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异世之扬帆

更新时间:2020-01-14 02:08:16

异世之扬帆 已完结

异世之扬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一口番茄汁 分类:玄幻 主角:许蒙潘柳儿 人气:

主角叫许蒙潘柳儿的小说是《异世之扬帆》,它的作者是一口番茄汁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佛门一个法号叫古井大师的心慈高僧解救了许蒙,不过可惜的是,古井大师却是受了重伤,陷入了困境。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所以许蒙现在就要竭尽全力来救助古井大师!许蒙看着佛门另外的三个高僧,许蒙说道:“只要能救古井大师,就算豁出去我这一条命来,又能怎么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走?走得了么?”忽然间,一个类似金石摩擦的怪异声响传了过来,听起来刺耳没得比,犹如是用铁块子在磨沙子,听在耳中,刺激得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随着语声,滔然无俦的气浪伴随着一股腥气从天而降,两道翠绿色的刀华在空中一闪而没,闪过几十丈的面积,哐当一声便砍在了那个黄金铙的守护罩上。“当”的一声巨响,守护罩即使没有被破开,可是,向后一个急剧的倒仰,险些将守护罩中的两人震得向后摔倒过去。“老天,这是什么东西?”许蒙强耐着胸中由于震荡带来的那股翻涌不休的血气,惊骇仰头向天空中看去,只见天空中正震翅飞舞着一只通体碧绿的怪物,一个巨大没得比的脑袋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复眼,手中两柄满是锯齿的翠绿大刀漫空挥舞,上面满是绿色奇特的光华在闪动不休。偷偷放出神识测探了一下,许蒙的一颗心登时便凉了半截,老天爷,这可是强盛的十阶妖兽啊,很是于修真人筑基期的顶境水准了,这种境界之下,他一个炼气期十四层的小修真人算个毛啊?人家只怕一个指头就能够横扫他了。就算身边有一个一样是七阶以上境界的枚枚,怀里还抱着佛门辟邪至宝黄金铙,可是,境界上来说,枚枚一个刚才踏足灵阶化为人形的小精怪,又哪里是这种修行千年以上的十阶老妖怪可比的?“魔天螳螂,该死!连他都来了,只怕那些老怪物也不远了吧?”枚枚也是小脸发白地说道,强撑着体内的法力支撑着黄金铙的镜华,无可置疑,她已经开头惊恐了。“你们,都给我,滚!”魔天螳螂狂喝了一声,手中碧绿色的大刀再次漫空挥舞,妖异的绿色光华一束束、一道道波荡开去,猛烈的雷鸣轰击声中,将周遭的百丈范围都映成了一片碧绿之色。绿刀光华波荡之处,那些低阶妖兽完全没有办法阻挡,被刀华一斩两段,剩下的妖兽们口中发出惊恐样的低低呜鸣声,一哄而散了。没法子,这就是实力的差距,足足差了一个阶次的境界,魔天螳螂根本能够类似捻死一窝蚂蚁般地横扫它们,在魔天螳螂的威势之下,这些差距极大的弱小妖兽要是不跑才对傻子呢。“圣灵花王,你是自己出来还是让我攻破你这个劳什子的法宝守护罩?通知你,老子的时辰可不多,要是你不出来,我拼着不要你本体以增境界,也要将你和这个人类小子打个稀巴烂,谁都别想拿到。”魔天螳螂阴厉的语声透过黄金铙的守护罩传了过来。“魔天螳螂,你少做梦了,凭你那几把刷子就能把我打个稀巴烂?我还真就不信。”枚枚嘴硬地说道,可是一看脸上那副色厉内荏的神色,就晓得她的确是惊恐了。“那你就试试吧,我得不到,谷内其余妖修也休想拿到。”魔天螳螂狂吼着已经从天上一飞而下,手中两把碧绿的长刀化做两道惊天掠起的锋锐绿芒向着黄金铙力罩轰击了过来。“轰轰轰……”一阵紧似一阵的轰击落在了黄金铙的守护力罩上,绿光流逸,白光闪动,魔天螳螂空自然那里气愤地空耗力量,却依然攻不破这佛门至宝。可是,在魔天螳螂一次又一次密切的战斗下,就算这个佛门至宝依然能撑得住,可是,因为要损耗法力源源不停地催动这个佛门至宝的运转,枚枚的小脸越来越白,逐渐地开头枯黄起来,清楚是法力透支的现象了。