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郁少谋妻之步步为婚

更新时间:2020-12-01 16:31:48

郁少谋妻之步步为婚 连载中

郁少谋妻之步步为婚

来源:落初 作者:向阳亦暖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沈澄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向阳亦暖的原创小说《郁少谋妻之步步为婚》,主角小姐沈澄,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禹城四大家族之首,优雅尊贵,君子如玉,可这样的外表下,却藏着一颗冷酷残忍的心,坊间所传,宁惹阎王爷,勿惹郁霆川。她,陆家二女,身份尊贵,美艳迷人,却不受亲生母亲待见。世人所传,陆家二女,蛇蝎美人,冷清冷血,不可招惹。初见,她只觉得眼前的男子像是一只伏蛰的猎豹,伺机而动,极其危险。再见,她拈花一笑,“郁先生,有自虐的倾向?”她看着放在右手边的报纸,意有所指。他微微一笑,“正好,我俩负负得正!”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甘愿画地为牢,将她宠到了极致,却没想,她转身却给他喂了“砒霜”“什么?”他看着她手中的粉色请帖问道。“我的结婚请帖。”她答。他怒不可歇,她温柔浅笑,婚礼当天,她穿着婚纱,等着新郎上门迎亲,却不想等来的却是无尽的绝望。他说:“澜澜,我有没有说过,永远也别想着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什么?”她问,随即,看他冷凝的面容,抿抿嘴,试探道:“可不可以稍微客气一点?”

郁霆川闭了闭眼帘,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他现在知道她有多恶劣了,各种的撒欢,卖萌,求抱,可在他生气,呵斥,警告的时候,又装出一副可怜兮兮,委屈的样子。可往往这种无辜,委屈的样子,最让人致命。偏偏,他还不能反驳,不能生气。

恶劣的让人咬牙切齿。

余光看到桌上被他放了N次已然冷掉的醒酒汤,揉了揉额头,真是天生来折磨他的。目光落在眼前娇艳可人身上,眯了眯,一字一句道:“这是你自找的。”

说完,将她一把抱起,向二楼的卧室走去。

躲在暗处全程看完这一切的两人,看着离开的BOSS,震惊不已,“老大,是被谁附身了吗?”

不然怎么解释,杀伐狠辣,冷酷无情的人瞬间变得柔情似水,温柔缱绻了那。

“不知道。”千寻看着消失在楼梯口的身影,若有所思。

“诶,你别不知道啊!”青岑不满的嘟噜着,继续说道:“刚刚老大是被撩了吗?”

千寻冷横了他一眼,他讲的不都是废话吗?

“诶,”见他没有要说的意思,青岑无趣的摸了摸鼻子,“你小子,能不能有正常人的感情色彩啊!”

老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像是人家欠了他几百万没还似的。

“不能!”千寻瞪了他一眼,也不知这个小子怎么想的,这么编排大BOSS,又想要被大BOSS派去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个几年吗?

“这个家马上就会有女主人”千寻扔下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转身离开,再也不想理聒噪的他。

翌日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细细碎碎的投射在床边,陆星澜嘤咛的翻了个身,伸手拉高被子蒙在头上,大有一副继续睡的架势。

片刻后,她猛地睁开双眼,入眼的是陌生而奢华的房间,浅蓝的窗帘,青灰色的床套,以及充斥着整个房间男性气息的味道,身体上的酸痛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着她,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她怔松了会,盯着天花板看了片刻,突如,她像个疯子一样哈哈大笑,笑声悲凉孤寂,漆黑的眼眸里似有微光寸灭,可在她闭上眼后,敛去了所有的情绪,再次睁开,眼底幽暗深沉,倔强无惧。

“醒了?”郁霆川站在门口,手中拿着一杯蜂蜜水,看着她。

她转头看向他,静默不语。

一时之间,房间里,风云暗涌,潮起潮落,短短的对视像是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光年,空气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她平静的目光,寡淡的神情,每一眼都像是在他身上射刀子,每一个眼神都带着深深的怨恨。

