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沈少的甜妻好迷人

更新时间:2021-03-02 19:48:53

沈少的甜妻好迷人 已完结

沈少的甜妻好迷人

来源:落初 作者:手可摘星 分类:言情 主角:陈程阅 人气:

《沈少的甜妻好迷人》为手可摘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这一夜,她被人下药。自知清白不保。在理智尚在时,抓住了眼前的男人。从此开启了另一种生活方式。*程阅问:“你爱我吗?”沈作棠说:“为你的美神魂颠倒。”程阅问:“为什么?”沈作棠说:“为了跟你鬼混。”他夜夜索求无度,害她羞于见人。她以为自己遇到了真爱。有一天却发现,扼杀自己孩子的是他……当头顶的光环不在,当他的宠爱变成阴谋……一切突然变成一场笑话时。她该怎么逆袭?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身边的保镖一个也不能撤走,反而要增加。”男人不可违抗的宣布着。他置于椅背上的手轻轻敲了敲,一双阴翳不定的清眸微抬,直直的看向程阅。程阅气嘟嘟的不乐意,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胸膛也是一鼓一鼓的。

“我说了,我不要。”

“不要也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要求?

程阅狐疑的打量着沈作棠。一脸真诚,坦坦荡荡的样子。装得还真是有模有样。

“说。”倒要看看,还有什么下策。

“我把他们撤走,你24小时跟在我身边。”

“24小时?”亏得他想得出来。

24小时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要在一起吗?

还能比这更变态一点吗?

“不行。”

“不行就让他们跟着。”

俩人谈到这里算是崩了。

沈作棠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程阅谈判失败,样子很生气。

办公室里一时陷入寂静中。

谁也不吱声。

一直等候在门口的王彬彬见里面没有声音,轻轻的敲了敲。“沈总,宋总在‘得意轩’定了位子,说难得遇上一起吃个便饭。”

闻言,沈作棠思索了下,对着门外说:“知道了,让他等着。”

宋总?

弗来克的宋峰吗?

程阅好奇的想,宋峰身价上亿。沈作棠让他等着?人家愿意等吗?会不会背后使劲的骂他,诅咒他啊?妈呀,这时候肯定他爸妈,爷爷NaiNai,连祖宗都受牵连了吧。

这样想着,程阅又摇了摇头。沈作棠可是沈氏的沈作棠啊。沈氏全球上市公司23家,身家可非比寻常啊。是个商人就想巴结的人物,他们敢骂他?

“你在想什么?”沈作棠见她脸上调色盘般变化多端。程阅不答反问:“外面说话的是谁?”

“我秘书。”

“男的?”

“……你听着像女的?”

“我好奇为什么不是女的。”一般老板不都找个美女当秘书。

她的小心思沈作棠怎么会不知道,他神秘一笑,说:“我不介意招个女的。”

“那是你的事。”程阅浑身一寒,被他直直的眼睛看得手脚都没有地方放了。

“你来吗?”

“关我什么事?”

“你这么聪明,我想招你,你没有听出来?”看着被自己逗得手足无措的女孩,沈作棠心情大悦。

站在门外候着的王彬彬脸黑了又白,白了又黑。这俩个人什么情况,谈话为什么谈到自己身上来了。这我是招谁惹谁了。

程阅的眼珠子左转转,右转转,上看看,下瞄瞄。哎,脑子转不动了。怎么办?

每次好好的谈话,最后被调戏的总是自己。

看来说话也是一门技术活啊。

“跟我一起去吧。”沈作棠突然说。程阅一愣,有点反应不过来。“去哪儿?”

“吃饭。”

吃饭?

这样多不好呀。宋总可是我老板啊,让老板等着员工去吃饭,这样怎么都不合适吧。

“你刚不是让宋总等着你吃饭吗?”我还是不要去了。程阅看着沈作棠浅浅的笑,意思可明显了。沈作棠当作没看到,曲解道:“你要不愿意,我可以让他们自己吃。”

“什么意思?”

