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纸昏姻:总裁他心怀不轨

更新时间:2020-06-30 03:41:02

一纸昏姻:总裁他心怀不轨 连载中

一纸昏姻:总裁他心怀不轨

来源:落初 作者:姬亦卿 分类:言情 主角:阮同歌蒋成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姬亦卿原创的言情小说《一纸昏姻:总裁他心怀不轨》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阮同歌蒋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因为母亲的催婚,导致她嫁给了一个渣男老公,结果老公婚内出轨,还在外面附带了一个私生子!让她彻底对这场婚姻失去了信心,做足了要打官司离婚的准备,不想再招惹男人。可离婚以后,怎么一个男人接一个男人的找上门?学长?你不是还有绯闻对象么。邻居?不好意思,我们不熟。邻家弟弟?抱歉,你还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枳!”

蒋成推门而进时,正好听到姚枳的一声尖叫,他鞋都来不及换就赶忙奔到姚枳身旁。

“手怎么红了这么一大片!疼不疼。”

蒋成拉过姚枳的手,心疼地不行。

姚枳摇摇头,一边说没事,一边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个不停。

阮同歌就站在他们身后两步远的地方,看着这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互动,忽然有一种自己根本不存在的错觉。

她很想冲到蒋成面前抓住他的肩膀一顿咆哮的冲动,

喂!不是只有你表妹一个人受伤啊!难道你就不需要关心一下你老婆吗!

然而阮同歌也是只能想想,因为她根本动不了,右脚的脚背和脚踝火辣辣的疼。

那边,姚大美人哭得愈发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蒋成扶着她的肩膀急匆匆地就往外走。

“阿成。”

阮同歌自己都觉得她这声喊得很不合时宜。

蒋成头都不回地说:“同歌,你先自己吃吧。”

语气是阮同歌几乎从未见过的强硬。

门被大力地甩上,震得阮同歌一愣。

她不是想喊他吃饭,她只是想让他在临走前先把她扶到沙发上去再顺便把急救箱找出来啊。

右脚的痛感越来越强烈,阮同歌只好自食其力地单脚跳到浴室先把脚上的污渍冲洗干净,然后再找出急救箱胡乱地包扎一下。

桌子上的菜早就已经凉了,阮同歌吧啦了两口,越吃胃里越堵,堵得她甚至心口发闷,干脆把筷子一扔,换了衣服就往公司赶。

因为原来她几乎每次都是掐着点最后一个到的,所以很少遇到过人多的时候,这次到得早,正好赶上了上班高峰。

阮同歌一瘸一拐地挤进了电梯,还没站稳,就听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呦,这不是阮同歌吗,怎么腿还瘸了,你老公呢?这次怎么没来送你啊,不会是打起来了吧。”

阮同歌都不用回头,光听这个尖酸刻薄的语调就知道是颜欣。

电梯里的其他人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暗暗地都把耳朵竖了起来,想着是不是又能听到个什么能讨论个几天的大八卦。

如果是放在平时,阮同歌一定会当做没听到,可是颜欣此刻提起蒋成,让她被迫一下子就又想起了中午蒋成半搂着姚枳气愤离开时的背影。

明明姚枳不过是手背上红了那么一小块儿,蒋成却心疼的如临大敌,完全不关心她这个老婆有没有哪里烫着。

虽然阮同歌一直在告诉自己,他们是表兄妹,可能从小一起长大所以关系很好,但是她也是会委屈的啊。

颜欣看阮同歌毫无反应,还以为是自己说中了,戳到了阮同歌的痛处,正洋洋得意地想着要不要再补上几刀时,就听到阮同歌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

“你知道地挺多啊,要是你再给我老公多打几个电话,我们可能连架都不用打了,直接就能去离婚了。”

电梯里响起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颜欣在无数道暗戳戳的审视的目光中,一张俏脸憋地通红,气急败坏地说:“阮同歌,你,你瞎说什么……”

电梯门正好打开,大家一窝蜂地往外走,并没有人停下来听颜欣的辩解。

阮同歌解气地也跟着人流往外走,冷不防地被颜欣愤恨地从后面猛地一撞,她的身子立刻歪向一边,不知道谁正好从她身边经过,不轻不重地一脚踩在阮同歌烫伤的那只脚上。

阮同歌疼得身子一弯,扶着墙半天都没能直起腰,额头上甚至开始渗出细小的汗珠。

周围的人不过几秒的时间就散了个干净,本来空荡荡的电梯口,随着另一个电梯门打开,而多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阮同歌?”

有人试探地喊着她的名字,声音低沉浑厚,像是一杯上好的红酒。

阮同歌缓过刚才那一阵后,勉强看向来人,讶异地眨了眨眼,是秦易恒。

秦易恒微皱着眉,面容严肃地走到她身边,然后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扶上她的手肘,身子微微弯低,沉声问她:“哪里不舒服吗?”

阮同歌虚弱地笑了笑,礼貌而客气地说:“没有事,就是今天中午不小心把脚烫伤了。刚刚人多没注意,又被人踩了一下。”

“还能走吗?”

秦易恒脸上的表情冷冷淡淡的,似乎真的只是同事之间再普通不过地关怀。

“我没事,你快去忙吧,不要因为我耽误了工作挨骂。”

说话间,楚思思已经不动声色地从蒋成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胳膊,并把把身上的重量都放到身后的墙壁上,稳稳站好。

秦易恒沉默地看了她几秒后,微微颔首,算是告辞。

阮同歌看着他的身形拐过拐角不见后,才轻轻地松了口气了,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见到秦易恒就总觉得格外紧张。

当阮同歌一瘸一拐地艰难走进走到自己的办公区的时候却见大家都在收拾东西往外走,她一把拉住一个平时关系还不错的女生疑惑地问:“你们这是要去哪?”

“刚刚主任说我们部由于这个月业绩突出,上边决定从今天下午起给我们放两天假,带薪的哦。”

阮同歌附和地跟着笑,心里却有些郁闷,为什么有这种好事不早说,她现在行动真的很不便啊。

于是刚到筋疲力尽地回到家,家里还是她离开时的样子,地上依然一片狼藉,桌上的剩菜也没人处理,显然蒋成和姚枳都没有回来过。

她艰难地把一切都收拾妥当,又把客房专门收拾一新。

虽然阮同歌不太喜欢那个姚枳,也不喜欢蒋成对她的相处态度,但到底是蒋成的亲戚,她没有必要闹这些小脾气。

到了八九点,正当阮同歌饿得准备打个电话问问他俩人到底还回不回来的时候,蒋成才领着姚枳一前一后地进了门,美人眼眶红肿,楚楚动人。

被烫到的手背更是明显就被人精心包扎过。

阮同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依然温婉大方地关心着姚枳的伤势,倒是蒋成,并不像平时对她那么温柔,总有些疏远的感觉。

阮同歌只当他是还在生气她没有照顾好姚枳,因此也没有怎么上心。

半夜的时候,阮同歌被饿醒了,迷迷糊糊地坐起身却突然发现床边是空的。

有时候,女人的第六感来得毫无依据,却异常准确。

阮同歌赤着脚走下床,踩在地上毫无声音,她一步步缓缓来到姚枳的房间门口,刚一贴近,就听到里面传来一男一女暧昧的喘息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