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0度终极幻想

更新时间:2020-10-15 18:43:39

0度终极幻想 已完结

0度终极幻想

来源:落初 作者:那时烟花 分类:游戏 主角:方伯连 人气:

《0度终极幻想》为那时烟花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个女人和一个游戏;  一个游戏和一个时代;  一个时代和一个传说;  一个传说和一段爱情。  ——————————————————————————————  《0度终极幻想2》已经上传,敬请关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阵耀眼的白光以后,我出现了短暂的昏迷状态,只感觉到处都是棉花一样的柔软。我全身乏力,甚至连呼吸的力气也没有了,许久,才努力的睁开眼睛,刺眼的光让我再次昏迷。就这么昏昏欲睡,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应,我强制下线,把头盔取了下来。才一取下头盔,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让我忍不住冲进卫生间一阵狂吐,不知道是不是游戏做得太好,刚刚的随机传送,让我觉得是大头朝下做了10个720度旋转,只感到恶心。

我瘫在卫生间的地上,一摸额头,竟然全部都是冷汗。支撑起身体,我打开浴盆的龙头,想放水洗澡。看着散发着白烟的热水不断积攒在那个硕大的浴盆里,我有一点点悲哀,我觉得孤单了。突然间疯狂的想着父母,想着海岸,想着那个迷一样的江若然。虽然,我很平凡,可是,我还是一样渴望被重视。

摇摇头,呆呆的看着几乎要漫出来的水,告诉自己要坚强。我一用力,站了起来,脱掉身上的衣服,将自己的身体浸在一池热水里,让热热的白气把眼睛里的水分也一起蒸发。对着镜子,我努力的微笑,却笑了一脸泪。把脸也泡进水里,直到抽空肺里所有的空气,抬起头,我大声的喊:“加油!!林凡,你一定可以!!你一定可以变成有钱人的!你一定可以变成强者的!”

直到把皮肤泡成皱皱的粉红色,我才受不了肚子的抗议,做了一顿精致的晚餐犒劳自己,最后还关了灯,点起蜡烛,倒上红酒,独自浪漫了一把。我幸福的想,也许这就是叫小资生活吧。想不到那个2个月前还在为吃饭发愁的贫下中农今天却可以坐在这里奢侈的浪漫,这是不是老天觉得太亏欠我,所以一下子把幸福还给了我呢?

嘿嘿,真的好快乐哦。刚才那一点小小的孤独,小小的寂寞早就下着红酒吃到肚子里去了,剩下的就是我自己满地可耻的幸福。收拾完屋子里的一片狼籍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我拿着头盔思量了再三,还是没有带上,把它擦干净又放在了床边的桌子上。而自己,钻进柔软的棉被里美美的和周公约会去了。

清晨,我懒懒的睁开眼睛,拥着棉被幸福的微笑,不知道这样的幸福可以延续多久呢?真希望可以一直这样,好高兴哦。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我下床去收拾自己,顺便对付一下我的肚子。9点半,我准时带上头盔,不知道我现在在什么地方呢?昨天一直都是在昏迷里度过的,根本没有去关注周围的环境和自己是否危险。我现在只祈祷上线后别被一群怪给生生吃掉才好。

一片青山绿水后,我再次告别那个超级大美女,来到了传说世界。哎,我还躺着呢!坐起来后才发现还和昨天一个感觉,一身的酸软。我看看四周,这是一片金黄的麦田,柔软而且丰硕。只是奇怪的是,我躺着的地方竟然是倒着一片。就这么看过去,觉得没有什么规则,而且这么好的麦田里竟然连人都没有?

这到底是什么呢?我站起来,沿着这奇怪图案的边缘行走,我惊奇的发现,这个图象竟然是八卦的阴阳鱼!!这究竟是什么?怎么呢这么奇怪的出现在这么一片麦田里?

麦田,麦田??

