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残宠

更新时间:2020-11-21 18:16:39

残宠 已完结

残宠

来源:落初 作者:薄唇醉 分类:言情 主角:楚红鸾 人气:

《残宠》为薄唇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楚红鸾,她是大楚国唯一的公主,深受皇宠。楚夜冥,他是大楚国最小的皇子,在深宫中任人欺负。儿时,她救下他,他像是蔓藤颤上了她,只因为她的温暖。可是慢慢长大之后,父皇的一道圣旨,他登上了皇位,她成了别人的妻子。他忽然变得暴虐,伤害她唇边的微笑,伤害她仅剩的自尊和亲情。一个白衣公子在她几乎要崩溃的时候带走了她。之后……为什么儿时的快乐渐渐转变,究竟是什么让他的心变得如此冰冷。可是当重重迷雾解开后,他错得一塌糊涂,原来的仇恨竟然要让他陷入万劫不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Chun风湖外,红杏花初褪,孤馆静,愁肠碎。

泪余痕在枕,别久香消带,新睡起,小院戏蝶飞成对。

纷飞的鸾花花瓣下,楚夜冥深深搂住红鸾,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搂住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他在外人面前再冷漠,可是在红鸾面前百炼钢也会化作绕指柔。

因为,他爱惨了她,因为他爱上了自己的亲姐姐,只要他还能呼吸,只要他的身体还没麻木还有温度,他就决不会放她离开。

“父皇这几天身体一直不好。”红鸾坐了下来,修长纤细的素手轻轻抚上红玉风琴,绝美的眉宇间有一抹淡淡的哀愁。

清冽的琴声响起,带着一抹担心和一抹焦急,就像她眉宇间淡淡的哀愁。

他慢慢枕在她的腿上,修长的手指把玩着她垂在腰间的青丝,语气有丝漫不经心,“太医怎么说?”

花,纷飞地落下,不安染上了红鸾茶色的眼珠。

她的语气很轻,却夹杂着浓浓地不安,“太医说父皇是为国事Cao劳,可是知情人都知道父皇是被下了毒,太子哥哥前些年离宫出走,看来是不想继承皇位,剩下的两个哥哥都蠢蠢欲动,父皇又在这时病倒,我想这朝廷必定会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楚逸寒和楚易蓝的母妃一直都和母妃做对,也更是想要染指皇位,如果二人的儿子将来当了皇帝,那么她、冥儿、母妃、甚至皇后娘娘以后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楚夜冥不以为然,唇轻轻吻在红鸾散着清香的青丝上,“这又管你我什么事?大不了我们一走了之。”

“绝对不能这样,那母妃和父皇怎么办?”红鸾瞪着楚夜冥,然后又看向天空,“冥儿,你想当皇帝吗?”

他的眼底闪过一丝古怪的光芒,修长的手指微微僵硬,“你想我当吗?”

“想。如果冥儿当了皇帝,那么皇姐和皇姐的母妃就不会收到伤害。”她毫不避讳地说出自己的想法,用的称呼是……皇姐。

腿上的楚夜冥猛然坐了起来,黑玛瑙般的眼珠静静地瞅着她,眼底闪过一丝不经意的沉痛,“如你所愿。”她抬头看向他,眼底有一丝错愕。或许她是没有想到楚夜冥会那么容易就答应。

忽然失去的重量让她的心有一丝空虚,仿佛什么抽离了身体。

猩红色的背影带着一丝冷漠,转过头一如既往地美丽,“可是……”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当了皇帝,我们要怎么在一起。

“冥儿,你……”红鸾想要拉住楚夜冥,可是他却忽然往前走了一步。“回去吧,天已经很晚了。”

鸾花迷乱他的身影,耳边是静静的风声,静得就像是漆黑的夜幕中忽然响起雷声那般恐慌,树叶在疯狂地沙沙作响,在漫天飞舞的鸾花下红鸾静静地看着远远离去的身影。

风,在她和他之间缓缓吹过……就像是到不了彼岸。

她还清楚得记得他第一次这样抛开她离开的时候

楼阴缺,杆于影卧东厢月。一天风露惊秋,鸾花如雪。

晚晴风歇一夜Chun风威折。脉脉花疏天淡,云来去、数枝雪。

姬无殇是严亲王的义子,严亲王子嗣薄弱,年近不惑门下去没有一个儿子,所以便认了一个义子。

姬无殇的俊美是霸道冰冷的。

鬼斧神工般的脸庞俊美冰冷闪着迷人的小麦色,两道剑眉飞来入髻,深邃迷人的沉绿色眼珠闪着微寒的光芒,挺拔的鼻梁映衬着菱形的薄唇,左边的耳朵上有一颗沉绿色的宝石,与他的眼睛相映成辉,高大的身材给人强力的压力。

飞雪下的他喜欢一身蓝衣,淡淡的雪花飘然在他的身边,乌黑的发丝染上片片雪花,大手中握住一把沉绿色的宝剑。

“姬将军。”红鸾盈盈微笑着站到他的身边,轻声说道。“末将参见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姬无殇立马反映了过来,对着红鸾行礼。

