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阿轲,慢一点

更新时间:2020-01-11 07:14:30

阿轲,慢一点 连载中

阿轲,慢一点

来源:落初 作者:回家吃稀饭 分类:游戏 主角:韩信阿轲 人气:

《阿轲,慢一点》为回家吃稀饭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王者大陆,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血族再起,魔王东征,英雄反叛,内乱不断,奇迹陨落,魔道式微,不落长安数次濒临沦陷。我与英雄战友,浴血守卫王者大陆的最后一片净土!可万万没想到,战争的幕后推手的真正目标,是现实世界……  这可能是唯一一部高度还原《王者荣耀》世界风貌、揭秘王者大陆战争、神明陨落与英雄背后故事的小说作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到这个陌生鬼地方的第一觉,是在一个破庙里渡过的。

本来只能又渴又饿又冷悲催地露宿街头,一位好心的乞丐见我十分虚弱,衣衫褴褛,黑乎乎脏兮兮的,便邀请我去他的栖身之所。

躺在铺了薄薄一层稻草的冰冷坚硬的地板上,感觉和露宿街头也差不了多少。不过,至少可以遮风挡雨,有总比没有强。即使很疲惫,我也没有丝毫睡意,因为今天的信息量,真的有点大了。

逃出荆府三个小时了,我也终于反应过来那些人名怎么回事了。

荆轲,那可是历史上响当当的人物啊,四大刺客之首,刺秦第一人。要不是猪队友秦舞阳见到嬴政当场秒怂从而引起后者怀疑的话,说不定中国历史会被这个刺客改写了。高渐离在历史上,是以荆轲好基友的身份出场的。他在中国历史上干过最著名的一件事,就是在易水边击筑,也就是弹琴为刺秦的荆轲送行。其实我一直觉得他击筑的目的是给荆轲上BUFF的。当年高中课堂我也是这么跟语文老师说的。结果可想而知,不仅被老师痛骂了一顿还差点被叫家长。

现在我想说,语文老师你真的错了!高渐离这个骚包真的可以通过击筑给人上BUFF啊,而且效果杠杠的!

可是这样的惊天秘密,我跟谁说去啊!

阿轲,这个名字至少十分之一的中国人都知道。她在中国历史上登场的时间是2017年,没错,就是《王者荣耀》的游戏角色。记得之前叫荆轲来着,不过好像被人投诉,才改名为阿轲的。

但是光凭这一点,我也不敢断定自己到底穿越的是历史上的秦朝,还是王者大陆。毕竟历史上可没说荆轲没有妹妹,也没说高渐离不能是个暴力骚包男啊。看来明天不仅要决解温饱问题,还要搞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是哪里。

但是话又说回来,自己怎么穿越的?记忆里,好像是被那个面具队长割了喉……

想到这个,我就火大!狠狠锤了一下地板。等明天我的尸体被发现了,估计会引起轰动。毕竟白天战队刚解散,晚上我就被刺杀了。但最后肯定会不了了之。一方面警察能不能抓到凶手还两说,另一方面他们抓破脑袋也想不到杀人动机的。

好吧,其实我也搞不懂凶手的杀人动机。因为游戏角色被我灭了三次从而起了杀心?这理由傻子都不信。

但是,我还没给老父母尽孝呢!他们老来得子,对我疼爱地不得了,宁愿自己不吃不喝也要给我全世界最好的。现在他们已过耳顺之年,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何其不孝,何其心痛!还有我的兄弟们,曾经说要跟他们一起实现征战四海夺取世界冠军,为国争光的理想,现在彻底破灭了!还有赞助商大叔,一直帮助我们,可我们一直拖累他。现在,我连报恩的机会也没了,太惭愧!

转念一想,死去的人在讨论自己死亡的事情,貌似有些诡异。不过,这也是好事,说明我还活着!既然能来就一定有回去的希望!

我握紧了拳头,如果回去了,我一定要亲手灭了那个可恶的女人!

“喂,兄弟,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看你面容愁容,是不是有心事?”带我来的乞丐好心地问道。他的外表挺普通,三十多岁,一晚上都紧皱眉头,郁郁寡欢的样子。

“没什么,想起了一些事情。咦,你这个乞丐还挺会背诗的嘛。”

说完我就觉得不对了。一个秦朝人会背唐诗?开什么历史玩笑啊!

