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穿越之农家小仙女

更新时间:2020-10-17 19:51:50

穿越之农家小仙女 连载中

穿越之农家小仙女

来源:落初 作者:大冷喵儿 分类:言情 主角:沈梨沈清杏 人气:

完结小说《穿越之农家小仙女》是大冷喵儿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梨沈清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随身带仙书,你以为自此人生如开挂?非也,极品亲戚别扭小少年,看我小仙女将你们收拾的服服帖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老者皱起眉头,似乎想要反对。

“没什么,不会耽误正事的。”少年轻轻开口,并没有看向他们几个,说着便背了手向着里间迈步而去。

沈清梨轻轻舒了口气,看了看老者沉吟的面色,还是选择乖乖跟了上去。

少年的脚步很轻,不过十八九岁的脸上仍旧稚气未脱,眉眼间却满是老成,垂了眼睛静静的走着,沈清梨乖巧的跟在少年身后,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少年的背影哀淡悠远。

是错觉吧,她眨了眨眼睛,这样显赫的家室,这样的年纪本该都是无忧无虑的。

“到了……”少年的声音依旧很轻,却十分温润好听,指了指身前的半敞的屋子,便负着手轻轻的侧开了身子。

沈清杏迟疑的拉了拉妹妹的袖子,见她轻轻点头,才难得的有了几分怯怯向着屋子里面走去。

沈清梨在经过他时,微微将眼睛落在了少年身上,他仍旧是面无表情,甚至连一个眼神也吝惜于她。

屋子的陈设很是简单,却处处透着清幽舒适的意味,一中年男子听见动静,立马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他生的不似商家的精细,反而处处透着一股粗犷,豪气的脸上皆是肃穆恭敬,在看见他们几个人稍微愣了一下,却又立刻抱拳行礼。

沈清梨赶紧拉着哥哥姐姐朝着旁边躲了一下,果真看见了跟在身后缓缓进入的少年,少年看见王掌柜之时,脸上终于有了微微动容,轻轻勾起唇角向他回了礼。

“君公子客气。”王掌柜的脸上似乎有些惶恐的神色,将身子更压低了几分:“这几位是?”

少年便抬了抬眉眼,终于将目光落在了几人身上:“是来见您的。”

沈清梨见状,立刻眯着眼睛笑了笑,像模像样的行了礼开口:“沈家清梨见过王掌柜。”

沈清杏和沈青竹似乎顿了顿,轻轻的也报了名字。

“沈家?”王掌柜似乎回忆了一番,有些疑惑的低下头细细的打量着几个孩子:“可是在青阳为县官的本家?”

沈清梨面上一动,似乎并不引以为荣,又清脆的开口道:“是在刘家屯的沈家。”

王掌柜愣了愣,颇为意味深长的看了几人一眼:“我并与沈家打过交道,却不知你们找我何事?”

沈清梨自然能听得出王掌柜骤然带上的疏远,并不意外,声音依旧欢快清脆:“我们虽为乡下无知粗鄙孩童,,却也听说王掌柜想来恩怨分明,不会因为身份就怠慢他人,最是诚信无欺,如今见来,果真如此。”

少年闻言,有些意外的多看了她一眼。

王掌柜的面色微微一变,似有愧色,立刻和缓了声色道:“倒是我无知了,不知是什么事要来见我?”

沈清梨笑了笑,王掌柜果然是干脆直爽之人,立刻将怀中的图纸拿了出来,看了看上边的污渍,面色不改的递上前去:“请王掌柜瞧瞧,这幅图纸价值几何?”

王掌柜皱了皱眉,却在细细看了图纸之后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这幅图纸,你们从哪里得来的?”

沈清梨心中一喜:“这幅图纸是家中一本古书传下来的,家姐善画,誊抄一二,尚觉得精巧异常,所以才来让王掌柜的过过目,好卖点钱补贴家用。”

王掌柜立刻蹙眉开口:“你的意思是这样的图纸还有?”

沈清梨笑着点点头,脸颊上的两个梨涡煞是讨喜明媚:“王掌柜觉得如何?”

却见他并不立时回应,只是恭谨小心的递给少年,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那少年似乎沉吟了片刻,抬起头,清亮而淡然眸子里带着几分意外:“不知那本书现在何处,可否拿出来翻阅一二?”

