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天后她只想结婚

更新时间:2020-06-30 03:37:34

天后她只想结婚 连载中

天后她只想结婚

来源:落初 作者:十五缺 分类:言情 主角:张召棋肖直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十五缺原创的言情小说《天后她只想结婚》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张召棋肖直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互宠文】这年头结婚还挺难。君宥第一次举办婚礼,现场怨气冲天,只好就此终止。于是世人皆知曾经黑粉无数的天后是个搞玄学的大佬。君宥第二次举办婚礼,结婚对象被抓了,她为救人和吸血鬼、狼人打了一架。于是世人皆知天后她不仅话狠打架更狠。君宥第三次举办婚礼……算了,证已经领了,孩子都能爬了,婚礼不再重要。人人都以为君宥的结婚对象是小白脸,因为她总是说要保护他,直到他们看到他的脸……这不那个经常上财经频道,有钱有颜的黎先生吗?〔开窍后悔不当初的君夫人×从头到尾情深似海的黎先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后台观看的君宥、郑庸意以及学员目不转睛,郑庸意说:“四海队表现力不错。”

君宥回放视频,“在一分三十秒这里,他跳错了,抢了半拍,其他人被影响,后面节奏偏乱。”她指着视频上某个人道。

郑庸意微笑,“好眼力。”

“过奖。”君宥转身看着八荒的成员,“我不想我们队有人出现这种错误,机会只有一次,要怎么做自己斟酌。”

君宥带着八荒上台,宋臣离开钢琴,他现场伴奏。宋臣举起拳头,两个人对拳,他望着她说:“加油。”

“会的。”君宥颔首。

四海战队下场,君宥不会现场给他们伴奏,径自站在舞台适合观看不会引人注目的地方。

剑划破虚空的声音有节奏的响起,空灵不成词的歌声和着古琴声悠悠然飘扬。兵刃相交的声音隐隐约约藏在里边,军鼓声踩着重音打在听者心上,节奏愈演愈烈。

“剑来!”二十二个人齐声喊。他们穿着有汉元素的修身衣裤。

闫戈执剑而立,“我持一壶酒,我执一把剑。”他唱完被其余人围住,队形一变。二十多个人拿着剑站成剑的队形。

“破了那恩恩怨怨,斩了那缠缠绵绵。”众人举着剑喝醉酒似的绕了一圈,统一朝左下方斩。

“……”

“thesword!是你们无法理解的信仰。

swordsman!是十步杀一人的嚣张,

是千里不留行的神秘,

是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的洒脱。”副歌的节奏激昂慷慨,八荒战队唱得豪迈又带了丝悲壮的气息。

整首歌以风吟结束。

这首歌讲的是千千万万的剑及剑客——高处不胜寒的剑,割袍断义的剑,果断利落的剑,杀敌卫国的剑,寻仙问道的剑,斩妖除魔的剑;嚣张洒脱的剑客,义薄云天的剑客,与剑合一的剑客;形形色色的剑,各不相同的剑客,乃华国古代文化的组成部分。

君宥看完后心里抽抽地疼,她队里的水平相差有点大,要表达的情感大概能体现出来。细节做到的人只有一半,另一半少了深层的东西。

郑庸意的天下战队表演的是抒情曲风,讲了个唯美又凄凉的爱情故事。这个很需要演唱者的感染力。

天下战队一表演完,其他人就上场。

金疾看台下的观众还沉浸在天下战队的表演中无法自拔,转头问君宥,“作为唯一一名没有亲自守着队员训练的导师,想不想我们大家聊聊?”

君宥说:“没有。”

张召棋摸摸她的头,“她第一次自己拍综艺,不太习惯。”

欧阳牧西配合地点点头,“柚子平常话挺多了,可能是在担心战队情况。”

“我差不多能猜到结果,并不是很担心。至于聊是真的不想,众所周知,这几天我被扯进某个案子中,可能在座的想法也是类似于:

君宥一定跟‘七五案’有关系,不然她当时为什么要去现场,官方的解释不太可信。这么多年没有人说君宥人缘好,大众看到的是她身上多到数不清的问题,怎么可能会有人打电话请她援助。”君宥见观众的情绪渐渐回升。

她继续说:“我相信很多人都是这么想的。我只是一个歌手,没有这么大的本事逃过警察的侦查。我知道黑幕一定会存在,而官方只会让你们看到他们想让你们看到的东西。你们信,他们好办事,你们不信,抗议无效。

凡事讲究证据,不是你们凭空猜测就能定罪,而官方从来都是以法律来说明公正。”她的语气并没有异常的波动,仅仅是在说出她自己的想法。

张召棋看着她,君宥陡然升起不好的预感。她拉了拉张召棋的袖子,递了个疑惑的眼神。张召棋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坚定道:“君宥十七岁出道,今年二十二岁。LOSER到现在有一百零一首歌,其中一半的歌是她写的。粉丝当看不见,我们没办法看不见。但是我们不能说,因为我们想红,她就是爆点。我们必须让粉丝看不到她的成果,必须让粉丝攻击她,这就是话题。”

