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至尊天降

更新时间:2020-11-20 16:08:41

至尊天降 已完结

至尊天降

来源:落初 作者:画简笔画 分类:玄幻 主角:阿公老祖宗 人气:

完结小说《至尊天降》是画简笔画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公老祖宗,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精品玄幻,万人追更】我是人?还是妖?人如何,妖又如何?人者,狡猾多诈,不可近,不可信……妖由人兴,人无衅焉,妖不自作,人弃常则妖兴,故有妖。天地不仁,我愿化身为妖,造无边杀孽,洗我一身污血。我要这天下,再无我仰望之物。【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群:57819352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生机流逝得悄无声息,直到察觉,牛莽体内生机已消失了十之有一,他目露骇然,眼珠子瞪得老大,就欲将手里的那颗诡异珠子扔出去。

可诡谲的事出现了,那漆黑珠子就像粘在他手上一样,任凭他如何用力甩,也甩不掉。

更让他绝望的是,他体内的修为也开始缓缓流入那颗漆黑珠子里面,仅仅几个呼吸,他的身体就瘦成了皮包骨的模样,连身后一直摇摆的狐狸尾巴,也像干菜叶子一样耸拉着。

牛莽恐惧焦急,此刻他只剩一只手,想壮士断腕也做不到,突然,他朝旁边的一颗参天大树走去,毫不迟疑,抡起仅剩的那只胳膊,狠狠朝着粗壮的树干砸去。

然而,他此时的手臂莫名变得如金铁般坚不可摧,直至把那颗百年的参天大树拦腰砸断,他的那只手臂还完好如初。

就这么一会儿,他体内的生机和修为就流逝了多半,他彻底慌了,一不做二不休,他张嘴咬在那条完好无损的胳膊上,想要将之咬断,可奋力咬了半天,连个牙齿印都没留下。

他彻底绝望了,生机修为的流逝,让他无力瘫倒在地,渐渐地,变成了一具干尸,在暴雨的冲刷下,化成齑粉。

一头实力堪比玄者巅峰的凶兽,就这般诡异地死亡。

将牛莽一身的生机和精血香噬,那颗漆黑珠子的颜色更深邃了,只见它从地面飞起,悬浮在空中,滴溜溜地开始旋转,似在寻找什么。

下一刻,它朝远处那些早已死去的狐族族人飞去,落到其身上,然后,肉眼可见,那个狐族族人残存在体内的精血被抽离出来,汇成一股鲜红血流,缓缓注入漆黑珠子之中,珠子表面的黑色,愈发深邃了些。

一个,二个,五个……

直至将全部狐族族人吸成干尸,那颗颜色愈发深邃的珠子,表面幽光闪烁,片刻后,朝天降飞去,最后停留在天降身体上空。

不知为何,漆黑珠子并没有去香食滚落在草丛里,天降阿公的尸体。

没有像香噬其它狐族族人一样,去香噬天降,只见那颗黝黑深邃的珠子缓缓旋转,诡异的画面出现了,天降身上原本被炸飞的血肉碎块,在夜色雨幕里,逐一出现,齐齐朝天降飞去。

如归位一般,无数的血肉碎块被重新安装到天降身上,连那落入水坑里被稀释的鲜血,也被提炼出来,缓缓注入天降体内。

随着身体恢复完整,天降浑身萦绕的死气逐渐消散,呼吸渐渐趋于平缓,可脸色还是惨白,他失血过多,其中有八CD是被那颗漆黑珠子吸收掉的。

悬浮在天降身体上空的漆黑珠子,似乎也想到了这点,深邃的光芒一闪一闪,似在思考,要不要把先前吸收的精血还给地上那个可怜虫呢?

片刻,它做出了决定,它缓缓飞近天降,慢慢靠近天降的胸口,然后……一头钻了进去,没了动静。

它决定了——不还。

大雨还在下,寒风呼啸,在这个暴雨狂风之夜,一个少年安静的躺在地上,浑身沾满污泥,狼狈不堪,胸口处微微耸动,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呼吸,渐渐变得有条不紊。

大雨过后,地面松软许多,同时,也多了无数的细微生命,几只喜鹊自远处飞来,落在地面,用那尖尖的喙在松软土里叼啄,翻出不少新鲜的食物,吃饱喝足后,其中一只较为调皮的喜鹊,扑棱着翅膀飞起,稳稳落在一块圆咕隆咚的石头上面歇息。

这只调皮的喜鹊一刻都闲不住,站在石头上面,东瞧瞧,西望望,玩Xing大起,脑洞大开的它,兀自在想,大雨既然能将坚实的地面变得松软,那石头呢?

石头里面……是不是有味道更好的虫子?

似突然发现了好玩的东西,这只喜鹊冲同伴“喳喳”叫了两声,神色得意,然后低下头,盯着它脚下立身的那块圆咕隆咚的石头,用它那尖尖的喙,狠狠地,用力地,猛地啄了下去。

无法形容那是一声多么凄厉的惨叫,震惊四野,哀遍八方,如承受世间最严厉的酷刑,最极致的痛苦,只叫人闻者惊心,听者胆颤。

一个字形容——惨不忍睹!

