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择夫婿

更新时间:2020-08-09 01:25:56

择夫婿 已完结

择夫婿

来源:落初 作者:斯崖 分类:言情 主角:师傅梅花 人气:

斯崖新书《择夫婿》由斯崖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师傅梅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各位各位,《择夫婿》今日完结啦,下一部《贵唐奸商》也请各位多多支持哈……“鉴于你刚才对我做的无理之事,害我差点失身,我便决定,致力于成为你的夫君,还要让你心甘情愿的嫁给我”“致力于成为我夫君的一只鸡,应该是你此生最伟大的目标了,不过作为一只鸡,你要量力而行,不然我就把你炖了”“我既肯娶,你也肯嫁,那不如择个黄道吉日,便把亲事办了吧,省的你出去祸害了别人”“你不是说要做我夫君吗?日子定了吗?下月初二怎么样?应该是个好日子”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殿下,他的笑难辨真假,隐藏着捉摸不透的心思。一个是籍籍无名的小仙,她可以接受他的安排,却不愿接受他的伤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横起了笛子,正巧那小子毫无防备,被我这笛音给引入了幻境,把我想成了他的一个必须听话的长辈。

只见他立马恭敬作揖,嘴里喊道:“帝尊。”

看他突然这么听话,这么乖,没想到还有这号人物能够降伏这个毛头小子。

我便趁机过一过这“帝尊”待遇,开口说到:“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他是神仙,神仙被埋在土里,肯定不会死,顶多难受会儿。

未图很委屈的说到:“帝尊,为什么呀?”

“哪儿那么多为什么?”我严严说到。

未图只能瘪了瘪嘴,准备用法术破开一个洞,却被我喝止住了:“用手挖。”

“哦。”未图委屈是委屈,但是终究还是在动脑子,只是觉得不对,挖了半坑子才反应过,凝着仙气,将自己的身体层层护住,这才抵消了我的笛音在他身上的作用。

忽的站了起来,看见这半坑子和边上的泥土,还有嵌满泥土的指甲和手,气的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只是气呜呜的说到:“你……这……好大胆子,你可知道我是谁?”

“怎么?技不如人,就要哭啦,哭吧哭吧,小孩子哭一下也不是多丢脸的事情……”

未图什么时候要哭了,只是气不过,眼睛红了罢了,心想着居然被这个小丫头给欺负了:“厉害的不过是这个仙家法器,你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我也不想同他再这么争下去了,便切回正题:“小仙童,你师傅看来也是个草莽小仙,才会教出你这么一个徒弟。”

这下未图急了:“我帝尊可是帝城的帝君,三界之内,没几人可与他匹敌的。”

帝尊这么厉害,想必能见到很多神仙,要是能拜他为师,有了帝尊小徒的身份,那么上天入地不在话下,我还能找到我要找的人。

“你帝尊还缺不缺徒弟?”

未图一眼看出我的想法,很傲娇的说到:“帝尊可不是什么人都收的,况且你是凡人。”

收不收可不是你这个毛头小子说了算,我得亲自问问你的帝尊。待你走后,我悄悄相随,就不信你不回你的老窝。

“你走吧,我要休息了。”我挥挥衣袖,转身而走。

“慢着,现下东岸边有一食人鲛,我偏要与你一同做个比较,看看谁才能降伏它,也让凡人看看到底谁才是神仙。”

原来未图在帝城的时候,听师兄们说东海岸出现的食人鲛一直为祸百姓,但是觊觎法力高强,所以帝君准备派遣他的大师兄和二师兄出面收服这个妖怪。

但是未图素来自认为武功高超,一点也不比他的大师兄差,但是帝尊却总是不派他出去降灭妖魔,觉得师傅是看不起他,所以这次私自偷跑出来,准备去擒回这个食人鲛,扔在师兄们的面前,扬扬自己的战绩。

哪知道一时贪玩儿,在一碗面摊子上吃面的时候,听百姓们谈到了要去请女神仙帮忙捉妖怪,还说这个女神仙是唯一一个为他们着想的好神仙。

听到这些凡人把我夸的如此绝无仅有,把他们神仙的面子踩在脚下,还与他们争论了一番,结果那些百姓可没给他好脸色看。

这下倒是激起了未图的好胜之心,偏要寻来我与他一起去降伏食人鲛。

我从元界梅林搬到篱下东平崖已经有五百年了,只因那日在市集上撞见一人正在收服一只小狼妖,我便出手相助了一番,自此以后,人们就把我看成了活神仙,只要一有妖怪,就来求我帮忙灭妖。

也是从那以后,我便立下了一个规矩,找我帮忙降妖的人,必须给我做一个月的饭,洗一个月的衣服,这样,来来回回这么多年,我倒是乐得清闲,除了每次降妖之外,我就是守在着篱下东平崖,等他回来。

