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所嫁非人

更新时间:2020-09-15 10:05:48

所嫁非人 已完结

所嫁非人

来源:落初 作者:青琉落尘 分类:言情 主角:姜翎墨谏 人气:

主角是姜翎墨谏的小说《所嫁非人》此文是青琉落尘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三生湖畔许下千秋万世不离不弃的爱侣,转瞬间,便是遭遇翻脸无情的背叛,誓言变成诅咒,生生世世伴随。  苦苦修行的千年蛇妖迟迟冲不破最后关口,却从师尊口中得知唯有命定之人才能助他修炼成仙。异世拘魂,温柔以待,以情动人,最后当真还能清心寡欲登上仙路?  事业爱情上升期的她无故来到这异世,面对温柔如水的俊朗相公,却知君非凡人?凡人之躯踏上修仙之路已是蹊跷,竟还要与君双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被贞儿摔开的男人却是马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摇着头叹息道:“凶巴巴的女人啊,真不知道墨谏是怎么调教的!”

贞儿的面色更是寒了一分,正要上前,姜翎月觉得不对劲,忙是喊道:“好了好了,别闹了,贞儿,我们回去吧!”虽然很好奇,但是闹市上动手,她总觉得不妥。她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借着失忆的借口混着,若是接触的人多了,露出马脚来怎么办?

贞儿听了姜翎月的话还真止住了脚步,便是瞪了那男人一眼,不再理会。姜翎月觉得贞儿奇怪,那男人也不正常,便是起身准备走了。在路过那男人身边的时候,一件让她万分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这个男人竟然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极为的突然,姜翎月是一时愣住,继而用力去甩,却是甩不开。

“怪哉怪哉,是也不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个男人皱着眉头煞有其事般说着。

贞儿见状,是几步上前便要对这男人出手,但是这男人却是放开了姜翎月,退后了几步,上下端详着姜翎月,开口说道:“你是姜翎月?墨家娘子?”

这个男人看出什么了,为什么要这样问她?姜翎月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道。

“寒水,多管闲事是会死的!”贞儿有些威胁般说道。

原来这个男人叫寒水,奇怪的名字,奇怪的人,姜翎月感觉贞儿和这男人之间有剑拔弩张的气氛,她是抵制暴力的,也看见了刚才贞儿出手的样子,所以有些和场子般说道:“我是姜翎月,贞儿,我累了,我们回去吧!”

寒水看着姜翎月,有些摇头道:“这是命啊!”

怪男人,虽想问问个细致,但姜翎月又是提防着贞儿,又是觉得这个男人太奇怪,所以一时便不敢多逗留,脚步匆匆,往回走去。

贞儿是眼神阴狠地剜了寒水一眼,跟上了姜翎月。

墨谏此刻是置身于一个山洞前,那洞口布着的结界显示着他要找的人还在闭关。这位于妖山最深处的寒渊洞,是他自小修行的地方,而在他出山之后,洞里就只有他师尊一个人。是师尊告诉他用这个法子能补救他之前犯的错,但是眼下的这个姜翎月跟之前完全不一样,她真的能够助他修仙吗?

“你怎么来了?”洞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师尊,她全然不同,虽是同一个魂魄,但是来世的她是决然不同的,这个人还是我的命定之人吗?”墨谏恭敬驻足于洞口,神色略微迷茫。

洞内传出低笑声,只听洞内人道:“墨谏,为师只能告诉你,她还是她,之前是你命中之人,如今还是你命中之人,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她的魂魄才能稳定,若是这期间发生什差错,那她即回不到原来的肉身,也在眼下的肉身里存活不了。去不了地府,无法再轮回,墨谏,你会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后果吧!”

墨谏面色微微沉重,这件事的凶险他是知道的,无故将异世灵魂牵扯进来,其实算是逆天之行,但这是师尊的指示,他也不敢质疑。想到其他,墨谏便又开口道:“师尊,常人是不会感受到府中的异常,但是于她来说,却是异常警觉,这又是何故?”

“虽是她前世的身躯,但总比不上那真正的血肉,如今是以续命铜钱压住她的魂魄,等待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身躯和灵魂的契合。可能是灵魂不安,才格外的敏感吧!”洞中人轻巧说道,“墨谏,事已至此已无回头之路,你还是快些回去吧!”

“师尊,徒儿怕旧事重演。”墨谏皱着眉头说道,那日的情形他历历在目,人的感情实在是堪不透,不是说死生挈阔,不离不弃,为何终究还是背离了承诺?

“不曾尝试,何来确认呢?去吧!”洞中人平和说道。

墨谏依旧有些迷茫,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便是拜别了师尊,往万柳城而去。

在墨谏走后,洞中却是透出微微的亮光来,只见一个身影缓缓走出,一身雪白长衫配着那童颜鹤发,仙风道骨模样惊为天人。只见他望着苍翠古木,碧天闲云,手中轻浮着一个水晶透亮般的光球。

“凝碧,我在弥补你当年犯的错,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的苦心呢?”只听他口中轻喃,不知是说给谁听的。

而在他话语落下候,水晶球中发出绿光来,紧接着一个翠绿身影浮现而出,只拿身上的铁链和狰狞的神情显示着她是被囚禁其中。

“放我出去,你放我出去!”那被唤作凝碧的女子一脸戾气,双眼透着血红的光,狰狞嘶吼着。

“凝碧,你心魔未去,我怎么能放你出去呢?”白发男子长叹一口气,目光落在水晶球上,一脸遗憾,夹杂着伤痛。

“阎昊息,你以为困我千年我就会屈服吗?他是我的,他是我的!”凝碧嘶吼着,但是身形被那铁链捆着,随着她的挣扎越发的将人束缚。

“唉!”一声长叹,阎昊息长袖一挥,那水晶球便是失了踪影,只见他双手负后,如玉般白皙清透的面容带着沉痛,遥望天际,亦不知他想到了什么,只是摇了摇头,自语般道:“凝碧,你可知道你害苦了多少人吗?为何总是放不开~”

墨谏回到家中后,便是召来贞儿询问了他不在的情况,得知寒水插入这事,面色有些担忧,若是再出差错,他又该如何?

“师父,徒儿可以出手将他除去!”贞儿冷着脸说道。

墨谏摇了摇头道:“贞儿,杀生会误了修行,切勿再有这等念头。她可有什么异常举动?”他口中的她,自然是姜翎月无疑。

贞儿便将这些日子姜翎月的一举一动都是尽数回报,说话间只是将姜翎月每日做了什么详尽描述,却是不夹杂任何一点自己的看法。

一番听下来,墨谏也得不出结论,眼下的妻子和以往的是不一样的,那个爱黏他,爱靠近他,爱和他欢愉的人是全然不一样。而他一如温柔以待,一如呵护备至,人间的女子就是喜欢如此的吧,那些情话小本中不就是如此写的吗?“寒水那边由我来应付,你要看好她,在七七四十九日内千万不要出任何事情!”墨谏叮嘱道。

“弟子明白!”贞儿凝重回道,她深知此事的重要Xing,自然也不敢掉以轻心。

此刻的姜翎月是将自己泡在书房内,若是外出了解不容易,那通过书籍应该让她知道这个时空的一些事情吧。只是她很郁闷的便是这所谓的书房竟然没什么正经的书,都是写白话小说,各式各样的言情小说。她不知道墨谏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存这么多的情爱小说,或者是之前的那位墨夫人喜欢?可是如此多的情爱小说,也未免太过乏味,她翻阅了基本,模式都是差不多,书生小姐占大多数。书中男子,一个个知书达礼,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看着便觉得怪异,感觉这种形象似乎在哪见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