飞雪缓缓飘下,大地被渲染成洁白的颜色,红鸾一身鲜艳的红衣。

红鸾连忙扶起无殇,唇角是温柔而宁静的微笑,“姬将军不必如此,算起来,你还算是红鸾的堂哥。”她的唇角的笑容绝美,仿佛敛聚了世上所有的光芒。

雪花飞舞着零落,她的笑容恍若雪花般宁静而唇角,能够温暖冰冷的心。

一片雪花飞到了姬无殇的面前,似乎是缠上了他的呼吸,一直飘在他的面前。

看着姬无殇,红鸾的唇边变得有些调皮,“看来雪花也懂得食**也,一直在往姬将军面前飞去。”姬无殇被红鸾说的脸颊微红,原本冰冷的目光带着一丝暖意看着身边的女子。

以前他见过的女人的唇边微笑是虚假的,是有目的。可是红鸾的微笑却纯净得没有任何杂质,那样的纯洁让人不心动都难。

他的唇一动,发出的声音有些紧张,“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走走。”“好啊!我知道有一个地方。”红鸾笑得很开心,洁白纤细的素手抓住姬无殇的手臂带着他往前走去。

纤纤擢素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又像是抓住了他的心,心跳得很快,仿佛快要从胸口跳出来。

她笑得开心,大眼睛一直都是弯弯的月牙形,直到——

“皇姐。”一个轻柔地声音忽然响起,仿佛周围淡淡飘着的雾气,有着丝丝漫不经心不可捉摸的古怪。

红鸾回头看去,发现一身猩红色的楚夜冥站在原地,扯出古怪的微笑看着他们。

她的眼底闪过一抹惊喜,走过去看着高她一个头的楚夜冥“冥儿,你不是应该在父皇那里和皇叔商议事情吗?”

楚夜冥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接一把抓住她,将她拉走,“我有事找皇姐。”

他的动作粗鲁,直接将红鸾拖回了红鸾阁,让所有的宫女和内侍下去,然后冷冷地抓住她的肩膀,瞪着她,“刚刚那个男人是谁?”“他是皇叔收的义子,现在是大楚的将军,叫姬无殇。”红鸾回答了他的问题。

该死的女人,明明知道他想问的不是这个!

他继续瞪着她,脸离她越来越近,“我问的是,你和他什么关系?”“没有关系啊!我就在御花园遇到他,和他打了一个招呼。”红鸾依旧在笑,一如既往的温柔。

看着她无所谓的微笑,楚夜冥觉得自己的生气根本就像是小孩子的游戏,根本激不起别人心中的一点点在意。

他狠狠搂过红鸾的脖子,冰冷的唇吻上她的唇,这个吻像狂风骤雨一般,席卷着红鸾所有的意识,密密麻麻地吻着他,不给她留一点可以挣扎的机会,灵巧的舌头滑入红鸾的嘴里,勾画过她的舌头,刷过她的内壁。

红鸾睁大眼睛看着楚夜冥,拼命地挣扎离开他的怀里,手狠狠扬起,打在他有些粉红的脸上。

“你在做什么啊!我是你的姐姐!”她疯狂对着他大吼,眼泪落出眼眶。

泪,仿佛落到了楚夜冥的心上,滚烫滚烫得让他的心有一丝痛楚。

让她生气的原因不仅仅是楚夜冥吻了她,而是因为她竟然因为楚夜冥的吻而心动。

“我从来没把你当作我姐姐,我把你当做我的女人!”楚夜冥也冲她大吼,眼里是深邃沉痛的情感。

红鸾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手紧紧握成拳头,然后对着他轻轻地说道:“你出去,这些话我就当你没说过,以后我们还会是好姐弟。”

她的冷漠然后楚夜冥的心一痛,想要上前却自尊却让他慢慢向门口走去,纷飞的雪花弥漫了他离去的身影,红鸾慢慢蹲下,泪水滑过细腻的脸庞。

泪水,纷飞了谁的眼睛,窗户的雪花依旧,究竟耀花的是心还是眼。

“鸾儿。”楚文帝喊住红鸾,将她带进了御书房。楚文帝的鬓角已经染上淡淡的白霜,眼角的皱纹似乎在提醒红鸾自己父亲的老去。

温暖的御书房内,红鸾静静地站在书桌前看着楚文帝。“冥儿出宫了,你可知道?”楚文帝眨了眨眼睛,有些疲惫地说道。

他的话让红鸾怔住,不敢置信地眼光看着楚文帝,“父皇……说什么?”“冥儿出宫了,三天前他来和为父说想要出去历练一翻再回来,为父允了。”楚文帝说道。

什么!红鸾瞪大了双眼看着楚文帝,素手紧紧攥成拳头,“父皇,冥儿是大楚的皇子,如果让别人知道他出宫了,会有危险的,你为什么要让他出宫,怎么可以——”

楚文帝打断了红鸾的话语,眼神有些诡异地看着红鸾,“鸾儿,冥儿是你的弟弟。”

像是被人戳破了什么事情的事实,红鸾的脸一下变得好苍白,她的眼睛透着泪光看着楚文帝,“父皇,儿臣……”

“不要讲,有些事鸾儿也应该明白了,所有的选择应该按照自己的心,不是要看别人的目光。”楚文帝打断她的话,看着她的眼神似乎是洞察了一切。

他看向窗外的大雪纷飞,目光有些释然。

也已经十八年了,有一些事情也该发生了,那个人也该来了吧。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