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旧楼

更新时间:2020-07-30 21:56:44

旧楼 已完结

旧楼

来源:落初 作者:ita 分类:玄幻 主角:苏子裴东 人气:

《旧楼》为ita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围绕老街的旧楼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微灵异,微恐怖  被淘汰的东西,终究是不受欢迎的;  无论是人抑或是物,就在那里,碍着你的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跟踪这种事情,老实说,苏子不是第一次做。

她摘下帽子放进包里,然后稍微整理了一下头发,顺便带上黑框眼镜和口罩,因为身体不好,时不时会感冒所以口罩一直随身带,至于眼镜是为了装饰用的,她根本就没有近视。

眼看着前面俩人快要在转角处消失,苏子赶忙追了上去,她倒是不怕跟丟,她对这里熟的很,大大小小的街巷闭着眼睛也能走到。

不过…她们去的那个地方好像是废弃的小楼,那栋楼曾经死过人,原因是什么她记不起来了,老街的人大多迷信,找了法师施了法,像是封印什么,然后再也不让人靠近,当时她的感觉好像在做戏。

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跟上去,老爷子的脸忽然浮现在脑海中,苏子吓了一跳,立马晃了晃脑袋。

回过神时,她们已经不见了,苏子有些着急,定了下心,她的余光发现有个大妈一直警惕的盯着她,吐了一口气,离开去小楼的街巷,拿出手机假装通话,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许心里在作祟。

不过,她还能找到去小楼的路径,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离约人的时间还绰绰有余。

转了几个街角,苏子还是到了小楼这边,可是她发现这里没有人,或者说,自从这里死了人,就再也没有住在这里,可以说,这里是空无人烟。

嗅了嗅四周的空气,发觉有些不对,好像有什么腥臭的味道,像死鱼一般。

苏子终究还是进小楼探探风,这里到处是灰尘和蜘蛛网,一楼大厅什么都没有,便接着上二楼,二楼的房间挺多的。

“尸体怎么办?就这么一直放着?”

刚想踏进某间房门掩盖着的房间时,苏子听见里面传来谈话,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善巧的声音。

屏住呼吸轻轻地挪了一下位置

“你放心,这里不会有人来,倒是你,接下来该不会杀你儿子吧?”

“我儿子你想都别想!”

像是有什么预感,苏子赶忙躲到隔壁的房间,果不其然,她们边吵边出来,然后下了一楼。

应该没发现吧?

捂着鼻子,苏子踏进她们刚才谈话的房间。

这次可以确定了,这是腐臭的味道。

跟先前看见的尸体的反应截然不同,这次很镇定,像是已经习以为常的样子,苏子捏住鼻子稍微打量了一下尸体,有些惊讶的睁大双眼。

尸体腐烂有一定的时间,但凭借女孩手上的链子她还是能认得出这是谁,这个死去的女孩就是善巧的女儿裴恩,手链是苏子送给裴恩的生日礼物,是她的朋友设计出来的,绝无仅有。

如果没记错的话,前3个去收房租的时候,无意中问起裴恩去哪里的时,善巧说她回老家念书了。

虽然觉得气味很难闻,但苏子还是凑前去仔细看了下,身穿着学校的校服,浑身脏兮兮以及大量凝固的血液,面容已经模糊不清了,奇怪的是双眼已经被挖了出来。

捡起旁边的木棍,苏子捅了捅裴恩的身体,她再一次惊讶的发现,身体中央是空的,也就是说,器官被挖了出来。

她大概明白为什么了,但又觉得做为一个母亲应该不会这么残忍。

把木棍放回原位,苏子打算起身离开,报警什么的她是不会做的,因为她有她的打算,她可不想被人盯上,这样接下来会很麻烦,反正这里不会有人来,大概除了她们会来以外。

草草处理了自己留下的脚印,苏子从另一个地方离开,她招了一架的士准备去赴约,在车上喷了喷香水掩盖身上沾染的味道,把眼镜和口罩都拆了下来,很快,就到了一家西餐厅。

整理好仪容后这才进去找人,赴约的人没看到,倒是看到一顶熟悉的帽子,是跟善巧一起的那个男人,虽然看不到外貌,但是衣着是一样的。

苏子觉得今天真是太多意外了,因为她又发现男人身边的女人不是善巧而是她赴约女士,俩人成亲密状。

出了一身冷汗,苏子肯定她们没看见她,所以她躲了起来,选择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来而又可以观察到她们的地方,为了不引人注目她又叫了一份牛扒,然后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不好意思,临时有事,改天再约吧。’

