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刺客千金贼

更新时间:2020-09-15 09:51:27

刺客千金贼 已完结

刺客千金贼

来源:落初 作者:河山不改 分类:言情 主角:柏殷 人气:

《刺客千金贼》由网络作家河山不改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柏殷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是风倾楼里最凶残最冷酷最狠辣的冷艳刺客。  他,是中原大陆最诡谲最阴狠最难测的杀神世子。  她本应在江湖闯荡快意恩仇,却被他亲手送入权谋诡谲的阴郁朝堂。  他在远处执棋落子,笑看她在朝堂大杀四方。  少将挑衅?杀!  朝臣贿赂?杀!  邻国来战?杀!  她携万千铁甲满身杀伐,一路灭敌斩将金戈铁马,到头来,终是将冷白刀尖对准了他。  “我会超越你。”她语调沉沉,眸光森凉。  超越你。  打败你。  杀了你。  一朝诺,潜心谋。  领千军,灭诸侯。  她手执薄翼短刀,一身月白长袍,步步踏血,摄政为侯。  碧蓝天,封侯日。  她在巍峨皇城前缓缓转身,墨色眼眸映着他含笑的容颜。  “不如我们就来赌一赌,”她朝着中原之中遥遥一指,“赌这天下,究竟归你还是归我!”  刺客夜行,百鬼索命。  杀神一出,万骨将枯。  且看,到底是她先灭了他,还是他先收了她。  【下面是相爱相杀小剧场】  ----小剧场之胖瘦----  某世子皱眉:“你太瘦了,昨日抱得我硌手。”  某刺客老脸一红,大怒:“你混……”  一语未毕,却被抱住亲了一口,“就算硌手我也喜欢。”  ----小剧场之害羞----  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日,尚且不知自己无意间便招惹了温怀时这朵桃花的柏氿,闲来无事在宫中随意晃悠,无意间路过一片练武场,忽闻场中传来一声清脆的童音:“哎呦!”

柏氿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粉雕玉琢的锦衣小娃娃绊了一跤,“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眼皮一跳,向来不喜欢小孩子的冷酷刺客当即死死捂住了耳朵。

不喜吵闹的柏氿皱着眉头捂着耳朵,在崩溃中想:完了完了完了,这小鬼要哭了要哭了要哭了……

未等柏姑娘做好心理建设,那小娃娃却已经默默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白嫩嫩肉嘟嘟的小爪子牵着身旁武师的衣角,四十五度抬头眨巴着眼睛又萌又乖地说:“师父,我不疼。”

童声清脆悦耳如铃,有些婴儿肥的细腻小脸上,还留着几道方才磕到地上擦破的血痕。

柏氿忽然呆了呆,莫名记起小的时候,她刚进入风倾楼的日子。

那天楼主将一群小孩与腐败的碎尸关在一起,那肮脏恶劣蝇虫满屋的环境立刻便吓哭了好几个孩子。哭喊之声尖锐刺耳,比频率最高的木锯声还要糟糕。

但他们却没能哭上多久。

所有哭泣的小孩即刻便被隐于暗处的弓箭手当场射杀,当着其他小孩的面,一个一个的被利箭穿脑而死。破脑而出的箭头上,还垂挂着些许浓稠脑浆。

于是有些原本并未被尸体吓哭的孩子,转瞬又被眼前这活生生的血腥杀戮惊得尖叫哭喊起来。

而有的小孩,既没有被碎尸蚊虫吓得崩溃,也没有被眼前的杀戮吓破了胆,但最终却因为哭喊尖叫的孩子实在太多,也就跟着哇哇大哭起来。

所有尖叫哭泣的小孩最后都被杀了,只因为风倾楼里不需要懦弱愚蠢的人。

那群小孩中,只有她一个人活了下来。

那年她四岁。

她不是不害怕,她只是不喜欢吵闹。

因为自她记事以来,脑袋里总有一个焦急的声音反复对她说:“孩子,别哭!”

用力甩了甩头,柏氿不太明白为何事到如今,自己还会记起这些被遗忘许久的陈年旧事。

一声脆响,她的头顶发髻中跌落一支细银步摇,引得练武场中的二人闻声看了过来。

那武师见了她,拱手作揖,恭恭敬敬的道了声“夜姑娘”。那小娃娃见状歪了歪头,能让他师父如此恭敬的人,一定跟父王一样很了不起,于是看向柏氿的目光便有了些许好奇。

这目光很亮也很干净,灵动跳跃如山间一汪溪流,不掺任何杂质,没有旁人见到她时惯有的惊疑,猜忌,或者图谋不轨。

柏氿原本大可以打个招呼后就一走了之,但鬼使神差般的,她突然朝着那小娃娃走去,一边走,一边开口问道:“你多大了?”

那小娃娃闻言挺了挺胸脯,很是骄傲的响亮回答:“子石今年四岁了!”

