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甜妻嫁到

更新时间:2020-08-10 00:21:59

甜妻嫁到 连载中

甜妻嫁到

来源:落初 作者:如烟吖 分类:言情 主角:韩若溪韩元 人气:

主角是韩若溪韩元的小说《甜妻嫁到》此文是如烟吖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四年前的婚礼,她逃婚让他成为颜面尽失。四年后归国,再相逢,这次他却再也不给她逃离的机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韩若溪的心,冰冷彻骨。对亲情的最后一丝渴求,也渐渐碎裂成渣,渐渐化作烟雾,无迹可寻。

她机械性地任由傅亚珏握住了她的手腕,机械性地迈着步子。

傅亚珏突然顿住步子,韩若溪的鼻子撞在傅亚珏的背上,撞得很疼,可她一句话不说,只是条件反射地伸手揉了一下。

傅亚珏嫌弃地骂了一声:“没用!”

骂完,他看向韩元中,冷声道:“在韩大千金为我筹备婚礼的过程中,她是我的人。我希望任何人不要干涉她的任何事!”

“这个是自然,自然!”韩元中立即赔着笑脸应下。

“我这个人,一向护短!我的人,我欺负可以,别人欺负,不行!”傅亚珏冷声说道。

说完,他眼神不善地瞟一眼韩云慧,再对韩元中说道:“刚才,有人对我的人动了手,我这里过不去!”

韩云慧震惊地看着傅亚珏,看到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一双犀利冷然并且不愿意让步妥协的眸子。

她预感极其不好,看向自己的父亲,弱声道:“爸,您不会真的……”

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韩元中的喝斥:“道歉!”

“是,若溪,对不起,姑姑刚才一时生气打了你,对不起!”韩云慧立即没什么诚意地对韩若溪说道。

“就这样?”傅亚珏看向韩元中,语气极度不满,仿佛只要韩元中再多说一句惹他不高兴的话,他就会做出让韩元中后悔终生的事情来。

韩元中看傅亚珏怒了,扬手就果断地甩了韩云慧一耳光。

韩云慧震惊地伸手捂脸,她看向父亲,眸子里流露出受伤的神色。

傅亚珏却是冷声道:“我没有听到响声!”

韩元中没有丝毫迟疑,再用力地甩了韩云慧一巴掌,响声让人听了心惊。

傅亚珏冷冷一笑,径直拽着韩若溪的手往外走。

韩若溪想着自己四年前留在韩家的衣服,以及她昨晚带回来的背包,说道:“我收拾一下行李!”

原本只是随口一提,没指望傅亚珏会同意的。却听到傅亚珏施恩的语气响起:“快一点,我浪费的时间,全是钱!”

说完便放开韩若溪的手,大步往外走,又扔下一句话:“我在车里等你!”

……

韩若溪拎着一个行李箱下楼的时候,一家人已经在等着她。

她心凉地不想与他们打招呼,径直拉着行李箱越过众人,声音,却在身后响起。

韩元中再警告说:“再给我惹事,我饶不了你!”

韩云慧恶狠狠说:“丧门星,最好死在外面!”

黎敏儿嘲讽着说:“呵呵,真是活该啊!四年前好好的让你订婚你逃婚,现在去给人筹办婚礼没你份,真是贱!”

欧梦然绵里藏针地说:“溪溪,好好保重自己,早点回家,我们等你!”

多么让人想要沉溺的一句话,却不是从一个善良的人嘴里说出来,一切,便变得尤为可怕!

韩若溪顿住步子,没有转过身来,沉声问道:“爷爷这是打算把我交给傅大少,不管我的死活了?”

韩元中瞟一眼门外,确定傅亚珏不会出现,他厉声道:“现在傅总裁还愿意给你收拾烂摊子的机会,你就知足吧。别说他只是让你为他筹备婚礼,他就算要你的命,爷爷也得给。以前你听不懂,在外面过了四年颠沛流离的生活以后,不会现在还听不懂吧?这世上,什么最重要?钱,权!没有钱权,就会活得连蝼蚁都不如!”

韩若溪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她就知道,在韩家人眼里,她什么也不是。她再不死心地问道:“爷爷的心里,有亲情吗?”

韩元中不说话。

韩若溪嘲笑地说道:“我知道了。”

说完,她用力地拖着行李箱,大步往前走。

她惊讶,自己竟然没有掉一滴眼泪!

行李箱突然卡在了停车场的一条石缝里,她用力地往上拽着行李箱,力气太小,没有拽出来,她又用力地拽了两下,仍然没有拽出来。

坐在车里的傅亚珏透过后视镜看到韩若溪纤瘦的身影正在那里和一只行李箱较劲,他冷着脸推开车门大步走向韩若溪,他伸手握住行李箱,用力一拉,行李箱便轻而易举地拉了出来,他又骂了一声:“没用!”

便直接将她的行李箱拉走,塞进后备箱里。

韩若溪盯着傅亚珏的背影看了一眼,眸光微闪了一下,她走向车子,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开往傅亚珏的私人别墅。

傅亚珏坐在韩若溪的身旁,翻动着财经杂志,看也不看韩若溪一眼。

韩若溪往窗外看了看,四年前就已经离开这个地方,四年后,她依然只是韩家的过客。

与四年前不同的是,那个被她称做爸爸的人,始终没有出现。

想着刚才姑姑打她,傅亚珏替她出头,她感激道:“刚才的事情,谢谢你!”

“什么事?”傅亚珏头都没有抬一下,修长的手指再翻动一页杂志。

见傅亚珏忘了刚才的事,韩若溪也不好再提起,笑了笑,她转移话题,问道:“傅大少喜欢什么样的婚礼?”

四年前,她想要摆脱自己沦落为韩家联姻棋子的命运,拼命地逃了婚,他是受害者。

今天,他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到底是帮了她。她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此时此刻,她真心想要为他策划一场他喜欢的婚礼,希望他的人生可以圆满!

“按你喜欢的风格筹备!”傅亚珏的声音依然冷漠。

韩若溪蹙了蹙眉,不由地多想。

傅亚珏抬起头来,看紧韩若溪,唇角勾起嘲讽:“想什么?以为我还会想娶你?”

“没有!”韩若溪被傅亚珏的嘲笑拉回思绪,她立即摇头。

她还不至于那么自恋,她只是在猜想,傅亚珏是真的想让她为他策划一场婚礼然后两清,还是想要报复她?

总觉得这个男人不至于那么小心眼。少南也说了,他大哥只是比较严谨,脾气差,其实对家人很好。

一个对家人很好的男人,心胸能窄到哪里去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