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妖女驾到:弃妃难再求

更新时间:2019-07-07 14:19:01

妖女驾到:弃妃难再求 已完结

妖女驾到:弃妃难再求

来源:落初 作者:花鹤翎 分类:言情 主角:王妃王爷 人气:

主角叫王妃王爷的小说是《妖女驾到:弃妃难再求》,它的作者是花鹤翎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身怀异能,却死在了流弹之下。一朝穿越,魂魄归来。却被困在了一个小小的王府之中。什么?王爷不喜欢她?那走!什么?王爷不让她走?那揍!什么?王爷爱上她了?边走边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从她们的小院出发,要绕过好几座假山,才能走到账房。苏眉暗暗将路线记在心里,以防将来如意不在的时候,自己连路都找不到。

到了账房,如意还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苏眉看见就生气,索Xing让她站在账房外面等候,自己一人冲了进去。

“账房里管事的是谁,给我出来!”苏眉的一声大喝,在原本沉静的账房里就好像平地惊雷,将所有人都炸了起来。

那些人见她衣着华丽,面容姣好,还以为她是慕容瑾睿新招进府的小妾,所以一个个都客客气气、点头哈腰地迎了上来。

“姑娘是找钱管事吗?他刚刚去茅房了,一会儿就过来。”

看见这些人恭恭敬敬的样子,苏眉不由扬起了眉毛,看来她这个王妃在睿王府里也不是毫无地位嘛,起码这些人都还对自己客客气气。

不一会儿,那个钱管事就从茅房里回来了,他听说有人找他,而那人极有可能是自家王爷的新宠,立刻就弓着身子迎了上来。

“不知这位姑娘找老夫何事?”

“我来拿我这个月的月银。”

钱管事微微抬起头打量了苏眉几眼,总觉得她有几分眼熟,可是自己又想不起来,只得讪笑着说道:“姑娘是住在哪个院子的?这个月的月银还没领吗?怎么现在才来拿?”

听到这三个问题,苏眉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转头对着账房外面嚷嚷了起来,“如意,咱们是住在哪个院子的?”

“啊?”如意哆嗦了一下,连忙走进账房,“小姐,我们是住在丝湘苑的。”

“丝湘苑?”那钱管事看到如意,再听到这个名字,脸色当场就拉了下来,难怪他总觉得这个姑娘眼熟,敢情就是之前被王爷囚禁了半年的王妃!

被关了半年,胆子果然大了不少,才放出来几天,就敢来账房讨要月银了。

以前的她,可是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

想到这些,钱管事的腰板瞬间就直了起来,“王妃才刚被王爷放出来,按理这个月是没有月银的。更何况,之前瑾言公子不是在账房给王妃支了不少生活用品吗?这个月应该够了。”

眼见钱管事翻脸比翻书还快,苏眉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我来拿回自己应得的月银,不管够不够用都轮不到你一个下人来Cao心。你所需要做的,便是履行你的职责,将这个月的月银清清楚楚地算给我。若是少了一分一毫,我必定要你好看!”

听到苏眉这掷地有声的话语,钱管事惊得倒退了一步,半天说不出话来。

人家都说这王妃彻底变了个样子,他本来还不太相信,可是现在看来,似乎真的不一样了。不仅胆子变大了,就连气势也变得凌厉了起来,好像彻底换了个人似的。

脑海中念头闪过,钱管事很快就讪笑了起来,“王妃,不是老夫存心要与你为难,而是按照道理,您这个月是没有月银的,就算您来向老夫讨要,老夫也不可能额外为您支出一笔开支啊!”

“按照道理?”苏眉冷笑了起来,“敢问一句,你是按照谁的道理?是谁说我刚放出来,就一定没有月银?我堂堂一个睿王妃,走出府外却身无分文,你觉得这是合理的吗?难道你就不怕我在外面没钱结账,丢了睿王府的面子?”

听到这个,钱管事微微一怔,然后半天不知该如何反驳。

苏眉说得对,得罪了她这个不受宠的王妃或许没什么关系,可是一旦丢了睿王府的脸面,自己恐怕就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想到这里,钱管事不由冷哼一声,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原本王妃这个月是没有月银的,但是老夫念在王妃出门身上没有银子不太方便,所以便特地破例,给王妃支取一百两银子作为零用,王妃可还满意?”

听到这个,苏眉顿时白了他一眼,然后不满地摇了摇头。

废话,她当然不满意咯!

虽然她不清楚这个年代的物价,可是今天她才在绸缎庄里花了三百两银子,买了一件她认为不怎么样的披风。换言之,也就是一百两银子连一件像样的披风都买不到,这叫她如何能够满意?

钱管事看到苏眉不知足的样子,脸也黑了下来,就连说话都开始夹枪带棒,“一百两银子已经超出了账房这个月的支出,如果王妃还是不知足的话,那老夫也没有办法。”

“钱管事,你这是什么态度?”苏眉皱起了眉头,“在这睿王府里,就算我再怎么不受人待见,我也是你的主子,这就是你对主子说话的态度?”

“不好意思,王妃,老夫的主子只有王爷一个。如果王妃对老夫不满的话,大可以去向王爷告状,看看他是不是愿意为了你这个王妃,而责难老夫!”钱管事冷着脸说道。

苏眉咬牙,粉拳紧握,她非常讨厌这种小人得势的感觉。明明这个钱管事看起来就没什么能力,却仗着一个能压人的身份就对自己装模做样,真是恶心!

“发生什么事了?”

就在二人对峙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打破了账房里的尴尬。

苏眉抬头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在王府门口帮她向慕容瑾睿说话的瑾言。她从如意的口中得知,瑾言是睿王府的管家,负责整个睿王府的大小事务,并且深得慕容瑾睿的器重。

“瑾言公子。”钱管事抢先一步走到瑾言的面前,向他告起了状,“王妃来账房讨要这个月的月银,可是根据规矩,这个月王府压根就没准备她那一份。老夫知她不易,已经答应额外给她一百两银子作为零用,可是她还不知足,在此大吵大闹。”

听到这赤Luo裸的投诉,苏眉不满地撇了撇嘴,然后将目光投向了瑾言。

她倒要看看,这个深得睿王府上下尊敬的管家,会怎样处理这次的纷争。

瑾言仿佛察觉到了苏眉看他的目光,于是立即抬起头对苏眉淡淡一笑,那笑容好像梨花绽放,刹那间就柔软了苏眉的心防。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