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玄天碧罗

更新时间:2020-08-01 23:05:48

玄天碧罗 已完结

玄天碧罗

来源:落初 作者:花落重来 分类:言情 主角:小泉碧 人气:

完结小说《玄天碧罗》是花落重来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泉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因追寻身世之谜而被吸入画中一个人魔共存、既神秘又美丽的世界:碧罗天。  幸运的是,她这个流星飞人呼啸着砸向大地时没有壮烈地粉身碎骨,  悲催的是,她才到异世就被两大帅哥当成妖魔,要格杀勿论。  然而,这还不算,黑锅还没洗清就冒出来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真妖孽,将她一股脑地带跑了。  泪,这一下,长江的滔滔之水还能洗干净她的清白么?  ………………  突然发现本书是划在西方玄幻里头的!嘛西方啊?明明是再纯正的东方玄幻好不?后台居然无法修改,泪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蜕……蜕皮?这还是她的身体吗?

看着黏在手臂上像枯叶一般就要飘摇而下的一大片黑皮,碧小泉感到一阵囧囧的轻微昏眩,要不是十分确定自己不曾借尸还魂,她几乎以为自己是真穿越到某个妖魔身上了。

先前,从以流星飞人的姿态飞撞向地面却没死,久困在深潭中也没窒息,再到明明皮肤都烧焦了却没感觉到什么疼痛起,她就明白自己的身体已经不一样了。可是……这蜕皮不是只有某些动物才特有的吗,为什么她一擦那层焦黑的皮肤就成片成片地往下掉?里头全部都是新生的粉色嫩肉,还能清晰地看见青红色的大小血管?

这简直都抵得上金刚不坏之身了。不同的是,人家是根本不坏,她是坏了然后脱皮恢复。不过,心里虽感到古怪无比,碧小泉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用毛巾沾了水继续擦拭。

更多的厚厚黑皮扑簌簌地掉下,越来越多的粉色新肉露了出来,手臂、胸口、腹部、双腿……恶……碧小泉忽然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虽然能摆脱这层丑陋的黑皮重新变成正常人,应该说是件好事,可是现在她还没有摆脱妖魔的嫌疑,这会儿身体又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会不会让好不容易有所好转的事情变得更坏?

而且,这刚刚新生、还未恢复成正常色泽的皮肤颜色实在……

说的好听,是粉红色,说的难听,那颜色简直是说有多碜人就有多碜人,相信所有曾经受过伤看见结痂的死皮掉落后的人们都能明白,尤其是当那些粉色不是一两块,而是一大片,是通体,是全身的时候……简直就像科幻电影里头那些还蓄养在营养膜里头的克隆人……

啊啊啊……不能再想象了。

碧小泉猛地甩了好几下头,想要将那些烦躁的令人不安的情绪都甩出去。

乐观一点,碧小泉!凡事应该多往好处想想。既然这个世界无法用以前的常理来推断,说不定她这点变化也不算什么,好歹她已经更像个人了不是吗?那神仙还有举手就能起死人肉白骨的本事呢,她只不过是比正常人康复的快一点而已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至于现在这异样的肤色,更是新生所必须付出的代价,等过几天就一切都能恢复正常了,到时候她还是原来的她,说不定头发眉毛也都长出来了。

想到这点,碧小泉下意识地摸了摸同样脱了一层皮的光头,好像还真的摸到一点点的粗糙,心中顿时一喜。再一想现在的身体虽然有些碜人,但等衣服穿好露出的只是手脸而已,不会那么夸张,更是开朗了起来。

做好了心理建设,接下来的蜕皮过程就坦然多了……我擦我擦我擦擦……不久,那轻易就脱落的黑皮就再无一丝黏在身上。碧小泉满意地又用清水冲了一遍,这才起身穿衣。

放在最上头的是一件肚兜和一条亵裤。

肚兜是淡绿的,只在胸口绣了两朵深红色的小花,四根带子分别一系就好。亵裤则是白色的,除了没有花边等装饰,款型简单了点,看起来居然和现代的没多少区别。这让碧小泉颇为惊喜,因为原来她还以为古代的内裤都像十九世纪的老太婆们穿的一样松耷耷地用布绳子系呢?原来这个世界已经学会使用有弹Xing的材质了。

