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正室战场

更新时间:2021-03-02 19:47:44

正室战场 连载中

正室战场

来源:落初 作者:木子记梦 分类:言情 主角:沈李璋锐 人气:

主角叫沈李璋锐的小说是《正室战场》,它的作者是木子记梦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柔和的月光从打开的雕花窗洒在房间内的紫檀月洞门架子床前,床上躺着一身白色寝衣的沈清韵,当她闭上眼的那一刻,她想自己的这一生从嫁进这个房间就是一场战斗,和丈夫的各种小妾斗,甚至和自己的内心斗。不,从她出生那一刻起她就在战场上,只是出嫁前一直是在观摩母亲的战斗,出嫁后才是自己的战斗,而现在丈夫也死了,儿子也娶妻了,现在轮到她来观看儿子后院的另一场战斗了。她,尚书府嫡长女,却因身份特殊,不能嫁给心中所爱之人,一生在别人的后院斗小妾、斗婆母。他,王府世子,却不能不顾家族存亡,娶心中的青梅,只能默默在她身后守候一生。文璟轩曾对沈清韵说过“你若回首,我必在原地等你!”。可惜这一世,她终究是回不去了!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心想事成,更多的只是无能为力的接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人走出屋子就看到春通房倒在地上,而翠屏则在一旁大呼小叫。一院子的丫头婆子被这突如其来的晕倒弄得不知道怎么办,呆立在一旁。

跟着沈清韵一起从屋里出来的沈嬷嬷快步走到翠屏身边,抬手就是一巴掌。“鬼哭狼嚎什么,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夫人的院子哪容得你个小蹄子放肆。没照顾好自己主子,还好意思喊,再出一声,马上把你卖了。”

翠屏没想到沈嬷嬷一出来就直接扇了自己一巴掌,一时懵在原地。

“都站着干什么,把春通房抬到西边厢房,去请个大夫来。”

“怀孕了?”容姨娘惊呼一声。自己入府这么多年,日盼夜盼想要个孩子,就是没有,这春通房入府才多久,居然怀上了。不过想想也是,自己虽然入府时间久,但老爷除了刚入府那个月歇在自己房里多些,这些年来每个月也就一两次歇在自己房里,大部分时间还是在主院歇息。而春姨娘进府后几乎和夫人平分秋色,怀孕也是早晚的事。

“这位姨娘才怀孕两个月,胎像不稳,想来是刚刚动了胎气才会晕过去,我开几幅安胎药,以后多注意休息。”

大夫颤颤巍巍地说完话,开药走人。看来又是一出正室整治怀孕小妾的戏码,自己见多了,这种高门秘闻还是不要沾染的好。

大夫刚走,本应在外面和同僚饮酒的李璋锐却回来了。

李璋锐难得今日休沐和同僚相约吃酒。谁知,酒菜才刚上桌,就有小厮来说家里春通房怀上身孕,惹怒了夫人,被夫人打流产了,现在还在打,连小命都不保了。

“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流产?这后院是怎么管的?”

后院一团糟,还被同僚取笑,李璋锐语气中难免带着怒气。

沈清韵胸中窝火,也不搭理他。

翠屏倒是想为自己通房向老爷告告状,不过想到刚才沈嬷嬷的一巴掌,也不敢出声了。

慧姨娘看夫人和老爷怄气了,两人都不说话,并上前道:“没有流产,只是动了胎气。今天妹妹顶撞了夫人,夫人罚她到外面反省,她身体弱才动了胎气,大夫说吃两服药就没事了。”

听说只是动了胎气,李璋锐大大松了口气。虽说不是很看得上春通房的出身,但她肚子里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况且自己三十好几了,却一直子嗣稀薄,只有平哥儿一个嫡长子,如果春通房能生个庶子也是很好的。

正说着,春通房悠悠醒转过来,看到老爷也在,嘴里说着没事,眼睛却恐惧地望向沈清韵,好像沈清韵要吃了她一样,一副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

沈清韵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心中的怒气,才转头向李璋锐道:“老爷,春通房身子弱,不如让她早点回房休息吧。”

李璋锐点点头,早上是他让夫人整治春通房的。刚才他在气头上,一进房就责备夫人,难怪夫人生气了。不过现在夫人先让步了,他也不再板着个脸。

春通房起身准备走时,又向着沈清韵轻轻行了一礼:“奴婢先回房了,明日再来给夫人请安。”

“你肚里的孩子要紧,就别过来了。”

春通房不免得意,她等的就是这句话。

不过沈清韵接着又对容姨娘和慧姨娘道:“这段时间你们也别过来请安了。天气越来越冷了,别冻坏了身子,等开春再说吧。”

本来以为就自己可以凭着肚子免了请安,不曾想夫人把其他两位姨娘的请安一起给免了,那自己在这府里还有什么特权呀,春通房不免气结。

不过好像想让她更加不痛快似的,沈清韵接着又对李璋锐道:“大夫说春通房这胎胎像不稳,她的身体又比旁人弱些。这几个月就在翠玉轩好好养着吧,不要出来动了胎气。”

