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农门锦绣

更新时间:2019-06-27 08:33:57

农门锦绣 已完结

农门锦绣

来源:落初 作者:依依兰兮 分类:言情 主角:陆忠老爹 人气:

《农门锦绣》是依依兰兮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农门锦绣》精彩章节节选:一朝穿越,成为襁褓中的小婴儿,陆筝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什么?转眼又被亲生爹娘抛弃在农家?这回是真该哭了!农家又如何?本心仍在,照样可以踏出一片自己想要的锦绣人生!可是,她还没有准备好呢,只因为无意中听到了一个不该听到的秘密,却被无良的少年邻居逼着随他一道离开养父母、离开家乡。从此开启的人生,荆棘中伴着锦绣,可是,跟她规划的似乎越来越歪了……11月恢复正常更新!----------------------以后每天2更,时间分别是中午12点、晚上八点,欢迎追看哦!老书《朱门春深》、《弃妇重生》求支持,坑品良好,欢迎跳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乌先生笑道:“阿琦还小,弟妹不必对他太严厉!呵呵,孩子嘛,哪个天Xing不是爱玩!”

苗翠兰便客气笑道:“您啊,可别帮他说话啦,您再帮他说话淘得要上房揭瓦了!”

说着三人都笑了起来,陆忠便笑着请他进屋坐,又笑道:“你来便来了,怎么又带了东西!”

乌先生便举了举手里的两只野鸡笑道:“我这是又来麻烦弟妹了!今日上山转了一圈运气还算不坏,我一个人懒得动手处理,这不就来了!是了,听说你们收养了个小丫头,顺便也来瞧瞧!”

苗翠兰刚刚卖豆腐回来,闻言便笑着上前接过那两只野鸡说道:“什么麻烦不麻烦,瞧您说的!你们屋里坐,我这就整治饭菜去!很快就好!”

屋子里的炕上,陆小暑早已睁大了乌溜溜的眼睛正在侧耳倾听外头的动静,这个乌先生,听起来爹和娘跟他很熟悉啊,而且,满尊敬他的呢!

陆小暑觉得,爹Xing子本来就温和,他对乌先生客气可以说是本Xing使然,可是能得到娘带着尊敬的客气口吻说话,啧啧啧,那就了不得了!

眼前一晃,两道身影先后进屋,陆小暑便努力的睁大眼睛看过去。爹身边的那位陌生男子身形修长略显清瘦,三十出头的年纪,穿着半新不旧的藏青长衫,古铜的肤色,五官轮廓分明略显深刻,鼻梁挺且高,一双狭长的眸子微微眯着,掩去了眸中的光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平添几许柔和。

是个看过去令人感觉很舒服的人,且颇有点出尘脱俗的感觉,仿佛他浑身周围有一层无形的清气包围着,这世间的一切污浊肮脏都无法近身。换句话说,就是很有气质,令人不敢轻视怠慢。

陆小暑心中下意识的便觉肃然起敬,心道这枫叶村还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啊,自己的爹谈吐行事便不像普通的乡野愚民,这乌先生就更不俗。听说他是这村里的教书先生,难道,是个隐士?

陆小暑不觉饶有兴味的多瞧了他几眼,活了这么多年,总算知道隐士长个什么模样了!果然很有型……

“呵呵!”乌先生笑了起来,朝炕前走过来随意在炕沿坐下,向陆忠笑道:“这孩子倒不怕生,睁着眼睛只管看人。”

陆忠笑叹道:“是啊!这孩子挺懂事的,平日里也不怎么哭闹,只要不是睡着了,这双眼睛便乌溜溜的到处乱转,对什么都好奇的紧!”

乌先生俯身瞧着陆小暑,笑道:“果然是个招认喜欢的小丫头,透着精神!”乌先生说着,见她粉嘟嘟的小脸实在招人喜欢,忍不住伸出手指捏了捏她的脸颊,又戳了戳。

陆小暑十分恼火,嘴里吐着小泡泡,扭着小脑袋挥着小手“啊啊”的抗议,心中忿忿道:你一个隐士怎的半点隐士风范都没有?自重!自重啊你懂不懂!怎么跟那小屁孩一样喜欢戳姐的脸呢!亏姐刚才还对你肃然起敬来着,太让姐失望了,敬个屁啊!

乌先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这小丫头,脾气还挺大!”

陆忠笑道:“可不是,小丫头就是这样,最不喜旁人动她,情愿一个人傻愣愣的躺着发呆。”

“……”陆小暑被爹的话雷得欲哭无泪,她拥有一个十八岁大姑娘的灵魂,能喜欢别人将她当成一个小嫩娃儿抱着拍她的屁股哄那些“乖啊”、“宝宝啊”之类的肉麻话吗?相比之下,她当然情愿乖乖的躺着——可不是傻愣愣的发呆!天知道她心里有多无聊!

乌先生听了陆忠的话戳在小娃娃脸上的手指头微僵,呵呵一笑收回了手,见陆小暑果然慢慢安分了,不觉摇了摇头笑笑,转而同陆忠说起别的来。

陆小暑支起耳朵听,他以为他们会谈论诗词歌赋或者其他学问或者琴棋书画——隐士不都爱这个调调吗?

