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全职炼丹师

更新时间:2020-09-15 09:47:51

全职炼丹师 连载中

全职炼丹师

来源:落初 作者:零式雪狸 分类:玄幻 主角:金光花朝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零式雪狸原创的玄幻小说《全职炼丹师》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金光花朝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末法时代的结丹大佬惨遭天谴,一朝穿越成了中世纪落魄男爵家里不受重视的“杂种”小姐,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养活愿主相依为命的弟弟。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花朝竟意外发现一条炼丹的逆天修炼之路,从此走上了种田、炼丹的康庄大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格斯手足并用地爬到了床边,似乎是看到花朝没有动白面包和肉汤,也只是端起了燕麦糊糊喝了起来,乖巧得不像话。

花朝对于这个提供给她身体的原主的弟弟还是抱有极大善意的,也许是移情作用吧,把对莎莉丝特的感激之情转移到了她弟弟身上,这辈子花朝身上也许还多了一份责任感吧。

“安格斯过来。”看到安格斯喝完燕麦糊糊不停舔嘴角的动作,明显是还没有吃饱的样子,却也懂事地没有开口要其他吃的,花朝递过那没有被加料的胡萝卜。

“把这个也吃了吧。”

安格斯乖巧地接过了两块胡萝卜,看了看,然后把较大的那一半递给了花朝。

“阿姐,吃。”

花朝摸了摸安格斯的脑袋,笑着说:“阿姐吃过了,这是给安格斯的。”

安格斯听闻却依旧倔强地举着那半边的胡萝卜,嘴巴微微抿着,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坚持,似乎在说:如果你不吃,那么安格斯也不会吃。

花朝见状,就着安格斯的小手,微微咬了一小口胡萝卜,随后又把那胡萝卜推给了安格斯,表示自己吃过了,安格斯这才乖巧的啃起胡萝卜来。

花朝口中还在咀嚼着那一口胡萝卜,胡萝卜的味道一点也不好,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胡萝卜,先不论它是否甘甜可口,就光看它还带着泥土未被清洗过的样子,就让人倒足了胃口。

“安格斯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吗?”花朝等到安格斯啃完了胡萝卜之后才轻轻靠近安格斯,想要看看他现在身体情况如何。

安格斯肩膀微微向后一缩,花朝的眼眸一沉,这孩子果然不对劲。

若是花朝并没有见过之前安格斯对待莎莉丝特的样子也就罢了,可是在莎莉丝特找到安格斯时这孩子乳燕投怀的样子和现在对比是在强烈,而花朝又在心虚自己占了人家的身体,自然会想得更多一点。

“好多了。”安格斯乖乖巧巧地回答着,虽然安格斯很是瘦弱,但是脸色却还可以,至少看上去不像是受了内伤的样子。

“那,安格斯还记得自己怎么受伤的吗?”花朝引诱式地打探着。

这个安格斯应该是在莎莉丝特不注意的时候偷跑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躲到了野猪群里,好不容易被莎莉丝特带着躲开了野猪群,又偏偏被寻食野狼群遇到了,若是安格斯孩子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自然会感到害怕或是心虚,可若是安格斯怀疑眼前的莎莉丝特并不是原来那个……

“狼,有好多狼,还有阿姐,好黑……”安格斯略带颤抖的语气是掩饰不住的害怕,唰一下就钻到了花朝的怀里,微微战栗着说,“安格斯好怕,阿姐,只有阿姐了。”

花朝一愣,所以这孩子之前的疏离是因为害怕?花朝默默把孩子拥进了怀中,手不经意间搭上了安格斯的手腕。

“安格斯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跑出去了吗?”

“安格斯、安格斯记得阿尔伯特?安格斯害怕……”安格斯的话断断续续的,身子也抖得更厉害了,“安格斯只记得好多好多狼,它们要咬阿姐和安格斯,安格斯害怕,呜呜呜……安格斯不记得了,呜呜呜。”

花朝看到怀里的孩子都快哭抽过去了,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不过这孩子的脉搏变化并不算明显,应该没有撒谎,这也让花朝微微放心下来。

仔细一看安格斯不过三四岁的样子,却是也不是记事的年纪,又遭遇了那样惊险的事情,现在这样的表现也是正常。不过安格斯的话中也提到过了阿尔伯特,听起来这个阿尔伯特果然问题不少呢。

