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极品丫鬟

更新时间:2021-01-04 02:16:19

极品丫鬟 已完结

极品丫鬟

来源:落初 作者:包子才有馅 分类:言情 主角:仲燕子 人气:

包子才有馅新书《极品丫鬟》由包子才有馅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仲燕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相府是个可怕的地方。  相爷与丫鬟滚床单;  正室气得命欲绝;  小妾虎视又眈眈;  打住……我只是个小丫鬟,与我有何相干。  林西表示,她很慌乱!  仰天长啸:  老天爷——你个鸟蛋!  *********  包子书友群:9652025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及一半,水仙一脸忿忿的打了帘子进来,见刘妈妈也在,忙掩了神色,强笑道:“刘妈妈来了!”

水仙原是高府的家生子,娘老子都是府里的小管事。水仙娘见女儿大了,便求了夫人的恩典,把女儿送进内宅当差。原打算到哪个小姐房里侍候,谁知崔氏见她贞静温柔,稳重妥贴,便放在了身边。如今一晃也有七八年的光景。

刘妈妈与水仙同在夫人跟前侍候,一个在里,一个在外,也算是崔氏的左臂右膀,情份自然是好的。

刘妈妈见其脸有异色,便玩笑道:“这是如何说的,谁惹咱们水仙姑娘动了怒?”

水仙掀了帘子朝外头看了两眼,遂走近了压低声道:“夫人,有人瞧见海棠昨夜晚子时一刻从翰墨香里出来。”

崔氏脸色大变,直挺挺的坐起身,一把抓住水仙的手,颤栗着声道:“可瞧得分明?”

水仙沉默半晌,终是点了点头。

刘妈妈倒吸一口凉气,她见夫人惨白着一张小脸,忙用胳膊推了推水仙,劝慰道:“夫人,黑灯瞎火的,怕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水仙会意,忙道:“夫人别急。这海棠守着重孝,许是下人看错了也不一定。”

崔氏颓然倒在锦垫上,眼中一片哀色。

海棠的母亲是崔氏的陪房,现如今在崔氏的陪嫁庄子上做管事。海棠与水仙一样,跟着崔氏已有七八年的光景。

前几日海棠的父亲得了痨病,不治而亡。崔氏赏了四十两银子,把人放回去了几日奔丧。

如今人已回来,却因父亲是痨病的缘故,怕她身上带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冲撞了内宅的夫人,小姐们,遂令其在院子外头侍候。只等十天半个月后,再回夕云院侍候。

崔氏回味片刻,半晌,干笑两声冷冷道:“果然长了一副狐媚相,我倒是小瞧了她。你们俩个,附耳过来!”

……

高鸢尾一口气行了半路,面色有些潮红,顿足转身对林西道:“我去学堂了,你回去吧,今儿跟腊梅学学书房里的规矩。”

林西忙弓身道:“奴婢一定好好学,小姐慢走。”

高鸢尾扶着紫薇的手,走了几步,脸色就沉了下来。

紫薇知道小姐心里有气,劝道:“小姐别跟两个姨娘一般见识,若让夫人知道她们敢在小姐跟前言三语四的,看夫人不揭了她们的皮。”

高鸢尾哑然失笑:“但凡我与她们似的有个亲兄弟能倚靠,也不至于如此。”

紫薇心中怅然,陪笑道:“三位少爷对小姐素来和颜悦色,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少不了小姐那份,小姐也不是没有倚靠!”

高鸢尾轻叹道:“到底不是一个娘生的,便是好,也都是虚的。你只看大姐随口说要个什么物什,大哥必从外头仔细淘换了来,眼巴巴的送到大姐院里。就是二哥这样的人,二姐若想吃些外头的糕点,蜜饯,二哥连个推托的话都不会有。”

“小姐?”

高鸢尾咬住唇:“我倒不是眼馋那些个东西,就是看着他们兄妹亲热热的在一处,心里有些羡慕罢了。”

紫薇不知如何接话,只劝道:“小姐,快些走吧,学堂要开课了。”

……

林西目送小姐走远,正欲离去,抬首见几株红梅开得正艳,心下一动,四下瞧瞧无人,一猫腰钻入树下,踮起脚用力折了两枝,左看右看只觉得心下欢喜。

林西蹦蹦跳跳回了院子,找腊梅要来一对上好青花折枝花果纹六方对瓶,盛上清水,把红梅插入对瓶里,一左一右摆放在书房小几上。

三小姐的书房并不大,却布置的清新雅致。花梨大理石案上,磊着几方宝砚,各色笔筒。彩漆描金的书架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色书卷。绿纱窗下,安放一只黑漆琴桌,上置一把古琴。

