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太古魂尊

更新时间:2020-04-05 12:41:49

太古魂尊 连载中

太古魂尊

来源:落初 作者:子靖 分类:玄幻 主角:聂天萧 人气:

火爆新书《太古魂尊》是子靖所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聂天萧,书中主要讲述了:【玄幻爽文,热血大作】武道?很厉害吗?不然,武者,如尘埃;道者,似沙砾。四海八荒皆蝼蚁。管你先贤也好,大帝也罢。今朝,他要傲笑苍穹,谁敢阻拦?少年聂天,一朝逢难,踏出小小西域城,从此开启不断斗争的人生之路。无尽苍穹,他肉体凡胎,面对神权,最终选择了逆天而行。(两年老作者,一年专职写作,放心阅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聂天步入林家后院,并未遇上任何的阻拦,径直走向林月如的房间,久唤之后,见无人应答,也只好强行推门进去了。

刚一踏入屋中,旖旎的气息扑面而来,灯火摇曳,周围所见,狼狈不堪。

“义父?”

眼神望去,只见地上一名中年男子裸露着上身,脸上表情狰狞,全身甚至还散发出诡异的黑气。

很显然,这是蛊毒入侵的征兆。

而此时在檀木床上,一副洁白如玉的躯体静静的躺着,身无一丝的遮蔽之物。

床上之人正是林月如,虽然她已是年近中旬,但那绝丽的容颜和傲人的身材依然让不少人垂涎若渴。

这样的场景,再加上聂天血气方刚的年龄,对他的诱惑力不可谓不小。

可情况紧急,即便是面对血脉喷张的美景,聂天也只是轻轻一瞥之后,便将所有的目光注视在聂鹰身上了。

聂鹰全身被黑气缠绕,这种黑气之中似乎蕴藏着一种极为神秘的力量,让人心生胆寒。

“天儿,看来为父命不久矣啊!”

躺倒在地的聂鹰脸上神情难堪,但神志还算清楚。

他本想将那噬魂蛊引入自己身体之内,从而利用强横的实力压上一压。

却不想这蛊毒的威力实在太过霸道,即便是以他一家之主的实力,也难以招架。

看着如此,聂天心中凝了一下:“义父,你这又是何苦,林家女人虽然貌美,但也不至于如此啊!”

说着,声带哽咽的聂天朝着床上昏迷的林月如再次看去。

美人虽然诱惑无限,却也要有福消受,这说的一点也不错。

林月如的容貌在西域城来说也是众人垂涎的对象,否则不可能引得堂堂聂家家主如此青睐。

“噗嗤……”

聂鹰一口浑浊的血液喷吐出来。

“天儿你不知,我与月如自幼两情相悦,奈何当年义父实力太弱,才导致月如嫁给了沧州萧家,从此她也经历了不少的磨难。”

“如今这蛊毒一事也算是我对她的一丝补偿吧!”

躺倒在地的聂鹰神色难看至极,而此时更显虚弱。

聂天听着此话,眉头一皱,将其扶起,并未说什么。

手中一股磅礴的力量释放而出,当即渗入前者体内,顺着他的全身经脉不断游走着。

“天儿,你这是干什么?”

全身疲惫的聂鹰感知到力量的进入,心中一时诧异,但奈何全身又完全动弹不得。

“义父待我如亲子,聂天无以回报,我就要看看这小小的蛊毒有何玄妙之处?”

话音一落,盘坐在地的聂天神色一定,更加磅礴的力量奔涌而出。

不过半息的时间,只见不少黑气从聂鹰全身的经脉倒灌而出。

黑气涌动,竟如同有着自己的灵智一般,转而不断奔向盘坐着的聂天。

“这蛊毒果然非同小可啊!”

感受着噬魂蛊中蕴藏着的巨大力量,聂天心中暗凝,但如今已经下定决心,又怎么可能惧怕?

只是身前的聂鹰面颊上泪水纵横,本以为必死无疑的结局,没想到最终由这个曾经捡到的义子承担了。

“孩子,是为父对不起你啊!”

一声哽咽,聂鹰身躯并不能动弹,只能任由身后的聂天将所有的蛊毒引导而出。

满头大汗的聂天只感觉全身经脉中有着一股狂暴的力量灌入,不断游走着,好似带着吞噬的气息一般,所到之处,体内的灵力瞬间消失。

“孩子,这噬魂蛊霸道异常,若是冲出经脉,必定吞噬你的三魂!”

聂天眉毛一挑,他知道,神州大陆,凡是修者,多有天地人三魂,这是所有人族能够存在的根基,三魂俱灭,就代表着将永远从这世界消失了。

此刻,聂鹰的脸上也极为焦灼,两人虽不是亲生父子,但其中的感情却胜似父子。

再加上聂天本就天赋出众,在西域城中被称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奇子,向来被聂家众人极为看好,是可以在将来成为魂者的存在。

若是因为他自己而将聂天毁于一旦,心中如何过意的去?只是现在刚刚死里逃生,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来帮助聂天。

“哼,冲出经脉么?”

聂天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又是心中暗道:“既然你要冲出经脉,那我今天就彻底将你粉碎于此吧!”