“什么背诗?这两句诗正是在下所作啊。”

“你作的?吹吧。我不仅会背,还知道这首诗的作者,以及他是怎么情况下写的呢。”

乞丐一脸不信地看着我,满眼写着“你吹吧”的表情。

“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杯欲饮无管弦……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这首《琵琶行》的作者正是我最崇敬的唐朝大诗人白居易,白乐天是也。对不对?写这首诗时,白居易因为主张讨伐逆贼潘镇,结果被昏庸的朝廷贬至江州做了小小司马。从此他意志消沉,郁郁而终。其实我觉得,他有点傻。”

感谢高中语文老师当年差点扛着菜刀逼我背下了全诗,否则我就要丢脸丢到游戏里了!

可我没想到,我越说对面的乞丐竟然越激动,好像遇到了知音似得,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你说,他怎么傻了?”

我赶紧挣脱了:“别!我不好这一口。看你也是香山居士的忠实粉丝,我就大方地和你分享一下我的伟大计划吧。”

乞丐瞪大了眼睛,表示洗耳恭听。

“白乐天被贬的根本原因是写了太多讽喻朝廷的诗。那么,既然看那些人不爽了,直接推翻了岂不乐哉?当时朝廷那么昏庸,看它不爽的大有人在。与其郁郁寡欢一生不得志,不如轰轰烈烈干一场,也不枉此生。”

“轰轰烈烈”、“不枉此生”乞丐嘴里反复念叨着,眼睛越来越亮,最后突然站了起来,眉头舒展开了,嘴角挂起了笑,对我大声地说:“小兄弟,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你说的对,白某这辈子要一定会不负所望,过得轰轰烈烈!”

说完,他大笑着跑出了庙门,不知去了哪里。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难道我的计划就这么恐怖?当年差点逼疯了老师,现在貌似又搞疯了一个乞丐……

走了也好,我把他留下的茅草和我的堆在了一起,勉强睡了个囫囵觉。这一觉,我又梦到了那艘飞船还有那些奇奇怪怪的人。

可我完全没意识到,这一夜的话,引发了一场多大的战争……

第二天走出破庙的时候,隐隐听见空中有响声传来。我抬头一看,顿时“呀”地一声跌坐在地。

只见一座不知多大的机械浮空岛,遮天蔽日地从千米高空上缓缓飞过。

有位好心人扶起了我,关心地问:“你还好吧?”

“这,这,这么一大座岛,万一掉下来,我们岂不是全死了?”

那人顿时笑了:“曾经杞国有个人,整天盯着这座岛,生怕它会掉下了。最后他因为担心过度病死了。放心,作为‘十二奇迹’之一的浮空岛至少飞了上万年了,不会有事的。”

听了好心人的话,我放下了心。别怪我胆小,愣谁看见这么大的东西从头顶飞过都会吓一跳的。

好吧,鉴定完毕,这不是历史上的秦朝,而是游戏里的王者大陆!可惜,我不是剧情党,只是对这里的英雄非常熟悉,而背景故事只知道个大概而已。

我竟然真的来到了游戏的世界?而且是我玩了三年的《王者荣耀》?这么说,我能有机会亲眼见到猴哥?还有射了九座“日之塔”的后裔大神?以及放荡不羁的神剑客李白?那传闻中韩信到底有没有偷过周庄的鲲呢?王者大陆国家林立,是不是经常发生战争?还有,四大美女谁更偏亮?对了!如果勾搭了一个游戏中的英雄美女回去当老婆,父母岂不是会笑歪了嘴?

想想我就激动得不行!要不是腹中空空如也,恐怕现在我会兴奋地蹦起来。

但是,肚子的“咕咕”声,又把我拉回了残酷的现实。所以,我要先养活自己才能有机会实现上述目标啊。

好心人转身要走了,我赶紧拉住他:“兄弟,你知道怎么快速挣到钱吗?”

