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神医狂妃:魔帝狠狠追

更新时间:2021-01-14 20:58:15

神医狂妃:魔帝狠狠追 连载中

神医狂妃:魔帝狠狠追

来源:落初 作者:笙歌无为 分类:言情 主角:灵尊武皇 人气:

火爆新书《神医狂妃:魔帝狠狠追》是笙歌无为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灵尊武皇,书中主要讲述了:森罗大陆四国鼎立,神秘的东上城隐世多年依旧改变不了其超然地位,一朝入世原因何在?又该掀起怎样的风波血雨?她是东上城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小姐顾月,却自小灵魂二分,以三岁之幼龄远走他乡养伤吊命。待她灵魂合一、光芒万丈之时高调惊艳了整片大陆,却悄然闯了他的真心窃了他的真意。他说:娘子,叫声夫君来听听。她道:大业未成,不可不可!于是,一场平淡的恋爱伴着华丽的逼婚的矛盾行动,开始了……一日,软萌神兽憋屈问:“主人,城门咋地又关了?”各色小弟抢答曰:“溜达一国收一国,明显是被嫌弃了!”顾月撇嘴,娇倚某君软软道:“替我砸门可好?”某君挑眉:“为何?”顾月露齿一笑精光一闪,“逼我高调玩征服,我心善,依了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圣林帝国,安国侯府。

“老爷!老爷!大小姐醒了!”小厮慌张入厅来报。

华丽的厅堂内,安国候顾文武高大的身躯一震,并未回身,低声吩咐了句好生照顾着便遣退了小厮。

顾兰自门外疾步而进,恭敬行了半礼,“父亲”

安国候回眸凝视了片刻,只见女子身着正三品郡主正红宫装婷婷而立,眉目舒展丽色天成。安国候抬手拍了拍她的肩侧,对于这个女儿他一直深感歉意。

“兰儿,这次多亏了你进宫求来了墨昱大师的七品丹药。否则,月儿她……”

顾兰摇头,“父亲,您不必与女儿客气。这都是女儿应该做的,何况这不仅是为月姐姐做的,也是为了我安国侯府顾氏一族做的!”

安国候欣慰点点头,连连低声称好。顾兰才是他发妻的长女,因为一些原因,被月儿占去了嫡长的位置。可是兰儿并没有半句怨言,反而愿意离家远赴万里之外的宗门学艺,为的就是给府里的下人们标清楚风向,莫要苛待了月儿。

顾兰见安国候面有沉色,以为是还在生顾莲的气。心下不免又是一叹,这个妹妹真是让人不省心。七年之前,她离家之际明明就嘱咐过她不许去找顾月的麻烦,可她竟然胆敢将顾月推下池塘,顾月自小体弱,差一点就……顾兰想了想顾月出事后安国侯府的下场,背上一片寒气窜起。

“父亲,不知者不罪,莲儿现在也得到教训了。您就放过她吧!莲儿虽是高阶武师,但也承受不住寒水池三天的折磨啊!”顾兰跪在安国候身前,句句动情晓理,就只差声泪俱下了。但,安国候只留给了她一个决绝的背影与一句淡淡的话:

浸泡三日寒水池是我给她的教训。

言下之意是,若是那方来人,教训便不是我可左右的了,只怕不止于此。

顾兰顿悟,颓废坐地,那方……竟是强悍到侯府奋力抵挡都无法保住一个嫡系子女吗?

——

月华居。

内外院十六丫鬟仆妇小厮全都在主客室前的院子里跪了一地。梅婳坐在檐下阴凉处细细品着茶水,声音不怒而威,“好好想想你们今日罚跪的原因,想好了便说出来。或许,还有一条活路可走。”

众人心中都是一颤,自大小姐情况稳定下来,梅婳姑娘便唤了所有人在这院中罚跪,一跪便是大半个时辰方才有此一问。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梅婳姑娘是替大小姐抓Jian细来了。月华居的下人不久用是整个侯府都知道的事儿,除了梅婳与竹墨姑娘,月华居的下人就没有能待过三月的。且月华居的下人都是从府外甄选,经过了一年的调教才送进来当差三月。

提防了十一年之久,也抵不过家贼难防。梅婳想起顾莲那副小家子气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重重搁下茶杯。“砰”的一声,吓破了小丫鬟的胆子。

“姐姐饶命!梅婳姐姐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也是受了三小姐的威胁才一时糊涂做了错事!”

“二等丫鬟碧宁。”梅婳勾唇一笑,“果然是你!”

短短一句话,又吓得小丫鬟连连求饶。梅婳视而不见,径自说道:“两日前,一等丫鬟碧婷向小姐建言园子的花儿开得正好,出去走走有益身心。随后,在园子里二等丫鬟碧柔不站随行本位,侧身踩了小姐衣裙拖摆,幸而竹墨手快搀住了小姐。接着,碧柔提议去亭子小憩片刻,引小姐入了湖心亭。而后,三小姐出现,假做推搡与小姐一同跌入水中。当时,碧婷碧柔还有你碧宁!”梅婳眼刀飞向碧宁,“上前阻止三小姐。反而将竹墨阻挡在外以致小姐落水!”

