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天月九章》(主角苟史苟史运)完本在线阅读免费试读

《天月九章》(主角苟史苟史运)完本在线阅读免费试读

时间:2021-01-13 21:36:43编辑:慕风 作者:七律诗 人气:

七律诗新书《天月九章》由七律诗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苟史苟史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华大人呵呵而笑,对贾九妹道:“九妹啊,你养个好娃儿啊!”贾九妹闹个大红脸,自己才二十二岁,哪有这么大的娃儿?韩傻儿纠正:“她是我

天月九章

推荐指数:10分

《天月九章》在线阅读

《天月九章》 090断案不易 免费试读

华大人呵呵而笑,对贾九妹道:“九妹啊,你养个好娃儿啊!”

贾九妹闹个大红脸,自己才二十二岁,哪有这么大的娃儿?

韩傻儿纠正:“她是我二娘!”

华大人脸色凝重起来,却无从说话。

苟史运吩咐小不点:“既然知道了,还不拜见华大人!”

小胖墩咕咚一声跪下了,磕了个头。

韩傻儿道:“你是华大人啊!幸会,幸会!”

他不跪,火火弯下腰又挺直了。

两位差官过来:“小娃娃,不得无礼,见了大人因何不跪?”

韩傻儿不尿他们,随口答道:“先生教过,上跪天,下跪地,中跪父母,没讲跪当官的嘛。”

华大人含笑道:“对皇上,对长辈,也要跪的。”

差官虎视眈眈。

韩春旺急忙道:“学生情愿代跪!傻儿桀骜不驯,不肯跪人,请大人宽宥!”

华大人“哦”了一声,眉头紧蹙。

两位差官未等发话,抽出棍子,意欲打跪——

苟史运刚要阻止,两道人影倏忽而至,逼得差官连连后退,他重剑在手,准备迎敌,定睛一看,是查路引的国字脸和锥子脸,便放松了。

华大人喝问:“尔等何人,敢对差官动手?”

国字脸笑道:“在下是这位小少爷的棋友,他不愿意跪,谁敢逼迫?甭说州府,道上的官员,恐怕也不敢勉强。”

“此话怎讲?”

“恕在下无可奉告!”

御医总管的余威,竟强大如斯!华大人庆幸自己举止有度,避免了出乖露丑。

苟史运挺身道:“朋友请了!大人微服私访,是位好官,请勿鲁莽!”

国字脸道:“苟掌门勿虑!我等吓唬吓唬奴才,不会对大人不利。”

华大人审时度势,道:“诸位大侠,不要误会!本官岂能为难御医总管的嫡孙?属下唐突,自当责罚——过来,向小朋友赔礼!”

差官躬身抱拳,道声“得罪”,退到一旁。

华大人再次叮嘱:“九妹啊,愈不是亲生,愈要善待啊!”

贾九妹连连应承,眼前的华大人,温和慈祥,像父亲一样。

华大人又对小胖墩道:“你磕一个头,我送你一句话:儿时的朋友,是一生的财富,要以你爹爹和景棠沐为戒啊!”

小胖墩下跪,答曰:“谢大老爷,我记住了!”又要磕头。

华大人笑着阻止:“不要再磕了,没什么好送你了。”跨上马,抓紧赶路......

韩傻儿对国字脸竖大拇指:“牛掰!你吹牛的功夫真牛掰!连我都信了,自愧弗如!”

国字脸道:“小少爷休要取笑,你一取笑,我等脸都红了。”

韩傻儿嘿嘿道:“好吧好吧,你脸红,你新娘子——我请求爹爹,得空儿找你杀一盘。”

国字脸道:“小少爷要玩,不如玩围棋,才是文人雅士的做派。”

韩傻儿问道:“你会吗?牛掰吗?”

国字脸答道:“惭愧,我是声名远扬的臭棋篓子。”

韩春旺催促道:“围棋的事儿,以后爹爹教你,快去练剑吧!”

韩傻儿答句“好嘞”,与火火、小胖墩,跟着苟史运走了。

两位大剑客也撤了......

第二天,子乌县衙,二次堂审。

华大人发问:“景棠沐,你还有何要说?”

“任凭大人公断,下官无话可说。”

“景济仁,你还有何要说?”

“回大人,草民冤枉!事儿全说了,只求公断!”

“证人,他俩所讲是否属实?”

景德震答:“回大人,基本属实。”

“对于《契约》,你怎么看?赔偿之数,是景棠沐以前的田产,还是景济仁现在的一半家产?”

“回大人的话!景济仁并无店铺、作坊,乡间习惯,将田产、家产混为一谈,应当看作田产。”

“你有何息诉良策?”

“既到公堂,全凭大人裁处!”

“那好,今日本官便与尔等审清判明!差官甲——”

“有!”

“你讲一讲景天志以前的事儿!”

“遵命!”差官甲将调查结果讲了。

“差官乙,你将学堂问话的结果说说!”

差官乙将微服私访讲述一遍。

差官丙将景济仁口碑大致作了介绍。

差官丁将景天志现状作了介绍。

“众人听判!”华大人一拍惊堂木,景氏三人齐刷刷跪倒。

“景棠沐,你可知罪?”

“请大人责罚!”案情全部明朗,景棠沐感觉成了砧板上的肉。

“尔教子无方,纵容胡作非为在前;亵渎官声,谋取宗亲家产在后!凭这两宗,本官便可以摘掉尔小小的乌纱,剥夺尔十年寒窗的功名!念尔——嗐——念你伤子之痛,放你一马,但尔一夜反思,仍执迷不悟,不知撤案,实乃可恨!来人呐,给我重责二十,以儆效尤!”

差官噼里啪啦地打着,景棠沐忍痛不叫,心里还念着阿弥陀佛。

“景济仁,你可知罪?”

“请大人责罚!”景济仁做好了挨二十板子的心理准备,县丞都挨了,自己一介草民,算哪根葱?

“尔为富不仁,不受责罚!但尔以恶对恶,狡辩抵赖,妄称官逼,混淆视听,实乃可恶!本官要打你十板子,服也不服?”

“草民甘愿领罚!”景济仁喜滋滋地伸出屁股,迎接板子……

华大人清清嗓子,朗声道:“《契约》一事,本官另有剖析。景棠沐以前的田产,是确定的!景济仁约一半家产,是不确定的!三个月里,景济仁突发横财,当如何计算?或大破其财,又当如何计算?第三条所云,乃善后之意。故,当择确定之数!尔等可听清了?”

天月九章

天月九章

作者:七律诗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可以的,很强势,毕竟是小说,开心就好,没必要纠结一些剧情一些情节,有的地方也挺感人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