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庶女有毒:太子殿下,求轻宠!

更新时间:2021-03-01 04:54:34

庶女有毒:太子殿下,求轻宠! 已完结

庶女有毒:太子殿下,求轻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阿婧 分类:玄幻 主角:杜言奚 人气:

主角叫杜言奚的小说是《庶女有毒:太子殿下,求轻宠!》,它的作者是阿婧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杜言奚本是杜国公府庶七小姐,只因命格贵重招亲姐嫉恨。 那禽兽亲姐将她百般凌辱践踏,她沦为人尽可夫的妓女,死时被狼狗叼食。 重活一世,身死恨不灭,一朝重生,那前世冤魂索命归来! 高高在上的嫡姐? 呵呵……看我这辈子毁了你的婚事,抢了你的男人! 那妖孽姐夫欺身而上却被她一手推开,姐夫,请自重。 太子曲解衡邪笑道:“这露水夫妻,本太子殿下同你做定了!” 她妩媚一笑,噢?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雪茫茫,狼狗叼食着女子的身体,血肉剥离,染红了白雪,却又被白雪覆盖。

杜言奚短暂的十七年人生,变成一幅幅破碎的画面,在她面晃着,一幕幕,一场场痛苦的回忆像一架马车,从她的身躯上碾压而过。或许,杜言奚悲惨的一生,就是从那只惹了祸的签开始的。

她叫杜言奚,杜国公府庶七小姐。

传说杜鹃鸟昼夜悲鸣,啼至出血乃止。她的人生也是这般,鲜血耗尽,香消玉殒。

看了太多的红,杜言奚闭上眼时,便是一阵白色的光芒。

光芒愈盛,杜言奚便愈觉得自己被一阵强劲的吸力所引,将她卷入了一个漩涡之中。

再睁眼时,入耳的,是阵阵莺燕和鸣,入眼的,是破旧的纱幔。

床上的女子,墨发散开,双眼紧闭,睫毛轻颤,睡梦中,睡的也不安稳。

陡然,女子紧闭的双目突然睁开。

“小姐,小姐您醒了?呜……你终于醒了,玉儿好怕……”

床榻边,跪着一个呜咽哭泣的女子,圆眼圆脸,梳着双丫髻。见到杜言奚醒来,玉儿眨巴着眼,脸上,还挂着泪痕。

“玉儿,你……”

杜言奚话音未落,单薄的木门被人一脚踹来,东风袭来,带着渗人的冷意。

“醒了?醒了就给我起来干活,今日这衣物,你可是洗了?”

青螺眉黛长,说话的女子绾着华丽的翻云髻,穿着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身披大红薄纱,娇媚无骨入艳三分,是这京城里出了名的美人儿,只不过,说话时的颐指气使,让她那娇媚的面容看起来有几分残缺。

“大……大小姐,七小姐刚醒,不如,不如奴婢去吧。”

玉儿显然很是害怕,只消看着杜白露,玉儿就吓得是瑟瑟发抖。她的身上,至今还有杜白露留下的鞭痕,鞭上密密麻麻的皆是细小的针头,挥舞虐人时,银针倒挂入肌肤,便会在肌肤上撕裂上一道巨大的口子。

“滚开,本小姐问你话了?”

清脆的巴掌声后,玉儿的脸颊高高肿起,身子被随后跟来的李嬷嬷拉开。

“杜言奚,丫头的命投了个小姐的身,已经是你的福气。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在本小姐的面前拿乔装弱吗?”

杜言奚的下颌被人捏起,女子尖锐的嗓音回旋在偏房里。

杜言奚环顾四周,一时有些茫然,她,不是死了么?

床榻边的小桌上,立了一个只有一半的铜镜,铜镜里,女子虽然憔悴,脸上却并无伤疤,带着未褪的婴儿肥,双目明亮,顾盼生姿,似是她将及笄的时候。

杜言奚下意识的去掐自己的腰侧,镜中的女子五官立马随着皱成一团。

一个大胆的可能涌上杜言奚的心头:她,重生了!

