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医品嫡妻:夫君宠上榻(主角徐允靖小丫头)在线试读精彩试读在线阅读

医品嫡妻:夫君宠上榻(主角徐允靖小丫头)在线试读精彩试读在线阅读

时间:2019-09-29 04:22:42编辑:拳击袋鼠 作者:南有乔木兮 人气:

主角叫徐允靖小丫头的小说是《医品嫡妻:夫君宠上榻》,它的作者是南有乔木兮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好孩子啊,真是会讨我欢心啊。”老太太笑呵呵的,越发欢喜了。“那祖母您尝尝?云月可是花了不少时间的呢。”沐云月乖巧地说着。老太太

医品嫡妻:夫君宠上榻

推荐指数:10分

《医品嫡妻:夫君宠上榻》 第4章 初见允靖 免费试读

“好孩子啊,真是会讨我欢心啊。”老太太笑呵呵的,越发欢喜了。

“那祖母您尝尝?云月可是花了不少时间的呢。”沐云月乖巧地说着。

老太太笑眯眯地用小竹签插起了一块糕点。

“这马蹄糕怎么长得有些不一样呢,我从前可从未见过白色的马蹄糕。”

“回祖母,云月用椰子肉研磨成汁加到了里头。马蹄清热有助于消暑,椰子肉生津止渴,适合夏季,还可以增加口感,云月琢磨着这么好的两样东西,如若能结合在一起岂不是更好,因而便想到了这法子做出来这椰汁马蹄糕了。”

“这倒是稀罕物,云月你有心了。”老太太说着,把一块柔软的马蹄糕送入了口中,满足地眯起了眼。

屋子中又不知道有多少道不善的目光投向沐云月,她只当是没看见。

她微笑着看向一旁的贾氏。

“母亲,您也尝尝。”

贾氏闷闷地“嗯”了声,也是捏了一块送入了嘴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却让人读不出情绪来。

贾氏不喜欢她,甚至想让徐允靖休她另娶,这些青萝都告诉她了。

魏国公徐至总共三任妻子,第一任张氏还没生育便过世了,第二任谢氏生了大姑娘、大爷、二爷和三爷。

谢氏生三爷的时候难产殒命,徐至便娶了贾氏,让她代谢氏照顾三爷。十个月后贾氏便生了四爷,在之后又生了二姑娘和三姑娘。

虽说自古婆媳之间矛盾多,但是贾氏一个继室,并不是徐允靖的生母,也算不上是她真正意义上的婆婆的,本应与她没有矛盾才是。

然而事实恰恰相反。就是因为徐允靖不是贾氏生的,沐云月出身显赫,与徐允靖结合便是强强联合,无疑会削弱贾氏亲生儿子四爷在国公府的地位。

谁让四爷娶的朱氏只是小门小户出身呢?贾氏巴不得徐允靖把沐云月这个候门嫡女休了,另娶个出身卑微些的呢。

沐云月见到老太太很喜欢她的椰汁马蹄糕,贾氏表面上也很喜欢的样子,她面上的笑容也更乖巧了。

“祖母、母亲,如果你们喜欢,云月有空就多给你们做些消暑的点心过来孝敬二位。”

“好好好,好孩子。”老太太脸上依旧是那副乐呵呵的表情。

贾氏也在一旁笑着应了句好孩子。

“三爷到了!”这时候,有小厮来报。

屋子里原本坐着的人,除了老太太和贾氏之外都站了起来。

沐云月也跟着站起,迎接她那位新婚之夜便把她抛下,跑去打仗的便宜相公。

魏国公徐至戎马半生,随着当今圣上弘武大帝南征北战打下了这片江山,开朝后也常年守在北平防守蒙古人。徐允靖从小就跟着父亲在军营里头打滚,四年前魏国公去世,这位徐三爷也没有因此而远离军营生活。

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北方练兵,回京师的次数并不多。

伴随着平稳有力的脚步声,一个宽肩窄腰,身高目测有一米八八的英俊男子绕过花鸟图屏风走了进来。

他有棱有角有如雕刻出来一般的面部轮廓俊美异常,一双漆黑的眸子十分深邃,似是能把人吸进去似的,高挺的鼻梁之下,两片薄唇微微抿着,坚毅、刻板、冷漠、疏离。

他身上并未着戎装,而是一身正红色广袖交领麒麟图赐服。用金色丝线绣着的麒麟张牙舞爪,却比不过他身上自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冷凛和霸气。

前世沐云月是特种部队里的女军医,前后总共服役了七年,对军人身上的那种血Xing是最熟悉不过的了。徐允靖身上的,是经历过在战场上腥风血雨的厮杀,才能散发出来冷硬而凛冽的气息。

他大步上前,举手投足,都是属于军人的硬气,肃杀,又散发着十足的男Xing张力。

这的确是个魅力无限的男人,难怪这身体的原主儿能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

想想真是不可思议,她做了七年的女军医,一年到头面对的都是英俊挺拔的兵哥哥,最后也没同哪位兵哥哥生出除了战友情之外的感情来。

哪想到一朝穿越,就嫁给了位古代军爷,老天爷这是在同她开玩笑么?

沐云月暗自感慨,徐三爷同学已经走到了老太太、贾氏跟前,从头至尾都没有看他那群千娇百媚的女人一眼,连站在老太太旁边的她都给忽略了。

“允靖见过祖母、母亲。”徐允靖对着两名妇人行了四拜礼,声音竟是异常的浑厚清越,自带低音炮般地Xing感,宛若天籁。

“起来吧,你到京师没多久,又刚述职回来,就不必多礼了,先去换身衣裳,一会儿就到祖母这儿用午膳。”

“是,祖母。”徐允靖站起退下,直到再次离开正房,也没看他这些女人一眼,脸上自始至终都冷峻无比。

面瘫男,大冰块,你是想让你身上每个细胞都在说你是从战场上走出来的杀敌无数的军爷吗?沐云月暗自吐槽着。

徐允靖身边有个大丫鬟云锦,常年跟着他来回北平和京师,这两年徐允靖一直在北平,身边也是云锦伺候着的,因而他回云起院换衣裳,也不需要他这些妾室去服侍,原先到这屋子里头来迎接他的妾室也都留了下来。

“云月,你看,大房有了一儿两女,二房有了一儿一女,你四弟妹的肚子也大起来了,你也该有些动静了。你有了孩子,我这个做祖母的,才能放心。”徐允靖出去后,老太太语重心长地说。

“多谢祖母关心了,可祖母您也知道的,三爷他总是往北平跑,我与他聚少离多,这生孩子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老太太抛给她这个问题,她就抛去给她那个便宜老公好了,反正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话虽这么说,可老三他毕竟是个年轻的,哪有年轻男子放着如花似玉的妻子在家不管的?你若是多懂得琢磨琢磨男人的心,可不早就给老太太多生个孙儿了?你也得多留心看怎么留住他才行,可别又冲撞他了。”贾氏接着说道。

言下之意,就是说她不懂男人心,冲撞了徐允靖,如果她不那么讨厌的话,徐允靖就不会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