“奴婢知错!奴婢知错!求梅婳姐姐饶了奴婢!”碧宁重重磕头,连连求饶。

梅婳坐回椅子上,又是一笑:“碧宁,你当真胆小。”

碧宁心神一震,又要求饶,梅婳却摆摆手,轻描淡写的说:“都杖毙了吧。”

周围便有二十四名白衣黑边,红罗遮眼的人将十六人全数带走。来去如风,雁过无痕,看身法,竟都是武皇以上级别的人物。下人们的哭喊声不过一瞬便如尘般被风卷了个干净。

顾兰站在门外将这一幕幕都静静看了。白衣黑边,红罗遮眼,是那方的武卫!顾兰紧抿着唇,原来顾月的身边不止是梅婳和竹墨吗?

梅婳公事化的笑容浮上脸庞,“兰心郡主既是来了,便进来坐坐吧。”

阳光明媚,女子笑颜温柔,顾兰看着却是手心冷汗一片,她连婢女都是这般强悍。

梅婳在前边领着顾兰向卧居走去,顾兰忍不住发问:“梅婳姑娘方才为何将人全数发落了?”

梅婳回眸一笑,声音带着些许轻嘲:“管它碧宁碧婷还是碧柔,都是那些想要得到小姐能力的蠢货培养的人。从她们被选中在府外调教开始,小姐就知道了。”

顾兰一惊,有所察觉的竟是顾月?

“小姐想看看这些家伙能做到什么地步,便由着她们去了。想不到竟然是这样拙略的伎俩。近日小姐身子有所好转,心情也不错,便陪着玩玩儿。”

顾兰不敢置信,扯着梅婳问道:“这么说她好了?她是自己跳下去的?”

梅婳拨去顾兰的手,嘴角的嘲讽不再掩饰:“不然你以为,有我和竹墨在,你的蠢妹妹和那些个想干坏事儿都不成气候的家伙能够伤到小姐?”

顾兰想到妹妹还在寒水池受苦,她就有些气急败坏:“你们这是陷害!是陷害!你们会害死莲儿的!”

“她本就有此意,这是她自找的!”梅婳武皇的威压全开,顾兰一时不防重重跪地。她震惊的瞪大双眼,不是说梅婳武道不好,是以文做军师留在顾月身边为她提防小人的吗?可她,可梅婳竟然是连她这个大宗门的核心弟子都比不上的存在。既是这样,以武在顾月身边做近卫的竹墨又该强到什么地步?

此刻顾兰方知父亲的忧虑何其在理,而顾月也并不是故意刁难莲儿,因为这并不值得什么,毕竟实力太过悬殊。这事,算做警示!警示安国候府莫要再以卵击石!

像是要印证顾兰心中所想似的,梅婳将顾兰辛苦求来的七品丹药放到了她手中,“拿回去吧,想明白就好。”

顾兰压下心中的惊涛骇浪,由着梅婳将她扶起。顾兰攥紧手中的丹药,不死心的又问:“将那些下人全数处死也是顾月的意思吗?”

梅婳点头,“不错,是小姐的意思。那几名丫鬟妄图小姐的能力,她们该死!那个叫碧宁的,平日里装出一副胆小的样子,实则是那几人的领事。小姐看穿她们的伎俩,玩儿够了,自然得让她们死!”

顾兰听得面色有些发白,“可那其中的十二名小厮呢?”

梅婳瞥了她一眼,“那些个意志不坚定的中了邪术,回天无力,死了到也轻松。”

顾兰又欲问为何要是杖毙而不是给他们一个痛快?可又想到顾月向来是以百还一,顾兰便悻悻的闭上了嘴,纵使那些人只有想法而尚未实践。

顾兰有些魂不守舍的继续跟着梅婳,今年顾月十四了,只比她大上三天,可这手段这心Xing都是顾兰比不上的。七年之前,她洞悉顾月之于侯府的利害,毅然选择离家学艺,将嫡长之位名正言顺的留给她。当时,她只有七岁罢了,顾兰还以为自身的天资和心Xing都是一流,如今看来还是太嫩了。侯府和瑶池宫都是温室,培养不出顾月那般手段心Xing都铁血非常的人物。

顾兰看向梅婳梨花白的发饰,脑中浮现起了那个有如月宫仙子一般清冷的女子,她的一双眸子,只一眼便有如将人困在无界大荒的死寂漫天而来。顾兰拼命拉回思绪,不察已是一身的冷汗。她想起的是一年前顾月十三岁尚在病中的模样。顾兰领师门命外出做任务,经过圣林帝国京都在家中逗留半日,看见了满树梨花下一身粉红的顾月。穿得那样生机盎然,眸中的神色却比迟暮的老者更加死寂,加之其一身清冷,眸光隐见戾气三分,顾兰当时脚步一顿,转身落荒而逃。

顾兰几乎忘了曾经有过这样的一幕,只顾月一人怕都是安国候府惹不起的吧,何况她身后。。顾兰又紧了紧手中的丹药,是莲儿不明形势,方才她差点儿也逾越了。

——

月影阁。

梅婳回头,微微一笑,“兰心郡主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次来吧。这儿就是小姐的闺房了,请进。”

顾兰点点头,带着些许决然,迈步而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