难道,难道是那神奇的麦田圈??天呀,这个游戏里居然会出现阴阳鱼一样的麦田圈,是不是也太真实的离谱了?或者我要说,这个游戏的开发者是不是也太具有科幻意识了,否则怎么搞得跟UFO过境一样?

不过,说实在的,我可从来没见过真的麦田圈,这次还是让我比较过瘾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我发现这里并没有什么危险,甚至连个怪都没有。说白了,一眼看过去,喘气的就我一个,这可是个很好现象,至少说明我的小命是保住了。我开心的躺在倒下的麦子里打滚,疯狂的象个孩子。玩够了,也玩腻了,我终于发现一个问题,我根本就找不到出去的路!麦田圈似乎是可以移动的,无论我怎么都就是永远在两条阴阳鱼中间徘徊,根本就没有办法超过这个距离。

我不停的在这里寻求着出去的方法,可是根本无能无力,半个月的时间里,我就只能在这个麦田圈里上线下线。天那!难道我要在这里死掉吗?我该怎么离开这里?

又一次上线发呆。我焦灼的看着天空,试图让烦躁的心平静下来,我到底要怎么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成了我的当务之急。我蹲下又站起来,再蹲下又站起来,做着深呼吸。心情逐渐平静下来以后,我第N次仔细的打量着这个阴阳鱼。

现在我现在站的正是阳鱼这一边,突然我发现,阴鱼的鱼眼那里居然发着淡淡的蓝光。那一定有什么玄机在里面吧。我急忙向那边跑去,可是跑到阴阳两鱼的交界处,却无论如何也穿越不过去。是不是有什么机关呢?

我蹲在地上看着金黄的麦田有点沮丧。忽然我的大脑里好像闪过了什么,等等,阴,阳?我抬头看看发光的阴鱼眼,猛的看向阳鱼眼。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我站起来,试探的走向阳鱼眼那边走去。

阳鱼眼是一个圆形的没有倒下的麦草形状。从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也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是真的会有什么联系吗?我站在这麦草的面前,仔细的打量着。齐腰高的高度,让我看不见地上有些什么。我伸手往地上摸去。麦草刺得我的皮肤好痒,我忍不住大大的的打了个喷嚏。一个失去平衡,我竟一头栽进阳鱼眼里,我的脸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真倒霉哦,泥巴的味道好难吃,我睁开眼睛。只见一个小盒子出现在眼前。怎么有个小盒子在这里呢?我拣起来,好精致的做工哦,雕着花,镶着金,一看就是装价格不菲的值钱货的。我把盒子有泥土的地方往衣服上使劲的擦干净,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

会有什么好东西呢?会不会是藏宝图呢?再大的危机也掩盖不了我对得到藏宝图的兴奋。打开盒子的一瞬间,无比耀眼的光就这么朝我的脸上扑了过来。

是颗宝珠哦,真的好漂亮。幽幽的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让人挪不开眼睛,一看就是没有价的好东西。我仔细看着这个宝珠,它竟然连名字也没有,到底是什么?我把这颗珠子拿在手里小心的把玩,想着它可能的价值和作用。

无可厚非,它和这个阴阳鱼一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的,否则它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里,而且居然会好运的让我给撞上。这里阳鱼眼,那阴鱼眼会不会同样也有一颗这样的宝珠呢?我胡乱的想着这样的可能Xing。不会吧,我想着就觉得兴奋,心动不如行动,我连忙向另一边的阴鱼冲过去。由于我太兴奋的关系,我甚至没有发现刚才还不能穿行的阴鱼就这样被我堂而皇之的逾越了过去。

我一直冲向阴鱼眼的位置,就把整个人趴在地上,很象老头一样的开始寻找宝珠。在我的***中,我发现,在厚厚的麦子底下有个坚硬的东西。啊——!不会又是宝珠吧!兴奋的我毫无形象的开始我的找出原来用过的一把匕首开始了挖掘工作,直到把那个阴鱼眼搞挖出一个大洞才找到那个硬物。

这是个比刚才那个盒子大得多一个箱子,我本来以为会很重,当我把它拿起来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这个箱子出奇的轻。就在我抱起箱子直起腰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原地飞快旋转起来。

不是吧,想我做云霄飞车?我紧张的抱着手里的箱子,自求多福,苍天啊,大地啊,是哪位天使大姐又拿我开玩笑啊!难道又是随机传送吗,这,这,这回要把我传到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啊——!