至于外衣裙袍,同样是淡绿的样子,没有上下区别,只分为里外两层,领口袖口以及裙摆处皆有藤蔓似的刺绣。那相似的样子让碧小泉一下想起那片带着密刺的藤网,忍不住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随即很快就套了上去。只是衣服而已,总不至于连这上头的刺绣都能突然活过来困住她吧?

衣服主要采用带子束缚,穿法并不复杂,碧小泉略略摸索了一下,就收拾地整整齐齐。只是新生的皮肤太过敏感,尽管这料子已经很柔软,摩擦的时候她还是感到些微地刺痛,还有那双绣着兰草的绣花鞋,显然地大了,感觉脚后跟很容易提出来,走起来并不方便。

总之,综合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轻抚着衣服,刻意忽略双手过于粉红的颜色,碧小泉扬起出事以来第一个愉悦的笑容。

妈妈常说做人应该懂得知足和感恩,虽然之前她所经历的一切都是非人的恐怖,简直是在鬼门关头荡悠了好几圈,可是既然那灵主愿意派人来照顾她,就证明他至少信了几分,说不定等误会澄清之后,她还能请人家帮忙调差爸爸的事情呢!

“两位仙女姐姐,我好了。”收拾起心情,碧小泉

“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看见她后,窦嫦和角梅都不约而同地一呆,角梅更是诧异地失声而呼。

碧小泉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擦,表面上的皮肤都掉了。”

窦嫦走到屏风旁看了一眼,再回头来已经一脸若无其事,温和地道:“既然洗好了,就请姑娘用膳吧?姑娘一睡就是十个时辰,想必早饿了。角梅,你服侍姑娘用膳,我去收拾一下。”

“我睡了十个时辰了吗?”碧小泉一怔,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这她是知道的,可是她怎么感觉好像才一两个小时而已。

没人回答她,窦嫦说完话之后就转到屏风后去了,角梅则是用一双明显戒备的眼睛打量了她几眼后,轻哼着率先走向外间。

碧小泉偷偷耸了下肩,越发老实地跟在她后头。

桌上已摆了四道小菜,全是不知名的蔬菜,主食则是一碗粥,十分清淡的样子。人在屋檐下,自然不能讲究吃食,何况比起先前的两个馒头一碗汤,现在明显丰盛多了。碧小泉道了声谢就低头吃了起来,眸底却是深深的思索。

饭毕,窦嫦那边也正好收拾干净。稍事休息后,便准备好文房四宝,请碧小泉作画。

临摹了十年,那幅碧罗天早已在她的脑海中,要重新画出来自然很容易。不过,由于这一次直接关系到她的Xing命安危,碧小泉还是不敢大意,特意请窦嫦焚香静心,足足冥想了两刻钟才开始提笔。

这一动便是将近两个时辰,直到最后一笔勾成,碧小泉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颤抖着将笔搁在架上:“好了。”

“既然画好了,姑娘就先好好休息吧。”看了一眼踉跄着退了两步跌坐在椅上,好像疲惫至极的碧小泉,一直旁观的窦嫦迅速地收拾起眼中的惊诧,换上了温和的笑容,关切地道。角梅则一拂袖子,就直接开始卷画。

“等一下,墨迹还没干。”碧小泉忙道,角梅却根本不理她。

“不要紧,角梅已经催干了。”窦嫦微微一笑,过来搀扶碧小泉,“床已铺好,姑娘去睡一会吧?”

“不了……”碧小泉刚说她还不困,想要等灵主看完画后的决断,却忽然觉得双眼沉重,倦意陡生,没两秒就昏睡了过去。

……推荐票呀推荐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