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凤麟山海异闻录

更新时间:2020-11-21 18:26:24

凤麟山海异闻录 连载中

凤麟山海异闻录

来源:落初 作者:清颦悦 分类:言情 主角:宾客相柳瓶 人气:

火爆新书《凤麟山海异闻录》是清颦悦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宾客相柳瓶,书中主要讲述了:中文系学生闵敏被怪梦困扰,无意在校园论坛将梦记发出,没想到竟遇到四个和自己遭遇相同的人。他们抽丝剥茧,发现一切居然都与古书《山海经》密切相连。在各自“保护神”的指点下,五人穿梭山海世界,闵敏用玉佩与胎记,开启了35年前离奇身亡的外祖父生前藏于扶桑神树内的奇书:《山海录》。白龙出渊,成为山海会一直缺少的神秘第六人。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场跨越千年的局……  ………………………………………………………………………………………………………  (立足当代,异兽、神器、仙魔,别样征途应有尽有,为你揭开上古残留的神秘画卷;堪舆、风水、易数、道符、龙决、相面、命理、卦卜、灵棋、解梦、谶语、神局,样样不少,设身实际事例、融于趣味横生的故事,为你揭开阴阳秘术的神妙面纱!拉开长篇,步步为营,另夹原创古体诗词,并涉及中华酒文化、香文化、古琴文化、茶道、中医、鉴宝等多方面国学知识,来自中文系的专业本色写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个梦的记录:2013年3月12日】

我独自一人来到船阳散心。

到达船阳火车站的时候天色已晚。船阳是座幽静美丽的江南小城,并不是旅游旺季,一到晚间路上都没什么人了。

正在我发愁住宿问题时,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女生过来搭讪道:

“你也是一个人来旅游的吗?”

我点了点头。

她笑道:“可巧我也是呢!你知道吗?船阳可是个神奇的地方,听说这里啊,是童谣谶语的故乡,可灵验了呢!所以我来看看。对了,我叫穆辛夷,你呢?”

“我叫闵敏。”

“我们正好可以结个伴,我来之前就在网上定好了房,你要是不嫌弃和我睡一张床,我们这几天住一起吧?床还挺大的。”

看她那么热情,我想想也觉得不错,遂笑道:“那谢谢啦,正好我也要找房。”

说话间她已挽上我的手:“真是太好啦,你以后就叫我辛夷,我叫你敏敏好吗?”

我笑着点了点头。

跟她过了马路,绕进了一条青石板的小巷子,没走多远,她就兴奋地提高了嗓音,指着前面一盏古典的灯笼说:“看!到了,‘芙蓉客栈’,就是这里!知道下火车是晚上,所以定的是离火车站很近的。”

我随她加快脚步走了进去,她忙着在柜台登记。我环视着四周:大厅里的陈设古朴素雅,别有一番风味。

没一会儿辛夷就拿着房卡蹦跳到我旁边:“我们住的这间叫‘红萼居’,名字还挺别致的吧?今晚早点睡,明天带你去找好地方玩!”

一宿无话。

第二天一早,辛夷就拉着我穿街逛巷,中午还在特色小吃馆尝到了许多美食,真是好不开心!吃完饭我们就顺着路随意逛,不知何时走到了个广场脚下。这广场很特别,地势奇高,要上两百来层石阶才能到。

我们一股脑儿爬了上去,好在上面人潮拥簇、热闹非凡,数不清的摊子夹杂在一片嬉笑喧闹声中,令人目不暇接。吃的、用的、杂耍、魔术……应有尽有。

我和辛夷开心极了,又是第一次来,恨不得把每个角落都逛逛,每样食物都尝尝。

可不一会儿,大家就像接到什么命令似的,无论是游人还是摊主,都匆匆收拾着离开,神情还很紧张的样子。我看了看手机,才四点多,又大晴天的,这些人突然的干嘛呀?演习么?再回头看看辛夷,她好像完全不在意周围的变化,只顾吃着满手炸串。

我忍不住好奇,想想还是拉住旁边一个女生,问道:“你们为什么这么早就匆匆忙忙地往回跑啊?”

那女生只是支支吾吾地说道:“回家…回家…有事…。”就忙跑开了。

看着莫名四散、如同逃荒般的人群,我很不爽,心想“奇奇怪怪、躲躲闪闪的。搞什么幺蛾子?我偏要在这里赏夕阳,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还不到十分钟,居然已撤了个干净,偌大的广场只剩下我和辛夷两个人。我们坐在花坛沿上聊天,慢慢吃完手里的小吃,又摆弄了几遍刚买的小玩意。等到五点多的时候,实在无聊极了,只好起身回去。

刚走到阶梯口,我就发现了不对劲,居然所有的石阶面宽度都缩了一半!我这34码的小脚踩上去,还要悬空好一截!这让二百层阶梯变得异常陡起来。

可辛夷却不以为然,她催促我不要疑神疑鬼,快点下去回客栈。

我说道:“且不提这石头的楼梯是怎么忽然变化的。就看这么窄的阶面,你那38码的脚,踩上去要悬空一半,还怎么下?横着下都危险!”