等白光再次闪过,我熟悉了周围的光线后发现自己竟然是在一个人口很密集的小镇!看来上天是为了补偿刚才对我连续两次传送的亏欠竟把我送到一个有人的地方,一定是老天听到了我的祈祷,怕我太过孤独才给了我一次这么好的传送。我看着满眼的人很是感动,能看见人真的太好了。

感谢了一会上帝,我不禁又开始得意起来,我就说嘛,象我这么高的幸运值,怎么会在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终老一生呢?确认了自己平安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找海岸。我调整好频道准备呼唤我亲爱的海岸,半个月都没听见他的罗嗦了,还真的有点想念他,先为自己流一捧有良心的泪水。

“玩家海岸超过可以传音的范围,请调整和玩家海岸之间的距离。”系统提示音又再次提示了一个我根本就没有办法理解的词语。传音范围?这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我哪里没有弄对啊?我不甘心的又试了一次。“玩家海岸超过可以传音的范围,请调整和玩家海岸之间的距离。”

嗯?怎么还是这样?再试!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玩家海岸超过可以传音的范围,请调整和玩家海岸之间的距离。”

“玩家海岸超过可以传音的范围,请调整和玩家海岸之间的距离。”

“玩家海岸超过可以传音的范围,请调整和玩家海岸之间的距离。”

“玩家蓝色1分钟之内发言相同内容达到5次,系统视为恶意干扰服务器正常工作,禁言2个小时,现在开始计时。”系统很邪恶的提示着我。

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我想尖叫,却悲哀的发现我真的失去了语言能力!我抱着箱子坐在地上无声的哭泣,我咋那么倒霉呢?我这么倒霉是不是有一句话可以概括?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很好听,如同一阵Chun风抚面。

我回头抬眼,就对上了一双黑得不见底的眼睛,然后不禁微微的一愣,不小心就走了神。他的眉毛稍稍的皱了一下,我这才回过神来。这是个极为漂亮的男人,也许用漂亮形容一个男人是一种很不合适的赞美,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我恐怕挖空心思也找不出第二个比漂亮更适合的词语来形容了。看他芙蓉面,桃花眼,一颦一笑都勾魂摄魄。

真是自卑啊,想我林凡身为一个绝对的女人,不仅没有前凸后翘,连最重要的脸蛋也随便被一个男人比了下去,我真的觉得世界一片黑暗,前路暗淡。不想活了。

“听不见我说话?”漂亮男人扬眉,美人扬眉啊,真是美丽的惊人,我深深的陶醉在美人的表情中不可自拔。

“NPc?”漂亮男人更奇怪了“明明刚才都没有啊。”

我是NPc?他居然说我是NPc,有这么普通的NPc吗?我觉得我的心脏开始抽了。连忙把头摇的象拨浪鼓。

“不是NPc?”男人见我摇头跟着就问了下去。

点头。他没有误解就好,不过麻烦你快点离开了,虽然你很漂亮,我也很喜欢你的美貌,但是,你在我的面前晃悠对于我的自尊来说是一种很致命的打击。

男人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我就说嘛的表情,我有预感,他有不好听的话要说出来。果然:“我就说那有长得这么不漂亮的NPc。”这该死男人!说什么啊!我双眼冒着火光,就算我长的不是很美丽,但是我觉得我还是很清纯的,至少很可爱。