谁知尽是些“田里的水稻长势不错,看来今年又是个丰收年”、“腐竹和豆腐干卖的很好,下回可以多做点”、“东边芦苇荡里头芦苇也长高了许多,等再过一两个月割些回来编竹席”等普通农家家常,还夹杂着些东家长西家短的闲话,陆小暑便觉甚是无聊,心中对隐士的印象完全被打碎了。

苗翠兰的动作很是利索,很快便将两只野鸡都处理好了,一只用盐腌着拿东西装好盖好,放在木桶中吊在井里保鲜,留着明天晚上再叫乌先生过来吃,今晚只吃那只更肥大的。

乡下人没什么讲究,况且这最新鲜的野物本就只需最简单烹饪便是美味,她将这野鸡剁成块下锅,用竹笋、腐竹、泡发的香菇木耳一拌,再加上姜、葱、蒜、、整个的红辣椒、八角、料酒一起炒,最后撒上香菜,用娃娃抱鲤鱼的大瓷海碗盛了满满的一大盆,再大火炒了一个蒜蓉生菜、拌了一个凉拌豆腐、一个凉拌豆角,便上桌吃饭了。

闻着浓香的饭菜香味,陆小暑馋得不得了,可惜啊,没牙的孩子什么也吃不到!

转眼到了八月份,陆小暑快半岁了,可以随意翻身打滚、可以坐起来了,偶尔还能扶着墙站站,冲爹娘咧开嘴笑的时候,小嘴里也长了三四颗小Ru牙了。

终于告别了那种整日躺着无所事事的日子,陆小暑心里还是满欢喜、充满着期待的,没有一天不期待着能走能跳能跑。姐姐陆小雪的小脚丫子上已经穿上娘做的小布鞋了,在爹娘的搀扶下可以摇摇晃晃的走路了。

陆小暑其实挺喜欢这位漂亮姐姐的,姐姐待她也好,很善意的好,小玉死抢活抢姐姐都不肯撒手的小布偶却很慷慨的主动给她玩。就冲这一点,陆小暑决定将来一定好好保护姐姐。姐姐这个林黛玉似的小模样,不用说了,肯定是个招人欺负的主儿!

不像那个讨厌的小屁孩,满口里叫什么“大妹”、“二妹”,陆小暑听见一次恼火一次,心道你才“二”呢!

八月十五,圆圆满满的大圆月亮挂在天际,倾泻满地月华,程亮的月光照耀下来,院子里的樱桃树、枣树、枇杷树、柿子树枝叶毕现,从对面走来的人也可看得清清楚楚。

吃过晚饭,陆家便在院子里摆了桌子,桌上放着月饼、糖果瓜子、桃、柑橘、新鲜摘下来的葡萄等吃食,一家子和乌先生坐着赏月。

陆小暑和陆小雪也各坐在一张椅子上。陆小暑皮的很,坐的是动弹不得的婴儿竹摇椅,她对此很是郁闷却在娘的几声训斥下不敢再抗议。她跟陆琦一样,下意识的有点害怕泼辣的娘。

乌先生拉着陆琦指着天上的月亮笑问:“阿琦你看那像什么?”

陆琦眨眨眼睛,说道:“像娘刚烙好的大饼!”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陆琦听着这笑声似乎有点那个,没来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也笑了笑,问道:“我说的不对吗?”

“对,对!像大饼,哈哈,大饼!”乌先生又笑。

陆小暑暗暗翻了个白眼,鄙视道白痴小屁孩就知道吃!乌先生要是问我我肯定说像玉盘,玉盘多值钱,卖了能买许多好吃好玩的,比大饼好多了……

“你呀,就知道吃的!”苗翠兰一句话说出了陆小暑的心声,她含笑嗔了陆琦一眼笑道:“也不怕人家乌先生笑话!”

乌先生拉着陆琦挨着自己坐下,却是笑道:“阿琦说的也并没有错,他还小!”

“这孩子呀,可要野惯了!”苗翠兰便趁机笑道:“我想明年等两个丫头大一点用不着他看着了便让他也上学堂跟乌先生做学问呢,不知乌先生觉得行吗?”

陆琦明年才六岁,在农村来说,这么小就上学堂是有点太早了,好多孩子过了十岁甚至更大才开始启蒙。但苗翠兰望子成龙心切,便有此一问。

乌先生瞧了陆琦一眼笑道:“当然可以!这学问就该从小做起,早点定Xing,基础也能打得更牢!人家那讲究的富贵人家孩子,两三岁便开始启蒙了。”

苗翠兰顿时大喜,忙起身朝乌先生施礼道:“真的!那太好了,多谢先生!”

“弟妹快别多礼,呵呵,在我眼里阿琦跟我亲侄儿一样,就算你今日不提,过一二年我也会提这事的!”乌先生亦忙起身还礼。

乌先生一时兴起,便笑着拉过陆琦教他念诗,念的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陆琦连个大字也不识得,哪里懂得什么明月光、思故乡,只是乌先生教他他也不好不学,便跟着一句句的念,念得甚是吃力。

苗翠兰也不懂,但既然是“诗”那就是读书人才懂的玩意,在一旁瞧着儿子不觉有些紧张,生怕乌先生嫌他笨了。

念着念着,乌先生的声音渐渐的带了些微不可觉的惆怅,眼神一黯,轻轻的叹了口气。陆小暑一旁偏着头听着,却是突然想到不知谁胡改乱编的“猪头望明月,低头撕裤裆”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傻丫头,又在这儿傻乐!”她的笑声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苗翠兰不禁笑嗔道。

陆小暑“啊啊”的抗议:她哪里是傻丫头、哪里傻乐了?

乌先生呵呵一笑,便也收了口,轻轻拍了拍陆琦的背后:“去吧,自个玩去。”陆琦欢呼的“哦”了一声一挺身从凳子上滑了下来,跑到树下草丛里抓蛐蛐去了。

“乌先生可是想家了?呵呵,说起来咱们做了邻居这么些年,还不知乌先生是哪里人呢!”陆忠不觉笑问道。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