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嫡女打脸手册

更新时间:2020-11-21 18:24:24

重生嫡女打脸手册 连载中

重生嫡女打脸手册

来源:落初 作者:钮祜禄氏 分类:言情 主角:容娇芸小姐 人气:

主角叫容娇芸小姐的小说是《重生嫡女打脸手册》,它的作者是钮祜禄氏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容娇芸不在乎钱,不在乎权,只在乎人,一心扶持着穷小子成了状元郎,想不到她自己却落得个家破人亡,命丧黄泉。重生一世,容娇芸媚眼流转,轻轻一勾手指头,那些人面兽心的家伙,纷纷暴跳如雷,露出马脚!容娇芸冷冷一笑,重活一世,她必要作那人上人,这些臭虫,不过是她的垫脚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些许东西成色皆都极好,容家是大富之家,容光懋常年走南闯北,眼色自然而然是极好的。

容娇芸走到镜台前,对着镜子比起了比起,心情儿非常的愉悦。

“小姐可要带上?”芳姑姑笑吟吟的张口,给佩心使了个眼神。

佩心即刻向前:“婢女来给小姐带上。”

她伸掌过去。

容娇芸把东西递给她:“不急,我先去换身衣裳。”

她转头步去内室,佩心紧忙跟随着。

上了个淡妆后,容娇芸才满意的站立起身,走出清凉斋。

容府的青凤斋,容娇芸方才揭开珠帘。

那坐在寝床头的姑娘见她来啦,身体一僵,非常快面上便盛放一缕温婉的笑:“娇芸,你来啦。”

容娇芸瞧着她一掌端着碗,一掌拿着汤匙,有些个似笑非笑。

前一生没这样一出,因此她压根没往那腌臜的事儿上想,摁年岁,鲍幸媛是姜姨娘的外甥女,比起她还大上半岁,那时她跟龚克卿定亲后,便为这好姊姊的事儿操心。

她一向觉得鲍幸媛是由于寄居在容府,没姜家人的撑腰,心中敏感自卑,因此不乐意谈姻缘,现而今看起来,这俩人早便勾搭在一块了。

寻思到这儿,容娇芸的面色便有些个冷了。

鲍幸媛瞧着她,再望向床上的男子,出自本能的手掌一缩,把汤匙搁在了碗中,把碗递给边侧的丫环,站立起身,走过来伸掌攥住容娇芸的手掌。

“站立在门边作啥?表兄可是一向惦记着你,说你如何不来瞧他!”

“哦,是么?”

容娇芸冷淡的抽出手。

鲍幸媛看出她的不快,晓得她一定是有了想法,她心中有些个不踏实,转头望向床上的人:“表兄,娇芸过来啦。”

龚克卿面色有些个不好,他是等着容娇芸登门,可他是等着她来认错,不是自个儿去讨好她。

此刻他的一张面庞青紫红肿,往日的俊美典雅完全找寻不到影子了。

容娇芸这是头一回看着他这德行,心情儿意外的好起。

她禁不住笑出了音。

龚克卿一听着这声响,面色阴鸷下来,方才一动身体,便牵动了创口,他面色变了变,咬牙道:“容娇芸,你来作啥?我现而今躺在寝床上拜你所赐,你居然还有意情儿笑?”

鲍幸媛有些个瞧不过去了,责怪道:“娇芸,到底是你带回来的男子把表兄打了,你还是给表兄道个歉罢,表兄是个正直良善的人,必定会谅解你的。”

容娇芸捋了捋髻间的青丝,偏首似笑非笑的望向鲍幸媛:“晓得我在笑啥么?”

鲍幸媛楞了下,有些个不敢直视脸前人的眼。

她垂手攫了攫裙摆,咬了下嘴儿唇:“你应当给表兄道歉,你带回来的男子把表兄打成这般,郎中说这半个月皆都不可以下床,你应当晓得,表兄即刻要会试了,倘若影响发挥……”

“幸媛姊姊,我觉得以你的脾气儿是不会作这些许侍奉人的事儿,”容娇芸打断她的话讲道。

鲍幸媛身体一僵,攫紧裙摆,抬眼勉强挤出一缕笑:“娇芸,你是否是误解啥啦?”