腊梅见她一回来便忙活,啐道:“还别说,这一摆,这房里便有了几分灵动。小姐看了定会喜欢。”

“腊梅姐姐,快过来闻闻,真有一股子清香呢!”林西得意道。

腊梅嗔骂道:“看你能的,快过来,听我把这书房的规矩细细讲给你听。”

林西涎着脸凑到腊梅跟前,笑着露出八颗牙齿道:“腊梅姐姐你只管说,我都听着呢。”

腊梅皱眉道:“你这笑也该敛着些,大门牙都露出来了,成什么样子。”

林西双手掩嘴,眯着眼睛忙道:“我改,我改,回头一定笑不露齿,行不露足。”

腊梅嗔笑道:“你个小丫鬟还知道笑不露齿,行不露足。看来刘妈妈没少教你。得了,咱们说正事。”

“小姐这人读书写字时,最不喜有人呆在边上,更不喜有人在其耳边括噪,你只需立在一旁添些茶水便行。”

“小姐也不喜旁人动她的书,她的书,你不许乱翻,乱动,你只需打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便可……”

腊梅罗罗嗦嗦讲了半晌,林西点头点得脖子都发酸,总算是明白过来作为一个专门在书房里侍候的丫鬟需要做些什么。

说白了,其实相当简单。

小姐看书,端茶递水;小姐写字,铺纸研墨;小姐累了,捶背捶腿。

总而言之一句话,小姐入这个书房,你侍候的是小姐这个人;小姐出这个书房,你侍候的是书房这间屋子。

林西环视一圈,一双小眼忽闪忽闪了几下。书房兄,小妹初来乍道,人生地不熟,你多加关照。我定把你侍候的干干净净,白白胖胖,舒舒服服,欲仙欲醉。

……

林西抱着腊梅刚刚整理出来的十来件三小姐的旧衣裳,一脚深一脚浅的回了自个的房子,把衣裳往床上一摆,喘息道:“橙子姐姐,小月快来,都是小姐赏的,你们先挑!”

橙子,小月放下手里的针线,围上来。

林西就势靠在橙子的肩上,笑道:“橙子姐姐,腊梅姐姐说有几件小姐嫌小,都没上过身,你拣那好的挑。”

橙子翻了几下,挑出两件素日里喜欢的颜色,在身上比划。

“如何?”

林西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翘起了大拇指,由衷的称赞道:“果然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这才比划几下,我就觉得晃眼,若真上了身,还不知美成什么样呢!小月,你说是不是!”

小月围着橙子转了一圈,点头道:“真是好看!”

都说姐儿爱俏,鸨儿爱钞。花样少女听得有人赞美,心里美滋滋的,脸上浮现红晕。

帘子突然被掀起。

“橙子,要我说,你娘老子在夫人跟前都是得脸的人,过手的油水也不少,怎的眼皮子还那么浅?几件旧衣裳也值得高兴成这样。”

“哎啊,谁不知道这两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这一人得了抬举,另一人脸上也有光不是。”

说话间,小姐院里的二等丫鬟青儿,红衣,绿儿接二连三的进房来,小小的屋子一下子进来仨,顿时拥挤不少。

绿儿趾高气昂的走到林西床前,毫不客气的伸出纤纤玉手,翻看着床上散着的衣裳,冷笑道:“要是我啊,打死也不要这些个衣裳,原是小姐赏给她的,她再赏给旁人,难不成她也成了主子?”

红衣斜着眼睛,冷哼道:“什么主子不主子的,就那身皮囊,给她件龙袍披着,也还是个跳蚤。”

橙子一把甩开林西,双手叉腰,峨眉倒蹙,杏眼圆睁,上前两步道:“阴死阳活的,怎么着,想吵架啊?”

青儿忙上前拦着绿儿,红衣两人,面色一哂道:“我们哪个敢跟你吵啊?谁不知道你娘老子在这府里是有脸的,惹了你,我们可没好果子吃。”

“哼,知道就好,有哪个不怕死的,尽管来,姑NaiNai我在这里候着,不服的,咱们小姐跟前分说去!”

橙子生得柳眉凤眼,皮肤白皙,动起怒来,颇有几分气势。

小月胆小怕事,身份上又低了一等,见此情形,惨白着一张脸悄悄的拉了拉林西的袖子。

作者有话说:谢谢enigmayanxi的厚爱,包子便是为了你,也会认真写好每一章!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