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小红雀

更新时间:2020-07-10 03:02:47

小红雀 连载中

小红雀

来源:落初 作者:木子若溪 分类:言情 主角:秦林载言 人气:

《小红雀》是木子若溪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小红雀》精彩章节节选:小时候他从雪地里捡到一只受伤的小红雀,每天细心照料它,渴望它能修炼成人形。他还对它说:“如果你修炼成姑娘,我就娶了你,咱们再养几个小娃娃;如果你修炼成男子,那咱俩就结伴同行,闯遍全天下!”后来,他忘了他曾爱过一只红雀,红雀却没忘了让他忘记这一切……问:如何分辨小红雀的语气?答:从标点……↓↓↓【咕咕咕。】相当于“嗯”,表回应、认同、失落等【咕咕咕?】表疑问【咕咕咕!】表着急、兴奋、惊吓、警告、高度认同或反对等【咕咕咕……】表不解、无奈、哽咽、茫然等【咕———咕———咕———】语速缓慢,发音拖沓,表迟疑、不确定等【咕咕咕———】表安慰、同情、劝解、委婉等。【咕咕咕~】表开心、满足等。&nbs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歌一点也不相信眼前这个柔弱姑娘是酒馆老板,他见过女子挑粪,也见过女子骑射,但从没见过女子开酒馆。

酒馆是非多,无赖流氓是这里的常客,他们看到脸色蜡黄的妇人尚且还要调戏一番,这个长相静美的姑娘又如何能保住自己的尊严呢?

九歌觉得她应该是酒馆老板的女儿,便道:“你个小丫头片子!逞什么能!叫你爹过来,我和他理论理论!”

姑娘不卑不亢,道:“行啊,那你去找他吧!他一个人过了好久了,正好你去了陪他多说点话!”

九歌不想与她多说什么,举起酒直奔主题:“这酒,到底是几个意思?”

姑娘突然红了脸,看了一眼店小二,店小二“嗯嗯啊啊”了两声后,支支吾吾地说:“客官,您听我说完,您点的这酒———叫‘绝死不偿命’,喝第一碗后心神恍惚,产生极为可怕的幻觉;喝第二碗相当于解药,可以使人恢复正常;而第三碗———若喝了第三碗———”

“喝了又能怎样?”

“喝了后———会进入喝第一碗时产生的可怕幻境中。”

九歌哈哈大笑:“这有什么,再怎么进入,那幻境永远是幻境,大不了吓一身冷汗出来就是了,这酒叫‘绝死不偿命’是不是太耸人听闻了?!”

说完,九歌将那酒一饮而尽。

“客官———”店小二道。

“上酒!”九歌吼道。

“上酒!”姑娘突然厉声道。

店小二慌张地看着姑娘,姑娘给了他一个不容置疑的眼神。

九歌没想到这酒还真能产生幻觉,尽管他极力稳住心神,可还是没抵过酒的威力。

他像跌入了一个极其黑暗的黑洞一样,无法看清眼前景象,也无法辨认方位,甚至连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

突然,黑暗中出现一抹鲜亮的红色,九歌大喜过望,想喊一声“小红雀”,却开口无声,手不知何时握了一把短刀,不受自己控制地刺入了小红雀的心脏!

刹那间,周围温度骤然下降,九歌彻骨生寒,冷得能听到自己血液凝结成冰的声音。

他实在忍受不住,大叫了一声。

慨慷见他神色痛苦,忙停止了施法,扶住他,给他传输灵力,以稳住他的心神。

暂时不知回忆中的九歌有没有喝掉剩下那两碗酒,现实中的九歌已经不想知道了,回忆中的自己和不久前的自己一样,用那把短刀刺中了对方。

九歌没看清回忆里自己握住的那把刀的模样,所以不能确定那把刀和刺林载言的那把是不是同一把,他也不能更不想认定小红雀就是林载言。

他只记得,回忆里刺死小红雀时,他是多么的身不由己,恐惧和在一瞬间达到顶峰;而刺死林载言时,他是怀着多大的恨意啊,恨不得把那惨无人道的怪物当场粉碎。

回忆里刺死小红雀时,四周骤然变冷;而刺死林载言时,四周却依旧温暖如春。

心中的恐惧渐渐消退,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坐在回忆中的酒馆中。

他吓得站了起来,差点带翻桌子:“慨慷,咱们怎么在这里?”

