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真的不能爱

更新时间:2020-07-13 10:45:50

真的不能爱 连载中

真的不能爱

来源:落初 作者:我爱大山 分类:玄幻 主角:王珍茹慕容 人气:

主角叫王珍茹慕容的小说是《真的不能爱》,它的作者是我爱大山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慕容改华和上官茹本来是一对情人  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两人都很倾慕的对方  可惜由于农村封建意识严重  再加上父母的独断专行原因  两个人最终没有“终成眷属”  在上官茹出嫁前夕  为了表示她对心上人的爱,把身子给改华  上官茹结婚另一个男人结婚后很快怀孕了  根据推算竟是改华的骨肉  这个没有出世的孩子就是后来的王珍茹  20年过后,王珍茹又与改华的儿子慕容志强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妹产生了一段离奇的爱情故事  他们的爱情注定是一个悲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改华从上官茹家回来,父母已经吃过午饭了。改华妈在厨房洗碗,父亲慕容明军在铁匠炉房忙着。

改华妈见儿子回来就问:“华儿,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在那姑娘家吃饭了?”

“我还是觉得你做的饭好吃!”改华笑着说。改华主要是觉得不好意思在上官茹吃饭。他想,来日方长嘛,以后有的是机会!

“少给老娘贫嘴了!我还不知道你那鬼心眼,你怕是觉得第一次留在人家家里吃饭不好意思吧~!”

“哈哈!哈哈哈!妈!你怎么知道我是这么想的?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难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你是老娘亲生的,又是娘一手带大的,你撅起屁股,娘就知道你是拉屎还是撒尿!以后你少唬弄我……”

“嘻嘻——妈!我今天看见上官茹她母亲了,她母亲还真是患有心脏病,她母亲是个很和气的老太太,她母亲喜欢听戏,她母亲、、、、”

“好了,说说你母亲吧?还不快吃饭?

“我母亲?哈哈!你听着!”

改华一边大嘴地吃着,一边夸张地说,“啊!这是天下最美的佳肴,娘!你真伟大!这辈子,我做的最有意义的事,就是做了你的儿子!”

改华一边和母亲贫嘴一边三下五除二地吃完饭,然后,把碗往锅台上一推,学着歌里面唱的唱着:“妈妈呀妈妈……亲爱的妈妈……”

“臭小子!吃完饭连自己的碗也不想洗,还亲爱的妈妈呢?就知道说好听话,真实的!”改华娘笑着责怪改华!

改华走进屋,开始了他的“工作”,他要尽快把上官茹母亲的收音机修好,让上官娘早点能听收音机,他想,这可是他要在未来岳母面前表现的最佳机会。

屋里比较闷热,不一会他已经热的满头大汗的。这时候一只蚊子也来凑热闹,嗡嗡地在他头顶转来转去。改华扬起手赶了一下,谁知那只蚊虫不知趣,它竟悄无声息地落到了改华耳朵上。

改华因找不到焊接时要用的松香,正急得团团转,猛然觉得耳朵上一阵痒痛,心想:这还得了,欺负到老子头上了,看我不打死你!说着他扬起手“啪!”一巴掌重重地打在自己的耳朵上,这下可好,蚊虫没有打着,倒是被自己狠狠打了一耳光。

改华摸着耳朵摇着头,对那只蚊子气得咬牙切齿。咦!怎么回事?他觉得耳朵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只要头一摇,耳朵里面就会呼噜呼噜响,他伸出小拇指伸进耳朵里掏了掏,并没有掏出什么东西,摇了摇头,里面那东西仍然还存在,就跑去找母亲给看看。

改华娘见改华捂着脸走过来,说:“怎么了,喝酒了?怎么脸那么红?”

“不是了,娘!你看我耳朵里有什么东西?”改华把脸抻过来让母亲看。

改华娘用力提起他的耳朵凑近眼刚要看,改华杀猪般的叫起来:“哎呦!哎呦哎呦!娘,你能不能轻一点,刚才我……哎呦喂!我的耳朵掉了,哎呦!你真是一双干活的手啊,这整天干活的手就是有劲儿哟!”

“干活?不干活,你们爷俩吃什么?这屋里屋外的,哪一样离开了娘能行?那上官姑娘不干活,要不你找她给你看看?”

“娘!又来了,就知道取笑人!”

“你到底还要让我看不了?”

