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若凝眸》主角皇太后林又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若凝眸》主角皇太后林又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20 07:03:44编辑:俞瑾 作者:耳心亚 人气:

耳心亚新书《若凝眸》由耳心亚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皇太后林又峰,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昭乾宫·承明殿御案前,皇甫宜璁静静地靠在龙椅上,双目轻阖,眉头深锁。左手在御案上一下一下地轻扣,拇指上的白玉扳指偶尔与桌面相碰,

若凝眸

推荐指数:10分

《若凝眸》 【流言初现】第001章 天子钦点林家女(一) 免费试读

昭乾宫·承明殿

御案前,皇甫宜璁静静地靠在龙椅上,双目轻阖,眉头深锁。左手在御案上一下一下地轻扣,拇指上的白玉扳指偶尔与桌面相碰,发出“铛铛”地响声,回荡在静谧的大殿里,格外清晰。

大总管刘杭手执拂尘垂首侍立在皇帝身边,安静地仿佛雕塑一般。跟在主子身边十年,他了解皇帝的每一个习惯,皇帝如今这般,便是在反复思考并且即将做出决定,绝不容许任何人打扰,他只静静地等候皇帝吩咐便是。

刘杭思考之际,有节奏地敲击声戛然而止。皇帝慢慢地睁开眼,深邃的黑眸里迸发出异样的光彩,他微微地眯起眼睛,嘴角勾出一个魅惑又危险的弧度。

缓缓伸手拿起放在案边的茶碗,只一沾唇,便荡开一个微笑,侧首对身旁的刘杭说道:“皇后来过了?”

“回禀主子爷,主子娘娘见您晚膳进的少了些,特意亲手做了点心送过来,知道您还在书房里批折子,便放下了点心,又亲手泡了茶。吩咐奴才用温盘暖着,等您得空儿,便请您用些。”刘杭躬身回话。

皇帝的笑意越来越深,温暖的眼眸如和煦的春风,对刘杭道:“去着人告诉皇后,朕一会儿去明坤宫跟她说说话儿,今日就寝在她那了。”

“是,奴才这就去传旨!”刘杭请了个跪安,便要退出大殿,刚刚走到门口就听皇帝道:“等等!你先去宁郡王府宣老六即刻进宫,朕晚些时候再去明坤宫,吩咐膳房做些老六爱吃的点心,一会儿给他带回府里!”说完,起身向内室走去。

“奴才遵旨!”刘杭对着皇帝的背影请了个跪安,倒退两步转身走出承明殿。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刘杭悄悄转到承明殿内室,躬身禀告:“主子爷,宁郡王到了,在殿外候着呢。”

“快让老六进来!”皇帝说着率先走到外间书房。

片刻后殿门微开,一个少年逆着阳光阔步走来,紫金蟒袍,束发玉冠,浓密的眉毛下面是一双带着笑意的黑眸,衬在白皙的皮肤上,散发着阳光的味道。

少年在皇帝身前站定,裣衽下跪,俯首叩拜,“臣意璟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

“快起来吧!去给母后请过安了不曾?”皇帝带着笑意扶起皇甫意璟,“快过来坐!刘杭,去将皇后才送来的莲叶羹盛一碗来给老六,再去拣几碟新进的点心一并端过来。”

“臣弟方才去懿祥宫请安,母后连碗茶都不给就将臣弟打发了。可巧有皇嫂做的小荷叶小莲蓬汤,臣弟可是想的紧呢,还是皇兄心疼弟弟!”说罢,意璟也不客气,笑着拿起汤匙喝起汤来。

刘杭见状便请了个跪安,退出承明殿。皇帝也不急,只含笑看着少年。

意璟喝完汤,从袖子里摸出一方丝帕,满足地擦擦嘴,又小心收好帕子,笑嘻嘻地看着皇帝说:“皇嫂的厨艺真是越发精进了,臣弟可是托了皇兄的福,赶明儿就去明坤宫给皇嫂请安,皇兄可一定要让嫂子留弟弟用膳啊!”

皇帝静静看着意璟的动作,嘴角勾起一个宠溺的笑容,道:“你若是嘴馋,就赶紧娶个王妃回家。你看看你,成日家去你皇嫂宫里蹭吃蹭喝,成什么话?你嫂子宠你,朕可还心疼媳妇呢。你也十七了,朕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呈沛都会走路了,朕今日就与你皇嫂说,让她在这届秀女中给你挑个王妃,好好管管你!”

意璟连忙摆手,呵呵笑道:“千万别,好皇兄,您就饶了臣弟吧,臣弟还想多自在两年呢。”

兄弟俩又说笑了几句,见意璟面前的两碟点心已经见了底,便起身走回御案前,笑着说道:“好了老六,快些收起你那缠人的泼皮样,朕还有正事同你说呢!”

“皇兄,可是要说林又峰的事儿?”意璟收敛笑意正色道。虽是问句,却带着肯定的意味。

“那些话⋯⋯你都知道了?”皇帝眉头微蹙。

“皇兄您……打算如何处置?”意璟道。

“如何处置?哼!传出这样的丑闻,朕避嫌还来不及,你说朕该如何处置?又该处置谁!”皇帝甩袖负手而立,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和熙的笑容。

意璟见皇帝不悦起身,便也跟着也站了起来,向着皇帝踱了几步说道:“皇兄,依臣弟看,这些流言并不是林大人那传出来的,多半是⋯⋯”意璟收住了即将说出口的话,抬头向东看去。

皇帝会意地笑了:“朕当然知道这些不干净的话是出自东边,只是林又峰这老匹夫实在可恶!”皇帝复又皱起眉来,继续说道:“让你的人快些给朕查清楚,盯紧了东边那些人,另外嘛⋯⋯朕已经与母后商议过了,朕会纳了林又峰的女儿!”皇帝的嘴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微微眯起眼睛看着意璟说:“你给朕放出些风声去。”

“是,臣弟马上就去办。只是林家的这个姑娘⋯⋯”意璟的眸子闪过一丝悲悯,想说些什么,却只是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口,他小心地觑了一眼皇帝的脸色,眼光触到皇帝嘴角那一抹危险的弧度,便悄悄移开了眼睛。

“林家的那个丫头嘛⋯⋯”皇帝转身负手踱步到窗前,望向窗外。他目光深远,声音有些缥缈,说道:“林又峰毕竟是朕的老师,又有从龙之功,那丫头若是个聪明的,看在她父亲与朕有师生之谊的份上,朕会给她留条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