子石,琼台小世子,温子石。

小世子,小柿子。

柏氿在温子石身前站定,蹲下,伸手捏着小世子脸蛋上破了皮的伤口,用力一扯,那小世子登时疼得微红了眼眶。

盯着温子石那强忍疼痛的模样,柏氿一双墨色眼眸如霜雪寒凉,“你当真不疼?”

温子石眨了眨眼睛,努力止着眼角泪水,脆生生的道:“皮肉之苦,不算疼;家国之恨,方为痛。”

柏氿闻言微愣,墨色沉沉的冷冽眸子生平第一次沾染上淡淡暖意,抬手揉了揉温子石小小的脑袋,淡笑道:“倒是个早熟的小柿子。”

温子石身后的武师见状,忽然明白了为何这些日子主君特意让他多带世子来宫中的练武场学武。

反正这王宫就这么大,夜姑娘又担任宫廷带刀行走一职,时常在宫里随处走动,总有与世子遇上的一天。世子年纪虽小,但向来乖巧懂事惹人喜爱,一旦遇上,夜姑娘必然心生怜爱,自然不用再愁姑娘不愿教世子武功的事。

武师负手垂眸,默默在心中大赞:

我主英明!

==

自从那日在练武场偶遇小柿子之后,柏氿有意无意就会去练武场晃一晃。

起先只是在一旁默默看着小柿子学武,偶尔指点一两句。时间久了那孩子便缠了上来,一个劲儿地朝她唤着“夜师父,夜师父”。

……

“夜师父,子石扎的马步标准吗?”

……

“夜师父,子石今日新学了一套拳法!”

……

“夜师父,父王昨日让子石默写《琼台史》第三卷第十章,子石一个字都没有错!”

……

那小柿子最喜欢在夜师父面前邀功,夜师父淡淡说一句“好”,就足够他高兴一整天,又肉又嫩的脸蛋透着柿子般艳丽的红。

这日子太过祥和,不由让时常在血雨腥风里游走的柏氿生出几分恍惚。

仿佛光阴兜兜转转,终于又轮回到了她幼年的光景。

那时,风倾楼中那传闻从狼群里抱回来的小狼崽子,夜百鬼,独独与那温婉清秀的蝉翼师姐极为亲近。师姐含笑对她道一声“乖”,便能让那刹气颇重的小狼崽子收起锐利爪牙。

枕着手臂躺在练武场的草地上,柏氿闭着眼睛想:只愿这小柿子日后能够平安成人,莫要重复当年她所犯下的错误。

冬日暖阳柔柔倾洒,柏氿舒服的眯了眯眼。

她自幼体寒,打记事起,便受不得凉,否则就会有寒疾发作,冻人得很。

今日这太阳倒是极好,她甚是喜欢。

柏氿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之际,忽然有轻浅的脚步声自远而近。

她没有睁眼,却浑身肌肉却骤然绷紧,进入防备的状态。

冷风渐起,携着几丝艳丽的熏香,身着刺绣镶边月华裙的娇艳女子款款的朝练武场走来,朝凰髻间镶金步摇一步一叮当,身后还跟着个十五六岁的小丫鬟。

那丫鬟年纪不大,脾气却不小。见着柏氿大咧咧地躺在草地上不对君夫人行礼,登时怒从心起,竟拿了壶滚烫的茶水就要往她的脸上倒。

眼见着那滚烫茶水就要倒到柏氿脸上,她迅速就地一滚,同时指尖弹出一颗石子,正中那丫鬟手中的茶壶。

一声细碎的碰撞声响,青色茶壶顿时从底部裂开一道缝,滚烫的茶水瞬间从这缝隙中漏了出来,哗啦啦全部流到那丫鬟的手上。

丫鬟手一抖,惊呼着就要把这烫手的茶壶丢出去。

早已站起身来的柏氿眼风一扫,拂袖间带上几分不怒而威的气场,“你敢砸王宫的东西?”

擅自毁坏王宫物件者,死罪。

丫鬟心头一跳,赶紧用另一只手去稳住掌心上摇摇欲坠的茶壶。

这下可好,两只手都被烫着,细腻皮肤上迅速泛起诸多水泡,疼得厉害,却只能咬牙忍着,不敢将那茶壶摔倒地上。

君夫人蔡瑾见状,乌黑眼珠死死盯着柏氿的身影,挑衅般的将丫鬟手中的茶壶拂到地上,哐嘡一下砸了个粉碎。

这尖锐的破裂声终于引得柏氿掀起眼皮,淡淡瞟了蔡瑾一眼。

蔡瑾娇笑着,却莫名藏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力度:“小世子近日身体抱恙,恐怕是不能再随夜姑娘练武了。”

柏氿盯着眼前那锦衣华服的君夫人看了一会儿,瞳孔中一点幽光微凉,如悬挂夜空的月,泛着森森寒意。

蔡瑾被这冷冽的目光看得有些心惊肉跳,但又立马挺了挺胸,高抬起下巴。小世子本就是她的儿子,他该学什么,该跟谁学,只能由她决定!这夜柏再厉害也不过一个粗人,不足为惧!

半晌,一直默然不语的柏氿终于缓缓开口,语气飘忽略带疑问:

“你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