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暴君他偏要宠我

更新时间:2021-02-28 23:25:10

暴君他偏要宠我 连载中

暴君他偏要宠我

来源:落初 作者:风吹小白菜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姑娘宝宝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暴君他偏要宠我》的小说,是作者风吹小白菜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作为小侍女,苏酒只想老实本分地过日子。可是她伺候的贵公子大魔王,偏偏整日里作天作地,各种吓唬她、欺负她,非要把她惹哭才罢休。她长大的那年,大魔王突然告诉她,“苏小酒,老子喜欢你很久了!”——本该是国公府千金的苏酒,被遗弃乡野明珠蒙尘。却有那心黑手辣、残暴奸佞的权门庶子,把她紧紧护在掌心,为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直到把她捧到千万人中央,那本就属于她的位置!金陵风月,百年春秋;美人闺秀,您的暴君已上线!(凶残病娇小狼崽+天真励志小青梅+干净甜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怔怔望着那套工具。

记忆里,隐约浮现出一个画面:

金陵城临街的香铺里,容貌昳丽的年轻女子,端坐在梨花木圆桌后。

那双青葱般的纤纤玉手,慢慢将小石臼里磨好的香粉倒出,细细在黄铜小秤上称过,才倒进一只白瓷小碗里。

女子的一截丝质绣梅花宽袖垂落在桌案上,一只格外精巧的红泥小炉,正在手侧静静燃烧。

小炉上架着只巴掌大的陶碟,陶碟里的枣花蜜,已然煮成金红色,蜜里还涌着细小的气泡儿。

这是炼蜜成丸。

将枣花蜜烧制到这个程度,就可以与各类香粉混合,制成香丸。

女子的唇角始终噙着浅浅的温柔弧度,正准备把炼好的蜜与香粉掺在一起,一只白胖胖的小手,忽然扯住她垂落的宽袖。

她低头,看见腿边儿咿咿呀呀的小粉团子时,眼睛里的笑容,温柔得几乎要满溢而出。

她把小粉团子抱到腿上,仔细教她辨认桌上的物件儿。

画面渐渐灰暗。

娘亲教了什么,

苏酒记不得了。

只记得娘亲的身上,永远都有梅花和雪水的清香。

而娘亲的指尖,还沾着花蜜的甘甜。

如同她幼时的年月。

她在那套制香用具前跪坐下来,这套用具很齐全,炼蜜用的红泥小炉,储存香丸的小陶罐,一整套十八件黄铜香篆、灰押、银叶夹等香道用品,还有几包香材。

她拿起一只银叶夹,握柄上细细镂刻着“一梦浮生”四个隶体小字。

正看得出神,

一道慵懒嗓音自背后响起:

“我的小狐狸,不好好沏茶,在这儿面壁思过呢?”

苏酒回过神,扭头一看,小哥哥正懒懒倚在书架旁,盘着那对花中花。

她不舍地望了眼角落里的制香工具,搓了搓衣角,“小哥哥。”

“嗯?”

“这副制香的器具,落灰了呢。”

“是啊,”萧廷琛在太师椅上坐了,双腿伸直架在书桌上,一派闲散姿态,“是落灰了。”

苏酒结结巴巴,“既是落了灰,不如,不如……”

“不如丢掉。”

少年笑眯眯打断她的话。

小姑娘面色一白。

她是想问问,既然落了灰,想来他平日里是不用的。

既然不用,不如借给她啊……

她又望向乱七八糟堆在角落的制香工具。

她娘亲是爱香之人,而她继承了娘亲这个爱好。

从前舅舅家贫寒,她不过是在挖草药之余,摘一些柏子、桃花等乡野间寻常可见的东西制香,自然比不得这里正儿八经的工具和香料。

可这般好的东西,居然被丢在这里积灰。

她仿佛能听见这些小东西哭泣的声音。

小鹿眼湿润纯净,她上前,轻轻扯了扯萧廷琛的衣袖,“小哥哥……”

萧廷琛仍旧不紧不慢地盘核,嗓音戏谑:“妹妹左一声哥哥又一声哥哥的,这般亲热,是要作甚?”

苏酒盯着他勾起的唇角,暗道这厮才是狐狸心性。

他分明知道自己的意思,却偏偏装作听不懂……

可在刘妈妈她们口中,他居然还是什么待人宽厚、为人温和谦顺的君子!

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说的就是他了!

小鹿眼转了转。

她松开手,酒窝深深,“小哥哥书桌有些乱,我刚刚给你整理了下。那《论语》里夹着的玩意儿,当真精彩。”

萧廷琛笑容一僵。

他垂眸,瞟了眼桌角的《论语》。

这里面夹着的东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