改华只好又凑过来仰起脸让母亲看。

改华妈凑近改华耳朵里一看,原来改华耳朵见里面有好大一片耳屎,就随手取下头上的发卡慢慢伸进去把它掏了出来。

就在改华娘刚把改华耳朵里的耳屎掏出时,惊叫一声,“咦!华儿,你的耳孔呢?怎么现在只剩下个针眼了,原来可不是这样的哦!”说完她又把改华的脸翻过来在他的另一只耳朵上看了一下。“没有啊!华儿,你的耳孔什么时候长得快没有了?”

“什么耳孔?我怎么不知道?”

“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吗?”

改华娘回忆说:“我当初嫁给你爹的时候,听你爹说过,你们慕容世家说来真是奇怪,从你老爷那一辈儿开始,慕容家代代都出生的孩子,耳朵上都天生有个耳孔,女孩生在左边,男孩生在右边。你爷爷、二爷、你姑Nai、二姑、你三叔,他们耳朵上都长的有。听你爷爷说,他小时候,***抓壮丁时,把你爷爷和你二爷抓去,后来见他们俩耳朵上都长个孔,就把他俩放了,理由是说他俩耳朵上长的那个孔有些不吉利,会给部队带来晦气。到了解放初期,你二姑为了漂亮,就自己制作了个耳坠子戴在耳朵上,后来别人说要割资本主义尾巴,你爷爷怕招来祸端,就不让你二姑戴了。这件事在月牙村是个秘密,没有人知道的。因为咱们是从老家山东迁移到这儿的。到月牙村时,你刚刚三岁。那时候,你还不怎么记事,记得你小时候,头发留得很长,长得很秀气,像个女孩,我又见你生下来耳朵上长这个孔,就在街上给你买了个耳坠戴上,那时候村里人都把你当做个女孩呢?没有想到你长大了,耳孔长得快没有了,哈哈!你去看你爹右耳朵上现在还留着个很大的耳孔呢?”

“真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改华觉得母亲是在给他讲神话故事。

改华娘顿了一下,开玩笑说:“华儿,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你将来娶媳妇生了孩子,如果这孩子生下来耳朵上没有带个耳孔,我就不认这个孙子,到那时你可不要埋怨我哦!”

“娘!什么歪理啊!这有什么科学根据吗?说不定这耳孔到我这里就失传了呢!你看我现在耳朵上的那个耳孔不是快没有了吗?是不是说,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儿子了?娘!不要相信迷信,要相信科学,如果真的我结婚生下来的孩子没有耳孔,我可以去做DNA鉴定的,就是亲子鉴定!”

“什么叫DNA?”

“哎呀!娘!不说了,说了你也不会懂的!”

“是!我老了,孤陋寡闻的什么都不懂,你懂!”

其实,说实话,改华只知道DNA就是用一种科学的手段鉴定一个孩子是不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至于说DNA个字母都代表什么,又为什么叫这个怪名字,他还真的不懂。

“华儿,你说得对,既然你耳朵上的那个耳孔现在已经长得快没有了,说明可能到你这里一代,这一奇怪的现象就失传喽!”

*******

早上的时候,王大山拿着个断了的桌腿找到慕容明军家说要给他帮忙焊接一下,还说,这几天他那个当县委副书记的弟弟要回来,中午还要留在他家吃饭,所以要提前准备一下。

当时,慕容明军正在吃饭,说让他先放到那里,等吃完饭给他焊接。慕容明军还说等焊好后就亲自给他送去,叫他先回去忙,不要在这里等。

改华进铁匠房时,见父亲正在帮王大山家焊接桌腿。他端着一杯茶水走过去说:“爹,你歇歇,喝点水吧!”

“嗯!”慕容明军接过改华递过来水喝了一口,看看改华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就说,“华儿,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爹,你还记得我娘给你提起那个上官茹姑娘的事吗?我想……想……”改华说着凑到父亲的耳朵里悄悄说:“我想让你去……去王大叔……”他边说边迅速在父亲的耳朵上找母亲说的那个耳孔,见并没有,就又转到他另一个耳朵边说:“去王大叔家让肖阿姨……让她给我做个媒……”这下,改华还真的看见慕容明军的耳朵上还真有个耳孔呢?

“华儿,这种事我不方便说,还是让你妈去给肖阿姨说吧,女人家对女人家说这事是好说些……”他顿了一下,又说,“你姑父今天又给我托人捎了个口信,想让你去见见那个女孩,如果你不想见,也要去应付一下,这样,你姑父也好给人家女孩交代……”

“嗯!知道了爹,有时间我亲自去姑父家一趟,你不用Cao心!

改华其实并没有听父亲在说什么,他来这儿的目的就是想验证一下母亲的话,看是不是父亲的耳朵上真的有耳孔。现在他相信母亲说的话了:只要是慕容家的后代,耳朵上都会有耳孔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