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幽暗神皇

更新时间:2020-06-30 03:46:39

幽暗神皇 已完结

幽暗神皇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冰羽 分类:玄幻 主角:宰安侯师兄 人气:

《幽暗神皇》由网络作家冰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宰安侯师兄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师扬大陆,修仙者林立,各大世家、各大门派如山岛般耸峙。而其中最大、势力最强、修炼者最多的要数齐戎国。齐戎国以武为尊,要赢得人们的尊敬,就只能凭借武力,接受挑战,战胜敌人。而原本应该是天之骄子的宰安侯却因为右手迥异的肤色被认为是不祥之人,遭受欺辱、嘲笑。虽然命运不公,但是机缘巧合,在他的不断努力之下,命运却发生了一系列的改变,并且潜藏在他身上的秘密也慢慢的被揭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瞬间碧绿的光又消退了,重新又被黑色所掩盖,接着又变为碧绿,就这样一黑一绿的,看起来甚是诡异。

到最后甚至在他的脸上隐隐约约现出了银云豹的影子。

又过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终于消停了下来,宰安侯突然觉得整个身子轻松畅快无比,仿佛在温热的水里泡了个澡又有人用不轻不重的力量帮他按摩过了似的,重心稍稍偏斜,一个倾斜就倒在床上睡去了。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了,期间面摊老板夫妇都进来看望过他,见他好像只是太累了,而不是生病或是其他的什么,就也安心的离开让他随便睡了,只是时时都准备好吃的东西,以免宰安侯醒来之后饿。

果然,经过这次长时间的睡眠之后宰安侯的胃口无比的好,因为他吃下去的东西除了要供自己消耗之外,还要顾忌到银云豹的体能,所以看着眼前已经堆了很高的一摞空碗,宰安侯面对老板夫妇的时候有点不好意思。

“大姐,对不住啊,我……实在是老板做的面太好吃了。”宰安侯憨厚地说道。

“哈哈,小兄弟,别客气,大姐啊别的没有,但这面啊,你就是想再吃这么多也能供得上。”大姐十分朴实,老板比较不怎么善言语,只是在一边满脸认同地一个劲儿点头笑着。

这还是除了母亲之外唯一对自己好的人,宰安侯心中无比感动,绞尽了脑汁想要做点什么事报答他们,突然脑筋一动,想出了个办法:“老板,那恶霸陈三这些天还有没有到摊子上捣乱?”

“这……”老板低下头,看了看身旁的妻子,不再往下说了。

老板娘见宰安侯问的急切便把话头接过来回答道:“小兄弟啊,不瞒你说,你生病这几天陈三带了更多的人来过一趟,说是要让我们十天之内乖乖把你交出来,不然就把我们的小摊子砸了……”

“简直欺人太甚!”宰安侯还没说话呢,就听见银云豹先开了口,还好银云豹说话只有他能听到,不然乍地多出个声音来还不吓着老板夫妇。

“宰安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永远都是强者欺负弱者,如果你弱,不管走到哪儿都会被无端欺负,你在琴盛山上是这样,这市井上的善良百姓在陈三那也是这样。”银云豹不放过任何一个教育后辈的机会。

“你能帮我教训他?”

“哼,这种渣滓用不着我出手,你就可以。”银云豹无限鄙视地说道。

从面摊老板夫妇那里得知,陈三那伙人来面摊上找麻烦的时间是宰安侯沉睡过去之后的第二天,那也就是说如果要帮老板收拾一下那陈三让他以后再也不敢祸害百姓的话,宰安侯和祭只有短短八天的时间。

而祭是打定主意要让宰安侯通过自己的力量来出这口恶气了,因为它想让宰安侯知道自己的力量究竟可以多么强大,从而借此建立起对自己的信心。对这个大陆上的修炼者来说,信心是最重要的,一切困难有时候并不是你无法克服,而是你根本不相信自己能将其克服。

在宰安侯告知老板夫妇自己会帮他们报仇之后,还按照祭的意思向他们询问了离空朋镇最近的山在哪里,因为他需要找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来进行最初级的修炼,祭说只要能好好把握住这八天的时间,对付陈三那种修为的人还是没问题的。

于是,根据老板的指示在倒数第八天的一大早,宰安侯就和祭一起来到了距空朋镇一里地之外的一座小山上,这山因为很少有人来,所以长满了蓊蓊郁郁的树木和乱七八糟的杂草,还有大大小小的岩石。

在山顶的正中,有一座破败的小庙,现在已经空无一人了,想来可能是哪个和尚独自在此修行时用的,待其圆寂之后便荒废了。

“这八天我会用四天的时间来教你一门十分高深的功法,叫‘玉丹仙诀’,这是我几千年前从一个已经达到神幻期修为的高人那里偷看来的,那高人本可以继续突破自己,可却因一生邪妄,心术不正,后被正派人士围剿,真是浪费了这门上好的功法。”祭回忆起几千年前的事来,现在仍旧显得有些怅惘。