那位女士是苏子的初中同学,现在当起了心里医生,当年跟她关系也不算好,不过是前段时间找上她,说好长时间不见,来叙叙旧。

苏子倒是无所谓,她想看看她到底要做些什么。

信息发送成功,以发至练惠玲。

苏子连忙看向那边的动静。

没多久,她的电话就震动起来,打过来的正是练惠玲,有些庆幸自己不喜欢调铃声的习惯,转了个身,开始切牛扒不去理会电话的动静,大概震动了三次电话就安静下来。

她这才放下刀叉拿起电话,总共有两个未接来电和一条未读短信,信息这么写到:那好吧,下次再约,记得回电。

再看向那边时她们已经离开了座位,大概是自己放了她们飞机的原因吧。

吐了一口气,苏子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有淡淡的柠檬味,她没有心情去跟踪别人了,她也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的人,不过是好奇心重了点。

她现在得去银行把钱过给父亲,否则迟了会被挨骂,会被人误会自己贪图那些钱财,不过也无所谓。

准备叫人结账时对面突然走来一人坐在苏子的对面,穿的严严实实,也是带着帽子,像是把自己全身上下都包过一遍,苏子瞬间有些郁闷。

她不太清楚这是男是女,反正不太像好人,经过此人身边时苏子忽然浑身僵硬并且无法再向前一步,她察觉事情不大对劲。

“姑娘。”很年轻的声音,但依旧分不清男女,苏子知道此人是在叫她,但她不想作答,便以沉默回应。

“你有心魔喔。”话音刚落,苏子踉跄一步,她可以动了,不过她没有上去质问什么东西,而是逃也似的离开。

那样的人,不可以接近。

因为,她发现了那个人没有五官。

会做恶梦吧?

那样的容貌不像是毁容造成的,像是天生就是如此,摇摇头,不敢再去回以那种画面,可是不管怎样,那样没有五官的脸总会浮现。

苏子捂住自己的脸。

【没关系,你不是经历过更恐怖的吗?】

耳旁传来熟悉的声音。

怔怔的抬头,眼神迷茫,不知该看向哪里,感觉大街周围的人都消失了仅剩她一人。

不会错,这是她自己的声音,但听起来要比现在稚嫩许多,这是回忆吧?

喘息了好一会儿。

“喂,你没事吧?”有人拍拍苏子的背部。

被这么一拍,眼前的景象恢复了,苏子摆手“谢谢,我没事。”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男人留在原地有些奇怪“好像在哪见过…”抓抓头发看着苏子离去的背影也转身离开“大概是错觉吧。”

苏子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那是她以自己的名义买下的房子,家里的人都不知道,也没必要让她们知道,她只是需要一个人属于自己的地方。

甩下包包,瘫倒在沙发上,手掩盖住眼睛。

过了好久,夜晚也慢慢降临,大厅随之一片黑暗,苏子的动作也没变过,电话也震动了很多次。

“呼…”有些僵硬的坐起身来,伸手去开放在沙发旁边的台灯,给阴暗的屋里带来一丝丝光明。

划开手机看了几眼,是她父亲打来的,吐了口气,她因为神经太过绷紧把去银行这件事给忘记了,有些敷衍的回了条信息回去,也交待今天不回家的事情。

关机。

来这里就是为了不被打扰,她想,她得洗洗睡了,明天虽然依旧不用上班,但是依然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这里的小区相对比较安静,特别是晚上的时候,这也是当初她买下这里的原因。

当她洗完澡出来时准备回房间,走没几步她突然停了下来,没记错的话,她刚才没有关台灯才对吧?

那…现在一片黑暗是怎么回事?

停电?不可能…

缓缓转移了身子,她看向大厅,沙发上,似乎坐着一个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