噬魂蛊虽然霸道,但对于聂天来说,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经脉中空间狭小,却蕴藏了大量的天地灵气,这就好比一枚炸弹一般,若是将其点着,后果可想而知了。

打定了注意,聂天心中一沉。

旋即,另一股莫名的力量从他的灵窍中冲了出来。

“玄姨,希望你所说的真的有效吧!”聂天嘴中喃喃。

“魂者一途,以灵窍为媒介沟通九重星阙,吸收天地魂力,凡以经脉修行者,皆难以跳离武道泥潭,想要成就魂者之途,自然无比艰难……”

玄姨的话音在他的脑海中回荡。

自神州大陆诞生以来,所有人都是先成为武者,而后步入魂者的,而像这种放弃武道,直接开启灵窍,沟通星阙之魂的恐怕没有几人了吧?

聂天对于玄姨的话自然也是将信将疑,但此时的情况已经是不得已而为之了。

“轰……”

随着一声轰鸣,巨大的力量灌入了全身经脉,与其中的无限灵力相互争斗起来。

而此时的聂天周身皮肤也正以狂暴的速度鼓起,触目惊心的血管好似要自行爆炸一般。

“天儿,这是为何?”

一旁,聂鹰看着如此情形,心中同样是震惊不已。

只要踏入武道的人心中都明白,聂天此刻的做法乃是自毁经脉。经脉一旦毁灭,恐再无修行的能力。

神州大陆上,不能修行的人往往都是最低等级的存在。

故此,不少的武者和魂者宁愿身陨,也不愿自毁己身的修为。

而此时,还不等那聂鹰做出反应,只听盘坐的聂天闷哼一声。全身皮肤竟是龟裂,殷红的鲜血瞬间侵染全身衣衫。

鲜血之间,无数黑气瞬间扩散于天地之间,这种黑气也好像并不能存在空间中一般,瞬间消散了。

“噗嗤……”

感知到内腑和经脉中传来的剧痛,盘坐着的聂天终于忍受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旋即又倒了下去,甚至全身的疼痛也消失殆尽了。

“天儿!”聂鹰焦急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

可此时的聂天实在太累了,他只感觉双眼变得愈发沉重,再也无法睁开。

最终,躺倒在地上的聂天失去了知觉,就像进入了梦乡一般。

睡梦中,他感知到有一道倩影冲进了林家,鼻翼间传来那倩影身上的清香。

在倩影的带领下,聂天返回了聂家。

……

当翌日清晨,整个聂家府邸都处在一种紧张的氛围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侧院的一个小型院落。

此刻,当聂天睁开双眼,一股药香扑鼻而来。

“你醒了?”

柔媚无骨的声音传入耳中,只听那声音又道:“你小子,当真敢自毁经脉,破而后立。胆识不小,难道就不怕遭受反噬么?”

聂天眼神看去,一名女子正端坐在床边,除了那妖娆多姿的身材,这女子脸上所戴的面纱更让人有种九天仙女下凡的感觉。

只见女子灵秀的手中把玩着一枚橙色丹药。

“玄姨……”看着眼前这女子,聂天欲言又止,想必昨天将他带回来的就是玄姨了。

玄姨是聂家药房中的炼丹师,在整个聂家中的地位颇高,而这些年来也一直是她在帮助聂天提升着修为。

可以说,玄姨就是他修炼路上的老师一般。

“放心吧,噬魂蛊已经被你小子彻底震碎了。”玄姨的脸上带着一丝玩味,又道:“不过,经脉尽毁,也就是说你现在连武者都不算了。”

聂天脸色微微呆滞了一下,又是沉思。

的确,为了彻底消灭那噬魂蛊,他现在全身经脉就如同渔网一般,再也不可能容纳天地灵气了。

不能容纳天地灵气,也就代表着无法进行修炼,自然算不得是武者的。

“我义父呢?”聂天再次抬头问道。

“在林家照看林月如呢,除了修为有所下降,其他都还好。”

玄姨眼眸中闪过一丝光芒,聂家父子之间的感情,整个西域城中的人都是看在眼里的。

而聂天此时听着聂鹰无碍,心中的担忧也逐渐平复,聂鹰乃是聂家为数不多的魂者,一般的风浪还是见过的。

“之前玄姨说过,凡要成就魂者之道,经脉是最大的阻碍,如今我经脉尽毁,是否就可以直接沟通星阙之魂了?”

聂天眼神望去,看着身旁这个可以说艳美的连女人都嫉妒的玄姨,心中不时激荡起一种别样的感觉,只是面带纱巾的玄姨一直不愿以真面目示人。

“嗯,是可以这么说,但九重星阙上的各种星魂虚无缥缈,即便没有了武道的桎梏,想要沟通星阙之魂,还是有不小的难度。”

玄姨的脸上带着一丝的愁容,想凝聚自己的星魂有多难,不踏入其中,是永远无法明白的。

当然,对于聂天,她却有着十足的信心。

这些年,眼前这小子无论天赋还是心智都极为出众,她本想再过两年帮助聂天成为魂者的,现在看来,只不过是时间提前了而已。

“既然如此,这两日我就彻底开启灵窍吧!”

聂天神情轻松,好似已是胸有成足。

早在两年前,玄姨便开始利用各种丹药,逐渐渗透进入灵窍,形成滋润,现在开启想必也没有多难了。

“就知道你小子想要成为魂者,此无极丹已经准备了一年时间了,现在也算是大成了!”

说罢,玄姨玉手中的橙色丹药便激射而出。

“这丹药极为霸道,你自己注意就行了。”

接过无极丹的聂天眼眸一闪,自数年前玄姨神秘出现,就处处为自己着想。

这一点,即便是聂家中的其他人也是嫉妒不已。

要知道,能得到一名炼丹师的青睐,这要有多大的机缘啊。

“好了,剩下的你自己准备。”

话音落毕,曼妙的身姿已经探出了门外,聂天也并未说什么,已是盘腿坐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