终究,法宝即使强盛,可还是要看施法人法力怎么,在法力充沛的状况下,法宝自然能表现出最大威力来,法宝的运转使用也是如臂使指,游刃有余。可是,要是法力低微却强行催动,即使能表现出部分法宝作用,可终于对施法人来说,也是一个困难没得比的事情,基本看如今的这位圣灵花王,就是一副法力损耗过巨的模样了。“你,没事儿吧?”许蒙有点担忧地看着枚枚说道,他晓得自己道力低微,像如此高出自己一个阶次的攻击自己完全都插不上手去,内心不免有点羞愧了。做为一个修真人,面对外面这个魔天螳螂的猖獗,他却只好咬牙忍耐,说出去真是一件令他如此年轻气盛的少年人非常窝火的事情了。“没事儿,全是我连累了你,是我不好,因为刚才踏入灵阶的又惊又喜,忘了隐瞒自己的气息,惹得这些妖物都眼馋我忽然晋级为极品花王的灵力,都妄想吞下我以增境界,结果才凭空引来那么大的祸事,要是不是我,如今你已经早就出谷去了,犯不上引来这个十阶的怪物。可恶,我如今打只是他,你又被我拖累得走不掉了……”枚枚的小脸越来越黄,就似乎一朵鲜花正处于渐渐失去水份干枯同样,并且一脸愧恨地说道。“唉,如今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还是想法子先阻挡住他再说吧!”许蒙此刻也顾不得其余,边祭起金虹不断地战斗魔天螳螂,边跺足叹道。不过,由于境界上差异太大,他的金虹完全不应该给对方造成什么伤害,甚至连给人破防都不可以,好在许蒙够机敏,不断地操纵着不灭金虹特地向着那头魔天螳螂的巨眼战斗戳去,扰得这家伙心烦意乱,一时辰倒也没有办法尽全力施为破开黄金铙的护罩了。远处再次传来声声惊天动地的巨吼声,魔天螳螂一听之下清楚有点更加着急了,忽然间发出一声厉叫,居然通体化做一团绿芒,随后,高高向天空中飞起,转化间向下砸落,目的正是黄金铙制所形成的那个守护罩。绿芒在天空中不停拉伸,形成了一柄滔然无俦的巨形长刀,狂热下坠砍来,其威势无可匹敌。许蒙的不灭金虹在空中不过稍一碰撞便被这道由魔天螳螂本尊所化的刀形劈得打着旋远远飞了开去。许蒙见势不妙,急忙探出右掌,将灵力注入到枚枚体内,合伙撑起了本已势微的黄金铙的守护罩。可怖的绿色刀形突如其来一记便劈在了黄金铙的守护罩上,守护罩内全力相抗的枚枚与许蒙将近是并且“哇”的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终究,境界的差异真的太大了,纵然有黄金铙这等至宝,两个人也完全没有办法相抗魔天螳螂的毕生妖力一击。黄金铙的守护罩如今只余薄薄的一层力罩巍巍护在两个身上,只需要魔天螳螂再来一击,两个人铁定要葬身在这里了。“圣灵花王,你是我的了。”天空中的魔天螳螂已经现出身形来,满是獠牙的巨口间有绿色的血液逸出唇角,滴滴答答地滴在地上,看上去好不狞厉。即使这一击使两个人齐受重伤,可佛门至宝的反击力也不容小觑,反震力令他也受了不轻的伤。可是,相比拿到圣灵花王以增境界而言,这点小伤也完全算不得什么了。魔天螳螂狞笑着,手中的两柄绿色长刀扬起,再次向着下方怒冲而至……下方的许蒙和枚枚此刻重伤之下已经完全没有余力再去反抗魔天螳螂这一击,眼望着魔天螳螂将手中的大刀挥舞成两道绿油油诡光再次直击而下,两个人纯正的绝望了,黄金铙上的那一层震颤而动作不稳的守护罩完全挡不住魔天螳螂这威力十足的一击,他们立即便要变为魔天螳螂的阶下囚了。在魔天螳螂刺耳的狂笑声中,两道绿芒迅急下劈,可就这个重要时刻,远处忽然间传来一声怒啸,紧接着,一道纤细的红芒在几千丈远横掠长空,速度无与伦比之快,向着魔天螳螂便打了过来。还没等苍地苍螂反应过来,这道红芒转眼便已经将他手中的两道刀芒击成了满天散碎的绿色芒点儿,随后,红芒一卷之间,早就已经经将魔天螳螂卷成了一个红色的粽子,领着魔天螳螂绝望地嘶吼声,向远处迅急缩了回去。随后,再不闻魔天螳螂的惨呼声了。“天,这又是什么?”许蒙已经感觉脑袋似乎不好使了,能将一头十阶的大妖隔着几千丈淡淡松松地干掉,这,这又是什么恐怖的怪物啊?“这一次我们真的死定了,连谷里率然奇蟒这个老怪物都已经跑出来了,完了完了……”枚枚在那里哭丧着脸,跺足大叹。“我们快逃!”许蒙没听说过什么率然奇蟒,只是,能将一头十阶大妖转眼击杀的妖物,肯定是一个超级强盛的恐怖存在,这个时候再不逃,只怕真的有难了。