慨慷道:“是你要进来的啊。”

九歌这才想到,之前他和慨慷为了寻找记忆,决定到处走走,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这家酒馆门口,九歌觉得这里很熟悉,便进来了,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让慨慷施展拉昔术。

“慨慷,我看到她了。”

“谁?林载言吗?”

“柳德音。”

“柳德音?”

关于德音,九歌现在能记住的只有三件事,第一件是酒馆初见,原本九歌只记得店小二上第一碗酒之前的事,在回忆中又知道了后面的一部分事;第二件是他和她在长满紫色二月兰的田野上奔跑,两人的衣服上都沾上了黄色的花粉;第三件是德音把洗干净的衣服还给九歌。

九歌没有向慨慷解释什么,对店小二说:“你们这里———有什么酒?”

这店小二并不是回忆中的那个,他很年轻,带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儿,他像演讲一样介绍了一番后,九歌问:“没有什么‘绝死不偿命’吗?”

店小二愣了一下,笑道:“当然没有,我们这里又不是鸟妖的屠杀场!”

“嗯。”

九歌随便点了一种寻常的酒,喝了几口后便离开了,慨慷跟在他后面。

他们在街上默默地走了一会儿,又回到了秦家。

已是傍晚时分,两人简单梳洗了一番后便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慨慷再次施展拉昔术,九歌回忆起的事还是和酒有关。

那天秦家所有人都出去了,原因是什么九歌也忘了,反正整个秦家大宅里只有他一个人,还有小红雀。

他趴在桌子上呆了一会儿,然后掀开地板,拿出几坛酒。

这酒是他和阿奏藏的,也是他俩第一次藏酒。程凰管阿奏管得严,常检查他的屋子,所以阿奏的屋子不能私藏任何东西。但九歌就不一样了,程凰给了他绝对的自由,只要他不惹事,他带什么程凰都不会过问。所以,阿奏便把东西藏在九歌屋里。

九歌这时应该十二三岁,除了在家宴上,还没喝过几次酒,但他自以为千杯不醉,对小红雀吹嘘道:“小红雀,我酒量特别好,喝几杯都不会醉的。”

“咕咕咕?”

“我可不像欠揍,那次喝酒,才喝了几口啊,他就醉得连人都不认了!”说完,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他一边絮叨,一边喝酒,后来便微微有些醉了,开始说起一些与平日风格不同的话来:“小红雀,我在秦家过得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可是我不是秦家人———不是秦家人———那我到底是谁家———是谁家人呢?”

“咕———咕———咕———”

“小红雀———小红雀———你是谁家的啊?你啥时候带我去你家———去你家看看啊?你家住树上吗?”

“咕咕咕……”

“小红雀,你知道我爹我娘是谁吗?小红雀———我也想要爹娘,我有了爹娘,就请———欠揍———我要让秦家所有人都住我家,好好招待他们,我对他们———会像他们对我一样好。”

“咕咕咕———”

九歌头突然栽倒在桌上,小红雀吓得一跳,它并不知道喝酒会有什么后果,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严重的问题。它围着他的头慌张地跳着,用尖尖的嘴不停地啄着他。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九歌被它啄得心烦,道:“你别动,我没事!”

“咕咕咕?”

“我没事,我喝了多少?有十坛了吧?”

小红雀跳上那唯一一坛被打开的酒,它无法分辨多少,酒坛像深渊一样,深不可测,一眼望不到底,它有些害怕地看着酒中自己红色的影子:“咕咕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