可料辛夷此时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话,说道:“敏敏,别磨磨唧唧了,天都快黑了,要快点回去!你看大家都走完了,你快跟上哦!”

话还没落音,她就踮起脚往下冲,居然冲的非常快,拉都拉不住,可还不到十阶,她便往前一扑,直滚了下去!我伸着手,一时吓得叫都叫不出来。好在她滚到一半时,右手神奇地勾住了旁边的栏杆。

我略松了口气。她挣扎着还没站稳,居然又踮着下冲,这次还没两阶就直接滚了下去。

我大叫道:“辛夷!”这时,她已躺在第一阶的五米开外,一动也不动了。

我疯狂地喊着:“辛夷!辛夷!”

忽然,辛夷的眼睛睁开了,她居然挣扎着半立了起来。我不禁暗赞道“天啦!这样都能站起来?简直是小强啊!”

可无比诡异的是,辛夷既没离开,也没有在原地等我,而是颤颤巍巍、歪歪倒倒地向石阶走来,顺着栏杆又往上爬起!

我大惊:“这不是把脑子摔坏了吧?!”赶忙叫到:“辛夷,你别动,在那等我!我马上就下来!”

辛夷眼神呆滞地仰首看了我片刻,继续往上爬,没两阶就摔滚下,可她还像中了邪般继续!我来不及多想了,双手紧紧抓住栏杆,侧着身子,让脚横放在石阶上,慢慢往下,还挺顺利,转眼已下了二三十阶。

突然,旁边出现了两个小女孩,是一对双胞胎,约摸六七岁的样子,长得非常可爱,正拍着手,像唱儿歌般念着诗“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是王维的《辛夷坞》。

我只顾着快速往下,居然没感到奇怪,只以为她们也是来这里玩的,开始没有看见。两个小女孩跟着我一起下,其中一个突然对我说道:“姐姐,姐姐,我们是海北人。”

我一边下着一边笑到:“奥,你们好啊。”

这时另一个女孩说道:“姐姐,我们真的是海北人哦,你相不相信?”

我心里想着,小孩子要哄嘛,就笑到:“姐姐相信啊,你们是海北人,天涯海北的海北么?哈哈。”

她们俩立刻很开心地笑起来:“姐姐,你真的相信啦?!那你觉得,我们是好人吗?”

我笑到:“当然是好人啦!”

她们笑得更欢了,突然,两人的表情扭曲狰狞起来,脖颈向一边折去,都缺少了左手,冷笑道:“姐姐,你猜错了哦!”齐齐用右手一把推来,力量奇大,我冷不防往下扑去。

还好我有只手一直紧紧抓着栏杆,来不及站稳,就踉跄下逃。背后的女孩并没有追来,而是把手搭在栏杆上轻轻一掀,我紧紧依靠的那截铁杆就整个横飞下去。

正当我心觉必死之刻,一个熟悉的白影闪过,拉上我就飞下。我顿时感觉石阶都消失了,如同踏在棉花般轻柔,一瞬间就到了地面。

又是那个突然出现的白衣少年!

还来不及说上一句话,他就把我一推,叫道:“快跑,这是据比尸!”便转身冲向那两个怪物。

我想赶紧拉上辛夷,却发现,她已不知何时不见了。难道是已经逃走了吗?我忙按原路飞奔而去。

一路上我都没看见穆辛夷,她也没回芙蓉客栈。天已经黑了,我急得哭了起来,不管了!我要回去找辛夷!便又朝广场的方向跑去。忽然,有人在背后拉住了我。

我回头含泪喊道:“辛夷!”

一张苍白而年轻的脸、一身白衣。

“又是你?你,你是谁?为什么总救我?”

他没有回答,只是冷冷说道:“既然你想看,我陪你回去看吧。”

我们来到广场附近的绿化带,蹲在一棵大梧桐树后。昏黄的路灯映照着高高的广场显得格外诡异,就像个大祭台。

突然,台下出现了两个身影,仔细一看,正是那两个折颈缺手的怪物!吓得我差点叫出声。白衣少年忙做出噤声手势。

那两个怪物缓缓随阶梯而上,身后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鬼影。这阵势,真像是传说中的百鬼夜行!鬼影们紧紧跟着两个怪物向广场登去。最后一个……那最后一个鬼影怎么这么熟悉?居然是……是穆辛夷!

“辛夷!”我忙要起身冲去,登时就被白衣少年按住。

“据比尸唱了《辛夷坞》,她已经不是人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