“你觉的我是误解啥啦?”容娇芸沿着她的话,意味儿深长的瞧着她。

鲍幸媛心中一窒,为难的望向床上的人。

龚克卿不禁火大,“容娇芸,你如果不是诚心来瞧我便滚出去,少在这儿丢丑现眼!”

容娇芸眼中一阴,转过脸来望向床上那双眼中露出厌憎的男子。

鲍幸媛紧忙向前:“表兄,娇芸便是这般的脾气儿,你不要怪她!”

龚克卿瞧着这脸前脾气儿温侬,样貌隽秀的姑娘,心中一片柔软:“你便是太良善了,一向纵着她,她永远不晓得错在哪中,你这般不是帮她,是害了她!”

鲍幸媛面色一红,转头瞧了眼容娇芸,再望向脸前的人:“你不要这样说,娇芸年岁还小。”

龚克卿心中不满:“她年岁小,她只比起你小半岁,成天闹的整个容府皆都不的安宁,亦便你脾性好能容忍的下她……”

“原来你还晓得这府邸姓容,”容娇芸拨动着掌中的玉镯,眼中带着轻蔑:“龚公子应当好生反省一下了,你是读书人,便应当晓得知恩图报这四个字咋写,我好赖亦是容家的大小姐,是这儿的主人,给你这般吃斥来吃斥去,倘若脾性不好,早便要人把你撵出去了,你还可以再这儿好吃好住?”

龚克卿一滞,随后怒火窜出,忿怒道:“容娇芸,你咋敢讲出这般的话?”

“莫非我讲的不对么?这座府邸姓龚,还是你姓容?”

容娇芸柳眉选了挑,气儿笑了:“龚公子恐怕好日子过惯了,连自个儿姓啥皆都忘啦!”

龚克卿自然晓得自个儿姓啥,可他没寻思到容娇芸居然会拿这类事儿来侮辱他!

“不是我要住在这儿,是容太爷留我住下的。”

他气儿的胸膛起伏,眼中怒火充斥:“你倘若瞧不惯,大可以去找寻你父亲说,只须容太爷不乐意留我,我决对不多留一日,现而今我便收拾东西走人!”

他作势要起身。

“表兄!”

鲍幸媛紧忙伸掌阻挡:“你不要跟娇芸一般见识,你现而今有伤在身,郎中说你必须休养半个月才可以下床的。”

“晓得我方才在笑啥么?”

容娇芸忽然张口:“鲍幸媛,我当你是好姊妹,你生病我比起你还心急,每日我皆都会去看你,有啥好玩意儿亦皆都紧着你,可你从来不会主动找寻我,更不要提照料我了,我先前感染了湿毒风寒,你乃至皆都没去瞧我一眼。”

她唇角勾起讥讽:“我觉得是你脾气儿使然,对谁皆都这般,心中还是关怀我的,仅是嘴儿上不讲,可现而今看起来,你待他倒且是不寻常。”

容娇芸的尾音拽长,如有所指。

鲍幸媛方才伸出去的手掌倏地一下收回,眼中闪动过一缕惶乱,站立起身:“娇芸,你误解了,我先前不去看你是由于姨娘她身体亦不好,我的照料她。”

“是么?”容娇芸瞧着她那张隽秀脱俗的面容,多么的清白无辜委曲呀,这般的一张面庞如何亦不可以要人生出不好的想法,如果不是经历了前一生那一遭,如果不是鲍幸媛亲手一刀刀割在她面上,如果不是她跟龚克卿俩人把她送至那魔鬼的大床上,她咋皆都不可以想象这般一张面庞下是那般的歹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