沈清梨一证,立刻摆手:“那本书算是家传之物,一般不便示给外人,你若觉得还行,我变让家姐誊抄下来。”

少年眸子幽深,似乎轻轻的落在了她的身上,不过一瞬,却又立刻收了回去,将图纸交到了王掌柜的手上:“你想要多少钱?”

沈清梨眯起眼睛:“我们是乡下孩童,不懂事,却也知道做生意讲究的是一个细水长流,来日方长,我们相信王掌柜和公子不会亏待我们的。”

少年似乎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却又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沈清梨几乎觉得是错觉,却又见他轻轻踱步坐在了方凳之上,轻轻开口:“五两银子如何?”

沈清梨心中一喜,虽然五两银子算是她心中最低的标准,但凡事凡物讲究识货二字,若不是面前的少年见过的大的世面,知道一张图纸中蕴含的价值,恐怕连一两都够呛。

“成交。”她不顾哥哥姐姐错愕的面色,声音掷地有声。

王掌柜似乎并不怀疑少年的决定,只是立刻笑着开口:“小娘萝干脆。”

“承蒙王掌柜和公子照顾,人心不足蛇吞象,这点道理是爹和娘经常教导于我们的,取之有道,公正待人,才是长久之计。”

王掌柜似乎十分高兴,哈哈笑了两声,便唤了人封好五两银子过来:“小娘萝见识不俗,可见其父母品行之正,倒不似……”却又笑了几声没有再说下去。

“往后再有了图纸,只管送到王家杂货铺便是。”

直到从君家布庄出来,沈清杏和沈青竹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他们一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的钱,直到沈清梨小心的摸了摸怀里道:“姐姐别看了,小心有白日鬼盯上。”

沈清杏这才有些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咋就这么多钱呢,是不是卖的贵了,我们……”

“是啊,小妹。”沈青竹摸了摸脑袋,有些怔怔的皱起了眉毛:“我们可不能骗人家……”

“哥哥二姐,他们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哪里能被我一个黄毛丫头骗了。”沈清梨有些笑吟吟的拉了他们的手道:“快走吧,买点东西我们回家。”

沈清杏这才舒了口气点头:“也是,王掌柜是做生意的,哪里能平白无故的就送给我们这些银子。”

沈清梨笑了笑,轻轻点头“说的正是,更何况我们和他们要打的交道还多呢。”

有了钱,心里就有了底气,但沈清梨不准备买多少东西,毕竟他们人小,拎不拎的动还是一回事,被大刘氏和二房的看见恐怕会很麻烦。

“二姐,咱给大姐买点丸药吧。”

沈清杏想想点了点头:“抓药太惹人注目,就买点补身子的丸药。”

沈清梨本来觉得食补是最好的,但恐怕自己还没有拿回去,早已经被二房闻见摸了去,因此倒是买药方便些,虽然丸药贵了一点,但大姐的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几人在药房里买了一盒成色一般的丸药,就已经花去了二百文,几个孩子虽然心痛,却都是高兴的,又去枕墨阁买了一套最次等的文房四宝,花去了三百文,把沈青竹吓得直摆手:“太贵了,我不买了。”

“大哥。”沈清梨眨了眨眼:“古语有言,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要想受人尊敬,就应该读书习字,不求高榜题名,但求明辨是非,哥哥应该知道凿壁借光的故事,即便一贫如洗,也要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又何必执着于身外之物?况且银子花了还有挣回来的时候,哥哥错过读书,就是一辈子的事。”

两个孩子早已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沈清梨吐了吐舌头,有些懊恼的在心中将自己骂了几句,急忙弥补道:“是我偷偷听爷说的。”

沈清杏立刻瞪了她一眼:“不怕奶打你?”