他是我三千年前的夫君,但是那日他突然消失了,只是叫我等他回来。

卿种相思,吾负相思。

既然他亲手为我种了相思林,那就注定我要为他倾付相思意。

我将我的降妖规矩告诉了他,他却信誓旦旦的说到:“你且赢得了再说。”

如此,我便跟随着他来到了东海岸,东海岸边上有一处小城镇,听说那食人鲛就是在这里犯案的。

我与未图坐在一个面摊子上,街上行人本就少,估摸着都是被那个食人鲛吓得不敢出门,只有一些摊贩为了维持生计,才敢上街,就为了赚一点是一点的生活费。

我这厢正四处盯着,旁边的未图倒是吃面吃的挺欢快的。

我还问他为何一点都顾着点周围的情况,他却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说到:“敌在明,我在暗,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便有法子把他打的动不了。”

我嘲笑他说的一套一套的,他却说这是帝尊教他的。

帝尊曾经也是领过万千兵马的人,所说的话自然被未图这个崇拜者奉为上话。

忽然一声吵闹声响起,街上的人群也都开始纷纷乱跑,我们听着像是隔壁那条街的惨叫声,我和未图便即刻飞上屋顶,看向隔壁那条街。

街上果真有一团黑气卷着一个人乱跑,那人吓得直喊救命,哭的想必是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我拿着手中的梅笛开始吹出幻音曲,旁边的未图却躁动的说到:“你耍赖,怎么能抢先。”

说完飞了过去,变出琉璃剑与那食人鲛恶斗。

我可不是为了抢先什么时机,只是觉得那姑娘蛮可怜,趁早救了她,心里的阴影就没有那么深。

平时那些妖怪听见我这龙诀玉笛,很快就能迷糊的动不了,但是今日这妖怪却还能动手与那未图战上一回,看来这妖怪法力确实不弱。

那妖怪似乎察觉到了是我的笛音干扰了他,使出一阵妖法炸到我这边。

说实话,我并不会什么法术,老顽童只是教了我一点飞天术,但是又不能飞到那闻名三界的九重天上,只能在这一重天上飞来飞去。

这九重天顾名思义是神界的九出地方,每一处地方都住着一方神仙,除了九重天之外,其他八重天的君上并没有谁厉害谁较弱的说法。

而我住的那元界便是一重天,听说还是老顽童自己要求住的,否则,以他的身份,住九重天都不过分。不过这些都是他自己说的,谁知道他是不是在吹嘘,欺负我不知道。

眼下那团妖法袭来,我便只能如往日般飞身躲闪。

我也不敢靠的那食人鲛太近,否则容易被伤到,要是被伤的连飞都飞不起来的话,我就真的只能成为他的腹中美食了。

那食人鲛被我的笛音干扰的甚是严重,已经被未图砍了好几刀,身上缕缕是血,他自知抵不过,便想要逃跑,却被未图那把飞来的剑连连逼退。

逃不掉,只会把这只食人鲛逼得更凶狠,他用尽全身的法力去退开琉璃剑,身后的未图也在用法力不断的控制。

我瞧着再不靠近点,恐怕我们两个根本不是对手,便在那头食人鲛头顶飞来飞去。

那头食人鲛受不住我的龙诀玉笛,张开嘴喷了东西出来。

我只能立刻停下来,用笛子相挡。师傅说过,这支笛子是仙家法器,可以抵挡的住一些妖物,所以每逢这种危险情况,我都是以笛护身。

我们三个人僵持不下,幸而飞来了两个人,他们飞下来,使出了仙法,将那食人鲛灭的魂飞魄散。

眼下终于安静了,却听见未图喊那两个大师兄,二师兄。

但是那两个人但是沉着脸要带他回去,还说帝尊这次可少不了惩罚他。

我急忙凑上前去说到:“大师兄,二师兄,我也有帮忙杀了这食人鲛,你们也带我回去吧?”

“小公子,本门从不接待外客。”说完还做了作揖。

每次出来,我都是穿着一身青白袍男装,那被我当做战服,出门也比较方便,所以,他们才唤我为公子。

我急忙忙摇摇手说:“不行的,不行的……”

“不行?”他们三个人均好奇哪里不行。

我转了转眼珠子,立刻奉上了龙诀玉笛说到:“这是我家主人让我交给你们帝尊的,所以,我必须要见到帝尊。”

“你家主人是谁?”大师兄问道。

主人是谁?没办法了,老顽童,我可就只认识你和素眠上仙,借你的名号一用。

“我家主人乃是元界上神忘执。”

忘执?

“此话当真?”大师兄确认中。

我当然连连点头,哪知道旁边的未图倒是想插话了,我转动着笛子警告他不要乱多话,否则把他挖坑的事情告诉他的大师兄和二师兄。

未图想必知道我的意思,没有多话,抱着一副看好戏的态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