不仅杜言奚,屋中所有人的面貌看起来都比杜言奚印象中的,要年轻上几分。

无视去暴怒的杜白露,杜言奚的大声问道,“玉儿,今日,是什么时候?”

“小姐,是温历八十一年七月二十。”

玉儿害怕的看了杜白露一眼,还是小声的回答了杜言奚的问题。

“啪”

一条鞭子抽到了杜言奚的身上,鞭子那头,杜白露寒着脸,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杜言奚。

杜言奚的身上穿着的衣物本就单薄,一鞭下来,便让杜言奚皮开肉绽。若是以往,杜言奚或许已经跪在了杜白露的脚下苦苦哀求,只是,今时不同往日,此杜言奚也早就不是上世死在狼狗嘴下的女子。

她只是淡淡的擦去血迹,冷哼一声,毫无畏惧的与杜白露对视着。

“皇家规矩严格,未出阁的女子如若是有一点不好的风评,应该都嫁不进去吧?倘若,太子殿下知晓她娶的是一个蛇蝎毒妇,你说,他会怎么做?”

杜白露美眸微眯,“你在威胁我?”

杜言奚心里发出丝丝冷笑,“是又怎么样?”

杜白露的眼睛快眯成一条线,“小贱人,你可真是给脸不要脸啊。二皇子,怎的就偏偏瞧上了你这种杂种?”

“言奚天生丽质,难自弃。”

杜言奚声音冰冷,再次提起那个男人的时候,她的心口,不可遏止的一痛。

终究,还是无法恨他呢……

“来人,给我掌嘴!”

杜白露有些愤怒地喊道,她的声音刚落,便从外面涌进几个身材较为壮硕的嬷嬷,只见她们横眉怒目,一看便不是善类。

几张大手以雷霆之势迅速打在杜言奚的脸上,本是脆弱清秀的脸此时被印上了数道指印,原本苍白的脸也因为啪啪之声而浮肿起来

“小姐!”

玉儿只感到心中一阵忧伤,似乎那几道手掌不是印在杜言奚身上,而是印在自己的心里,不禁声音呜咽着朝杜言奚喊了一声。

“大小姐,我求求你,求求你别再打七小姐了!”

瞬间的害怕过后,玉儿忽然跪向杜白露,头如捣蒜般将硬实的地板弄得咚咚响

杜言奚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嬷嬷和杜白露,眼神冷静地似乎是穿越了时间和空间,直直地敲打在杜白露心上。

“杜白露,我这个做妹妹的,教你一个道理,在你输的一败涂地的时候,你要正视自己的失败,否则只会把自己变得更悲惨。就像现在,为了一个男子便歇斯底里,真像一个,跳梁小丑!”

“玉儿,你起来。有些人,你弱时她便强,她喜欢的,就是咱们的软弱。”

可是,还未等到杜言奚将玉儿扶起,杜白露一把推开她,上前冲着玉儿就是劈天盖地的巴掌。

几个耳光甩下来,玉儿已经是被打得七荤八素,发丝散乱,脸肿得老高。

杜言奚的面容扭曲,心犹如在滴血,“住手!”

杜言奚用尽所有的力气,连同心里的悲伤和愤怒一同喊了出来。

“怎么?心疼了?”

杜白露脸上闪过莫名的笑意,一脸高傲地看着杜言奚。

“杜!白!露!”

杜言奚一脸愤怒,握成拳的双手微微颤抖。

杜白露轻笑一声,莲步轻移,玉手一把抓住玉儿散落的头发,猛地一拉,小翠红肿的脸便是映入众人之眼。

“来人,拿烙铁来!”杜白露冷喝一声

“是!”

没过多久,一热气腾腾,装满炭火的大铁盆便被几个下人抬了进来,将房间映照得通红,也让房间有了多余的温度。

“本来这东西,是我命人给你做的。”

杜白露一脸的笑意,美丽的脸庞在大铁盆的映照之下居然显得有些诡异。她动作优雅地从大铁盆里拿出那长长的烙铁,轻轻地朝烙铁吹了一口气,竟像是怕损坏烙铁一般。

忽然,她的手动了,烙铁带着炙热的温度,渐渐像玉儿靠近。

“杜白露,这是你逼我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