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1997从头再来》主角徐巽徐乾全文阅读大结局

《1997从头再来》主角徐巽徐乾全文阅读大结局

时间:2019-12-31 07:29:24编辑:颜歌 作者:吕回 人气:

火爆新书《1997从头再来》是吕回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徐巽徐乾,书中主要讲述了: 今天的双查工作进展得很顺利,河湾村近千名育龄妇女,经过三台B超机的检查,到下午就全部检查完毕。第二天,计生办到河湾村北部的码头村进

1997从头再来

推荐指数:10分

《1997从头再来》 第135章 青荷的调动 免费试读

今天的双查工作进展得很顺利,河湾村近千名育龄妇女,经过三台B超机的检查,到下午就全部检查完毕。

第二天,计生办到河湾村北部的码头村进行双查,徐巽担心该村有刺头闹事,就开着奔驰跟在青荷的后面。

这年头,奔驰在大家的眼里还是稀罕物,看到这辆车开过码头村部,很多人都过来围观。

可是,当徐巽从车里出来,很多人都议论纷纷:“看到没有,这就是昨天把曾大红一家打得落花流水的徐老二!”

“他一个打四个,差点把曾大红给打残了!”

徐巽顿时哭笑不得,心说:“我哪有那么厉害?一夜之间,我就成武林高手了,这名声传扬得够快的!”

这也难怪,老百姓不喜欢看电视里的瞎打,都喜欢看真实的斗殴。一旦看过,难免添油加醋,传遍整个河口乡不足为奇。

众人议论不停:“曾大红被他打了,联防队还要抓曾大红,真是没有理讲了!”

“讲什么理?有后台就有理!你知道他哥是谁?”

“他哥是谁?”

“他哥是徐乾,原来的联防队长,现在是副所长了!”

徐巽心道:“我的恶名传出来,会不会影响我和阿哥今后的发展?看来今天是不能再打架了!”

他在人群里绕了一圈,找到了他二姑父家的大表哥杨光军的老婆。

“表嫂,你也来双查?”徐巽笑着打招呼。

“二表弟,你来干什么的?我听你表哥说,你是河湾村的计生专干,难道又调到码头村来了?”表嫂很疑惑。

徐巽笑道:“调是没有调,但是你弟妹主持我们乡的双查工作,我来帮着压场子。谁要是敢闹事,我揍过还得把他送派出所去!”

青荷第一次到徐家吃饭的时候,表嫂还跟着二姑一起去的,所以她知道青荷与徐巽的关系。

“二表弟,你放心!我老杨家在码头也不是好惹的,谁要是敢跟表弟妹对着干,我把你两个表哥和所有本家都叫来!”表嫂当然要维护亲戚家的利益,将来她们生二胎也好说话。

“对,有表嫂在,我就放心了!”徐巽笑道。

接下来的几天,徐巽偶尔也跟着青荷一起进行双查工作,算是为计生办“保驾护航”。

有他在场,那些刺头也都老实多了。为此,青荷十分感动。

当然,青荷的感动都表现在行动上。主动为徐巽及一家人盛饭,下班主动做家务,回到卧室主动给徐巽抛媚眼,那种夫妻间爱做的事她也积极多了。

“妹子,这段时间怎么这么乖?”这天晚上,两人刚刚疯狂一把,徐巽就问道。

“人家不是感谢你的吗?”青荷脸上红霞未褪,有点害羞,就往徐巽的怀里钻。

“我为你做事,那不是应该的吗?”徐巽笑道,“不过,你这工作真不想让你再做了,我得让人给你调个岗位!”

说到这里,徐巽问青荷:“你想调到哪个单位?”

青荷笑道:“我无所谓!但是因为我是学人口和计划生育的,总不能到一起专业性很强的岗位上,做不好工作,还容易出纰漏!”

徐巽看了看时间,才刚刚九点多,这个时间,许逊和汪若涵应该还在看电视。人家是老夫老妻了,哪象他跟青荷一样,好得密里调油,才八点多就上床了。

于是,他就拨通了许逊的手机。

“二子,这么晚上,打电话来干什么?”许逊问道。

“逊哥,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直接说!还用个‘请’字,显得多生分!”许逊笑道。

“帮我女朋友调个工作!”许逊都让他直接说了,徐巽当然要开门见山,“她原来是省城的人口学校毕业的,现在河口乡的计生办当站长。”

许逊说道:“这个岗位不错啊!先当几年站长,只要工作上不出岔子,几年后稳稳提个副乡长,然后再调到县城,在哪个肥一点的单位做个副科级。我记得,弟妹还很年轻,这都是优点。年轻的女干部,将来有的是提升空间!”

徐巽却说道:“我的哥嘞,我哪还指望她能做多大的官啊?当官的太忙了,连家都顾不上。我希望她能有个清闲的工作,做计生工作的,经常与一些泼妇打交道,一年也难得有几天的好心情!”

他这么一说,许逊倒也同情:“好,我让你涵姐跟你说,她应该有好建议!”

接送,汪若涵就把电话接了过去:“二子,让弟妹到我们团委系统来,好不好?”

“那当然好!”徐巽很开心。

团委没什么事做,先让青荷在里面熬几年,一闲了她就会想结婚。然后生个孩子,事业心就淡了。

汪若涵又说:“如果去年你跟我说的话,我一个电话就把弟妹的工作给办了。毫不地夸张地说,你今晚打电话,我明天就让人办手续,后天弟妹就可以到龙河县团委上班。但是,现在这段时间却不行!”

“为什么?”徐巽很奇怪。

“你没听说吗,龙河要撤县建市了?”

“哦,对了,我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如果说去年还没有几个人知道龙河要撤县建市,现在,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每个龙河人的耳朵里。

这件事对普通人来说是新闻,但是对徐巽来说,就是旧闻了。

撤县建市,县城要向西发展,河口乡的地皮将来会飞涨。不过,这些事情已经都在他的意料之路。该准备的,他也都准备了。

地皮也买了,房子也建了。村干部也当上了,就等着找机会圈地了。所以,撤县建市这么大的事,他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所以,他最近一段时间除了去餐厅看报表,就是帮青荷压场子,哪怕是獒园的事都上心。就是对撤县建市不上心。反正他又不是那一个级别的干部。

“这么大的事,你都能忘,心真够大的!”汪若涵笑道,“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市里、县里的各级领导正为龙河撤县建市的事忙得焦头烂额,一切调动暂缓!”

“估计什么时候能办?”

“五月中旬之后就行!”

“现在都四月下旬了,再等不到一个月,我等得起!”徐巽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