观众好不容易收住的情绪确有崩溃的迹象,现场很压抑,所有人都没说话,静静听他说。

“我们能做的只能在私底下安慰她,可是出道第二年她就完全不需要人安慰。无论你们骂得多难听,她都充耳不闻。”欧阳牧西眸中落满了星辰,他接着说:“我不知道你们究竟怎么想的,你们也许认为网上说话不用负责,或许觉得这么多人都在骂她,我不跟着骂就很奇怪,也有可能只是在发泄自己的怒火和压力。”

欧阳牧西的笑容渐渐消失,“但是这件事,你们不分青红皂白,你们连事情的起因经过都没有搞清楚,就这样擅自下结论。官方给了你们解释,排除了她的嫌疑,也没有人在乎,真相重要吗?”他最后几个字咬得极重,观众听得心里一惊。

君宥沉默了很久,到这里才说:“真相重要,只是大众更喜欢案件本身的奇特性。”她轻笑一声,有些俏皮地说:“你们可以继续怀疑我,反正影响不到我,警方靠证据办案。”

金疾拍拍手,“好的,短暂的休息结束,现在请观众朋友们拿起你手中的投票,投给你最喜欢的战队。”

舞台投影幕上出现柱状图,依次是四海战队、天下战队、八荒战队。

随着时间的推移,明显能看到天下战队的票甩了另两个战队一大截。

结果毫无疑问,天下战队总票数第一。

第二是四海战队,第三自然是八荒战队。

金疾指着大屏幕说:“大家可以清楚地看见,天下战队拿了第一。那么天下战队二十三人全员晋级;四海战队晋级十五人,淘汰五人;八荒战队晋级十二人,淘汰十人。”

大屏幕的画面变成四海战队每个人的微博得票数。票数从高到底,后面五个直接淘汰。

当金疾念xxx淘汰时,宋臣走到他面前,轻轻抱了他一下,说了一声加油。每个人他都这样做了。

等到君宥这里,她先开口说:“我先向你们说声抱歉,我们队很有可能会有票数相同的情况,所以票数相同者将由我淘汰。”

坐在后台的导演绝望地跟副导演对视,她把他的台词给抢了。

他们队有张召棋和欧阳牧西,这俩的粉丝可不少,闲的说不定会去投票,说不定会喜欢上其他小哥哥。

事实上,君宥前几天去看了他们的得票数,哪几个人票数接近在心里留了底。

大屏幕出来,有三个人的票数相同,已经淘汰了八个,他们三个人当中只能留一个。

君宥站在他们三个人面前,不假思索指着看着老气横秋的少年说:“你留下,其他人,很抱歉。”她朝另两个人鞠躬。

淘汰的两个也鞠回去。十五人被淘汰的人站成一排,金疾道:“说点鼓励词。”

宋臣先开口,语重心长说:“你们当中实力强劲的人,可惜镜头就这么多,分在每个人身上只有一点。没有把握好吸不到粉,就没有票,晋级就难。我希望你们在未来的日子不忘初心,即使初心易得,始终难守,你们也要记得你们选择这条路是为了什么。”

淘汰的十五个人向他鞠躬。

君宥皱眉,“我没有什么想说的,愿你们归来仍是少年。”

张召棋说:“一条路走不通的时候换一换也行。”

欧阳牧西笑出小酒窝,“加油啊,诸位,期待与你们再见的时刻。”

“我……祝一切安好。”郑庸意慢吞吞说。

工作人员把桌子搬上场,有十三张。接着上的是柠檬汁和苦瓜汁的混合体,然后是小米椒拌水蜜桃。柠檬汁大概五百毫升,水蜜桃有五块。

君宥突然反应过来,拿最后一名的有惩罚,看来这个就是了。

八荒战队十个人的脸色瞬间变白。

“最后一名的惩罚,请大家好好享用。”金疾笑得眼睛眯成缝。

君宥看了眼欧阳,又看了眼张召棋,试图用眼神沟通,可惜无果。只好直接问,“可以吗?不行我来。”

欧阳满脸嫌弃,“不喝汁。”

张召棋赞同地点头。

君宥把自己的水蜜桃递给他们,拿起杯混合果汁就喝。又苦又酸,简直要命,即使如此,君宥表情半点没变,从容的紧。她喝了自己的,便另两个人的喝了。

欧阳牧西看得一愣一愣,“好喝吗?”

君宥顺手拿了一杯,正好是闫戈的,“试试。”

欧阳牧西还真就喝了,刚进嘴他的表情就完全不受控制,好在颜值过硬,“这什么味道?你吃块桃子。”

“嗯。”君宥戳了块桃,除了辣了点,酸酸甜甜还挺好吃的。

闫戈把桃子吃完,弱弱问:“可以把果汁给我吗?”

君宥摆手,“我帮你。”说着就干了这杯果汁。她大方问:“还有谁不想喝的,我来。”

“谢谢。”闫戈腼腆地笑了笑,明显松了口气。

最后她共喝了十杯果汁。学戏曲的王忍之自己喝的;她从三个要淘汰的人里面挑出来的那个老气横秋的少年强忍不适喝了;还有一个是个安静不爱说话,长得很漂亮的小少年。小少年长得是真的好,和闫戈的精致秀气不一样,他的漂亮是雌雄莫辨跨越性别的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