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闪婚AA制:私藏暖妻有点甜

更新时间:2019-07-02 08:19:54

闪婚AA制:私藏暖妻有点甜 已完结

闪婚AA制:私藏暖妻有点甜

来源:落初 作者:靖翼 分类:言情 主角:安捷陆振铭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闪婚AA制:私藏暖妻有点甜》是靖翼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安捷陆振铭,书中主要讲述了:某个雷雨交加的夜,一双大手在她身上七上八下,四处乱摸。“陆三少,婚前协议第一条,没经过允许,不能碰触我的身体。”某女咬着牙恨不得撕了他。笑的一脸邪恶的男人,修长的手指解开睡衣的扣子,“亲爱的,春宵一刻值千金,我这是履行迟来的丈夫该尽的义务。”陆振铭T市新贵,人人畏惧的陆三少,皇朝财团总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人前,他运筹帷幄,狡猾难缠,不可招惹。人后他宠妻成痴,爱妻如狂,疼至心尖。从来不知,外人所敬畏的男人,总在自己面前展露出与众不同的一面,皆因爱她如痴如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久不见,小婕。”李凯泽打着招呼,试图找回一些平静。

尚未回过神来的安捷双眼圆睁,极力控制内心崩溃的情绪。

三年前,他们分手的那一刻起,她就发过誓,从今往后不会在陆凯泽面前掉一滴眼泪,算是保留最后一丝尊严。所以,这一刻也不能哭。

坐在身边的陆振铭悄悄的握住她的小手,“先送大哥去公司,然后再去忙我们的事。”

他知道她和陆凯泽之间的关系,包括从前的?

安捷顿时头皮发麻,恶劣的腹黑男,昨晚还谢谢他来着,今天居然又摆了她一道。

这算什么呢?明知道自己是他大哥的前女友,然后今天却要和她去领证,玩笑开的未免也太过分了。

“陆振铭,我收回昨晚那句谢谢。”咬着牙,安捷看上去像一只发狂的小野猫。

不过,他只是好脾气的笑笑,没有计较。

如果,从开始就知道她与陆凯泽之间的关系,那么今天的领证只能当作没发生。

“说出去的话等于是泼去的水,哪里有收回的道理,抗议无效。”陆三少漂亮而轻易的一招反击,击溃了她建立起来的自信。

当着陆凯泽的面,她小幅度的挣扎起来,想要抽回被握住的小手,原本的局促不安,在此时被气愤取代,甚至忘记了面对旧情人的尴尬,一门心思和陆振铭“逞凶斗狠”。

曾经那个冷若冰霜的安捷变了,她不是个会当着别人的面,和男人做出拉扯行为的女孩,可见,岁月真的有力量改变一些人和事。在他离开的三年,究竟眼前的丫头也有了转变。

还有,弟弟和她的关系看上去很不一般,这种感觉无法形容,说朋友又不像,说恋人又觉得不够甜蜜,对了,他们的小打小闹倒似一对新婚不久的夫妻。

想到“夫妻”这讯息,心里就觉得一阵不舒服。

假装坐正身子,陆凯泽不想再打量或是探究,安捷和陆振铭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多看他们一眼,他的心就会添乱一分。

车子后座的安捷还在挣扎,小手想从坐在身边的男人掌中挣脱,却怎么也使不上力道,她气极了,要不是碍于修养,好想低头一口咬下去。

坐在一旁的陆振铭则是笑而不语,唇角挂着浅浅的笑意,一想到等会儿要去领证,心情就变得格外灿烂,人逢喜事精神爽,自然就显得神采飞扬,精神奕奕。

挣扎无果,安捷索Xing安安静静的坐着,小手任由被陆振铭握住。算了,这男人属Xing无赖,本质自恋,特色闷骚兼发/浪,才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她已清楚的掌握到属于他个Xing的基础特点。可以说,这二十八年来,第一次载在一个男人手上,并且是反抗无力,抗议无效。

车厢内的气氛很怪异,陆凯泽好几次想和她搭话,陆振铭有意破坏,和他说一些可有可无的话茬,很明显是故意的。

“砰”一声巨响,车子停了下来。

“你有没有怎么样?”

此时,陆振铭和陆凯泽异口同声的询问安捷。

她有些无法反应,车祸来的实在突然。

回过神来后,眼神对上陆振铭。“我没事。”

明显是有意忽略陆凯泽的关心,他们的关系已经变了味道,这种虚情假意的关怀,根本没任何的营养价值,少理为妙。

“大少,三少,我马上下车处理。”司机兢兢战战的开口,解开安全带忙下车。

有胆子撞上迈巴赫的,那也得有胆子承担后果。

陆振铭看了一眼腕表上显示的时间,已经九点半了,十点半还有个早会,得速战速决。

“大哥,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们先走一步。”他向陆凯泽交代,随后牵着安捷的手打车去民政局。

陆凯泽望着扬尘而去的的士车,再看一眼被撞的迈巴赫,今天出门显然是个错误的选择。

车内,终于找到说话空间的安捷憋了一肚子闷气。

“陆振铭。”她低声一吼。

挨着她而坐的男人轻轻点头,“我在,亲爱的。”

都什么时候了,他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别发怒,生气容易变老,安捷使劲安抚自己,三分钟后,情绪终于平稳下来。

想了想,“我想取消领证的决定。”她表情平静,语气平静,总之平平静静。

对于取消领证的临时决定,陆振铭可一点都不紧张,倒也没马上开口。

察觉到身边人不说话,唇紧抿成一条线,安捷继续往下说。

“原本我以为你是个温暖可靠的男人,直到在车里见到你大哥,我想,可能我们领证的决定做的过于草率,不够理智。”

揭别人的旧疮疤,光是从举止行为来说,就相当可恶。

的士车已经驶进了民政局,陆振铭还是没一句开口的解释。

“先生,小姐,民政局已经到了。”司机师傅停下车,示意他们付钱下车。

在下车前从头到尾陆振铭没说过一句话,付完钱,两人下车,站在民政局门口。

安捷知道自己的Xing格,一旦下了决定,是不会轻易做出改变的。

“我先走了,还要上班。”她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意思。

当她迈开脚步,陆振铭霸道宣布。“做我陆振铭的太太,心里,眼里,想的念的,都必须是我。”

这不是最好的理由,安捷的脚步继续向前。

他突然觉得小白兔很倔强,看来要出杀手锏了。

“难道,你为了一个男人要甘愿放弃一生的幸福吗?”陆振铭走到了安捷面前站定,“抬起头来看着我。”他口气硬了几分。

破天荒的,安捷乖乖的抬起头,对视着眼前高出她半个头的陆三少。

握住她的双手,“安捷,逃避是没用的,沉浸在过去,只会让你忽略来之不易的缘分。或许,其他的我陆振铭无法做到保证,有一点你必须牢牢记住。”他俯下身忽然给了安捷一个拥抱,“这一生,我只会爱你一人,只要你给点时间我就能做出证明。”

堂堂T市风云人物,上流新贵的陆三少,竟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整片森林,传出去怕是会令人大跌眼镜。

安捷没做出回答,被他抱在怀中,沉默无言。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