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桃花为聘

更新时间:2020-07-14 15:16:35

桃花为聘 连载中

桃花为聘

来源:落初 作者:夏悠心 分类:言情 主角:妫林陈国 人气:

《桃花为聘》是夏悠心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桃花为聘》精彩章节节选:她出生的那天,就预示了她的不平凡。秋日的宛丘,一夜之间,桃花尽开,百鸟来朝。天降异象,视为非兆,陈国朝野流言四起。国相师卜卦,得百年难得一见的天卦,称此女生来便带桃花劫,有天人之姿,会引天人之灾生灵涂炭,战火不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稚雅提着木桶,艰难地在蜿蜒山道上行走,木桶里只有半桶水,但稚雅的动作还是非常艰难,时不时停下脚步,擦擦额头上的汗,抚摸一下高高鼓起的肚子,她已经有八个月的身孕了。

路过一块石头的时候,稚雅突然笑起来,她停下脚步坐在石头上,抚摸着这块石头,想起妫林曾经告诉过她,“以后我们到山里隐居,日日枕石漱泉。再养两只鹤,听鹤唳九皋。”

想着想着,稚雅的脸上突然笼罩了一丝愁云,她转头看着山道,陷入沉思。

山岚起得飞快,丝丝缕缕的雾气飘荡,压得枫红更陈,黄叶更艳。稚雅急忙起身,她要赶快回到小屋里去,以免寒气入体。

说是小屋,只是从前在山里猎鹿人暂居的木屋,地方狭小,东西陈旧,现在还能勉强居住,但冬天一定会漏风。当时妫跃三人举义,稚雅已有五个月的身孕,妫林为防举义失败连累稚雅母子,连夜将稚雅安顿在此地,形式仓促,只能在这间木屋里居住,所幸妫林每旬都派人过来送些日常用具,这才能安然度日。

稚雅生活得很艰辛,但她知道,妫林也一定同样艰辛,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能够轻而易举得到的。所以妫林他们在谋王位之前,已经是做好了必死的打算。之所以这样,他才不愿意带稚雅在身边,他想让她们能好好的活下去。稚雅明白,所以她每一秒都努力的让自己好好活,哪怕思念如跗骨之蛆,可是她甘之如饴。

妫林当日出发时,稚雅只是握住他的手,“妫林,我等你回来。”

稚雅看着妫林的背影,这样一件决定陈国未来的大事,就要肩负在这个有些瘦弱的背影上,这是多么不公平,多么残忍。

可这世间的事,又何时公平过?

既然生在王室,就要背负这样的命运,背负着无数人的期待和痛恨,活下去。

稚雅拉着脖子上戴着的绳子,拽出一块玉佩,白玉莹润,品相极好,这是妫林送她的定情信物。

稚雅不是楚国人,这一点并不奇怪,如今的天下,群雄并起,各国并立,无数人为了逃难离开故土,到其他国家寻求一方安宁。但稚雅甚至不是中原人,这就有些引人注目了。她来自山里的原始部落,这从她比常人更大的眼睛,更深刻的五官上就能看出来。这样的异域风情自然是美的,但也同样容易被排挤。她的部落名叫孤竹,依靠竹子生存,吃穿用度都和竹子有关,部落里的男女老少都能够唱出嘹亮的歌,这歌声会招来鸟类,而她们部落最善唱的女孩,能唱得百鸟翻飞。但他们完全没有自己的军队,因此在西面蛮夷的侵略下仓皇而逃。

稚雅逃到了楚国,但她不会耕种,也没有土地,连进入宛丘城的门钱都交不起,几乎要卖身。妫林回城的时候看到她,将她带回府中,做一些杂事。这样的举动对妫林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却救了稚雅一命。

稚雅是个很有主意的女孩子,她当时只是认真地对着妫林行了一个礼,没有说什么。但后来妫林落难,被囚禁在别院的时候,稚雅执意跟着他一起过来。

妫林拦着她,“王让我独居,你这样做会被杀掉的。”

“那清晨的第一颗露水就是我。”

“什么?”妫林不明所以。

稚雅的表情是带着执拗的认真,“在我的家乡,人死掉之后会变成露珠,我想即使我远离故土,死掉之后也一定会变成露水的。那么我会变成第一颗露水,即使被王杀死了,还是会陪着你。”

稚雅转过身,指着一棵极大的槐树,那棵槐树的枝条向四周蔓延,有一根树枝刚好伸展在小院的上空,这是小院唯一的荫蔽,“我会从这条树枝上掉下来,但是纵然是一滴水,我也会离你很近,因为我要陪在你身边!”

那是妫林最难熬的时候,叔父杀死了父亲登上王位,为了防着他们这些嫡子,于是将他们都囚禁起来。除了没有剥夺他们的生命之外,夺去了几乎所有剩下的东西,财富、权力、自由、尊严。妫林被囚禁在一个小院子里,院子小得只能放得下一张桌子,不仅没有宫侍打理吃穿住行,他还被要求每日劈二十捆柴。

除了顶着公子林这个名号之外,他活得像一个奴仆。

甚至每当他将劈好的柴交给门口侍卫,对方对他行礼时,他都觉得那声“公子林”叫得无比讽刺。

但他来不及为自己的事焦虑,他担心的是另一件事,稚雅的事。

在稚雅的坚持下,她留了下来,每天都哼着歌为妫林洗衣做饭打扫庭院,看着她无忧无虑的脸,妫林更担心了,他深刻地明白,只要这件事被王发现,稚雅必死无疑。

稚雅见不得妫林满目忧愁的模样,她把手里端着的水盆一放,水盆里还装着准备洗的衣服,溅起的水花洒在妫林脸上,妫林被吓了一跳,稚雅连忙拿起手帕去擦,“没事吧?”

妫林接过手帕擦了擦脸,摇摇头,“没事,你怎么了?”

被这么一闹,稚雅也忘了自己原本打好的腹稿,她直截了当地对妫林说,“你不要这样!不要总是一脸愁容!”

妫林看着她,像看着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他伸出手揉揉稚雅的头。

稚雅伸手把他的手打掉,“我不懂你在愁什么,但我来,不是希望你每天苦恼的。”稚雅又露出认真的神情,“我爹说过,有些时候,刀锋入骨,明知没有希望,你也要去试一试,为的不是得到什么,而是不要后悔,因为你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我不想你一个人过这样的日子,所以我来了。我爹娘死了,我很难过,因为这个世界我没有亲人了,但是我遇到了你,我希望你成为我的亲人。”稚雅又重复了一遍,“我希望你能高兴起来,我是为了这个才来的。”

稚雅把玉佩收回去。

你不来,我可以等,既然答应过你,我就会等到你来。

但稚雅等不到妫林了。

因为她听到了不远处,鼎鸣的钟声,新王登基。妫林他们成功了,稚雅以为,妫林很快会来,她一日日数着,可是门前总是那般寂静。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