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若凝眸章节目录章节列表】主角皇太后林又峰

【若凝眸章节目录章节列表】主角皇太后林又峰

时间:2020-01-20 07:03:48编辑:云多多 作者:耳心亚 人气:

新书《若凝眸》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耳心亚,主角皇太后林又峰,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宁郡王府·书房皇甫意璟坐在书案前,轻靠在椅背上。他微微垂首,右手轻握成拳,拇指的指甲压在食指上,凸起的第二个指节抵在轻皱的眉间,

若凝眸

推荐指数:10分

《若凝眸》 【流言初现】第004章 美人捧入南薰殿(一) 免费试读

宁郡王府·书房

皇甫意璟坐在书案前,轻靠在椅背上。他微微垂首,右手轻握成拳,拇指的指甲压在食指上,凸起的第二个指节抵在轻皱的眉间,闭目沉思久久不语。

这样的他,少了几分少年的阳光,多了几许智者的沉稳。

慕容寒背对着皇甫意璟靠在书案上,面无表情的平视着身旁紧闭的窗口,双臂交叠抱在胸前,左手中握着那从不离身的湛卢宝剑。

他是皇帝亲自指给宁郡王的贴身护卫,官拜从三品王府一等护卫,被称为大宸皇朝第一高手,得皇帝特许可带剑入宫,从来都与宁郡王形影不离。

屋子里静的可怕,就连羽毛落地之声都能清楚的听到,两个男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沉思着。

沉默良久,皇甫意璟猛地睁开明亮的黑眸,看着慕容寒的背影开口,声音里带着困惑和不可言喻的兴奋:“寒,你说东边想要做什么?姜成冕硬是逼着皇兄收了这么一位才名在外的千金小姐,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制造流言?他如今这般急哄哄的把人送进宫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慕容寒闻言转身,英挺的剑眉皱起,他的眼神泛着寒光,一如他的名字一样冰冷,只听他说道:“他毕竟是做过那把椅子的人,在他眼里,年幼禅位只是说来好听,终是被赶下了龙椅,一个世袭罔替的顺亲王怎能比得上这锦绣江山的主宰?”

慕容寒的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他看着皇甫意璟道:“上一次的事,皇上清理了一大批效忠姜氏的前燕旧臣,姜成冕可谓是损兵折将。如今放出这等无稽的流言,一定是已经有了新的计划!现今这流言在宸都传得沸沸扬扬,就说明他已经开始动作了不是吗?”

“他打的好算盘!”皇甫意璟的语气不复刚才的平静,他的眉紧紧地拧在了一起,怒道:“说皇兄是太后与林又峰所生,并非我皇甫家血脉,坐上皇位名不正,言不顺?哼!想用这样见不得人的招数败坏我父皇和母后的名声,还真是好算计!单凭这几句毫无根据的鬼话就想篡夺回皇位,真当我皇甫家都是死的吗?”

说到这里,皇甫意璟拍案而起,书案上刚刚研好的墨汁从砚台里溢出,洒在铺好的宣纸上,殷出点点墨迹,力道之大昭示着这个年轻的男人已经怒极。

他并不理会满桌子狼藉,继续说道:“如今皇兄因着流言不得不纳了林家的女儿,就算皇兄明白一切都是捏造的,也定不会与林家如当年一般亲近。他这一招挑拨离间,还真是用的妙!”

慕容寒看着皇甫意璟,若有所思地说:“或许这位顺亲王给了林家什么承诺……”

“不会!”皇甫意璟断然开口:“他姜成冕虽然曾是前燕皇帝,但毕竟已经逊位让贤多年,如今我皇甫家的江山已然传了数十年,他就算是要复国也要看有没有人呼应!更何况林家与叶家本就是世交,林又峰扶持我皇兄登基本就是从龙之功,难道两家的百年交情还比不上他姜成冕的口头承诺?”

皇甫意璟略微停顿,吸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退一万步来讲,林家毕竟还搭进去一个女儿。”

“那么就只有一个目的。”慕容寒的嘴角泛起冷笑:“借刀杀人!”他抬头看着皇甫意璟的眼睛说道:“他是摸准了皇上的性子,才散出这样的谣言,无非是想让皇上猜忌林家。若是皇上对林家下手,马上就会传出皇帝是为了遮羞而残害忠良的话。这位顺亲王,还真是将百姓玩弄于股掌之上啊……”

“今日是林家,明日就是叶家,还有明氏家族、冷氏家族一个都逃不掉,姜成冕这是要兵不血刃的除掉我大宸的四大世家!”皇甫意璟看向窗外,愤怒的声音中带着惋惜:“依皇兄的性子,只怕那林若韵还没进宫便已经犯了皇兄的忌讳,可惜了这个丫头,她才是这场争斗中最无辜的牺牲者……”

“怎么?一向不近女色的宁郡王也开始怜香惜玉了?”慕容寒嘴角挂着明显的笑意:“你若是心疼这个无辜的丫头,求了皇上,让晗兮找人换下她就是了。前几日皇上不是还要给你选妃的……”

“胡说什么!”皇甫意璟开口截断慕容寒的话,说:“这种玩笑也是随意开的?若是让晗……”皇甫意璟似是察觉了什么,讷讷地止住将要出口的话,停顿一下复又开口道:“若是让皇兄知道了,我们都吃不完兜着走!”

慕容寒闻言,冷峻的脸上笑意更浓,对着皇甫意璟开口,带着几分揶揄:“让谁知道了会吃不完兜着走?你哪里是怕皇上,分明就是怕晗兮误会。要我说,你要是真的中意人家就去求皇上赐婚把她娶进门来,皇上难道会不答应?”

听了慕容寒的话,皇甫意璟的左手悄悄伸到右手的袖子里,摸到一方丝帕轻轻的摩挲着,他的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惆怅,长叹一声道:“若是我开口求了,皇兄自然会应允,只是晗兮她……”

慕容寒:“怕你不能融化这冰山美人?”

皇甫意璟:“我只是不想勉强她,若是皇兄下旨赐婚,她定会遵旨嫁给我。”

慕容寒:“那是怕她身份不够?”

皇甫意璟:“我会安排好她的身份!”

慕容寒一把拉过皇甫意璟的左手,带着那方思帕一并出了袖筒子,他眼带笑意,夺过那帕子在皇甫意璟眼前晃了晃说道:“你这样瞻前顾后犹犹豫豫的,还收着人家的帕子做什么?就不怕坏了她的名声?那可是姑娘家的贴身物件儿。”

皇甫意璟:“我贴身收着,除了你谁又知道是她的?何况极少有人见过她真正的容貌,除了咱们还有皇兄和皇嫂,谁又认得她?”

慕容寒:“难道她自己不知道?”

皇甫意璟:“她以为这帕子烧了。”

慕容寒:“你这是掩耳偷铃!何苦这般……”

皇甫意璟不等慕容寒说完,一把抢过丝帕,小心地叠好收进贴身的荷包里。“好了!快随我进宫去吧,皇兄还等着呢!”他对着慕容寒扔下这句话,逃跑一般快步走出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