“那你是玩家?”漂亮玩家看来是对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直站在我的面前问着这些无聊的问题,要是,我现在能说话就好了,真相狠狠骂他几句。他这说的简直是废话,我不是NPc当然是玩家。

“哦,那你怎么不说话?”漂亮男人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理解了。

我被禁言了。这个猪,这个长得很漂亮却象猪一样笨的男人真的很讨厌,他问点有水准的问题好不好?!我很不耐烦的翻着白眼,他真的好烦。

“你是哑巴?”漂亮男人似乎很好奇。我觉得要抓狂了,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待到我的禁言时间结束,然后想办法去找海岸,实在不想去招惹什么不认识的人物。特别是这种一看就是找茬的漂亮男人。我扭过头去不打算理他。但是这个人真的很不自觉,居然跑到我面前蹲下来。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这个游戏里还有哑巴,不会说话很痛苦是吧?”他带着一丝可怜的表情看着我。看得我真想赏他两个巴掌,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男人似乎根本不把我的不耐烦放在眼里,只是很怜悯的看着我。让我真的有种打人的冲动,无奈中,我只有狠狠瞪着这个男人,希望他能看明白的眼神里赶人的意思。

“你瞪人的样子还真可爱,好像小狗一样。”这个男人笑眯眯的看着我,然后毫不客气的伸出手揉着我的头发。

我突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脸受辱的表情怒视着这个男人,他说什么?他居然说我像狗一样!搞错没有?我愤怒的使劲把他的手挥开,他却一副没过瘾的样子看我。靠!我在心里使劲的咒骂着,你那是什么眼神啊,跟救世主一样!

“嘿嘿,你还不是普通的可爱哎!”男人笑得很Jian诈的样子,他又再次伸出手,不过这回确实在掐我的脸。我火大极了,刚想打人,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一下子把我的注意里吸了过去:“香,你在干什么?”

迎面走来的是一个酷酷的男人,一脸的冷酷,一双眼睛里更是有着凌厉的距离感,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当真是一个表里如一的冰块男。我不屑的冷哼一声,不过现在又不是夏天,你一脸冰淇淋给谁看啊!真是的,我怎么落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尽是这么奇怪的人,我的好运已经用完了吗?

说实话,我现在非常的想念海岸那个大嗓门,还有那一点都不掩饰的情绪。“风,你看,我拣到个很好玩的东西哎!”漂亮男人一把把我提了起来。

好玩的东西??我楞一下,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提着我漂亮男人,喂喂喂,好玩的东西,你不会说的是我吧?

“你拣了个女人??这好玩吗?你的女人还不够多吗?”冰块男皱着眉打量我。

“那些都是妹妹啦。”漂亮男人直接把我横抱起来。

喂喂,你经过我同意抱我了吗?我立刻就开始挣扎起来,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我只想安静的度过我那2个小时的禁言,为什么会有这么倒霉的事情找到我的头上?

“妹妹?那她是什么?老婆?”冰块男似乎忽略了我的挣扎,用手使劲的戳了戳我的脸,饶有兴趣的看着我。

漂亮男人立刻哇哇大叫的抗议着:“怎么可能,我的老婆要前凸后翘那种,这种洗衣板飞机场我才不会要呢!”

洗衣板?!飞机场!!??这死男人嘴真毒,我现在很肯定我有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那你拣她干嘛!一身脏兮兮的不说,还带着一个脏兮兮的箱子。”冰块男啧啧了两声一脸的厌恶,“不知道是不是装着什么危险物品啊。”

“捡来的自然是要当宠物嘛!她是哑巴哦!很好玩吧,我还没有见过是哑巴的玩家呢!真是稀奇,捡回去好好的养着,以后可能更好玩。”漂亮男人不顾我的挣扎,对现在自己的行为没有一点拐卖人口的正常认知,只是冰块男无聊的哈啦着,超某个我不知道的方向走去。

“处处留香,你给我站住!”就在我觉得天亡我也的时候,忽然一声大喝在身后炸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