“好了,阿姐在这里,阿姐会一直保护安格斯的,安格斯不怕啊~”花朝软了态度,声音越发温柔安慰着安格斯小朋友。

“嗯……安格斯也保护阿姐,一直一直……”安格斯把头埋得更深了,充满着对阿姐的依赖。

“嘶——”花朝狠抽了一口气,安格斯刚刚那一埋,生生把自己锁骨上那洗去了药膏的伤疤又给微微撕裂了。

“阿姐?”安格斯听到了花朝的抽气声,猛然地抬起了头。

花朝微微笑笑,安抚着对这个受惊小鹿一样的孩子:“阿姐没事,日落的时候简会来帮我们换药,安格斯如果现在不难受了,帮阿姐把阿兰叫来好吗?”

“好。”安格斯答应的很爽快,利落的从床上爬起来就要往外冲。

“哎,等等,安格斯把鞋穿上!”虽说这城堡里的地板是木质的,但是明显年久失修的样子,随便踩到一块断了的木屑,这孩子的脚非得被扎破不可。

安格斯愣了一下,找到床下那双小一点的羊皮鞋,穿上就去找阿兰了。

花朝看到安格斯出去了,赶忙去角落翻出了一块破破烂烂的麻布,就是那种做抹布都嫌磕碜的那种。

花朝把面包掰的尽可能的小,放进肉汤中,让它尽可能的吸收肉汤,等到吸收的差不多的时候,再把它们一股脑地倒到了破布上,然后扔到了房间角落,用木桶盖好,想着有机会再把它们带出去扔了。好在这房间的味道已经足够复杂,不然这东西放在角落就算不被人发现,也会招来不少飞虫。

时间啊,果然她还是需要时间引气入体,把芥子空间打开先。

等到花朝刚把东西放好,还未来得及躺回床上装虚弱,就看到安格斯把阿兰带了进来。

“莎莉丝特小姐,您,您怎么能赤着脚站在地上呢?木屑会划破您娇嫩的掌心的。”阿兰见到花朝赤着脚就跑了下来,赶忙跑到床边拿起了一双尖头布鞋,就想要跪在花朝面前给她穿鞋。

花朝下意识地一跳就扑到了床上,阻止了阿兰的动作。

阿兰动作一顿,将手中的鞋子放下,跪在了床边。

“安格斯少爷说您找阿兰,有什么阿兰可以为您做的吗?”

“我有点事想问你。”

花朝对着小脸红扑扑的安格斯招招手,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搂过了安格斯,对着阿兰温声道:“我和安格斯这次死里逃生,有点想念母亲了……”

花朝说着说着就低下了头,装作难过的样子,微微低下了头,不着痕迹地套着阿兰的话。

阿兰和简长着一副立体的面孔,不过这个叫做莎莉丝特的女孩子却明显偏向东方面孔,黑眸黑发的,安格斯虽然眼珠偏黑,但是却有一头亚麻色的头发,还有这些明显西方的名字、城堡、男爵、圣者之类的称呼,让花朝对自己的身份处怀疑态度。

阿兰一听这话,眼圈立刻就红了:“虽然弗罗伦丝夫人已经回归了神的怀抱,但是一定是牵挂着小姐和少爷的,”想到美丽、善良的弗罗伦丝夫人,阿兰便觉得悲伤,连她自己都如此悲伤,更何况是年纪小小的小姐和少爷呢?于是阿兰赶忙安慰道,“小姐少爷这次能够脱险,一定是夫人让神赐下的祝福。”

莎莉丝特和安格斯的母亲已经不在了这件事,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难怪这俩孩子看起来在这里地位不低还有这么多人想害他们,而且安格斯遭遇危险也只有莎莉丝特一个人在意。

“如果母亲真的还牵挂着我们,阿尔伯特也不会……”

套路的基本要点,话只说一半,剩下的自然有人会替你说完。果不其然,单纯的阿兰就这么上当了。

“阿尔伯特少爷他……”阿兰不敢说主人的坏话,但是也不能违心地夸赞这个总是挤兑小姐和少爷的坏人,于是只能继续安慰道,“等男爵老爷回来后,小姐和少爷就不会、不会被欺负了。”

“哎……”花朝眨眨眼睛,装作委屈难过的样子,“要是父亲在就好了。”