说逃便逃,许蒙拉着枚枚纵起了不灭金虹便要跑,可是,刚一飞起,远处一个黑影已经翩翩然挡在了自己两人的眼前,犹如她就那样向来站在那里同样。许蒙一个猝不及防险些一头撞在人家的身上,惊惶未定地仰头一看,只见眼前一个黑衣彩发的中年美妇就负手站在自己的眼前,正笑容看着自己。那对照常人长了半寸左右的眸子居然是绿色的,从里露出了奇特至极的眼神。此刻,她正歪着头犹如在观察着猎物同样望着许蒙,犹其是着重地审视着周围的枚枚,经过观察可以判断出望去,脸上最终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笑容来。“你好啊,年轻人,唔,想不到你的胆子倒不小,小小的一个炼气期的修真弟子,居然敢跑到妖行谷里来,真是胆气可嘉呀。”一笑之间,出现了唇内的两排白牙,可那白牙却是尖厉厉的领着倒勾模样的,看上去好不吓人。同时,最可怕的是,她右边的唇角依稀还有一丝绿色的血迹,牙齿上也有一片琐碎的如同薄翼样的玩意粘在那里,恶内心露出了一种奇特的可怕来。“不关他的事儿,要是你想吃我,就奔着我来好了,放他走,我留下,不然,我自爆本体,你什么都捞不着。”枚枚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虚虚向前一步跨出,站在了许蒙的眼前,即使她如今依然惊恐得全身发抖,可是,眼神里的坚决却不容置疑。“你快走,他们要找的是我,给你,携带这黄金铙,重要时刻还能阻挡一下。”枚枚轻声在许蒙耳畔说道,说着已经把黄金铙塞到了许蒙的手里。“不,要走同一走,要死同一死。况且,你觉得凭这个老怪凶悍的性情品格,她能轻率放走我们一切一个人吗?”许蒙苦笑着摇头说道,低低地叹了口气。“哟,想不到咱们的小花王挺有办法的嘛,那么快就把这个小小子勾搭上手了?啧啧,真是挺有本领的。行,看在你们郎情妾意的份儿上,我呢,便放你们一马,走吧走吧!”率然奇蟒所化做的那个黑衣美妇长眸一转之间,犹如意识到了旁边的什么,只是转瞬便装似若无其事的模样从头再开始绽开笑颜,向着两个人一摆手,让开了眼前的路途,做了个“请”的手势。“啊?你要,放我们走?”枚枚有点发傻地望着率然奇蟒,搞不解她这什葫芦里倒底卖的是什么药。“自然了啊,我万年向道,可是心善得很呢。”率然奇蟒风情万种地捂着嘴巴咭咭一笑,居然真的让开了路,并且,还远远地走开去了。“莫非是你刚刚的威胁吓到她?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许蒙还在那里迟疑地瞪着率然奇蟒呢喃自语着,周围的枚枚已经急了,“笨蛋,快走吧,管他什么阴谋阳谋的,先逃了再说。”枚枚的黄金铙化做一道奇光,裹着两个人便向着远处飞掠而去。“两个小娃娃,你们还嫩着呢,老娘岂会让你们轻率逃掉?只是,谷内几个老家伙可都赶到了,这个出头鸟,暂且由别人做吧!”远处的率然奇蟒绿眸中掠过一丝奇特的芒影,轻笑暗道。果真,黄金铙的光华刚才飞起,远处并且三声咆哮响起,紧接着,一道黑气所幻化的巨口奇快没得比地从后方袭了过来。黑气所化的巨口迅急在空中撑起,顶天立地,在空中一吸一嗫,任凭黄金铙的雪光怎么快捷,也犹如逆水之舟,不进反退,“嗖”的一声居然向着千丈之外的那张巨口飞射过去,看样子就要被吸入那巨口之中了。可就在此刻,一幕金光所化做的巨掌骤然间在空中成形,向着那张巨口兜头盖脑地拍了下去。“砰”的一声巨响,那张巨口与巨掌接实,两声厉吼响起,金掌上迅急被黑气污染,黑气混合着金光看上去说不出的奇特。而那张巨口张口厉啸,也被拍退了百丈有余,口中的吸嗫力不再像先前那样可怕高大,黄金铙的那道雪光勉强挣扎出来,从头再开始幻化催动,挟裹着两个人依然向着前面急飞。“嗖!”还没等那道雪光飞出百丈远,另一道青光忽然间便露出在雪光之上,蓝光一裹之下,便已经将黄金铙那道雪光包在了一个青莹莹的光茧里,耳中只闻青光中一声桀桀的怪笑响起,青光转过头便欲向谷中深处飞去。两声狂吼再度响起,刚刚的巨掌和巨口从头再开始化做一道金光和一道黑光从左右两侧遥遥包夹,向着那道青光打去,转眼便已经追上了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