那人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略微思索了一下说:“最快的当然是去城外消灭魔种了。消灭魔种后,就可以获取换钱的魔核。但是你的话,建议还是踏踏实实地找份工作吧。”

“我知道了。谢谢你了。”

魔种?就是游戏里的野怪吧?开玩笑,每天死在我手下的魔种没有一千也有好几百了,我会怕?

回屋搜了一下乞丐留下的东西,真寒碜!只有一根木棍和半块快馊掉的馒头。

有总比没有强。我狼吞虎咽地吃下半个馒头,恢复了点力气,稍微清洗,就手持木棍,奔向城外了。

王者大陆秦地燕国的建筑风格主要以瓦片木房为主,样式十分统一。那些简陋小木头房子是普通人家住的。而高大的砖墙房子,肯定就是有钱人住的。走在街上,不时还能看见占地面积极广,有着此起彼伏建筑群的高宅大院,这肯定是大富大贵的官宦人家住的。

临街的店铺很多,卖的东西大多是日用品,也有一些其他国家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才早上七八点的样子,就已经热闹非凡了。这还是偏远的燕国。而最强大的秦国,最富饶的齐国,更不知道热闹成什么样呢。

街上的行人,不管穿着是好的还是一般的,脸上都是乐呵呵的。那些文质彬彬的男子,遇到熟人了,必定先作个揖,然后寒暄半天。那些穿着花花绿绿裙子的俏丽古装美女们,一颦一笑俱是韵味。她们也来到了街上,有说有笑地挑选衣物与胭脂水粉。

一切都是这么安逸,美好。假如没有那个衣衫褴褛,手持木棍,四处张望,黑乎乎的,像在这繁华祥和的图画中的污点一样的人,那么一切该多么完美。

咳咳,没办法,走到哪里都被人盯着,饶是我脸皮厚也有些难堪。但是没办法,我对什么都好奇,这里走走那里看看,恨不得连胭脂水粉都想去尝尝什么味道。更别说那些别的国家稀奇古怪的东西了。

还别说,古代人的素质就是高,我愣是瞎逛了半天也没人说什么。大家也都友善地一眼而过。这要搁在现在,早就被人轰走了。

远处,荆府已经没有冒烟了。不知是火熄灭了还是被人灭掉了。想想荆轲的传奇一生,竟然提前被那些小瘪三刺客终结了,顿时唏嘘不已。

更唏嘘的是,过不了多久,秦国的铁骑就要踏过易水了。到时候,这里必然一片焦土,沦为人间地狱。

时间不早了,我紧走慢赶地还是来到了城门口。

走出城门,我就被城外的美景深深震撼了。

护城河外,是一片大草原。草原上,马儿、牛羊自由自由地奔跑。一些不知名的美丽花儿,竞相开放在草地之间,姹紫嫣红,引来成群结队的蜻蜓蝴蝶追逐飞舞。

牧着马儿的男童吹着悠扬的短笛,牧着牛羊的女童哼着小调,共同谱写了一曲动人心弦的牧野之声。

再远处,成片的稻田映着太阳的光辉,好像披着斑斓的彩带。那些劳作的人们,是镶嵌在彩带上的宝石。

一条大道,从近处延伸,穿过了草地,穿过了稻田,弯弯曲曲的,绕入了郁郁葱葱的大森林。

但是,魔种呢?我的取款机呢?

我看到了一位小男孩正悠闲吹着笛子。我收拾收拾表情,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更真实点。

“小朋友,附近哪里有魔种啊?”

小男孩白了我一眼:“沿着官道一直走,你会看到一条有人把手的河。不过,我劝叔叔你还是别去了。”

“为什么?我都还没去呢。”

小男孩白眼快翻到天上去了。他指了指那条官道。

我看了看官道。那里有三个颇为凄惨,几乎要累趴在马背上的人。他们的全套盔甲,原先应该是光鲜亮丽的,但现在上面满是抓痕。他们的大剑,原本是锃亮锋利的,现在断了,钝了。

再看看我自己……

“大叔,放弃吧。”

“我,看看总行吧。谢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秦舞阳。”

我……

忍住,忍住,杀人是犯法的。

我深吸了几口气,毅然踏上了官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