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宠宠欲动:老婆,劫个婚

更新时间:2019-11-23 02:50:50

宠宠欲动:老婆,劫个婚 已完结

宠宠欲动:老婆,劫个婚

来源:落初 作者:拓跋夭夭 分类:言情 主角:叶云裳堵墙 人气:

《宠宠欲动:老婆,劫个婚》作者:拓跋夭夭,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叶云裳堵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小叶子,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某宝嘴里叼着红玫瑰,从敞篷玩具跑车上跳下来,单膝跪地,“从今天起,我会上交我所有的零花钱,替你清空所有的购物车!” 某男款款走下价值千万的名牌跑车,一手握着钻戒,一手递上金卡,“叶云裳,嫁给我,我的整个商业王国,都是你的!”  一大一小,一个变态一个萌娃,同时向你求婚是种什么体验?正当叶云裳无从抉择的时候,那两个已经扭打在了一起! “二叔,别以为你是老腊肉,就可以倚老卖老,现在流行小鲜肉,您老早过时了!”“乖,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二叔尽快造个小叶子,陪你唱老鼠爱大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浴室里,烟雾弥漫。

叶云裳快速冲了一遍身子,把他买的衣服换上,站在镜子前对她倍感疑惑,想不到这衣服居然这么合身。

她从浴室走出来,看到周嫂正在整理床铺,她走上前,抱歉说了句,“真是麻烦你了,不好意思。”

周嫂稍停下手上的活儿,抬头看向她。

还真是漂亮的姑娘,乌黑长发披散在肩上,白皙的皮肤,不加任何修饰的脸蛋,如清新脱俗的莲花,美得自然,她的气质与以往少爷带回来相亲的女人完全不同。

刚才在进来时,她看到床上散落的卫生棉,床单上的一滩暗红色,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周嫂脸上洋溢着一抹亲切笑容,回应道:“不客气,别放在心上。”

她把弄脏的床单收拾好后,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在桌面有个暖水袋,是二少让我准备的,看你脸色这么苍白,回家要注意休息,别受凉了。”

“谢谢。”她拿起桌上的暖水袋,捂在肚腹之上,一抹暖意从小腹直涌上心头,她看看门外,问道:“他人呢?”

“和小少爷正在客厅嬉闹,不过这会儿,都已经没声音了。”周嫂笑笑说着,似乎对他俩的玩闹,早就免疫。

叶云裳点点头,对她道:“阿姨,那我先出去了。”

周嫂点点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笑容多了分深意,从兜里掏出手机……

在一楼安静做着作业的宫奕阳,看到她从二楼下来,迅速跑了过去,“小叶子,你终于出现了,你都去哪儿了?是不是被二叔欺负了,如果是,你尽管跟我说,我告诉爷爷NaiNai去,等他们收拾二叔。”

宫奕阳攥起拳头,浑身的英雄气息暴涨,他带回来的小叶子,绝对不能被人欺负。

叶云裳见此,窝心地微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没有,你二叔没有欺负我,刚才我不舒服,他帮我去买了点东西。”

听此,他才松了口气,但看她这身衣服,根本就不是原本那套,疑惑道:“小叶子,你的衣服怎么不同了?”

“之前那套弄脏了。”叶云裳别扭说着。

“为什么会弄脏?”宫奕阳就如一枚好奇宝宝,不断在提问。

叶云裳还在思考着如何回答他这个问题,他瞥眼看到她手里拿着的袋子,好奇问道:“小叶子,这又是什么?”

说着,那只小胖手还想探过去看看。

“不,奕阳,你不能看。”叶云裳有点急,捉住他的小手。

“为什么?”宫奕阳好奇心爆棚,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眼不眨盯着她。

“哎!”叶云裳满心郁闷,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时,宫祁貄从厨房走了出来,解救了她。

“宫奕阳,你作业完成了?”

听到二叔的声音,他顿时成了瘪气气球,低着头重新回到位置上。

“作业还没做完就乱跑,皮痒了?”宫祁貄习惯Xing对他恐吓道。

宫奕阳十分不满,对他撇撇嘴,“二叔,在小叶子面前,你能不留点面子我?”

“还不赶快做作业?”宫祁貄不理他的问话,冲着他喝了句。

宫奕阳愤愤不平,用力抓着笔,咬咬牙一边写着,一边嘀咕,“坏二叔,讨厌的二叔,最可恶了!”

叶云裳看着他那小样儿,嘴角泛开浅浅笑意,“奕阳,我先走了。”

“小叶子,你不留下来吃完饭吗?”他一脸惋惜,他还想再见她一会儿。

“不了,下次有机会,再给你买好吃的。”叶云裳哄着他。

一提到吃得,他就高兴,连连点头,“好呀,小叶子,你不能忘记哦!”

“嗯。”她应了句,又看向宮祁貄,“刚才,谢谢了,今天我不小心撞到奕阳,已经去医院检查了,没什么大碍,如果他过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

他锋利的眸底闪过一丝幽芒,“电话。”

叶云裳找了纸笔,迅速写下自己的号码,给了他。

见她要走,宫奕阳又道:“小叶子,我送你出去吧。”

叶云裳低头笑笑,正想开口,却被宮祁貄抢先一步,“作业没做完,哪儿都不能去!”

“二叔……”宫奕阳的眉头扭着一个死结,瞪着他。

但知道自己不能鸡蛋碰石头,立马转变态度,顿成乖宝宝,“二叔,我很快就回来,你就让我去嘛!”

“今晚不写完作业,明天哪儿都不能去。”宫祁貄才不买他的账,冷冰冰说道。

叶云裳看着他一脸失望的小脸,弯腰摸摸他脑袋,安慰道:“奕阳,你乖乖做作业,下次有机会,我再带你出去玩。”

“好吧!”宫奕阳点点头,反复安慰自己,他是乖宝宝,唉!

叶云裳安抚好小家伙后,拎着自己的东西,迅速离开别墅。

宫奕阳只能目送她到门口,见她离开后,那扇门关上许久,他回头,看着坐在沙发的宫祁貄,幽幽道:“二叔,我知道,你其实是在妒忌我。”

宫祁貄听着他莫名其妙的话,刚想张口,却看到他收拾完作业,抱着一沓书本跑上二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