的三位主子又说笑了一阵子,皇帝便挥挥手让殿内服侍的奴才都退下了。众人离去,皇帝才开口道:“母后,儿子有事想与母后商议。”

皇后闻言停下为太后按摩的动作,移步走到皇帝面前道:“既然皇上与母后有事相商,臣妾便告退了。”

她正准备福身告退,谁知还未全礼便被皇帝拉起。皇帝对着她说道:“你也不用回避,这事儿也该是让你知道的,你坐下听着!”

皇后闻言答了一声“是”,便在皇帝对面坐好。太后看见皇帝眼中的认真,问道:“皇帝这是怎么了?可是碰上了什么棘手的事情?”

皇帝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说道:“也不是什么棘手的事情,只是儿子觉得母后做起来似乎更便宜一些。”

太后带着疑问道:“哦?是什么事儿哀家比皇帝做起来还便宜?”

皇帝正色道:“儿子想请母后帮朕盯着梁太嫔与宁太嫔。”

太后眼中精光一闪道:“可是意琪与意珅有什么不妥当?”

皇帝:“这两位弟弟倒是没有什么不妥当,毕竟意琪和意珅还小。儿子确实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只是还没有确凿确实的证据,才想劳烦母后替儿子费神看着两位太妃。”

太后:“皇帝查到了什么?”

皇帝没有答话,只是起身跪在了太后身前。皇后听皇帝如此说,哪里还会不明白?她起身随着皇帝一起跪在了太后身前的大殿上。

太后显然没有想到帝后会双双跪在自己身前,急急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快些起来!地上凉!”

皇帝并未起身,反倒是对着太后叩了一个头说道:“母后!是儿子不孝,京都内有这等无稽流言传出,让母后受委屈了!”

太后起身上前想扶起帝后二人,皇帝却是没有动,满眼愧疚地跪在太后膝下。

太后只好由着他,坐了下来轻声地叹了一口气道:“不怪你,快些起来吧!”她的眼中写满了心疼,又嗔怪道:“你不顾及自己也要心疼娴儿,她今日本就劳累了,哪里还能像你一样硬生生地跪在这里?都起来罢!”

皇帝从善如流地起身,又扶了身旁的皇后一把,嗔道:“你跪下做什么?养尊处优这么些年,你自己跪不得不知道吗?”皇后没有出声,只是低着头随着皇帝的动作起身。

太后反倒是先笑出声:“你都跪下了她还能坐着?还好意思怪人家不爱惜自己,是你不知道心疼媳妇,快些坐下咱们细细说!”

皇帝闻言也有些窘迫,拉着皇后坐到一旁,又开口道:“母后,儿子已经查到前些日子流传出来的那些不干净的话,确实是出自东边。儿子以为,姜成冕这样一来无非是想扶持幼主上位,他便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只是如今他放出这样的流言质疑朕的血统,便是断了所有皇子上位的可能。这样看来,名正言顺能够代替朕继承皇位的就只剩下两个年幼的皇弟了!”

太后略略思考了一下便开口道:“皇帝说的不错,只是意琪与意珅自幼在哀家膝下长大,哀家瞧着他们也不是养不熟的。”

皇帝:“母后说的是,朕也不认为两位弟弟会有不臣之心,但两位太妃久居深宫未必经的起挑唆。若是姜成冕从两位太妃的母家下手,难保她们不会起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所以请母后帮朕看着两位太妃,莫要在这里出了纰漏才好!”

太后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层,微微眯起眼睛思索了片刻,对着皇帝颔首道:“嗯!是要看着些,她们毕竟是先帝后宫里保住皇子的人,这些年虽然安分,却也难保不会做出什么蠢事来,哀家会处理,皇帝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