“就是不要他们,我们俩个人去吃。”

他怎么每次都能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想法?这太可怕了。

程阅本来不去的,可是沈作棠作决定的事,怎么由得了她?

王彬彬率先按好电梯,候在一旁毕恭毕敬的站着。程阅朝着他看了好几眼,身高应该有180,因为垂着头,所以不是很确定。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配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衬得一张脸干干净净。他感觉程阅不时的在看自己,不免好奇的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王彬彬惊呆了。

这个女孩好漂亮。

像一束光,从最耀眼的地方而来。漆黑的眼睛似星辰般闪亮,浅浅的笑容熏染整张脸,都漫延到人心底去了。这就是所谓的不可方物,倾国倾城吧。

沈作棠脸色一沉,淡淡的扫了眼浑然不知的程阅。笑什么笑,勾引了男人都不知道。程阅一愣,他这是什么眼神?自己干嘛啦?这样看着人。

一脸呆萌的王彬彬被沈作棠照头抽了一掌。“低下。”

白皙的脸一红,瞬间尴尬得不能自已。看着一副生无可恋的王彬彬,程阅义愤填膺道:“你干嘛打他啊?”

这时,正好电梯来了。沈作棠拉了她就进电梯,冲着准备跟进来的王彬彬道:“你不准跟来。”

“他做错什么你要打他?”好好一帅哥这样被欺负了。

“他没有做错,是你错了。”

没搞错,你打人就打人,还错在我?“我干什么了?”

沈作棠不理,目光无焦距的看着电梯门。

程阅见他不说话,自己一时也被其他事情给纠结上了。现在她的问题是,还没有理清自己跟沈作棠的关系,夫妻吗?不是。恋人吗?也不是。他就这样突然闯进了自己的视野里,强行进入了自己生活,赶也赶不走。每次试图沟通,最后都被他三言两语四两拔千斤的化有形变无形。

不是他的对手啊。

关于保镖事件,自己可比不上他值钱,用不着保镖。

再者,独来独去惯了的程阅实不适应这样被人无时无刻的盯着。

该怎么办呢?

抬起头来,苦大仇深的瞪了眼身旁的男人。不想,沈作棠既然一直都在看自己。而且还是那种看得非常认真的一种,程阅化苦大仇深为欲哭无泪。

“你看着我干嘛?”

“我在看你什么时候能发现我在看你。”

好深情的一句话啊。

被一个帅得要命的男人表白,内心再强大也熬不住啊。程阅心猿意马的别过头去,刚才既然有那么一瞬自己忘记呼吸了。天啦,这是要沦陷的趋势呀。

“你跟程礼陈认识多久了?”

怎么突然问程礼陈?

找话题调节尴尬吗?

“有五年了。”高三那年爷爷死后,爸爸不得不将自己接回家。那时面临高考,对于她一个转校生,大家根本无心搭理。她分到与程礼陈同桌,就这样,她们熟了,成了最好的朋友。

A大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好大学,当年,本来程阅有更好的去处。最后为了程礼陈,先择跟她上了同一所学校。

现在毕业了,放弃国外抛来的一条条橄榄枝,而选了弗来克。

如果问程礼陈为程阅做过什么,其实并没有。因为,程阅在意的是程礼陈眼睛里流露来对自己的友谊之情。

她们彼此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

就是她们的关系。

沈作棠扫了眼程阅脸上流露出来的珍视,冷冷道:“以后离她远点。”

“你说什么?”

“我让你离她远点?”

有病吧,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程阅仇视的看着沈作棠:“为什么?”

男人抿了抿唇,倔强的看着她。一双漆黑的眼睛,冒着怒火,都烧到脸上来了。小手不自觉的将包包的带好捏得死紧。

这么在意她吗?

沈作棠无法告诉她,自己让保镖跟着她就是因为程礼陈。

“因为我吃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