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代妖后很嚣张

更新时间:2020-01-14 02:03:10

一代妖后很嚣张 已完结

一代妖后很嚣张

来源:落初 作者:月凝湾 分类:言情 主角:玄天族佩钰 人气:

《一代妖后很嚣张》作者:月凝湾,言情类型小说,主角:玄天族佩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古族入侵,水清漓不得不远嫁他乡,沦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停!谁是牺牲品了?人家明明很幸福好嘛!水清漓:“我是猫,你是鸟。猫吃鸟,我克你。”火骄烈:“娘子说得在理。”水清漓:“我主水,你主火。水克火,我还是克你。”火骄烈:“娘子说的都对,但是天色已晚,有话明天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众人转头,看向了火骄烈,后者并没有丝毫要阻止的意思,反而拿起了一块糕,咬了一口。

这,是纵容到底么?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然不是,只有火骄烈自己心里明白,他赌水清漓不会这么蠢。

这种当众杀人的活儿,留下的把柄洗都洗不掉,她怎么可能为一时之快而这么做。

就在所有人认为吴杏儿死定了的时候,雪花悄然而至,这中间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

说时迟,那时快,雪花在挨着吴杏儿咽喉的一瞬间融化成了水,只是,这水......有点多......

吴杏儿当场就愣住了,表情十分复杂。有劫后重生的轻松,也有一身湿的尴尬。

那雪花直到贴着吴杏儿的喉咙才化,几乎是顺着她的喉咙流下去,这雪花本就不普通,所以就像是有人给她泼了盆水似的,曲线毕露。

“哎呀,不好意思了,清漓一时紧张,没控制好,二小姐,你快去换身衣服吧!”水清漓不知何时已回到了位置上坐了下来,脸上哪有一丝丝歉意,眼角的笑意掩都掩饰不住。

吴杏儿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忙裹了件披风,带着丫鬟下去了。狼狈不堪。

“你啊你,”火骄烈点着水清漓的鼻子,似责怪,似埋怨,“总是这么大意。这还好吴家二小姐没出什么事,亏得你及时将冰给化了,不然吴二小姐可就要在这场意外中香消玉殒了。”

“不是还有你么。”水清漓嗔怒道,不动声色地拂开了他的手。

这话很明白的表达了火骄烈的两个观点:

第一、吴杏儿这件事是个意外;

第二、水清漓是救了她一命。

这样一来,便是无理便也成了有理。

所有人心中都不敢小看水清漓了,这一唱一和堪称完美,心中对火骄烈位置有想法的人明白:恐怕火骄烈又多了一大助力......

==========

水清漓实在是无聊的很。

其实这些人了解的她并不完全。消息中的她,娇蛮任Xing冷漠不讲理,现实中的她确实和这个也挺接近。

她的真身是一只猫,和最普通的猫一样,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睡觉晒太阳。

所以,只要一有时间,漓小猫咪就会躺到摘星楼楼顶,晒太阳!

这天,阳光正好,水清漓又让佩儿临时搭了块地,眯着眼睛,晒起了太阳。

火骄烈最近比较忙啊,水清漓想着,咬了一块桂花糕。眼珠一转,想着昨天晚上火骄烈对她说的话......

“清漓大小姐,看来我这个挡箭牌用的很顺手啊。”火骄烈的语气中不带任何情绪。

这时水清漓才发现下人已经全部被他遣退了,心底有些不大自在。

“怕了?”火骄烈笑道,依旧看不透他眼中的神色。

水清漓想了想,凝视着他,笑了:“若是你要追究责任,断不会等到现在,当时完全可以不给我台阶下,不是么?”

“可是拿我当枪使,是不是该付点代价?”火骄烈伸手,敲了敲桌子,笑意不曾到达眼底。

“确实,呐,你起身向右,里间梳妆台上,都是我的东西,烈世子请便。”水清漓淡然扫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气氛安静了下来......

良久,他们互相看了一眼,大笑。火骄烈笑着说:“你演的真像那么一回事儿。”

水清漓也露出笑容:“比起你差远了。”

“当时你见着那吴杏儿的脸,黑的呀,简直了!”火骄烈回想了一下,忍俊不禁,“难怪都说你不讲理了,真是一点颜面都不给人留。”

“哦。”水清漓答。

火骄烈的脸也黑了,‘哦’?我说了这么多,就回我一个‘哦’?真是,不可理喻!

于是火骄烈决定不要和她说话......

水清漓回想着,露出一个微笑。

太阳突然阴了,更准确地说,是被东西挡住了。

是一只风筝,摇摇晃晃地。

依着水清漓之前的Xing子,怕是直接会把这风筝给打下来。可是现在......谁让咱现在在别人地盘上。

这风筝都要打着自己了,放风筝的人也是忒有技术,这风筝本就大,还正好飞在了摘星楼顶上不到一丈的地方,正好把阳光都给挡着了。

有病吧!本着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想法,水清漓起身,沿着风筝线看去。

只看得一白衣翩然而至。

“大嫂,六弟打扰您休息了?”

水清漓看了一眼来人,原来是六公子火骄浅。听说这个人好玩,不务正业,今天可正是见识到了,这大好天气不好好修炼居然跑来放风筝。她似乎忘了自己也不好好修炼跑来晒太阳......

“确实打扰了。”水清漓道。

火骄浅似乎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直白回答这个问题,倒是有些愣住了,不过几息,他又问道:“大哥没和您一起?”

这是,在打探消息?水清漓看了他一眼,火骄浅眼中十分清澈,像是一眼能望到底,有这种眼神的人不会太复杂吧。水清漓看他顺眼了几分,笑道:“我一妇人,哪里知道他的行踪。”

说着,火骄浅的随从便到了,道:“世子妃好。”

水清漓点了点头。

一随从拿着风筝问道:“六公子,您跑的那么快,这风筝,是放还是不放?”

火骄浅皱眉:“你没看着影响大嫂休息了么?还快不滚下去!”

那随从唯唯诺诺地退在一旁,低着头不敢多看一眼。

水清漓笑道:“我也乏了,这就下去了,你也快些回去,不然让别人看见你站在你大哥的寝殿之上可要嚼舌头了。”

说完扭头便走。佩钰忙收拾着东西,也跟着走了。

果然不爱搭理人,火骄浅看着背影暗自冷笑道,对旁边的人说:“你看清楚了么?”

那随从笑道:“确认无误,烈世子断没有与她圆房。”

听了这话,火骄浅的笑意又浓了几分,新婚中的新娘能有气力跳的起舞,这本身就值得人怀疑。若是火骄烈这厮亲手把这场婚搞砸,怕是他世子的位置不见得能坐的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