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医品嫡妻:夫君宠上榻》主角徐允靖小丫头完整版免费阅读小说

《医品嫡妻:夫君宠上榻》主角徐允靖小丫头完整版免费阅读小说

时间:2019-09-29 04:22:41编辑:赤道北极 作者:南有乔木兮 人气:

火爆新书《医品嫡妻:夫君宠上榻》是南有乔木兮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徐允靖小丫头,书中主要讲述了: “小小薄礼,还望姐姐别嫌弃才是。妹妹这就给姐姐戴上吧。”柳如画把一只镯子拿起来,亲密地握过沐云月的手,却在快要给沐云月戴上的时候

医品嫡妻:夫君宠上榻

推荐指数:10分

《医品嫡妻:夫君宠上榻》 第8章 大力反击 免费试读

“小小薄礼,还望姐姐别嫌弃才是。妹妹这就给姐姐戴上吧。”柳如画把一只镯子拿起来,亲密地握过沐云月的手,却在快要给沐云月戴上的时候,手一松,镯子掉到了地上,碎成了好几段。

“柳姨娘你……”

“青萝,不得无礼。”沐云月打断了青萝,她自己何尝没看出来柳如画是故意的?

柳如画浅笑,像没听到沐云月和青萝说的话似的。

“哎呀姐姐,你瞧瞧,妹妹这手,兴许真的是为三房Cao劳太多了,连个镯子都握不紧,还望姐姐能够多多海涵。”

“无碍,既然妹妹不是故意的,姐姐怎可放在心上呢?姐姐还得谢谢妹妹的礼物呢。这几曰我正愁着能有什么东西赏赐给我这房里的青萝的,这青萝就是个低贱的,给她什么好东西都像是抬举了她,倒是妹妹这镯子解了姐姐的燃眉之急了。

哎呀,妹妹你瞧瞧姐姐这嘴巴还真是不会说话,姐姐可没嫌弃你送的东西不好的意思啊,只是觉得这镯子真配我这低贱的小丫头……哎呀,我还是不说了吧,真是越描越黑呢。青萝,你把这镯子拿去了罢。”沐云月边说边给青萝使眼色。

“谢谢姑娘赏赐。”青萝行了个礼,欢欢喜喜地把那桌子拿过去,却一个松手。

“叮”一声脆响,第二个桃花玉镯也碎成了好几段,青萝故作惊恐地跪了下来。

“姑娘恕罪,青萝平日里干多了粗活儿,这双手都不好使了,竟然把姑娘赏赐的东西给弄掉了,求姑娘绕过奴婢……”

“你起来吧,就是个破镯子罢了,碎了就碎了,你是我身边儿的人,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乡野农妇,大可不必把这些东西看得跟金山银山一般重,你们这样的下人平日里干多了活儿手太累抓不稳东西,也实属正常,我不会怪罪你的。”

“谢谢姑娘。”青萝忍着笑站了起来,看到柳如画脸都绿了。

还真是解气,姑娘说的这番话实在是太漂亮了,跑到这儿来耀武扬威的柳如画在她口中一下子就变成了没见过世面的乡野农妇,干多了活儿以至于握不紧东西的下人。

“妹妹啊,姐姐我这刚从老太太那边回来,着实是有些累了,想先歇下,往后有空了,咱姐儿几个再聊聊天罢,今儿姐姐这儿实在不方便。”

“那妹妹就不打扰姐姐了。”柳如画一脸憋屈地褪下。

原本想来让沐云月难堪的,哪想最后下不了台的竟是她了?

直到看着柳如画一行人走出穿堂,青萝才武者肚子大笑起来。

“姑娘,您今天做得实在是太好了,瞧那柳姨娘的脸色,都够我回味好些日子了。”

“你可别得意这么早?”

“为什么不能得意?姑娘您自从落水之后真的是变了个人似的,青萝真的是太喜欢您啦,咱以后不用再受她的气了。”

“你说柳如画是户部尚书的嫡女?”相对于青萝的兴奋,沐云月显得很是冷静。

“对啊,户部尚书的嫡女又怎样?您还是侯府的千金,她有什么了不起?她再嚣张,也只是个妾,这不是被姑娘您给收拾了嘛?”

“不。”沐云月摇了摇头。

户部是什么?六部之中仅次于吏部的存在。而且这个年代和别的朝代不同,早在弘武十三年,皇帝便撤了中书省,废了宰相制,如此一来,户部尚书便是直隶于皇帝的最高级官员了,户部尚书的女儿,尤其是嫡女,不应该会嫁与人做偏房才是。

这其中有太多说不通的东西了。

这或许就是柳如画在这院子里地位高的原因了。

另外贾氏也是很看重柳如画,柳如画时常帮她处理一些国公府里的事务,这一切,都说明柳如画这个人不简单。

“为什么不?”青萝确实有些不明白的。

“不管怎么说,如今在三房,处理宅子里大大小小事务的还是柳如画。你说两年前我嫁入国公府的时候,带了我的Nai娘,另外还有两名嬷嬷,一个大丫鬟,两个二等丫鬟,四个粗使丫鬟,之后她们病的病,犯错的犯错,都被遣走了,如今我身边只剩下你这个大丫鬟了,你不觉得这其中实在是太蹊跷了吗?这才两年的时间啊。”

“啊!”青萝似乎才第一次想这些问题似的,恍然大悟过来。

“姑娘,从前我只觉得她们是见您不受宠,想为您争取,才犯了错的,可从来都没想过这些问题……”

“这就得了,总之这宅子里每个人都不简单,尤其是柳如画,很不简单,可别小瞧了她才好。”

“青萝知道了。”

“嗯,那你过来帮我调墨汁儿吧。”

沐云月说完,往正房西面的案台边走去。

前世,她跟着部队出生入死七年,最想要的就是回归平凡,过平静的普通的生活。哪想到刚刚退役,她就因为救人而落水身亡,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呢?

不过这也不影响她对简单生活的追求。

大宅子里是非多,可她也不是智商低的,谁来惹她,她反击回去,再保住自己的地位就好。

剩余的时间,她就拿来好好享受生活吧,看看话本,画画水墨画,有空了再练练她一手不堪入目的毛笔字,也不算违背她的追求。

其实她老早就想着可以平心静气地好好画一幅水墨画了,反正如今也闲来无事,徐允靖这里的文房四宝又是现成的,倒省了她不少事。

青萝还有些一愣一愣的,姑娘刚才还在说着在这里的危机四伏,怎的现在突然就想去画画了?姑娘这转变得也太快了吧?

讶异归讶异,她还是过去帮着沐云月一起调墨汁儿了。

沐云月画的是一副富贵牡丹图,昨天才刚刚勾好线。她是学生时代的时候学过几年的工笔,入了伍之后便没有时间再提笔画画了。

还好虽然几年没动笔,她的技艺也没有生疏,勾出来的白描底子线条流畅,根据美学分布合理的几朵牡丹形态各异,虽未上色却也令人看出了花朵儿的娇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