捂着鼻子,殷红的鲜血从指缝间隙冒出来,天降面上肌肉扭曲抽搐,极致的痛楚,令他眼泪不受控制地流出来,望着肇事逃逸的罪魁祸首,他欲哭无泪,想死的心都有了。

找了一处水洼,他把脸凑上前去,望着那张原本清秀的脸上,突然多出来一条血淋淋,触目惊心的伤口后,天降在心里将那只该死的喜鹊咒骂了一千三百遍。

“我绝美的容颜啊!”

用清水清洗过伤口,天降摸着自己的脸庞,哭笑不得,忽然,他似想起了什么事,迅速从地上弹跳起来,一双手在身上摸来摸去。

仅仅片刻,他目中露出震撼,震惊,骇然,他蓦然发现,原本遍体鳞伤的他,此刻却是浑身上下光滑如镜,没有一点受伤的影子。

等等,光滑如镜!!!

天降猛地低头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光溜溜,一丝都不挂,一股轻风从胯下掠过,颇为清爽,真正的透身凉,心飞扬。

天降干咳一声,脸上一红,左右四周无人,他不急不缓,捡起不远处狐族族人化成齑粉留下的衣服穿上,然后瞄了一眼身上的某个位置,心里一阵庆幸,幸亏那只该死的喜鹊啄的是脸,要是啄下面……

咳咳……后果不堪设想。

天降摇摇头,不敢再想下去,心里一阵后怕,比起绝世容颜,他更在乎自己兄弟的安危,他是一个极重兄弟情义的人。

“我果然就是传说中的天命之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伤成那样都死不了。”

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天降,颇为得意,至于为什么那些死去的狐族族人和刀疤牛莽不见了,仅留下几件衣服在现场,他没有多想,考虑毛啊,自己可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兴许是老天看不过去,降下一道神雷,把那该死的牛莽劈死了也不一定。

天降还发现,他这次不仅大难不死,还因祸得福,体内的修为有所增长,隐隐到了六品玄者巅峰,突破至七品玄者,指日可待。

在周围草丛中找到阿公的尸体,天降目中露出果决,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刨了一个大坑,将阿公的尸体放入其中,掩埋在此,他没敢立碑,只是做了一个记号,留待有朝一日,回到这里,还能找到。

跪在地上,朝着掩埋阿公尸体的地方,天降磕了三个头,随即起身,将周围的一切痕迹抹去,以防阿南的人会找来这里。

回想起之前的那场惊险战斗,他一阵心悸,越想越是后怕,目光扫过四周,确认暂时没人追来后,转身疾驰离开。

时间一晃,又是两天过去,暴雨后的妖魔林,空气中带着馥郁芬香,悦耳动听的虫鸣鸟叫不时响起,如一副绝美画卷。。

远处,一道人影疾驰而来,那是天降,此刻他正喘着粗气,每每借力跃起时,他总会顺手抹去落脚处的痕迹,然后再离开。

这样一来,他的速度自然不算快,可如此做的好处,就是在过去两天里,他成功避开七波前来围剿他的人。

行进间,天降神色一动,疾驰的身体戛然顿住,身体慢慢蹲下,动作极其熟练,连身旁的那只蝴蝶也未惊动,他的目光透过草丛缝隙,看向前方不远处。

七八个狐族族人自远处掠来,仔细巡视,确认周围没有异常后,远远离去。

天降心脏砰砰直跳,望着远去的那些个狐族族人,紧张地咽了口唾沫,改变方向,再度离去,

这一回,他更加小心谨慎,只要一听到异响,就立即在原地隐藏起来,因为警惕,接下来,数次遇到搜寻的队伍,都被他险之又险地避过。

无时无刻的警惕,哪怕天降的修为刚刚经过提升,也经不起这顿折腾,身体上的疲惫,还可以靠野果子裹腹充饥,可精神上的疲惫,让他屡次在行进中,险些一头撞在树上。

不过,每当天降要昏睡过去时,他都会想到被阿南抓住后的下场,立刻一扫疲惫,重新振作起来,更重要的,是他心中有一股信念在支撑着他,那就是无论如何,阿公留给他唯一的遗物,绝不能交给歹人。

这几天时间,天降也想过,如果那颗漆黑珠子真的是族长信物,那阿公为何要交给自己,他想来想去,只有两种可能,要么那颗珠子根本不是什么族长信物,要么就是阿公早就料到阿南不安好心,结合这些日子的追杀,他推测,前一种可能Xing最大。

想清楚其中关键,天降就更不可能将珠子交给阿南了,所以他要逃,逃出妖魔林,只有进入人类世界,他才有一线生机。

越过丘陵,天降气喘吁吁,举目瞭望,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处山谷,过了山谷,是一片较为平坦的荒原,那里不再是狐族的范围,而是焱狮族的领土。

最后的一关,一定会无比凶险,越过去,从此天高任鸟飞,越不过去,这处山谷就是他天降的坟墓。

对此,天降一点都不担心。

“我天降乃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命之人,有老天爷做靠山,怕个球。”

他没有立即进入山谷,而是在山谷外面寻了一处山洞,进入其中,用岩石将洞口堵住。

【求收藏,推荐,衷心感谢,么么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