他宁愿她大哭大闹,宁愿她对他拳打脚踢,怒不可歇,张牙舞爪的对他,也不想看到她面色寡淡,若无其事的样子,这让他有种错觉,让他觉得昨晚上的一切,她根本毫不在意。

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他,换成别人,她也无所谓,这一认知,让他莫名的感到怒火中烧,怒不可歇。

可刚刚的那一幕又是那么的清晰可见,躺在床上疯笑的她像是来自地狱的哀鸣,是每个午夜梦回中的哀歌,悲凉带着无尽的绝望。

“起来喝杯蜂蜜水吧!”他漫步走到床边,不动声色的看着她。

她目光紧紧的盯着他手中的蜂蜜水片刻,随即,收回目光,冷声喝道:“出去。”

郁霆川挑了挑眉,还以为她若无其事那,原来还会生气,这个认知又让他莫名感到欣喜。

会生气,会动怒,说明对于昨晚的一切,她是在意的。

刚刚所有的想法,所有的猜测,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他愉悦的勾了勾嘴角,将蜂蜜水放在了床头柜上道:“浴室里的洗漱用品都是新的,你收拾下,我们谈谈。”

说完,转身离开,她需要时间消化,而他愿意给她时间。

“拿走,我怕被毒死!”她嘲讽道,将自己卷缩在一起,好似这样做,就能让自己好受点,或者说,让自己温暖点。

他占了她的清白,却当做没事人一样,这样的关心,她消受不起。

外面日丽风清,阳光明媚,可这样的天气却驱散不了她心里的阴霾与悲鸣。

自小,她就知道,她跟别人不一样。

父母健在,宠溺厚爱,那是别人家的孩子。生活无忧无虑,任性妄为,也是别人家的孩子。

而她,父母健在,饱经风霜,小小年级,就远走他乡。富足,却生活拮据,生怕哪天,经济垄断,流落街头。

法国街头,车水马龙,人声鼎沸,三三两两谈笑风生,只有她形单影只,寂寞孤独,身边永远都只有一个沉默的法国妇人陪着她。

她知道,她是个不受待见的孩子,是个不备需要的人,所以……她杜绝了一切的源头。

这样的她是清醒的,冷然的,亦或是残忍的,将所有的人都杜绝在了她的世界之外,不被窥视,亦不需要温暖,更加不需要别人的惺惺作态,更何况,还是眼前夺了她清白的男人,他家世显赫,身份尊贵,随便一句话就能在禹城乃至全世界掀起一场风暴。

而她人微言轻,命如纸薄,卑微的连狗都不如。

他们之间根本就是云泥之别。

她知道她自己几斤几两,跟他对抗,根本毫无反击之力。

郁霆川握在门把上的手,微微一顿,眸子闪过一丝阴暗,随即,重新走到了床边,俯视着眼前倔强而苍白的小脸,道:“这个你大可以放心,我没有做杀人犯的嗜好。”

话语温温,却带着冰冷的寒意,浸染在阳光下的房间瞬间成为了冰川。

昨晚的一切,让他差点忘记了,她是怎么样的女孩。

眼前的她才是真正的她,看似柔弱无骨,却顽强坚硬的犹如铜墙铁壁,固若金汤,不被窥视,那张精致的皮囊下有着一颗冷情无惧的心,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

“你是没有杀人的嗜好,你只是强奸犯而已!”她话语尖锐,怒目圆瞪的看着他。那神情恨不得喝他的血,抽他的经。

“强奸犯?”他轻轻呢喃,随即,伸手拉过一旁的椅子,优雅而坐,目光深不可测的落在了她的身上,赤裸而尖锐,无形中,像是一张网,让人无所遁的。

好似在他眼里,她是赤裸裸的,毫无一丝隐蔽可言。

缓缓道:“昨晚发生的一切,我想陆小姐心里比我更清楚才是。”

他慵懒浅笑,神情闲适而淡然。像是无形中的X光片,将她照的无所遁的,无处可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