倒是沈青竹怔了片刻,似乎在沉吟着什么,只是有些郑重的摸了摸怀里的东西,暗暗的捏紧了拳头。

她赶紧讪讪笑了笑道:“大姐,我们再去买点东西吧,我看娘的针线不够了。”

沈清杏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还有棉布,小豆子穿的衣服还是你的旧衣服改的,料子不怎么舒服。”

几个孩子又匆匆奔到了一个近一点的杂货铺子,买了一包针线,扯了五尺的细棉布,沈清梨又买了二尺头绳,还有一包红糖,总共花了五十文钱。

“大姐……”沈清梨指了指路边的烧饼摊子,斗箩里的烧饼炸的两面金黄,虽然肉少菜多,味道却喷香,足以让他们挪不开步子。

沈清梨顿了顿,立刻摇头道:“我们吃了,爹娘和大姐肯定吃不到,咱不能吃独食……”

沈清梨的眼睛刚要黯淡下去,却又在瞬间又明亮起来,他们不能带回去,总能来镇上吃吧。

“那好,二姐,大哥,我们先回去。”

几个孩子匆匆的往刘家屯赶着,却又听沈清梨开口道:“赚钱的事情先不能告诉爹娘和二嬷嬷,更不能告诉别人。”

两个孩子心中有数,却还是愣了愣:“连爹娘和二嬷嬷也不能说?”

沈清梨重重点头:“对,连大姐也不能告诉,你们想,爹娘和二嬷嬷都是老实人,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被人察觉,要是奶一问,爹会瞒着奶么?”

说着却又转了转眼睛笑道:“我有主意了,咋们就说是从山上采来的中药,攒了十几天才到镇上卖,赚了一两银子。”

沈清杏眼睛一亮,立刻看向一旁的沈青竹,沈青竹也抿唇点头:“就听小妹的,可是其他的银子要放在哪,家里就那么大的多地方。”

“我有办法。”沈清梨神秘一笑,放心的揣了银子带着东西朝家里奔去。

家里是没有办法,自己不是有随身空间么?

到家的时候,距离开下午饭也不远了,小刘氏带着杨氏在厨房里忙活,沈文英在旁边倚着门框嗑瓜子,见着他们时,脸上就露出了鄙夷而嘲讽的表情。

沈清梨就当没有看到,带着沈清杏和沈青竹跑进屋子,打量四周,见谁都没有注意他们三个,将怀里的银子小心的藏在了被窝中。又朝着沈清杏和沈青竹使了一个眼色,几个人蹑手蹑脚的进了沈清兰的屋子。

小豆子正睡得熟,沈清兰却皱着眉不知道想些什么,见到几个弟妹,勉强笑着道:“回来了?”

沈清梨笑着点了点头,轻轻的将沈清杏手里的盒子接过去塞到她的手中。

“这是……”沈清兰皱眉打开,却立刻吓了一跳:“这是哪里来的,快送回去,你们……”

“大姐,这东西使我们几个光明正大的买来的,你放心,不是不义之财,我们向你保证,这钱也是正道来的,和大姐描的花样子有关……这件事先不能告诉你,等时机成熟了,我们一定会一五一十的给大姐和爹娘说清楚,在这之前,大姐一定要养好身子,别落下病。”

沈清杏轻轻的竹筒倒豆子似的将话说了出来,看着一脸震惊的沈清兰不好意思的眨了眨眼睛。

“是啊,大姐,我们都保证。”沈清梨将盒子往被子里掩了掩:“大姐别担心,我们也不会让爷和奶把你从家里赶出去的,至少不是现在。”

沈青竹也点了点头,脸色格外郑重。

沈清兰虽然还是云里雾里的感觉,却明白几个孩子的一片心意,立刻红了眼睛,觉得冰凉的心此刻却是暖暖的:“有你们这番话,大姐就足够了……”

沈清梨摸了摸小豆子的小手,稚嫩的脸上皆是笑意,她已经经历过生命的脆弱,有什么比一家人在一起更重要的那?

将买来的东西先存放在沈清兰那里,才又小心翼翼的朝着里间退了出来。

几个孩子赚钱的喜色皆被今天晚上要发生的事冲淡了几分。

这时却听见了张氏扯着嗓子的叫声:“哎哟,不在镇上多住几天,怎么现在就回来了?”

沈清梨匆匆的探头出去,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上穿着一件半新不旧的青色袄子,正有些阴沉的跨进门来,手里还提着一只偏瘦的母鸡和一坛子酒。

“娘,您还说,大姑母办的那就不是个事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