春通房刚想反对,李璋锐却同意了,还直夸夫人想的周到。

众人总算都从明辉苑出来了,春通房则一直嚷嚷着肚子疼将李璋锐拖到了自己的院子。

众人走后,沈清韵坐在房间喝茶,一旁的春卉一脸沮丧。

“夫人,都怪我,我不该顶撞春通房的。”

说着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如果夫人不是为了给自己报仇也不会找春通房麻烦,不找春通房麻烦就不会动胎气,不动胎气老爷就不会责备夫人了,都怪自己不好。

“好啦,别哭丧个脸。不是你,也会是夏乔、蓝溪。这早早就是个局了。”

沈清韵刚才还不明白为什么李璋锐会这么快就回来了。现在想来,从昨天自己回娘家,春卉被打就已经是春通房设的一个局了。她有肯定自己能赢的筹码,才会在自己不在家时打自己院里的人。也知道自己得知春卉被打后肯定会责罚她,而她也早早安排好人通知老爷,好让老爷来救她。

“看来这个春通房变聪明了,”沈清韵又转头对沈嬷嬷道:“查查谁给春通房报的信,老爷身边的人该清清了。”

沈嬷嬷答应着,但是却欲言又止地站在原地不动。

“还有何事?”看到沈嬷嬷不下去办事,沈清韵问道。

沈嬷嬷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道:“只是那孩子……”

“那些姨娘、通房不懂事整治就整治了。不过老爷本就子嗣单薄,那些小娃娃有什么错,我不想造孽。”

沈清韵不愿再多说,这些年来,虽说也有整治姨娘小妾,不过都不会牵扯人命,这是她的底线。

沈嬷嬷知道自家夫人心善,不愿意去害无辜的孩儿。不过如果真有那天,自己不介意替夫人代劳。

另一边,容姨娘和慧姨娘出了明辉苑后结伴回自己的院子。

“没想到夫人会发那么大的火,更没想到春通房居然怀孕了,看来这府里以后更加没咱们待的地方了。”容姨娘满嘴酸气地道。

“夫人向来仁厚,这次发火也是因为春卉挨了打。毕竟春卉自小就在夫人身边,这份情分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慧姨娘说道。

“不过,为什么夫人好好的会让姐姐绣年礼?如此短的时间内绣那么多份,姐姐多注意身体,别熬坏了眼睛。”慧姨娘又道:“姐姐不妨分几份给我,我虽然女工没有姐姐好,也勉强能见人。”

两人虽都是姨娘,刚入府时也因为老爷对谁好点有过争宠。不过李璋锐后来对两人都是淡淡的,再加上两人同时被卖进府,又同住一个院子,关系慢慢也就亲近了起来。

容姨娘知道慧姨娘是真心想要帮自己,不过还是道:“不用麻烦你,你还得照顾雅姐儿,哪能分身绣什么年礼呀。夫人让我绣年礼是对我的惩罚,你帮忙,反倒有可能连累你也受罚。”

于是并将自己在花园中看到春通房打春卉,自己不帮忙,反而远远看着的事说了。

“姐姐,你怎么这么糊涂!”

慧姨娘听完容姨娘的话才知道整件事的原委。

“夫人向来护短,她院里几个丫头从小伺候她长大,情分非常。春卉那丫头虽然嘴上不饶人,但也没做过什么真正为难咱们的事。你怎么看着她挨打也不制止呢?”

“春通房现在正得宠,我一个无宠无子的姨娘,怎么敢去管她的事。再说,这么多年来,这李府的后院夫人一人独大,也是时候该有人来触触她的霉头了。”容姨娘一脸不服地道。

“姐姐,平心而论,夫人这些年一直待咱们不错了。当年和我们一起被卖的有多少做了下等的丫头,饥寒交迫。又有多少就算做了姨娘,家中主母善妒,容不得,见不得。她们整日提心吊胆,生怕有什么惹恼了正室夫人被发卖。哪像咱们这样就算算不得锦衣玉食,也是衣食无忧呀。”慧姨娘好心地劝解着:“再说,这些年,老爷喜欢去夫人的院子也情有可原,这也不能怪夫人。夫人这样的女子,要我是男人,我也喜欢。”

“知道啦!知道啦!”容姨娘知道慧姨娘是为自己好,但还是不耐烦道。

慧姨娘看到容姨娘的样子知道自己说的话她并没有完全听进去,但是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了。毕竟每个人的想法不同,自己一片好心也只能言尽于此了。

中午吃过午饭,沈清韵带着平哥儿去看过雅姐儿。刚回到院子,李璋锐就派人来说,要将春通房升为姨娘,让沈清韵准备准备,沈清韵也只是淡淡应了并去忙别的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