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神医娘子手下留针

更新时间:2020-07-10 03:00:12

神医娘子手下留针 连载中

神医娘子手下留针

来源:落初 作者:伊人为花 分类:言情 主角:陈梦姜泽北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神医娘子手下留针》是伊人为花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梦姜泽北,书中主要讲述了:【甜宠文,男强女强】“夫君,乖一点……”“过了今晚,你可就没有反悔的余地。”男人看向醉酒后的小女人,温柔出声。陈梦恬穿成农家媳妇,本想现世安稳,一不小心成了倾世神医。一手金针,天下无双,生死人肉白骨,却无人得知她医毒双绝。多年以后,她发现一件惊人的事……她的夫君竟是日后权倾朝野,就连帝王都要礼让三分的权臣!他将她宠坏,惯坏,退无可退,心都乱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姜泽北给陈梦恬,找到惧怕的缘由时。

陈梦恬本该害怕的双眸,在看到眼前一张光洁白皙的脸庞,立马露出了花痴的表情。

精致的五官,一双桃花眼轻佻,虽看着稚嫩,可稍不注意深陷,就好像能勾人魂魄。

这是哪来的小帅哥?

虽然少年的穿着奇怪,但是这张脸可真的是好看。

少年一看就年纪不大,可就他这长相,日后绝对是妥妥的大帅哥一枚。

甚至还是那种,勾人摄魂的美男级别的大帅哥。

这样的容颜,让陈梦恬有动容,忍不住想要去碰碰少年的俊颜。

虽然很不淑女,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

她的小手伸出来,抬起来朝眼前的精致的五官而去。

她是个颜狗,根本就克制不住。

陈梦恬的手放到姜泽北的脸上,有些爱不释手。

姜泽北用一种很怪异的眼神,打量着陈梦恬半天。

陈梦恬完全没有接收到,他怪异的目光。

此时她满脑袋的红心心。

哇……他的皮肤好好!

看看,这双桃花眼,多情之中又有些深情,很是勾人,就是这双眸子有点冷。

小小年纪就如此,真不知道长大了又是何等的风华绝代。

诶?

小帅哥的脸怎么这么熟悉。

突然,陈梦恬睁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这让她沦陷的容颜。

之后她浑身一激灵,感觉全身毛毛的。

“陈梦恬你玩够了没!”眼见她回神,姜泽北咬牙道。

放在姜泽北脸上的小手,刷的一下收回来。

陈梦恬终于想起这人为何熟悉了,她想要哭。

眼前的少年,分明就是她的小夫婿。

对方黝黑的眸中露出了的冷光,让陈梦恬露出了讪笑。

“哈哈……刚没睡醒,没睡醒哈哈哈……”

姜泽北起身离开,两人本来暧昧的距离立即拉开。

对方一离开,陈梦恬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呼吸起来都舒坦不少。

她跟着起身,坐在床榻上。

姜泽北在这期间,早已经披上衣衫下榻,就在地上穿外衣。

少年之前即使穿着内衫,以陈梦恬的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对方是很有料的。

如此有颜有料的少年,可实在是难得,陈梦恬是一饱眼福。

姜泽北穿戴好,转身就对上了陈梦恬花痴的表情。

对方面对露出的目光,实在是不忍直视。

看到这样的陈梦恬,姜泽北嘴角抽了抽。

他觉得是不是今天的起床时辰不对,眼前的一切太匪夷所思。

陈梦恬有些不一样了,让他感觉几分不适应。

“哼!”姜泽北甩了甩袖子,转身离开寝室。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陈梦恬这才收起花痴,脸上露出了些许遗憾。

这可是纯天然的小帅哥啊。

要是放到二十一世纪,他绝对是让吸引人众人的当红小鲜肉。

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窗户折射来的晨光将室内照的清清楚楚。

望着陌生且熟悉的环境,陈梦恬面容露出了些许的愁苦。

她知道暂时回不去,只能在这西凉国小小的陈家村生活。

——

想要回去,就要负责将青莲医术传承下去。

所谓传承必然是青莲血脉之人。

难道她还要造个小娃娃?

想到这里,陈梦恬猛地摇晃脑袋。

随着摇头她好像想起一件事。

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刚才她所垂涎的小帅哥。

也就是她的小夫婿,好像才刚十二岁。

陈梦恬伸手捂住脸,没脸见人了!

她竟然对一个未成年差点流口水。

虽然对方长得不像是十二岁,但是事实改变不了他真实年龄。

没法过了这日子,想到日后还要与这人朝夕相处,陈梦恬脸红。

这次脸红是羞愧的。

真是黑历史,颜狗要不得。

每每看到长得帅的,漂亮的人,她就秒变颜狗。

实在是害人不浅,今日之事绝对是她此生最黑的黑历史。

可是能怪她么?

姜泽北长得就如同十六七的少年,这要是在现代早就上了生理课。

所以怪不得她,正所谓不知者不怪。

也幸亏陈梦恬脸皮厚,很快给自己找到了理由。

有了理由,她也就将羞愧埋在心底,若无其事的穿衣起床。

洗得发白的粉色麻布衣裙,陈梦恬穿了好久,才完全的穿在身上。

这古装的衣服穿着忒费劲。

不是里面的小衣没系带子,要么就是外面的腰绳缠绕的不对。

或者是裙子穿着不整齐。

来来回回穿了好几遍,这才将裙子穿整齐。

陈梦恬穿好衣裙,将床榻上的被褥叠起来,扫了一眼屋内的洗脸木盆。

走上前,将空木盆端起往室外走去。

好像自从接受了在这里居住,短时间回去不去的事实,她越来越适应周围的环境。

陈梦恬抱着木盆往外走的脚步不停,面上挂着无奈的笑意。

既来之则安之,也只能这样。

就在她刚迈出屋子,一看就看到在院子中耍棍的小夫婿。

姜泽北虽然才十二岁,却已经一米七左右。

望着对方还在发育的身体,威风凛凛的耍着手中的木棍,陈梦恬眼中流露出欣赏。

至于之前的花痴与垂涎,统统消失。

小帅哥才十二岁,她再不耻,也不能臆想一个未成年。

要说这姜泽北也是个文武双全之人。

姜家夫妇是个有远见的人,打小就将姜泽北送到了学堂启蒙。

甚至死去的姜爹爹,还有着一身好的武艺,也一并传给了姜泽北。

这姜家在陈家村是后来者,听说是逃难来的。

他们在陈家村没有田地,至今都没有。

姜家一直靠着上山打猎为生,这姜家当家的也是个有着一身好武艺的。

每次上山都能带来丰厚的猎物。

可自从姜家夫妇死后,一直都是姜泽北上山了。

家中就剩他们两个人,日子要过下去就得吃喝。

平均姜泽北每半个月上一次山,打来的猎物都送到镇上卖。

至于得到的银子留给陈梦恬一些,剩下的留着准备应急。

也许是陈梦恬的目光太过直白,本该练武的姜泽北停下来。

他收起手中的木棍,转身不解的看向陈梦恬。

要是以往,对方看到他练武,一定是躲得远远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