“后四天如何使用?”宰安侯才懒得听这个老人家讲当年的事,所以继续问道。

“后四天用来练习招式,这些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完全学成的,我只教你一招,名叫‘多迅步’,这是一种能让人瞬间转移的步法,虽然短时间内应该无法领会其中奥妙,但至少能照猫画虎学出个形态来,那也足够啦。”祭很谨慎地说道。

“祭,你身为上古神兽,修炼的应该都是属于兽类才能修炼的招式,如何却对人类的招式如此熟悉?”宰安侯有些不解地说道。

“哼,所有功法和招式其实都是相通的,我活了一万年,跟人交手无数次,很多现在已经失传了的武功我都记得,所有这些东西一互相比较,其中的奥妙和生成方式自然就明白了,如果你也能有我这样的阅历和积累的话,就不会有此一问了。”祭有点自负地说道。

没想到自己竟然跟如此厉害的一只神兽为伴,跟他在一起的话那不就是等于随身携带着一个武功秘籍的藏宝库吗?宰安侯心中暗暗地庆幸道。

“好了,先别想得太好,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我这就传授给你‘玉丹仙诀’的功法口诀,你可听清楚了,我只念一遍,如果错过了,以后就再也别想接触这门现世罕见的武学!”祭这个老师还是非常严厉的,它虽然身为兽类,但也是深信“严师出高徒”的这一原则。

“好!”宰安侯见祭说的严肃,不禁也跟着认真起来,当下便正襟危坐在寺庙破烂的蒲团上,闭住眼睛,收敛心神,宁心静听。

脑海中起先是一片无止尽的黑暗,而这黑暗的尽头开始闪现出许多如萤火虫般大小却自成队伍的金色光点,再近一点,宰安侯发现那光点竟是一个一个的字,更近之后那字神奇地在他的面前凝聚起来,自动排成一篇功法的口诀。

“抓紧时间看,这些字只能维持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就会开始慢慢消失。”祭在一旁善意地提醒道。

“好。”宰安侯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就再不敢浪费时间,全副心思都投入到背记那篇金字口诀里。

良久,这一人一兽在互相心里默默的传授终于结束了,祭有些不放心地追问道:“怎么样?记住了多少?”

宰安侯皱着眉头,神色有些凝重地顿了顿,仿佛是仍旧在回忆刚才祭口中传出的功法口诀:“我应该是一字不差全都记住了。”他缓缓地说道。

什么?这小子竟然有这么聪明?看上去一脸呆滞迟钝的样子,难道这次真的让自己遇上了世上稀有的武功奇才?祭心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激动,过目不忘的人大有人在,但是只听一遍就能将那完全不懂意思而且晦涩冗长的功法口诀全都记住,那真是亿里挑一了。

见祭好像不相信自己,宰安侯也不多解释,直接就在心里把那口诀从头到尾一字不差地默念了一遍,那种流利程度好像是很久以前就背过一般,他每念对一句,祭的惊讶和欢喜就多一分。

看来这小子没有骗人,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与他共用一体的缘故,那我的记忆稍微一有泄漏就会跟他的记忆融为一体,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小子日后的成就应该不可限量。

“嗯,背的不错,不过你也别因为这就觉得自己了不起,这功法你要自己去领悟,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了,我只知道口诀却没有修炼过,所以暂时就只能帮你到这儿了。”祭没有说谎,但它说的也不全都是真话,它只是想再次测试一下宰安侯的领悟能力罢了。

宰安侯也不想跟祭争辩什么,他从小就明白,很多事情上都要靠自己才能走得更远,所以闷声不吭地就开始坐在那里静静地熟悉和理解其刚才的功法来,并且在理解的同时又不由自主地顺着功法上的指示运行全身的气血和经脉。

当他还在琴盛山上的时候,一个人总是在景夏小筑里这样安静地坐着,时间久了,他甚至坐在屋子里的时候就能听到院子里树叶落地的声音,也不知是幻想还是真的,就连母亲兰蕴阁里飘出的香味他都能感知的到。

只有那个时候宰安侯才觉得自己是属于这个世界的,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物才跟他一样是公平的,多年以来早已习以为常的孤独给予了这个少年无比的力量,将他的心磨练的无比专注和纯净。

祭虽然能够感知到宰安侯的想法但是却没办法获得他的记忆,所以当它默默地关注着闭着眼睛运功的宰安侯时,突然看见他头顶上开始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白烟升起的时候,心里那种惊讶是如何也无法形容的。

这正是玉丹仙决修炼进入正轨的一个标志,随着修炼者领悟的增多,头顶的白烟会越来越凝重,再后来全身都会产生大量的白烟,而后在仙诀修炼至至高峰的时候,那白烟会全部消失,可修炼者身周势力范围内所有人、兽、草木所产生的灵气都会被其吸收并化为己用。

与此同时,祭还感到宰安侯身体里的气血开始按照一定的规律运行,运行轨迹是身上所有跟修炼有关的大穴,并且随着他修炼时间的延长,所运行的圈数便在一点一点的增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