“我听本森大人说,男爵老爷他们再过几个日落就回来了……”阿兰弱弱地说,这些都是主人们的事情,她不敢多说什么。

“嗯,那我应该先去谢谢西格莉德,谢谢她让简送来了那么丰盛的食物。”看来阿尔伯特在阿兰等人的心目中形象真的不怎么样,那么那个送来两份食物都有毒的西格莉德又是什么人。

“西格莉德小姐?”阿兰惊讶地抬起头,“可是莎莉丝特小姐不能去感谢西格莉德小姐啊……”说到后面阿兰的声音渐渐变小,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话是在质疑尊贵的西格莉德小姐。

怎么?西格莉德原来并不与原主联系的吗?关系不好,却能在这个时候送来珍贵的食物,可疑度更大了呢。

“可是西格莉德那么好,我却……”

阿兰看到莎莉丝特小姐为难的样子,顿时鼓足了勇气:“阿兰去感谢简!”

阿兰很感激每次都在暗地里帮助莎莉丝特小姐和安格斯少爷的西格莉德小姐,所以她不害怕去找西格莉德小姐,哪怕被阿尔伯特少爷知道了会被鞭打。

“阿兰不用去了,等日落的时候简来了,让她去说一下就好。”

没有再继续讨论西格莉德的事情,花朝又好似和阿兰随口聊了一些日常的小事,却从中套出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花朝现在所在的是艾斯兰伯领土,是属于威廉·布鲁图斯男爵的领地,位于米亚王国的南部,属于艾斯伦特帝国,而艾斯伦特帝国是由圣主所在圣殿所统治的帝国。在这帝国之外好像还有别的国家,但是阿兰并不知道它们的名字,因为阿兰所知道的一切都是在圣者教导修者们的时候她听到的,而其他的国家通通都被圣殿称为异教徒,所以自然也不会教他们有关这些国家的事情。

艾斯兰伯在米亚王国境内算是比较富饶的地方了,不过大家的生活条件还是很艰苦。只有贵族和管事才能吃得上肉,而白面包也不是每天都能吃到的,平常多吃的是燕麦糊糊一类的东西,生活条件可以说是很艰苦了。

布鲁图斯家族是艾斯兰伯的主人,威廉·布鲁图斯男爵有过两任半妻子。第一任妻子是另一个王国的一个小领主的女儿,育有蜜雪莉雅和阿尔伯特两个孩子。

男爵的第二任妻子,之所以称作是半个,也是因为她还没来得及成为男爵的夫人就离开了艾斯兰伯。具体原因阿兰说的支支吾吾的,但是花朝也根据只言片语猜测出了事情大概经过。第二任男爵夫人原来是威廉男爵的表妹——翠西娅夫人,与男爵自小青梅竹马长大,她的父亲是子爵,所以看不上当时的威廉男爵,所以将她嫁给了当时汨瑟亚的领主,一位子爵,不过那位子爵没过几年就去世了,只留下她们孤儿寡母和无主的汨瑟亚。当时汨瑟亚周边的各个领主蠢蠢欲动,而威廉男爵挺身而出,即使当时男爵的第一任妻子离世还不到一年,但是情投意合的两人还是决定在一起,男爵甚至准备将两块领土合并,不过却遭到了汨瑟亚圣者的坚决反对。最后汨瑟亚的圣者不知道做了什么,居然请到了圣师给了翠西娅夫人子爵的爵位,帮助翠西娅夫人稳定了局势。无奈之下翠西娅夫人只得让威廉男爵带走了他们的孩子西格莉德,而自己则带着与上一任子爵的孩子留在了汨瑟亚,与男爵分开了。

男爵的第三任妻子就是莎莉丝特和安格斯的母亲,一位来自东方的女人,没有人知道她是哪里来的,但是她足够美丽迷人,所以一下子就迷住了威廉男爵,让男爵拜托了与翠西娅夫人分别的感伤,男爵给她取名弗罗伦丝,寓意是美丽的玫瑰花,并与她生下了莎莉丝特和安格斯。但是好景不长,尽管弗罗伦丝足够美丽善良,但是她与艾斯兰伯人格格不入的样子还是招惹了不少闲话,终于在三年前生下安格斯后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只留下莎莉丝特和安格斯相依为命。

“阿兰给少爷和小姐去拿晚餐。”阿兰答完花朝所有的问话,就退出去拿晚餐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